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八章 抚胸摸臀 玉女哀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时整个后庭内院都已经彻底乱了套,失去了火把照明,四周光线昏暗沉阴,只能借助微薄的月光来分辨彼此的招数,其实严格来说,张霈自始至终都没有出什么招,不然他们早躺平了。



    张霈被施刀剑的两个的汉子缠住,那些官门捕快趁机再次围了上来,可是这些武艺低微的官差在他眼中也就是些乡下把式,完全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除了缚手缚脚的添乱以外根本不能起到任何实际的作用。



    眼见这么多人都擒不下凶人,苏寒玉莲足一跺,一柄白玉扇从袖中滑入温润的手掌,忽然抬手一挥,只见一道匹练般的白光倏地亮起,惊才绝艳,映照出了她美眸中深寒的怒色。



    “这是什么暗器,速度如此之快?”张霈心中一凛,知道凡是身怀犀利暗器的人都是不好对付的家伙,在琉球的时候,他就吃过暴雨梨花针的亏。



    暗器发射的速度越快,威力即使不大,但穿透力却绝对惊人,不管高手低手,暗器在手,都是难缠得紧。



    而眼前这暗器的速度,快的战就像是疾闪的迅电,暗器发出的时候,角度也很刁钻,一时之间,很难判断出暗器出击的准确方位。



    电光火石之间,张霈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他可不想大海大洋都过来了,却在阴沟里面翻了船。



    “你说我干点什么不好,偏要来夜探人家千金小姐的闺房,更可恨的是竟然还被人给发现了。”张霈还刀入鞘,他并不想当真施展重手对付这些吃公家饭的人,毕竟对方也只是职责所在。



    “贼人休得张狂,若是弃械投降,或可饶尔一命,负隅顽抗,杀无赦。”一声洪亮的暴喝在耳旁想起,张霈也没注意是身边两个汉子中哪一人说的,一刀一剑围着自己砍了半天,连衣角都没有沾到,还大言不惭的说这样的话,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张狂。



    一句话功夫,苏寒玉再次按动机关,复又射出两道白色激光。



    “这暗器到底什么牌子的,单发不算,竟还连射?这不是欺负人么!”张霈身法如电,挪闪腾移,刹那间已退到了庭院一面高墙,没有了腹背受敌之虑。



    虽然张霈节节“败退”,似乎完全被压制着没有反抗的机会,可是苏寒玉心中却涌起强烈的不安感觉,挥之不去。



    果不其然,拆了数招,张霈嘴角逸出一丝冷笑,眼中精茫电转,双手五爪如蛟似龙,一层淡淡的金色在肌肤下流转,悍然以一对肉掌直接握上身旁刀锋剑刃。



    “撤手。”张霈气沉丹田,吐气发声,五指扣死收拢,使刀和用剑的两个汉子只觉一股无可抗拒的巨力传来,再也握不住手中兵刃,战势发生逆转。



    与此同时,苏寒玉起欺到近处,白玉扇刺出,直奔张霈肋下,将他衣裳点碎。



    如果苏寒玉功力再深厚一些,张霈身上就会洞穿一个血洞,当然这是他在忘记催运天魔金身的前提下。



    “来的好。”张霈脸无惧色,长笑一声,右手斩马刀,刀斩如电,右手松纹剑,剑出如风,当者披靡,手下无一合之将,转眼间已有七八柄朴刀被硬生生斩断。



    捕快们见张霈如此凌厉,纷纷惊呼退避,原本合拢的包围圈立刻分崩离析。



    “其实你们抓错人了,本少爷不陪你们玩了。”张霈故意压低嗓音,手中刀剑猛然猛然相击,顿时刀斩剑断,同时双手大袖一挥,碎刃如爆炸过后弹射的流弹卷向四周,飞射如电,将所有人逼退。



    其实大部分的碎刃被张霈的劲力射上了天空,否则一击之下,捕快大军全灭也不是没有可能。



    长啸声中,张霈身形动如脱兔般掠了出去,冲到对面的高墙之下,足尖一点,人已鹅毛飞絮般轻飘飘的跃到了半空中。



    突然脑后风声飒然,耳旁传来一声娇叱,苏寒玉的白玉扇居然如影随形的追到,狠狠地刺向他的肩背,就像对待阶级敌人一样毫不留情。



    虽然我长的很帅,但是有她这么热情倒贴么?女人最重要的是矜持,这个苏寒玉看来的确不是花瓶,不仅暗器难缠,轻功也不弱,除了内力由于年纪的关系,已经算得上一流高手了。



    张霈暗叹一声,也顾不得再怜香惜玉了,背后井中月“铮”地发出一声龙鸣虎啸之声,神兵在手,气势陡然不同,井中月迅疾无伦的挥出,准确的迎向刺来的白玉扇。



    “锵!”的传出一声金铁震响之声,苏寒玉掌中的白玉扇霎时被震脱手,而张霈刀势未衰,恰好掠过她的发际,一头缎子般乌黑光亮的秀发刷的洒落下来,就像是天地间突然倾泄下的瀑布。



