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三章 美女诱惑 闺房春欲

第二十三章 美女诱惑 闺房春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世上最能满足男人虚荣心,生出成就感的事,不就是折服一个高高在上,傲气冷艳的绝色美女吗?



    “水若,你终于肯承认了吗?”张霈嘴角勾起一抹胜利的微弧,放下手中满是裂痕的茶杯,淡然道:“在燕京城犯下滔天血案的凶人就是你,同为女人,你为什么要做这么残忍的事情?”



    “在张公子这种聪明的男人面前,想要说谎也是很难的……”程水若幽幽叹息一声,俏脸露出无忧伤神色,对张霈第二个问题避而不答,突然话锋一转,疑惑道:“张公子,既然你已知道了我就是杀人凶手,你可是要报官抓我,亦或替天行道,匡扶正义?”



    “我不是官府中人,也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张霈撇了撇嘴,悠然道:“我有自己的行事标准和人生信条,那些女人已经死人,就算把你抓捕归案,午门问斩她们也不会活过来,所以如何获得最大的利益才是我考虑的问题。”



    没想到张霈竟会给出这样的答案,程水若美眸倏然亮了起来,秋波凝视着他片刻,仿佛要把他这个人看穿一样,突然忍不住“咯咯”娇笑出声,清越动听,余音盈耳,她的一对饱满滑腻在衣衫内轻轻晃动,张霈甚至目不转睛地注视她那鲜嫩、坚挺顶在衣衫上的两颗樱桃。



    程水若的笑容娇艳迷人,妩马媚勾魂,退去先前那严冷森寒之意,春回大地,女人风情尽展。



    “张公子,想不到你破了朝廷和江湖都束手无策的棘手大案,不求扬名江湖,却是为了谋取个人利益。”程水若笑容甜蜜,眉眼含春,语笑嫣然,道,“这就好办了,只要你不把事情说出去,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



    张霈对于剧本最初的规划可不是这样的,缉拿凶犯,扬名江湖,只要知名度起来,嘿嘿,庞斑还不得乖乖把斩冰云给他送上门来,不过当确定凶犯很可能是眼前这个美丽动人的绝色佳人的时候,他却改变了主意。



    程水若这样的女人如果错过了,他怕自己以后会遗憾终身,虽然她行事手段很残忍,可是这是一个强权时代,有武力的人制定生存法则,只要她以后不再继续犯案,张霈是可以原谅她以前那些所作所为的。



    “无利不早起,天下人打生打死还不是为了利益二字,我和那些沽名钓誉的人不一样,有什么说什么,说话从来不会拐弯抹角(听到这话,程水若嘴角抽了抽)。”张霈笑了笑,脸上露出戏虐之色,出言打趣道:“只怕我胃口太大,水若你满足不了。”



    程水若脸上的笑意更浓人,艳若春霞,一张俏脸像一朵绽开的牡丹,笑颜如花这个成语用在这里怕是最合适不过了。



    她轻巧的跨下床,白皙温润的赤裸玉足轻盈的在地上移动,莲步轻移间,柳腰微摆,翘臀轻扭,张霈不自觉的吞了口唾沫,感觉口干舌燥。



    走到梳妆台前,程水若将一个小巧的檀木首饰盒打开,从中取出了一件饰物,轻轻地掷了过来。



    “这是什么?”张霈手臂一抄,随手接住,低头一看,手中握着的是一朵纯金珠花,讶然笑道:“水若,难道这是你送给我的定情信物吗?”



