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九章 语出惊人 戏耍美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亮闻水韵丹之名而勃然变色,一脸惊愕,没有丝毫君子风度的吼道:“你怎么可能会有水韵丹?”



    “我沈无敌行走江湖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吃那个女人的奶子。”沈无敌仰天狂笑,虎目生寒,傲然道:“黄口小儿,凭你也配问我?”



    李亮心中杀机陡盛,双眉几乎拧成了川字,厉声喝道:“你是金龙帮的大当家‘神拳无敌’沈无敌?”



    “正是某人。”沈无敌傲然笑道:“既然知道我是谁?你还敢对我大呼小叫,难道真是活腻味了?”



    李亮家里虽然富可敌国,奈何在视人命如草芥江湖人眼中,却什么也不是,张霈摇了摇头,有勇无谋,这是他对沈无敌下的四字批语。



    他也不仔细想一下,聚宝斋治的生意遍布整个中原,岂会和官府没有交往,难道他一个江湖门派还敢和官府叫板?他以为自己是魔师庞斑不成。



    “沈当家对水若真是太好了。”程水若幽幽叹息一声,似有些被他所送之物感动,轻声道:“这份深情厚意,小女子该何以为报呢?”



    听她说话的语气,对沈无敌似乎不无好感,难道水韵丹真的比李亮送的名画,司徒轩送的异宝要珍贵?张霈将疑惑埋在心里。



    “锵”地一声清越鸣响,李亮拔出随身佩剑,遥指沈无敌,咬牙道:“亮出你的兵刃,水韵丹是我聚宝斋一位客卿穷三十年才寻获之物,数月前却被人盗取,我誓必取回。”



    “我的拳头就是我最好的兵刃,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我沈某难道还会怕了你不成?”沈无双拳握紧,响起“噼里啪啦”的骨鸣脆响,嘶笑道:“但我有言在先,这水韵丹是我碰巧所得,我可不知道什么长老客卿的……”



    李亮一剑在手倒也有些气势,冷声道:“休得多言。”



    两人拉开架式,眼看就要开打,张霈懒洋洋的声音不合适宜的响起道:“二位若要打架,就请出去,这里是人家做生意的地方,打坏了东西可不好,吓着我怀中两位姑娘就更不好了。”



    李亮闻言一愣,脸上露出阴狠之色,手中长剑挽了一个剑花,大声道:“姓沈的,有种我们出去打。”



    “怕你不成。”沈无敌一脸轻蔑,说完大踏步就要当先下楼。



    其实在沈无敌说出他近日带来的礼物竟是一颗水韵丹的时候,嗯,他好像没说是一颗,不过如果是能够一打或是一瓶送的东西,想来也珍贵不到哪里去?



    程水若心中已决定收下此物,毕竟在《教典》中有过关于此丹的记载,这可不是钱财能够轻易买到的,可是偏偏这个时候李亮又跑出来横插一手,明言水韵丹原本是聚宝斋失落之物,事情牵扯到一个燕京城本土帮会,一个中原巨商富贾,正所谓两虎相争,渔翁得利,只是不知最后的渔翁到底是谁。



    眼看二人之战不可避免,程水若既不好言规劝,也不温情挽留,嫣然一笑,平声静气道:“这位公子说的极是,妙玉坊是开门做生意的地方,两位贵客若有恩怨情外面解决。”



    别人为她争风吃醋,打破脑袋,可是她竟丝毫也不把他们的生死放在心上,张霈心中一寒,红颜祸水,女人天生是男人最致命的毒药,看着沈无敌和李亮消失的背影,轻叹一声。



    张霈是个做事说话都很低调的人,奈何木秀于林,鹤立鸡群,本不想出风头的他却怎么也掩不住自己身上的光彩,程水若偏偏又有一双识英雄的慧眼,于是主动找上他,软语柔声道:“这位公子为何叹气,是在为他们二人的安危担心吗?”



