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七章 荒淫游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春宵苦短,特别是对于张霈这种不知疲倦,无度索取的人来说更是如此,不知不觉之间,已至五更时分,天就快要亮了。



    张霈与单婉儿足足缠绵了大半夜,他龙精虎猛,大发神威,战无不胜,就像要把离开这段时间以来亏欠她的一古脑儿全都补偿给她似的,将她彻彻底底喂了个饱——至少好色男人自己心中是如此想的。



    而对于单婉儿来说,则是给他折腾了个大半宿,精疲力尽,娇躯乏力,到得后来,甚至连迎合承欢的力气都没有了,心里对张霈是又爱又怕,不止一次说“再也不敢一个人侍候他了”云云。



    张霈闻言不禁哈哈大笑,只要一个男人能在床上战胜女人,那她就会对你千依百顺,不敢丝毫违逆。



    春风数度,花开花谢,两人相拥躺在床上,张霈搂着她的香肩,喁喁细语,你哝我哝,诉说着在21世纪,只要是个男人就或多或少都知道点的,关于如何哄骗女孩子的甜言蜜语。



    听着这些从未听过的情话,命单婉儿芳心欢喜,羞涩甜蜜,她窝在张霈温暖的怀抱里,满面幸福之色。



    张霈细细端详着单婉儿这个绝色美妇,她肌肤白细柔嫩,娇躯不断地散发着清雅的芳香,使人魂不守舍,魂飞魄散。



    此时此刻,单婉儿因为张霈注视的目光而显得羞涩,如同飞霞喷彩的俏脸,那双杏眼发出了水波荡漾,摄心勾魄的光来,鼻翼小巧玲拢,微微翕动着,两片饱满殷红的嘴唇,象熟透的荔枝,使人想去咬上一口。



    单婉儿檀口微分,两排洁白的小牙,酷似海边的玉贝,两枚圆润的酒窝似小小的水潭,荡游着迷人的秋波,淡淡的脂粉芳香丝丝缕缕地飘进张霈鼻端,拨弄着他心中的欲望。



    张霈轻抚着单婉儿柔顺黑亮的秀发,调羞道:“婉儿,今晚你和疏影可要一起陪我。”



    想到要和女儿一起服侍同一个男人,单婉儿顿时羞得抬不起头来,娇嗔连连,撒娇不依。



    张霈看见单婉儿美眸中有一丝倦怠之色,抬头瞥见窗外已现一丝晨曦,于是轻轻翻身下榻,起床穿衣。



    单婉儿柳眉微蹙,问道:“霈儿,为什么不多睡一会儿?”



    张霈眼中闪过爱怜之色,笑道:“我去让人给你弄点吃的,你看我离开才几天,你就瘦成这个样子了,相公看了心疼。”



    单婉儿芳心感动,美眸中噙着泪花,轻声道:“君恩深重,妾身不知何以为报?”说完便要挣扎着起身服饰他穿衣。



    “婉儿别动。”张霈连忙制止,凑过头去,在她吹弹得破的桃腮上印下一吻,柔声道:“相公马上就回来疼你,乖乖等我,嘿嘿……”



    单婉儿螓首顺势便靠在张霈手臂上,水汪汪的美眸痴痴仰望着他,脱口道:“霈儿,你早点回来……”



    说完这句话,单婉儿自己都不由得一怔,她让张霈快点回来,岂不是说想让他早点“疼”自己?



    一语既出,无法收回,单婉儿不禁又羞又窘,无地自容。



    张霈哈哈一笑,道:“宝贝儿,相公知道了。”甩甩衣袖,转身扬长而去。



    他这会儿神清气爽,精神饱满,似乎身体里有使不完的劲道,也不知是否因为自己所练的《太上感应真经》与《天魔神功》相互促进,内力又有精进的缘故。



    单婉儿的身份毕竟是东溟派的掌门,虽然他和张霈的关系,那些跟着她来中原的众人都知道了,可是她仍坚持和那些姐妹分居,一个人独院居住。



    春兰和秋菊这两个服侍单婉儿的贴身侍婢昨晚见过张霈,知道他和单婉儿小别胜新婚,早晨肯定不会那么早起,所以此时还未起身,仍在安歇。



    离主卧厢房不远处的地方,就是丫鬟居所,张霈来了古代也有一段时间了,当然也能够大致知晓什么地方是下人的住处。



    “砰砰……”张霈伸手敲门,一长两短,片刻之后,房门轻轻打开,走出一个羞红着脸,长发披于肩后,五官标致,美丽温婉,身材高挑玲珑的少女。



    春兰将门打开,抬起臻首,看清面前所立之人的容貌,明眸一亮,急忙恭身施礼,柔声道:“奴婢春兰见过少主。”