    “张公子如果愿意,当然可以把它当成定情信物收藏起来。”程水若千娇百媚的横了他一眼,嫣然笑道:“你也可以拿着它到中原最大的‘泰丰钱庄’去,凭此提取黄金十万两。”



    “黄金十万两?”张霈对数字没有什么概念,也可以说早就麻木了,如果程水若说“美女五十个”他也许会更激动一些,“这可是一笔四十万两白银的巨大财富。”



    中国古代的度量衡制度极为混乱,加之金、银、铜比价又是浮动的,不同朝代之间存在差异,同一朝代的不同地区之间有差异。



    历史上,明朝初年,朱元璋曾规定一两黄金等于四两白银,所以张霈才会有四十万两白银一说。



    “不错,整整十万两黄金。”程水若认真的点了点头,对他诱之以利道:“只要张公子肯答应水若的要求,这些钱就全都是你的了。”



    虽然每次张霈敲诈别人的时候随口的说都是一百万两这个恐怖的数字,可是真正收到手里的却没有多少,上次由于见到左诗,情绪太过于激动,更是连以后收钱的凭证都忘拿了。



    张霈审视着程水若无双玉颜,笑道:“看来一个人的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



    “当然,至于交换条件是什么,张公子是聪明人,就不需小女子多说了吧!”程水若盈盈浅笑,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媚态惊人,充满诱惑。



    张霈思忖考虑片刻,眼神闪过一抹精茫,轻轻摇了摇头,拒绝了程水若开出的巨额金钱诱惑的价码。



    程水若闻言神色微变,这笔钱并不是她私人所有,而是每个月例行上交的利钱,没想到自己冒着教中长老怪罪的风险,私下做主相赠,他竟然还不满意。



    深深吸了口气,程水若语气尽量保持平静道:“怎么,难道整整十万两黄金张公子还嫌少?”



    “钱倒是挺多的,不过我这人对于钱财一向看得很淡。”张霈看着眼前这姿色绝丽的天仙美女,涎着脸笑嘻嘻道:“对我这样的花间浪子来说,黄金有价,美女无价,我更想要是的,嘿嘿,水若这么聪明的人,就无需我多说了吧?!”



    男人的话程水若才听到一半,粉润光洁的玉颊就飞起了一抹娇艳的红晕,看上去让人怦然心动,这种风情万种的美女韵味对张霈无疑具有莫大的杀伤力。



    程水若飞了张霈一记白眼,俏脸笑意盈盈,美眸却含嗔带怒,也不知是真的嗔怒还是怪他口不择言,娇羞不堪。



    “我明白了。”她秀眉微蹙,明眸闪烁,娇声媚语道:“张公子想要的无非就是小女子身体,对不对?”



    “燕京城哪个男人不想成为水若的入幕之宾,一亲芳泽呢?”张霈笑的邪气十足,就像一头彻头彻尾的大尾巴狼,“如今大好机会摆在眼前,如果我轻易放过了,岂不是脑袋被门夹住了,不知水若肯不肯答应我的要求呢?”



    要求虽然很黄很无耻,可是听他说的有趣,程水若“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旋又敛住,编贝般洁白细密的牙齿轻咬着下唇,沉默半晌,认命般低声浅语道:“难道人家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不喜欢做乘人之危的事。”张霈当然没有把“我随便起来不是人,专做乘人之危的事”这后半句说出来,凝视着程水若绝色娇颜的俏脸,感慨万千的叹息一声,突然咬了咬牙,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沉声道:“只要水若肯全心全意的给我一个香吻,我便分文不取,而且保证绝不会把真相透露给第三个人知道。”



    看过《神雕侠侣》的朋友都知道赵志敬这个人,张霈为什么要说不会把真想透露给第三人,而不说其他人知道,这里的用意不言自明。



    不过程水若显然与风靡畅销全世界的金庸大作无缘,闻言一怔,美眸中闪过一抹异色,愕然道:“你说什么?”



