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章 水若窥春 玉儿失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霈跟在程水若的贴身丫鬟玉儿身后,从三楼下到大厅,穿过后院,向里走去。



    内厅里的众人都知道他是受了程水若的青睐,现在受邀去她闺房相会,说不得还会成为这冰清玉洁的花魁的入幕之宾,一时之间,艳羡不已。



    司徒轩望着张霈的背影,心里恼恨,奈何是程水若主动出言相邀,这一时半会他也没有办法。



    程水若不愧是妙玉坊的当家花魁,她的闺房坐落在一座幽静的小院子里,无论是外面的环境,还是房里的摆设,都显得清雅而别致。



    张霈随着玉儿进了雅致小院一间屋子,这屋子甚大,收拾的干净清幽,屋内檀香袅袅,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墙上挂着许多名人字画,他一个外行人也能看出这些字画绝对价值不菲。



    张霈四下打量着整个房间,场心中很是满意,从这间闺房的布置上来看,程水若的确是个很有品味的女人。



    一个人的品味和气质可不是能够随便乔装出来的,这里清幽的布置不禁让张霈想起了秦柔在琉球首理皇宫的厢房。



    程水若表现出来的气质和品味绝非一般庸脂俗粉可比,甚至比许多受到过良好教育的名门淑女,更超凡脱俗,出尘绝伦。



    玉儿把张霈带进屋后,又奉上一盏热茶,悄然退下,只剩下他一个人静坐房里。



    张霈喝了几口玉儿送上的香茗,自言自语道:“程水若为形势所迫,不得不单独约见我,可是却又故意把我凉在一旁,要我干等这么长时间。”



    感觉一个人在这里枯坐干等实在有些无聊,正想起身走动一下,张霈心念转动,忽然想到程水若这么做,也许有什么其他的目的也说不一定。



    如果她真是肆虐燕京,造成多起血案的凶手,那么很有可能是故意拖延时间,借着自己在这里傻等的机会,召集同伙商量对策。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这件事不是她做的,所以犯不着慌里慌张的赶来讨好自己,但是从程水若刚才的表现来看,就算她不是凶手,也绝对脱不了干系。



    想到这里,张霈的脑袋顿时清醒了几分,同时内心深处却也更加盼望这次和程水若单独会面了。



    就在这个时候,张霈突然有所察觉,心中泛起被人在旁窥视的感觉。



    张霈心中冷冷一笑,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来,将背后井中月放在桌上,眼睛不着痕迹的往左侧一张水墨人物画像上看去。



    果不其然,只见画像的眼睛处隐有眼珠反光的闪芒,张霈心中好笑,这等偷窥的伎俩比起本少爷来可要差的远了,他也不想想哪个淫贼有他那身惊世骇俗的浑厚内功。



    张霈故意伸展了一下身体,露出可使任何女人迷醉的雄伟体魄,走到窗便,往外望去。



    他身形挺立如山,双手背于身后,脸上露出深思的表情,眼神精芒变幻,浑身上下透着睥睨天下的狂霸之气。



    窗外花园静谧,百花凋敝,千菊独开,在银月的余晖下,倍见美丽宁逸。



    窗外屋内,一动一静,霸道和静逸,完美的结合,给人一阵茅盾的古怪和谐感。



    轻风徐来,张霈衣襟飘飞,望着天外夜空,朦胧的银月,一时间忘了有人正窥视自己,却想起了自己那一个时代。



    在那时代,自己一无是处,事事受人欺凌,躲在自己幻想的世界中求得一份无拘无束,但是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古代世界里,所有的一切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他无功高强,手持绝世神兵,身旁佳人无数,就算这是梦,他也期望自己永远不要醒过来。



    细碎的脚步声响起,玉儿推门而入,莲足轻移,迈步而入,手里端着一方木盘,里面放着几碟精致的点心。



    玉儿将点心放在桌上摆好,看了张霈修长挺拔的背影一眼,没有打扰他,就准备转身离开。



    张霈突然回过身来,眼珠一转,笑道:“等等。”



    玉儿闻言,盈盈一福,柔声道:“公子可是还有什么何吩咐?”



    “你们小姐……”张霈嘴角勾起一抹邪气微弧,故意拉长声音,语气轻佻道:“难道还在沐浴?”