    张霈点了点头,伸手将她扶起身来,温言笑道:“你准备些吃的,送到夫人房中。”



    春兰颔首敛睫,美眸荡漾着浓浓春意,娇声道:“是。”



    张霈看她含羞妩媚,娇俏可人的样子,一时意动,嘴角勾起一抹淫荡的笑容,扶着她手臂未曾移开的大手顺势将她扯入怀中,揽住她纤纤细腰,温香软玉包满怀。



    春兰大羞,芳心纷乱,惊呼道:“少主,你、你要干什么?”



    “大呼小叫什么?我又不是要**你?”张霈没想到春兰反应如此强烈,不禁失声笑道:“来,亲个嘴儿。”



    “啊……”春兰闻言娇呼一声,俏脸绯红,低声道:“少主,别……别这样……秋菊她们在……在看呢……”



    张霈微微一怔,旋又恍然明悟,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难怪对自己千依百顺的春兰会突然拒绝自己,嘿嘿,小丫头脸皮薄,生怕自己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对她胡来,害羞了。



    其实满打满算也就秋菊、夏荷、冬梅三个青春靓丽的美丽少女而已,嘿嘿,她们最多只能算是观众,不能算是广众。



    “她们在看?”张霈饶有兴趣的向房中看了一眼,果然看见三个俏脸绯红,神情扭捏的可人儿含羞答答,玉手使劲的搅着衣角,心中蠢蠢欲动,大嘴在春兰光润柔软的脸颊上重重亲了一下,坏笑道:“兰儿别怕,她们现在看你,待会儿我也让你看她们。”



    春兰“嗯嘤”一声,臻首深深埋入张霈怀中,羞闭美眸,不敢抬头看他。



    秋菊、夏荷、冬梅三女听到张霈刻意说给她们听的荒淫话语,芳心“怦怦”直跳,仿佛揣着一只受惊的梅花鹿,坐立难安,手足无措,羞地恨不得寻条地缝钻进去。



    张霈昨夜在单婉儿身上平复的欲火此时再度“腾”地窜了起来,哈哈大笑道:“你们有谁愿留下来和春兰一起侍候我?如果有谁不愿意,我绝不勉强,你们不要顾忌我的身份,我说话算数,绝不勉强你们留下来。”



    三女娇躯一震,轻抬臻首,明眸欲涩还羞地望着他,眼神含情脉脉,虽然没有明说,但只要不是瞎子,那分明都写在了脸上意思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春兰就不用说了,你们三个要是不愿意侍候我,我绝不勉强,还会安排放你们离开,趁着年轻,找户好人家嫁了。”张霈心中明明爽翻了天,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咳嗽一声,仍然再度问道:“先想好了再回答,一旦作了决定,日后就不能反悔了。”



    秋菊和夏荷三女听他如此一说,眼眶发红,眼看晶莹的泪珠就要无法遏制地夺眶而出,低语泣声道:“少主,你不要赶我们走,我们愿意和春兰一起侍候你。”



    “既然如此。”张霈眼中闪过狡黠之色,嘴角泛起的邪恶笑容愈发淫荡,不再多说废话,“那你们三个,嘿嘿,当然还有春兰,都把衣服给脱了,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哈哈哈……”



    三女顿时面红耳赤,羞涩难当,连洁白的粉颈都浮出一抹晕红,其实对于春兰能将冰清玉洁的身体交给张霈,秋菊等三女心中都很羡慕,而且也一直期盼自己也有这么一天,可她们毕竟是未经人事的处子,要在他人面前宽衣解带,把自己脱光,一丝不挂,她们一时间哪里接受得了,做的出来?