    这个男人用尽心机,花费了这许多功夫,斗智斗勇把自己逼得服软认输,委身于他,任他肆意妄为,可是到头来他却说只求一个香吻。



    这件事实在是很奇怪,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程水若手中关于张霈的情报少的可怜,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和他在东溟派中地位很高以外,其他一概不知。



    程水若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轻摇臻首,盈盈笑道:“张公子说笑了?”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说笑吗?”张霈把玩着手中那朵纯金珠花,让它在手指中翻来翻去,嘴里淡淡道:“虽然在下入不了‘花间派’,但我同样惜花怜玉,不过水若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我,并保证以后不再做同样的事情……”



    话音未落,张霈突然身形一晃,纵身上前,瞬间掠到程水若身前,眼看速度过快过猛就要撞到她身上。



    “果然不能再留在中原了吗?而且他刚才提到花间派,《教典》上记载东溟派数百年前也是魔门分支,难道这个男人会是那个老怪物的徒弟,这是巧合还是……”



    程水若脑中乱作一团,惊见张霈突然冲来,檀口“啊”的娇呼一声,身体本能地做出反应,玉手泛起一抹莹白,美眸却平静的让人心悸。



    张霈硬生生顿住脚步,强大的惯性冲击力在他身上似乎根本不存在一般,静如处子,动若狡兔,当程水若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便知道这个男人武功深不可测,可是没想到竟高到这种地步。



    张霈修长挺拔的身体和程水若丰满高耸的两座圣女玉峰只有半寸距离,她陡觉玉面一炽,男人灼热的鼻息已经喷在自己光滑粉腻的俏脸上,一股浓郁的男子刚阳气息也飘入瑶鼻,侵袭全身。



    程水若芳心纷乱,眼神终于有了一丝慌羞之色,脚下生风,身体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不料程水若娇躯还没得及移动,盈盈不堪一握的纤柔柳腰上却蓦地多出了一只大手,不但阻住了她的退势,那灼热的热度还透过单薄的衣衫传入她的身体。



    “水若……”张霈轻声呼唤,语声柔情,他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托起程水若秀巧光润的下颔,让她娇美的俏脸仰了起来,凝视着她深邃迷人的眸子,柔声道:“我的要求并非强人所难的让人难以接受,你说是不是?”



    程水若美眸似嗔似喜的白了张霈一眼,玉颊晕红一片,就像染了醉人的胭脂般娇羞可人,俏脸除了羞意之外,眉宇间还流露出妩媚神色。



    娇艳欲滴的两瓣柔唇轻轻颤动,天籁般迷人的妙音低声道:“张公子真是一个让人看不透的人。”



    在两人身体保持着如此暧昧的距离下开口说话,程水若檀口微分,呵气如兰,一股如麝如兰的芳香气息扑面而来,诱人欲醉。



    张霈感觉身体某个部位迅速充血膨胀,再也无法维持谦谦君子的形象和风度,猛地低下头,吻住那两片蔷薇花瓣般娇艳迷人的香唇。



    程水若“嗯嘤”一声,香润柔唇已被霸道男人紧紧封住,她一双明亮的眸子没有丝毫情欲之色,可是她的嘴唇却瞬间变得湿润而灼热,对张霈的热吻,做出了最热烈的回应。



    张霈贪婪的痛吻着怀中如玉佳人,吮吸着她丰润柔软的香唇,不知满足的好色男人探出舌头,极富技巧的进入程水若香润的檀口中,寻幽探秘。



    程水若不是没有想过趁机一举制服张霈,可是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揽着自己盈盈蛮腰的大手一直在她后腰一个重要穴位附近来回游走爱抚。



    当张霈的舌尖和程水若香润檀口中藏着的三寸丁香接触的一刹那,两人紧紧相拥的身体都仿佛触电般轻轻颤抖起来。



    而且在张霈没有催动的情况下,原本应该安静潜藏在丹田中的天魔气竟隐隐有躁动的感觉,就像受到了对方身体的吸引一样,事情很是反常。



    举手投足间风情毕现,无论形态动作均齐集天下至美的妙态,将张霈的精神完全吸引,心中涌起难以言喻的曼妙感觉,程水若的身体可激起任何男人最原始的欲望,但又没有丝毫低下的淫亵意味,尤使人觉得美不胜收,目眩神迷。



    他们两人的亲吻变得更加激烈炽热,情意绵绵,缠绵悱恻,四片紧紧摩擦的肉唇不时发出动情的喘息和诱人的低吟,仿佛是为了将彼此内心深处隐藏的渴望和欲求,通过唇舌的激烈摩擦释放出来。