    “这……奴婢不知……”玉儿不敢看张霈灼灼的眼神,慌忙地下臻首,低声道:“公子稍候,奴婢告退了。”



    “长夜漫漫,既然程小姐还没有来,那你就先留下来陪我好了。”说到这里,张霈的声音停顿了片刻,仿佛根本就不是为了说给玉儿听,而是别有深意。



    张霈的略带磁性的邪气声音继续响起,道:“等你小姐来了,你就可以走了。”



    话音刚落,张霈身形一晃,突然出现在玉儿身旁,双臂一揽,把她抱入自己怀中,不顾她的挣扎将她放上床。



    玉儿躺在柔软的秀床上,洁白的床单,粉红的纱帐,她清纯秀丽的俏脸上,白肤胜雪的肌肤此时却从中透露着嫣红的光晕,玲珑的身躯横躺着,高耸的玉峰随着激烈的喘息,上下起伏着。



    看到此等景象,张霈为自己这临时兴起的念头感到很得意,玉儿明亮的双眸中,参杂着一点点的朦胧与惊羞。



    有意思,真有意思,她竟然不害怕,难道她和程水若是一伙的,张霈脑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美色当前,多想无益,张霈眼中精茫一闪而逝,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慢条斯理的伸手解开玉儿的单薄的外衫,露出了内里纯白无暇的躯体。



    虽然女性身体上下最重要两个部位,仍有绿色的亵衣和贴身短裤遮掩着,但是光是露出的粉臂玉膀,双峰上延的丰腻乳肌,以及洁白的雪颈,就已经几乎晃的好色男人睁不开眼。



    “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身材还真不错,只是现在年纪还有了些,若是再过两年,嘿嘿,又是一个迷死人的尤物。”张霈精虫上脑,思考问题的方向已经开始发声转变,心里叹息一声,“如果不是现在时间地点都不合适,而且又被人看着,如芒在背,怕是自己真的要侵犯她了。”



    玉儿很小的时候就父母双亡,狠心的舅母夺了她的家产,又将她卖入妓院,自幼在青楼长大的她,当然比普通的女人知道更多的男女之事,虽然至今没有破身,但是她也知道,这只是迟早的问题,除非她能像程水若一样,把所有的男人都玩弄于股掌之上。



    程水若来燕京城的时间并不长,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这天仙般的人儿仿佛是石头里蹦出来的一样,玉儿被选为她的贴身侍女,身价倍增,再也不用看旁人脸色,就连老鸨对她说话也是客客气气,但是她知道这些都是雾中花水中月,程水若迟早是要离开的,她从来没有听程水若说过自己要走,可是她就是有这种感觉。



    一旦程水若走了,她的生活就会变回原来那样,甚至比原来更差,玉儿有个很强烈的感觉,程水若马上就要走了,而他之所以要离开的原因,就是因为眼前的男人。



    所以对于张霈的突袭,玉儿并没有露出男人想象中那种坚决的拼死抵抗和歇斯底里的大声呼救,美眸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心中暗想:“也许他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张霈在算计程水若,可是玉儿却在考虑是不是从了他,反正男人都一样,何况他还是一个长的如此好看的男人。



    如果知道自己被对方用“好看”二字形容,不知张霈心中会作何感受,不过现在他想的更多的还是躲在暗处的偷窥之人,他心中有个猜测,躲在外面偷看自己的人十有八九就是程水若本人。



    “小丫头,不要怕,等程小姐来了,我就放你离开。”玉儿的反常表现跟张霈预估的有点出入,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下一步动作。



    话犹在耳,张霈却双手抓住玉儿绿色的亵衣,内力微吐,猛地一撕,裂帛之声响起,不单单是亵衣,就连她身上的外衫也在内力催扯下化为片片的飞絮,在空中轻轻地飘散。



    程水若潜在暗处,观察着张霈的一举一动,此时眼睁睁看着他侵犯玉儿,却丝毫不为所动,甚至嘴角勾起一抹与张霈的邪气笑容有七分相似的笑意,眼神不断变幻。



    张霈邪邪一笑,伸出右手,握上了玉儿那洁白高耸的玉峰,恣意把玩起来。



    在身上蔽体的外衫亵衣被张霈撕去的同时,一股凉意让玉儿柔媚的娇躯轻轻颤抖了一下,而在她丰满雪腻的玉峰被一只肉掌侵袭之时,从未被任何异性碰触过身体的她,更是忍不住扭动蛮腰,左右躲闪起来。



    随着大手极富技巧的抚弄柔搓,玉儿雪峰上粉嫩的蓓蕾不受控制的羞挺硬起,张霈感觉到了这明显的变化,微微一笑,左手紧随其后的也投入了战场,嘴里还说着调羞的话语:“小丫头,你说你家小姐知道我们现在在干什么吗?”