    “当然不是。”张霈摇了摇头,两个男人只要不是做那种事恶心自己,他们是死是活他才懒得管,何况自己对那水韵丹也很有兴趣,想要弄来研究一下,偏偏它又在沈无敌身上,金龙帮又曾和江龙涛狼狈为奸,看来铲除金龙帮势在必行。



    他之所以决定灭杀金龙帮,是深思疏略后的决定,因为他已经看出李亮根本杀不了沈无敌,而他如果亲自出手,沈无敌虽是必死无疑,但金龙帮誓必不肯罢休,一不做二不休,为了避免麻烦,所以灭了金龙帮是最好的选择。



    张霈心念电转,脸上神情似笑非笑,道:“他们家里又没有美女介绍给我认识,他们的生死我自是不放在心上,我只是在为自己叹息罢了。”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并不关心李亮和沈无敌的生死,但是他给出的理由也太绝了,牛,真是他牛了,在场不少人都暗中竖起了大拇指。



    “那不知公子为何事发愁?”程水若美眸深深地看了张霈一眼,心中也有些好奇,娇声道:“小女子能有幸知道吗?”



    张霈复又叹了口气,脸上故意露出一个苦涩的表情,道:“大家为了一睹程小姐仙颜,都准备了价格不菲的贵重礼物,我却囊中羞涩,两手空空,怎么能不愁呢?”



    听了张霈匪夷所思的答案,程水若闻言一怔,搞不懂他说的究竟是真是假,沉凝片刻,低声幽语道:“没有准备礼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知道公子有此心意小女子就心满意足了。”



    小娘皮倒是挺会说话,张霈看着她天仙般清丽光润的俏脸,嘴角勾起一抹讥诮,似笑非笑道:“有没有礼物当真都无关紧要吗?”



    “当然是真的,公子把水若当成什么人了?”程水若轻柔的声音略带娇嗔的说道:“难道……难道你以为人家是那种贪图荣华富贵的势利女子吗?”



    “程小姐当然不是那种人。”张霈嘴角含笑,七分邪气三分慵懒,道:“但大家都准备了,我却空手而来,心里总感觉过意不去。”



    说到这里,张霈突然一拍大腿,注意,他拍的是旁边那个身材丰腴有致的妖娆窑姐儿粉嫩嫩的大腿。



    “有了,我有一样礼物送给程小姐了。”张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眨了眨眼睛,笑道:“我保证,程小姐一定会喜欢的。”



    欲擒故纵么?程水若心中冷冷一晒,笑吟吟道:“不知公子准备送人家什么礼物?”



    张霈笑而不答,伸手到怀里摸了一阵,取出了一个做工精巧的盒子,打开盒子,一股淡淡的兰花香飘散在空中。



    旁边的客人都哄笑起来,不管他们哪个人带的礼品,价值都在万两黄金之上,自然感觉张霈手中的“月夜流香”小气寒酸,难登大雅之堂,肯定入不得美人妙目。



    别人不识得,程水若却知道,“月夜流香”是她中意之物,那日被人霸道的抢先买去,心中着实恼了一阵子,没想到竟是被眼前这位丰神如玉的邪气公子买去了。



    程水若看了一眼俏立身旁的贴身侍女,玉儿朝她轻轻点了点头,示意她的猜测没错,张霈正是那日买去月夜流香的人。



    难道他就是为了在这个时候送给我才故意在明月楼中和我争夺?对于张霈这点上不了台面的心机程水若感觉很失望,正要移开视线,但见他又从怀中取出一方洁白的柔丝手绢,用手指蘸了胭脂,接着飞快在酒杯中点了一下,在手绢上龙飞凤舞地划了几个字。



    完全是鬼画桃核,张霈一挥而就,就连坐在他身旁的两个陪酒的妖娆窑姐儿也没看清他究竟写的是什么。



    写好之后,张霈立刻将手绢收在手中,微微一笑,道:“相信程小姐肯定会对我写的这几个字有兴趣。”



    一字千金的典故大家都听过,可是没想到张霈竟打算随随便便写几个字就博得美人欢心,他以为自己是皇上玉笔朱批么?



    程水若看他神色自信,仿佛那几个字真有让人倾倒的魔力一般,不由闻到:“公子写了什么?”



    “你猜呢?”张霈微微一笑,嘴里吐出三字,气死人不偿命。



    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看他那信心满满的样子,仿彿手里拿的是全天下最珍贵的宝物,没有任何人可以拒绝,程水若轻摇臻首,柔声道:“妾身实在猜不到公子究竟写了什么。”



    “你猜都不彩就说自己猜不到,真是一点诚意都没有。”张霈撇撇嘴,眼中闪过狡黠之色,道:“我写的是自己的生辰八字。”



    他的话极具轰动效应,众人纷纷交头接耳,甚至有人忍不住喝骂出声。



    程水若感觉张霈无论做事说话,无不出人意表,不禁对他生出好奇之心,妩媚一笑,道:“公子说笑了,还请如实相告。”



    张霈微笑不语,长身而起,道:“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还是早点去程小姐香闺好了。”



    语不惊人始不休,张霈此语一出,众人皆惊。嘿嘿,吓到了吧!哥哥玩的就是心跳。



    张霈身形一纵,跃上高台,落地却没有一点声音,难道他想要强?