    张霈话音刚落,芳心羞涩的三女你看看我、我望望你,妩媚含羞,娇憨带怯,扭扭捏捏,手足无措。



    她们都希望等别人先脱,自己最后一个脱,这虽然是五十步笑一百步,掩耳盗铃的做法,可是毕竟能让她们感觉羞涩之情减少一分,于是乎,你等我,我等她,她等你,始终没一个人动手。



    张霈嘿嘿邪笑两声,将春兰柔弱无骨的雪腻娇躯拦腰打横,抱在怀中,大步走进屋中。



    坐在那张原本属于春兰的床榻之上,张霈伸手在怀中如玉佳人高耸丰满的酥胸大肆活动,施逞手足之欲,眼睛却“性”致勃勃的欣赏着三名含羞少女娇羞万状,羞不可仰的诱人姿态,感觉心怀大畅,乐在其中。



    秋菊、夏荷、冬梅三女见张霈进屋后关上大门,端坐在床榻上,他的意思已经再显然不过了,明摆着就是告诉三女,他是不会让她们离开了。



    她们心中既然欢喜又是喜羞,芳心扑通乱跳,俏脸儿越来越红,不敢抬头望他,纷纷低垂臻首,玉手搅动衣角,神情间三分娇羞、三分惊喜、三分紧张、外带一分无助,着实令人爱煞到极点。



    张霈灼热的眼神在三女清秀的脸庞,玲珑的身段游走不定,只见三女各臻擅长,难分轩轾。



    秋菊柳眉星眸,瑶鼻樱口,肤如凝脂,淡蓝长裙下可以看见双峰微颤,有如成熟的水蜜桃。她肌肤雪白,清秀可人,纤腰盈盈,一双美腿浑圆修长。



    夏荷细细的柳叶眉,水汪汪的大眼睛,秀挺的瑶鼻,配上那不大不小的嘴,以及那种香美的气质,端是姿容秀丽,妩媚诱人,高耸欲裂衣而出的胸部,英气中透着逼人的灵秀,她年岁稍长,一贯充当她们大姐姐的角色。



    冬梅一派天真烂漫,从来有什么说什么,一头如云的秀发,尖尖的脸蛋儿极美,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微翘的瑶鼻,两侧鼻翼如悬胆,轮廓非常清晰,微厚而性感的嘴唇,身上有股子浓郁的芬芳,仿佛与生具来,与旁人夹杂着脂粉香的体香不同,极易使男人情动。



    秋菊、夏荷、冬梅三女相互观望了半天,见没一个人先脱衣服,不由又是羞怯、又是难堪,纷纷拿眼角偷偷望着张霈,那意思分明是在说:“我们自己没脸脱,少主想让谁侍候,就自个儿过来脱谁的衣服好了。”



    却没有料到,张霈有意使坏,就是要看三个美丽动人的春情美少女自己宽衣解带,脱衫褪衫,嘿嘿,他自己却不想亲自动手,嘿嘿,这就叫:“丫鬟自己动手,少爷丰衣足食。”



    空中缓缓流淌着醉人的芬芳,还有那一份浓得化也化不开的旖旎。



    “兰儿,你去给她们带个头。”张霈心中一荡,松手放开抱在怀中的春兰,嘿嘿笑道:“你们当中哪个先脱,我等会就多疼爱她一点,嘿嘿,你们可以好好把握,不要错过机会……”



    三女闻言,似乎都有些跃跃欲试,可是仍是心动脸红,不见动作。



    春兰好不容易才站稳身子,她身上穿着的那套青色衣裙将把发育良好的身体包裹得玲珑有致,凹凸动人。肌肤胜雪,五官精致绝伦,无论是琼瑶的鼻子,还是樱桃的小嘴,如秋水迷人的双眼,加上翘尖的下颌,端是一个美人胚子。