    这个令人窒息的长吻持续了良久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四片灼热的唇间拉出一条透明的银色丝线,闪动着淫靡的光华。



    程水若的娇躯轻轻挣了挣,游鱼般自张霈的搂抱中脱出身来,伸手抚了抚因方才的炽热激吻而稍稍散乱的秀发,轻抿嘴唇,嫣然一笑,妩媚诱人,风情万千。



    张霈在心里暗自长叹一声,要想采取非途径得到一个美女的心还真是一件伤心费力的事,而且程水若绝对是一个有秘密的女人。



    现在张霈的脑中已经被程水若千娇百媚的妖娆风情所占据,想得到她单薄纱衣罗裙下那诱惑动人的雪玉胴体,享受将她压在身下,狠狠进入她美艳的身体,纵横驰骋的美妙滋味,那一定是一件快活的让人发疯发狂的畅快感觉。



    但是刚说出口的话却不好意思立马收回来,张霈默运素女玄心功,强抑心头欲火,声音短促粗沉道:“水若,现在可以把你为何要这样做的原因告诉我了。”



    程水若凝视着张霈的眼睛,深邃浩瀚,就像黑洞般令人深陷,不能自拔,她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沉默片刻,她浅浅一笑,风华绝代,娇声道:“张公子,小女子想和你重新谈一笔交易。”



    张霈被勾起了好奇心,笑道:“水若请讲,在下洗耳恭听。”



    “刚才那个吻,就算……就算小女子白送给你了。”程水若说起刚才的羞人事,俏脸又是一红,看上去倍增娇艳,轻咬着樱唇道:“除此之外,不但十万两黄金照旧归你,而且小女子心甘情愿的和你共赴巫山,一起去享受那人世间最大的快乐,你看这样如何?”



    “真有这样的好事?”张霈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眼神清明,语气却显得有些迫不及待,“那么,你的交换条件是什么?”



    程水若收敛笑容,郑重其事的道:“条件很简单,张公子得到小女子的身体和巨额银两后,不能再追问或调查关于我的任何事情。”



    张霈闻言微微一怔,心中感到很犹豫,毕竟自己拿了朱高煦好处的,这样撒手不管明显说不过去,可是他的下半身已经强烈而坚定的表明了立场,这点不奇怪,男人不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美色当前,没有反应才不正常。



    自己不是才刚出江湖吗?怎么好像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弱点似的,都用美女来诱惑自己,朱高煦是顾清,程水若则是她自己,张霈脑中思绪沸腾,一时间真的感到难以做出决定。



    张霈知道这一连串血案背后一定牵涉到极其重大的秘密,程水若为了把这个秘密隐藏起来,不惜以身相侍,并以巨金贿赂。



    这样的秘密无疑是相当可怕的,如果不慎卷入其中,就等于陷入了一个杀机四伏的漩涡,随时都有可能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聪明人面对这样的情况,都知道应该如何选择。



    何况答应退出的条件还如此优越,只要轻轻点点头,就可以立刻得到巨额财富,这还是次要的,张霈看了程水若一眼,乌云叠发、杏脸桃腮、浅淡春山、娇柔腰柳、肌如瑞雪、光莹娇媚,真似海棠醉日,出尘娇艳于万一,玉貌珠辉,容光绝世,真个是人比花娇,而能够得到眼前这个妖娆绝色这才是令他动心的真正理由。



    张霈正在踌躇犹豫,天人交战的时候,程水若却盈盈一笑,有了进一步的行动。



    程水若忽然轻轻扭动随风拂柳般不堪一握的腰肢,那件单薄柔软的轻纱就像变魔术般倏地从她妙曼的胴体上滑了下来,于是修长光洁的玉颈,光润圆腻的香肩,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以及颈脖之下的一大片莹白酥腻的肌肤顿时全都露了出来。



