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三十八章 内衣问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清拉着他的手,两人推门而出。



    迎面走来一个女子,张霈抬头一看,双如黑潭般的深邃眼眸却闪过一抹惊艳之色。



    顾清看清来人,面色羞红,微微一福,轻声道:“疏影姐姐……”



    单疏影看着她梳了妇人的发髻,美眸顾盼,轻启朱唇,娇声笑道:“清儿妹妹,姐姐恭喜你了。”



    “嗯……”顾清嗯嘤一声,面红耳赤,臻首羞垂,忍不住快走两步,拉住她纤柔白皙的素手,低声嗔道:“疏影姐姐,你莫要取笑小妹……”



    她娇羞之下,眉目如画,容性颜俏丽,俏脸上带着喜悦和羞涩,浓浓的春意自眼角梢不经意地散发出来。



    短短的一夜之间,顾清便从一个青涩的的少女,转变成一个艳光四射的妩媚**。



    这种转变让身为过来人疏影也大吃一惊,美眸深深凝望着顾清,一头能让每个少女都嫉妒的柔亮长发,乌黑亮丽得足令任何男子都甘愿缠绵其中;雪白的肌肤仿似白玉雕就般完美无瑕,若非她光滑的面颊尚浮出一丝血色的嫣红,几乎令人错疑她是一尊名匠巧手雕琢的玉娃娃;两片小巧如玫瑰花瓣的殷红唇瓣,绽放著如**般醉人的甜蜜;挺直而俏丽的琼鼻之上,是一双亮如星子、幽如深潭般的美目,在天真无邪的眼神下,不时会闪过一抹灵黠得令人心神悸动的精灵光采。



    凭顾清这妩媚中带着清纯的模样,征服任何一个男人都不是什么难事,看夫君色眯眯望住她的眼光就知道了。



    眼前这个容貌秀美无双,身段妙曼风流的女子正是单疏影,不过让张霈吃惊的却是她身上的装束,她穿的赫然是一件明朝根本不可能有的衣裳——旗袍。



    她飞扬的发丝若乌亮的丝缎、弯弯的黛眉似轻点湖波的长柳、漆黑的明眸如夜空中最明亮的星辰,圆润的香肩,一件墨绿色的旗袍,将单疏影身身躯紧紧包裹,双乳丰满鼓胀,蛮腰纤细如柳,硕臀肥美翘挺,玉腿修长雪白。



    做工精巧的旗袍将她身躯勾勒出一道妙曼的曲线,莲步轻移,娉娉婷婷间,更是说不出的妩媚神韵,女性的美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



    那旗袍的高分叉处却是略微做了些改动,只分到小腿弯处,内里还穿了一件淡黄色她薄裤,含而不露,更加符合这个封建时代的大众审美观。



    张霈暗自愣了一下,心中暗道:“乖乖,疏影宝贝穿上这身旗袍,还真有那么出尘的气质,真是美赛天仙。



    单疏影见他紧紧盯住自己,心中既然害羞又是高兴,低声道:“大哥,这旗袍是娘和秦姐姐做的,你看我穿起来好不好看?”



    “旗袍?好奇怪的名字。”顾清咯咯娇声笑道:“疏影姐姐,你穿的这旗袍真好看。”



    张霈也点了点头,笑道:“疏影,你穿这旗袍简直好看极了,嘿嘿,什么都不穿更好看。”



    单疏影娇羞地横了他一眼,一张如雕塑般的俊逸脸孔上,剑眉斜飞,挺拔的鼻梁下有两片孤傲的唇;最令人心动的,是那双如深潭般的瞳眸,深邃中闪动着智慧与坚毅不屈的神采,全身充满了沉稳又刚毅的气质,不禁俏脸微红,美眸中却透着欢喜之色,柔声道:“这旗袍,娘和秦姐姐亲商量了好久,做了些修改,也不知道改得好不好?”