    她含羞妩媚地望着张霈,当先伸手去解衣带,接着是衫裙,最后是白色亵衣的绳结。



    当那桃红色的亵衣从她的身上脱离时,春兰那对在胸前高高耸立,坚挺浑圆的美乳便解脱了束缚,弹跳了出来。



    傲人的双峰顿挺立在空气中,雪白的酥胸美丽而骄傲,有如成熟的水蜜桃,乳峰顶一颗红樱桃诱人之极。



    转瞬之间,春兰青春、健美、雪白的肉体完全裸露出来。



    张霈忍不住一把抓住这对丰满的玉乳,一阵揉捏,啧啧不已。揉捏之下,极软又极有弹性的感觉涌上心头,让他更是爱不释手地玩个不停。



    在张霈的抚摸下,春兰的乳峰越来越鼓涨,她的口中也是娇滴滴的喘息起来。



    张霈听得更是心动,捧起春兰的一只玉乳,将顶端粉色蓓蕾含入口中,用力吮吸,春兰立时被吸得全身发酥,“哦”的一声**,灵魂便如出了壳般,双手也不由自主地缠在他的颈项。



    张霈的嘴唇在春兰的两座乳峰间轮流吮吸着,半晌后才依依不舍地放她离开,让她站在三女身边。



    秋菊、夏荷、冬梅三女看见春兰已经带头脱衣,也都抛开羞涩,相继勇敢的宽衣解带,把包裹着自己美好身段,玲珑胴体的束缚一层层剥开。



    片刻之后,四个青春美少女,四具雪白细嫩的美妙胴体呈现在张霈面前,春兰秋菊,燕瘦环肥,藕臂粉腿,夏荷冬梅,各有擅长,丰乳翘臀……



    四女当真是各有各的妙处,也各有各的动人,美不胜收。



    张霈看的目眩神迷,竟是差点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四女似乎能感觉到张霈火辣灼热的视线,在自己不着寸缕的赤裸娇躯上四处游移,纷纷羞得低垂臻首,不敢抬头。



    张霈淫笑连连,她们雪白饱满的**微微抖颤,纤腰微弱的扭动,雪臀微微向后翘起,娇躯愈来愈火烫。



    长发、俏脸、粉颈、香肩、腋窝、藕臂、玉指、酥胸、纤腰、肚脐、、翘臀、大腿、小腿、足踝、足趾都成了张霈目光仔细观察的对象……



    屋外晨风萧瑟,室内春光无限。



    四个娇艳如花的青春美少女赤身裸体,香肩并靠,站成一排,螓首低垂,羞不可抑。



    此情此景,就是得道高僧看了也会生出还俗之念,何况是张霈这血气方刚,欲望强烈的好色男人。



    “嗯,我该先选哪个人呢?”张霈眼珠子转了转,不怀好意道:“你们过来侍候我宽衣。”



    四女闻言俱是松了口气,一动不动的任人观看,那袭来的强烈羞意几乎让她们快要昏厥过去了,如今总算是摆脱了尴尬处境。



    她们立刻围到张霈身边,悉心服侍他脱衣。



    当张霈衣衫尽褪,虎躯一丝不挂的时候,四女痴痴望着他雄健的体魄,满眼俱是毫不掩饰的迷醉之色,尤其望见到他下身昂然挺立的粗壮巨物,无不为之倾倒,惊叹之中也难免有些恐惧。



    “现在我们来玩个游戏,我蒙上眼睛追你们,你们在这房里躲避。”张霈说着,撕下一条布帛,蒙在两眼上,“若是被我抓住,嘿嘿,我就将她就地正法,哈哈哈……”