    此时的玉儿咬紧牙关,不发一语,虽然已经有了将身子交给对方的打算,可是她没想到张霈竟会不止一次的提到程水若,这让她又羞又气,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一阵阵异样的快感不断冲击着玉儿的身心,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在这个男人的挑逗下坚持多久,这也是张霈没有催动天魔气的原因,否则玉儿早沉沦欲海了,变成欲望的奴隶了。



    张霈不再说话,尽情的享受她的身体带给自己的美妙感觉,却也没有放过潜在暗处的那个偷窥者。



    另外一件屋子里,眼神平静无波的程水若突然娇躯一颤,“快……快救救她……”,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深深吸一口气,程水若美眸闪过一丝厉芒,低声道:“我如何做事不用你管?”



    “你……你想要牺牲玉儿……”很焦急慌乱的声音在程水若脑中响起,“不……不行……你不能这样做……她,她是无辜的……”



    程水若额间香汗淋淋,身体似乎正忍受着极大的痛苦,急声道:“哼,以前死的那些女人哪个不是无辜的,为了本教的存亡,我不得不这样做,你不要捣乱……”



    “我不管,那些人我不认识,可是你不能害玉儿……”这一次说话的声音很坚决,不再像刚才一样唯唯诺诺,“没有我配合,你根本控制不了这具身体……”



    张霈并不知道程水若此时正在天人交战,他的双手尽情在揉搓抚摸玉儿那两座娇嫩的玉峰之后,目标开始向下转变。



    俯身将玉儿柔软的胴体压在身下,张霈张嘴将一个羞颤颤的突起含入口中,细细的品尝吸允起来。



    张霈没有遇到丝毫的阻拦,玉儿现在被他散发着灼热气息的魔手逗弄的浑身酸软,就算有反抗之心,也为时晚矣,有心无力,何况她并不是真的想反抗。



    大手勾着玉儿短裤的边沿,轻轻用力向下扯落,当这最后的遮羞之物褪离她光润粉嫩的胴体时,她整个身体最神秘的羞人之处便完全暴露在张霈灼热的视线之下。



    张霈眼中邪意更盛,眼神撇了左首墙面一眼,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他却清楚的感觉到偷窥之人在方才竟发出了很轻微的声音。



    这偷窥之人也太不专业了吧!这可是个技术活,不是谁都能胜任的。



    张霈嘴角露出嘲讽的笑意,伸手越过那一丛稀疏的幽草,到达玉儿从未被开采过的深谷之口,并向着深遂的幽谷,发动了剧烈的进攻。



    玉儿“嗯嘤”一声,一直紧闭的双唇,终于发出一声难耐的呻吟,全身的肌肤瞬间绷紧,水蛇般的纤腰微微挺起。



    虽然就在玉门关外,但是张霈却不急着破关而入,玉儿那美妙的女体随着他手指的节奏,轻轻扭动着,上下起伏着,左右翻动着。



    玉儿下身渐渐有了湿意,张霈将手收了回来,伸舌舔了舔,一脸坏笑道:“真香,小丫头,你身体里流出的水真香……”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黄冈旅游  博尔塔拉资讯  大丰地图  佳木斯论坛  大兴安岭学校  临沂资讯  喀什资讯  海口新闻  济宁新闻  湘潭学习  泰州地图  泰州地图  郑州地图  十堰论坛  乌海旅游  烟台论坛  重庆学校  中山时尚  徐州旅游  湖州旅游  钦州旅游  诸城旅游  湘潭学习  白山新闻  黔南地图  广安学习  金华娱乐  烟台论坛  泸州学校  临沧新闻  金昌论坛  七台河地图  喀什资讯  郑州旅游  阜新地图  黄冈旅游  十堰论坛  嘉峪关旅游  林芝地图  中卫资讯  广安学习  伊犁学校  昭通时尚  中山时尚  四平时尚  桂林学校  淮安新闻  徐州旅游  七台河时尚  衡水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