    “考虑到两地政治文化经济不同,这个完全没有可比性。”张霈话锋一转,道:“但是这旗袍是咱们中原女子量身定做的那是毋庸置疑的。”



    张霈将目光下移,却注意到她脚上穿着的不是普通绣花鞋,竟比一般女鞋要高上不少。



    单疏影俏脸一红,低声道:“这旗袍做好之后,我穿上觉得很好,可就是鞋子有些矮了,我便做了一双高一点的鞋子。”



    张霈一拍额头,本少爷光顾着旗袍了,却没想到穿旗袍必须要配高跟鞋才能更展现身段。



    女人天生对美好事物的感悟和直觉真是强大啊!张霈微微一笑,道:“疏影,正如你所说,旗袍要和高跟鞋搭配才更好好看。”



    既然这旗袍都做好了,那胸罩呢?是不是也一并秀给本少爷看一下,张霈目光灼热的在单疏影身上打量,道:“影儿,不知道胸罩做好了没有?”



    单疏影白皙的俏脸浮出一抹红晕,低下臻首,银牙轻咬,轻声羞涩道:“好……好了……在,在秦姐姐……”



    第一个样品既然已经做好了,张霈当即拉着两女,急匆匆奔秦柔的闺房,他真是非常期待这古代的第一件胸罩。



    三人来到秦柔居住的独院,敲开她的厢房。



    一身简单却设计高雅的淡蓝色长裙,勾勒出她柔美的曲线,平时绾起的长发也放了下来,略显卷曲的黑发,柔顺地拂在她雪白的颈项两旁。



    秦柔并没有化妆,仅是略点胭脂,但这却更显露出俏丽而甜美的清新。



    被他的视线看得全身燥热不已,掩饰性地轻咳一声,柔声道:“你们来了。”



    将三人让进屋,秦柔拿出一件绣着淡黄色花边和翠竹花纹的白色胸罩,张霈立刻拿在手中,翻来覆去。



    半晌之后,张霈含着笑意,却深深地凝注她,由衷赞叹道:“柔儿,你的手艺真好,几乎和我画的一样,胸罩和旗袍都做的很好。”



    秦柔脸蛋蓦然又红了,回避了他的视线,低声道:“这是我和婉儿姐姐一起做的,而且这只能算是一件样品,还有很多地方尚待完善。”



    单疏影拉着她纤柔白皙是素手,娇声笑道:“秦姐姐,你不用谦虚了,你的手真巧,我也要跟你学刺绣。”



    顾清也轻颔臻首,美眸异彩连连,低声道:“这胸罩确实很别致,如果不是看见做出了实物,还真有些难以想象,只是不知道穿起来时有什么感觉?”



    张霈将那件白色的胸罩拿在手中摸摸捏捏,这胸罩的用料是市面上最好的丝绸锦缎,柔软滑腻,虽然与现代工艺相比,还有很多不足,显得相当简陋,但是这纯以手工制作的胸罩,在这个世界已经是跨出历史性的一步了。



    “柔儿,里面应该是纯棉的吧?”张霈发现胸罩缝得天衣无缝,虽然自己在这方面是在个不折不扣的门外汉,但是也知道秦柔的手艺实在是很不错,“缝得好精致,这针法好厉害。”



    秦柔浅笑盈盈,妙目流转,顾盼生妍,妩媚动人。



    她温柔的目光落在张霈身上,感觉他的身上有一种气质,一种属于王者的气势,那种气势至高无上却又令她在钦服中觉得温暖,尤其是他的眼睛,深邃中似乎翻腾着如海的热潮,看着他,她觉得自己仿佛要掉入他眼底的宇宙去了。



    “柔儿,这是相公对你的奖赏。”张霈眼中邪光闪烁,秦柔的温柔妩媚,端庄高贵,最大限度的挑起了他的欲火。



    张霈旁若无人的伸手将她柔若无骨的娇躯揽入怀中,双手开始不规矩的在她柔美的胴体游走起来。



    “啊……”秦柔娇呼一声,张霈已经封住了她的柔软丰润的唇,也堵住了她想说的话。



    秦柔轻轻用纤纤素手推拒着他的胸膛,他结实有力的双臂却反而搂得更紧了。



    渐渐地,张霈的喘息声越来越大,双手不住在她那俏挺丰满的胸部乱摸乱捏。



    张霈缓缓地伸出右手,先摸上她的腰侧,稳定地移往她腰后,再环往另一边的腰肢。



    秦柔嗯嘤一声,酥软的娇躯完全偎入他怀中,柔软坚挺的双乳紧紧压在他的胸膛上。



    四人的呼吸立时浓浊起来,不止是**热吻,浑然忘我的当事人,单疏影和顾清这两位看春宫的观众坐也是美眸盈盈,香唇微分,何其如啦。



    她们现在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想要离开,可是娇躯却仿佛瞬间被抽空了力气,莲步不管如何也迈不开,移不动。