    “少主真坏,人家不来了……”四女哪里想到世间竟有如此羞耻的荒淫游戏,齐扭腰肢,娇嗔不依。



    张霈笑而不言,不理会她们的撒娇发嗲,突然张大双臂,猛地向前扑去,周围立时响起一片尖叫声,四个全身光溜溜的美少女们急忙羞急的转身跑开。



    好色男人心中大乐,感觉自己就像一头被放进了羊圈中的大灰狼,哈哈大笑声中,挺着杀气腾腾的凶物,朝惊呼声密集的方向扑去……



    春兰、秋菊、夏荷、冬梅四个浑身上下赤条条的美少女在房间里半真半假的逃避,好色男人蒙着两眼张牙舞爪左奔右扑,活像一只扑小鸡的老鹰。



    张霈扑中一个人儿,也不管她是谁,便将她娇躯压倒在地下。



    少女在张霈的怀里轻轻扭动,她柔美赤裸的躯体和他不断的摩擦,浓烈的鼻息和身上处子的香气扑面而来,使好色男人的欲望有更加高涨起来。



    张霈双唇重重的贴了上去,一对娇小雪白的玉兔便落在他的掌中,恣意揉搓。



    于是乎,干柴烈火的战争在没有任何意外的情况下发生了,张霈下身欲望调整好方位,腰部发力一挺,即便破体而入……



    “啊……”随着少女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她终于告别了十七年的贞节,由一名青春少女变成了成熟**。



    狂风暴雨,直到身下人儿发出情不自禁的呻吟叫唤时,张霈才从她嗲腻的声音中,听出自己占有的原来是冬梅,“嘿嘿,原来是她,这可怜的小丫头……”



    “啊……”冬梅一声歇斯底里的呻吟,全身酥麻,高潮泄身,爱液阴精如洪倾泄,**如火山爆发。



    她整个人儿就好像是水凝成的,那一瞬间,她忘记了什么叫羞耻,什么叫矜持,高声的呼喊着少主的名字。



    眼前赤裸裸的**缠绵,让余下三女都不能自拔,尤其在尝过个中滋味的春兰,她也渴望和冬梅同样的快乐。



    云雨一番之后,张霈又抱住了另外一人,他伸手把玩着对方丰满坚挺的娇乳,她含羞呻吟,身体不断扭动。



    张霈微微挺身,春兰只觉一阵阵冲动由下身传遍全身,有如潮水,一浪又一浪,全身有如被电击似的,禁不住想从喉咙中发出呻吟,却想到那种尴尬实在太羞人,只好用力咬紧双唇。



    在进入对方身体的同时,张霈知道了身下的女人原来是春兰,因为四女种只有她不是处子之身。



    天雷勾动地火,两个赤裸的男人缠绵交织了起来……



    当他从春兰柔美的胴体上爬起身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刚才接连不断的高潮中昏厥过去了。



    张霈微微一笑,伸手拉过一个竟主动靠近自己的少女,嗯,现在只剩夏荷和冬梅两女了,而怀中的女子又是谁呢?



    “啊……”破楚的疼痛袭来,撕裂样的疼痛由传遍全身,疼痛使得她抽泣样的吸气。



    少女强忍剧痛,没过多久,她的娇躯便在在颤抖中山洪泛滥,顺着光滑的大腿流到迷人的雪白的臀部



    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如潮水般不断涌来,少女快活得无法形容,只好用呻吟和浪叫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欢娱。



    张霈也快活的不得了,在少女的大声呻吟中,一波一波的快感进入脑海,最后猛烈而快速的又**了十余下,腰脊一麻,欲望猛的爆发,花蕊受如此强烈得刺激,二人同时达到人生的顶峰。



    最终好色男人也没能分清夏荷和秋菊到底是谁先失身给自己的,不过谁先谁后,重要吗?



    这个早晨,张霈大展神威,龙精虎猛,一男独战四女,终于将她们四女挨个收拾了一遍,房内淫靡声此起彼伏,战况空前激烈,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张霈来明朝之后,最淫乱的日子,也在这个晚秋初冬的清晨,来开了序幕。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郑州地图  恩施学校  徐州旅游  廊坊时尚  六安论坛  三明时尚  佳木斯论坛  中卫资讯  临沧新闻  白山新闻  金昌论坛  南通时尚  伊犁论坛  潍坊资讯  金华娱乐  襄樊旅游  四平时尚  酒泉论坛  十堰论坛  商洛论坛  湖州旅游  益阳资讯  海口新闻  三亚论坛  临沂资讯  淮安新闻  黑河地图  三亚论坛  宜昌地图  思茅新闻  长沙娱乐  临沂资讯  湘西旅游  济宁新闻  湘潭学习  辽源地图  辽阳旅游  林芝地图  连云港旅游  娄底资讯  钦州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安阳资讯  宜昌地图  郑州旅游  安阳旅游  淮安新闻  潜江地图  深圳学习  那曲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