    老鸨一惊,拼命抓着身旁汉子的胳膊,气急败坏道:“你说过他不是来捣乱的……”



    张霈大步走到程水若面前,并无失礼之处,他轻轻把手绢递了过去,笑道:“程小姐若想知道,为什么不亲自一看呢?”



    她现在对张霈的感觉正验证了那句西方谚语:“Curiositykilledthecat(好奇心杀死猫)”



    当他们讲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不是真的讲好奇心把猫杀死了,而是说好奇心可能使自己丧命,可惜的是,程水若并不知道这句传自西方的谚语,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看,女人本身就是好奇心很重的动物,所以好奇心不但能害死猫,同样也能害死人,尽管是她是一个很美丽动人的女人。



    程水若犹豫半晌,终于探出了一只纤纤玉手。



    这是一只很美丽的手,葱指修长细嫩,皓腕玲珑秀气,肌肤晶莹如雪,指甲修剪的非常整齐,猩红丹蔻散发着水润的光泽。



    张霈虽然目不斜视,但也不禁怦然心动,真想将这只玉手握在手中,恣意把玩。



    深吸口气,张霈强忍心中罪恶欲望,很君子的把手绢轻轻放在她掌心上,然后飘然下台,坐回座位。



    短短几步路的距离,张霈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这是一次直接而大胆的试探,要搞清楚程水若这个绝代佳人究竟是不是口蜜腹剑的淫虐凶人,其实办法还有很多,不过现在种办法无疑是很刺激的那一种。



    变故突起,程水若檀口轻启,发出一声极轻的惊呼,张霈眼中精茫一闪而逝,他知道就算程水若不是真凶,也绝对知道点什么。



    果不其然,静默片刻,婉转悦耳的动听声音自程水若香润的柔唇中缓缓响起,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内厅中每一个人的耳朵。



    “这位公子,刚才是水若怠慢了,不到之处,还请公子见谅。”程水若转头对玉儿说道:“你带公子去我闺房,小心侍候,待我沐浴熏香之后,亲身相陪。”



    内厅哗然,众人色变。



    谁也没有想不到这个给人感觉有些邪气的年轻人竟真的能得到程水若的青睐,尤其是司徒轩,当李亮和沈无敌去外面打生打死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已经稳操胜券,可是不曾料到的是却突然杀出张霈这匹黑马。



    听程水若说话的语气,温柔婉转,余音袅袅,竟是前所未有的低声下气,就像是面对一位高不可攀的尊贵人物。



    张霈看着众人艳慕的目光,心中不禁感觉飘飘然起来,爷们才是真是男人,就你们那小样儿,围着女人屁股后面转也能叫男人?



    程水若的贴身丫鬟玉儿轻盈的走到张霈身边,微微一福,柔声道:“公子请随我来。”



    张霈伸手在身旁两个妖娆窑姐儿脸蛋上轻轻拧了一下,掏出两张一千两的银票分别放在她们手中,方才起身跟着玉儿,昂首阔步,走出内厅。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海口新闻  大丰地图  那曲地图  伊犁学校  松原地图  临沧新闻  黑河地图  宜昌地图  白山新闻  吴忠旅游  广安学习  中卫资讯  大丰地图  淮安新闻  湖州旅游  汕尾论坛  桐城学习  张家口时尚  潜江地图  喀什资讯  三亚论坛  佳木斯论坛  松原时尚  咸阳论坛  大兴安岭论坛  重庆学校  广安学习  济宁新闻  泰州地图  喀什资讯  衡水新闻  吴忠旅游  合肥学习  酒泉论坛  湘西旅游  益阳资讯  松原地图  德宏时尚  娄底资讯  博尔塔拉资讯  阜新地图  金昌论坛  白山新闻  廊坊时尚  泸州学校  徐州旅游  桂林学校  迪庆旅游  六安论坛  湘潭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