    秦柔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麋鹿般在张霈怀里颤震着,但却没有挣扎或反对的表示,不过连耳根都红透了,芳心则像个火炉,融化了她的身体。



    张霈疯狂的啃噬着她香甜的唇,直到秦柔抑制不住的嘤咛出声,他顺势把舌尖伸进秦柔的香唇里,找到她的小香舌,不停的吮**舐。



    张霈熟练的舌头无处不到的挑逗着她的香润檀口。



    张霈一边和她嘴舌交缠,一边把她搂得贴坐身旁,一只手仍搂紧她柔软的腰肢,另一手抚上她吹弹得破的脸颊、耳垂、鬓发和粉嫩的玉颈。



    秦柔双手紧紧抱住张霈,剧烈颤抖和急喘着,一对秀眸阖了起来,意志被持久的长吻逐分逐寸地瓦解。



    张霈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来到她腻滑丰满的酥胸时,秦柔呻吟一声,剧震**,酥胸终于失守,一手不能掌握的柔软椒乳给他占据了。



    强烈的刺激和快感,使她两手放弃了再不能生出任何作用的防守,无力下垂,只得抱住了张霈的腰。



    “大哥,不……啊……”秦柔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也学着他的样子,吮吸着他的舌头,嘴唇……



    张霈放恣地遨游了她凝脂白玉般的酥胸,然后留在那里按兵不动,缓缓离开她火热的小嘴,低头细审她的玉容。



    秦柔因急促的喘气张开了小嘴,无力地睁开秀眸,似嗔似怨地白了他一眼,立即羞然闭目。



    这种眼神比什么挑情更有实效,张霈把手抽出来,摸上她结实修长的大腿。



    秦柔一声惊呼,娇躯不住颤抖,张霈摩着她丰腴修长的雪白玉腿,逐渐向上侵犯,嘴唇又往她柔软湿润的樱桃小嘴凑去。



    “柔儿……”张霈“哧”的一声撕开秦柔的衣襟,她那青葱水绿的抹胸下微微凸起的双峰,随着急促的呼吸不停的起伏,是那样的诱人。



    张霈一手隔着抹胸**着她的椒乳,一边从她的嘴唇一路往下轻咬舔舐着,到她精致完美的锁骨,深邃迷人的乳沟。



    “不,啊……”秦柔不停的扭动着身躯,只感到小腹处似有一团火,烧的她浑身酥痒。



    “柔儿,你的身子真美……”张霈再也忍受不住,一把扯去她的抹胸,她丰满滑腻,浑圆坚挺的双乳就像两只顽皮的玉兔一样跳了出来,顶端的殷红粉嫩的蓓蕾已然挺立起来。



    张霈一边轻舔着那含羞硬挺的粉红樱桃,一边顺着她的酥胸一路下滑,一把扯下她的亵裤,抚上她肥美雪白翘臀,使劲的揉捏挤压着。



    “啊……”秦柔再也承受不住,身子不停的弓起,只想紧贴着他的胸膛。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盘锦学习  长沙娱乐  临汾新闻  吴忠旅游  西安新闻  迪庆旅游  七台河地图  咸阳论坛  商洛学习  白山新闻  济宁新闻  七台河时尚  盘锦学习  湘西旅游  淮安新闻  乌海旅游  六安论坛  中卫资讯  思茅新闻  黑河地图  淮安新闻  大丰地图  廊坊时尚  三明时尚  怒江论坛  襄樊旅游  辽阳旅游  松原地图  北海资讯  恩施学校  眉山旅游  郑州地图  伊犁学校  桂林学校  大兴安岭学校  襄樊旅游  金昌论坛  潍坊资讯  怒江论坛  天门时尚  连云港旅游  廊坊时尚  伊犁论坛  安阳旅游  衡水新闻  安阳资讯  郑州地图  宜昌地图  佳木斯论坛  昭通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