    张霈的视线立时被吸引住了,漆黑的双眼中烧起一抹赤红,就像要喷出炽热的火焰来。



    程水若曲线无限美好的上身仅余一件浅绿色的绣花亵衣,遮住那高耸丰满,饱满浑圆,诱人遐思的双峰玉乳。



    轻薄的亵衣紧紧裹住了程水若傲人的身躯,却若隐若现的透出了玉女凹凸错落的坡峦山谷,饱满的玉峰像一对熟透的仙桃,将亵衣撑的鼓鼓涨涨的,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衣而出,接着她抬起玉臂,柔嫩白皙的纤手缓缓探到背后,似要去解亵衣的绿色细绳。



    程水若舒臂展腿的动作是那样的轻柔而缓慢,单是这妙曼肢体盈盈似有舞动之姿就充满了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莫大诱惑。



    细绳徐徐解开,可是亵衣只是轻轻一颤,竟然并没有落下来,程水若胸前那两座又圆又大,挺拔丰耸的雪腻玉峰,自然而然的把亵衣高高的撑在上面,随着呼吸颤巍巍,晃悠悠的上下起伏着,让人充满想像的空间,渴望一把将亵衣掀开,一窥全貌。



    “张公子,你是想要知道真相,还是想要我呢?”程水若压低娇嫩悦耳的嗓音,传入男人耳中充满了奇异的煽动力,最令人心动的却是她绯红俏脸上带着几分羞涩,几分挑逗,勾起男人强烈的强烈的占有欲的妖媚神情何况那娇躯半遮半掩的香艳情景,比全裸更加诱人。



    “水若的提议真是让人难以拒绝。”张霈感觉身上热血立刻向小腹之下,双腿之间的男人身体最重要的一个器官涌去,眼中闪过狡黠之色,嘴角溢出一丝邪气的笑容。



    他本是个意志薄弱的人,特别是在美女面前,可是家里大大小小的美女们个个出落的人比花娇,虽然精虫上闹,可是并未失去理智,还是算计了程水若一把。



    难以拒绝并代表不能拒绝,但程水若一时却未想到这一点,张霈这话其实根本不算是正面回答。



    程水若光润娇美的俏脸上露出妖冶媚惑的笑容,灵动的美眸深处隐含着一丝骄傲,像是对自己的身材容貌有绝对的自信,世上没有哪个男人能拒绝她,除非对方根本不是男人。



    她伸手解开束发的珠钗,云般的乌发四散开来,白玉般的额头,两条弯弯的细柳眉,一双深如秋水,美若星辰的眸子,微微高挑的鼻子,性感鲜红的嘴唇,圆滑的下颌无不美至极点诱人心动,当真倾国倾城之色,闭月羞花之容。



    素手拢了一下瀑布般的长发更显得胸前圆润饱满,随着耳旁响起的盈盈娇笑,程水若纤细的柳腰扭动的更剧烈了,高耸双峰撑起的那件浅绿色亵衣看起来已经摇摇欲坠,雪白中浮出一抹羞红粉晕的酥胸也暴露的更多,仿彿是在不断呼唤刺激着张霈内心深处潜藏的情欲,诱惑他过来破除这多余的障碍……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佳木斯论坛  郑州地图  嘉峪关旅游  金华娱乐  烟台论坛  徐州旅游  连云港旅游  海口新闻  松原时尚  大兴安岭学习  七台河时尚  深圳学习  咸阳论坛  商洛学习  咸阳论坛  抚顺学习  金昌论坛  天门时尚  伊犁学校  松原时尚  长沙娱乐  湖州旅游  临沧新闻  临夏新闻  三亚论坛  襄樊学校  阜新地图  娄底资讯  七台河地图  宜昌地图  广安学习  汕尾论坛  大兴安岭学习  襄樊旅游  中山时尚  深圳学习  张家口时尚  淮北地图  济宁新闻  中卫资讯  大兴安岭论坛  酒泉论坛  眉山旅游  嘉峪关旅游  贵港资讯  湘潭学习  徐州旅游  徐州旅游  六安论坛  西安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