    黯淡的月光下,张霈瞥见她的眸子很亮,就像是天边耀眼璀璨的星辰。



    不过此刻,这双深邃灵秀的明眸中却满含着愤怒,苏寒玉瞪了张霈一眼,一声清叱,整个娇躯仿佛一头动作敏捷的雌豹般疾扑了过来。



    “投怀送抱的女人可不招人喜欢。”张霈嘿嘿调笑,一副闲庭信步的悠闲样子。



    苏寒玉脸色一沉,哪里肯轻易放过他,柳腰在空中一折,双腿鸳鸯连鐶的踢出,瞬息之间已接连踢出了十二下,两条修长玉腿优美的曲线因为使出鸳鸯十二连环腿而展露无疑,即使是阅女无数的张霈也没有见过如此结实匀称的美腿。



    在天魔场的牵引感应下,张霈甚至不用眼睛看都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苏寒玉那迷人勾魂的一双长腿上的肌肉,正在轻轻的颤动。



    如果这样一双充满力量的玉腿紧紧夹在腰部,不知那是种如何刺激销魂的感觉?男人有这样YY的想法并不奇怪,相反没有这种正常男人都会生出的绮念的男人才奇怪。



    张霈真想在床上感受那充满青春气息,健康而又活力十足的颤动,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时间地点都不合适,但他却是不肯吃半点亏的人,嘴里放肆调笑道:“虽说打是心疼骂是爱,但你这十二招全都是对准胸腹要害踢出的,更一脚踢的很不人道,咳咳,难道你想使我屈服么?”



    横身闪过苏寒玉这连环踢击,在身体和她擦身而过时,张霈伸手在她胸前的丰满摸了一把。



    当两人的身体错开的时候,张霈转过身来,一脸坏笑道:“嗯,不错,比想象中有料。”



    苏寒玉俏脸一瞬间变得绯红如火,美眸中的愤怒已经被强烈地杀机取代。



    从来没有任何异性碰过的身体,更不用说是那羞人的地方,就连苏寒玉自己也很少碰,这个贼人竟然敢摸自己那里,碰了自己身为女人的禁忌之处。



    苏寒玉怒喝一声,再次施展轻功,不顾一切的向着张霈冲过去。



    张霈看着浑身杀气腾腾,猛冲过来的苏寒玉,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线,猫捉老鼠般戏谑道:“这次我要摸你的右边哦!”



    在井中月第二次出鞘的时候,张霈本可一刀将苏寒玉杀了,可是他并没有这样做,不然刀锋再下压三寸,她便必死无疑。



    苏寒玉拼命般的踢出双腿,可依然没能伤到张霈分毫,而张霈又摸上了她的胸部,嗯,右边地胸部。



    “嘿嘿,君子一言,四马难追。说过摸左边的,就一定不摸右边的。”张霈一脸贱笑,说话时还得意洋洋的对着苏寒玉挥了挥手,就是他刚才施展抓奶龙抓手的那只。



    苏寒玉俏脸如冰,强忍着不让羞辱的泪水从眼眶滑落,双眼仇恨地盯着张霈,再次握拳冲了过来。



    “既然你执意不肯让我离开,那我就陪你好好乐一乐。”张霈嘴角勾起一抹微翘的弧度,很邪气。



    “淫贼。”苏寒玉银牙咬碎,浑圆修长的美腿再次连环踢出,只是短短眨眼的时间,脚影翻飞,很有几分佛山无影脚的风采。



    张霈右手前探,轻松的握着她的脚踝,用力一带,将她扯向自己怀中,同时反手一扣,将她的身体背对着自己,井中月搁在它洁白的玉颈。



    “谁都不准动。”张霈大喝一声,井中月稍稍前进,微微刺入了苏寒玉雪白的玉颈,柔嫩的肌肤上立时渗出了几滴鲜血,红白相应,晶莹剃透,竟然有着一种诡异的美丽。



    “不要管我,给我杀了他。”苏寒玉冷声下令。



    众捕快不敢妄动,嘿嘿,做坏人就有这种优待,可以抓人质,而那些正派人物做任何事都顾虑良多,所以经常为一点小事缩手缩脚,当然背地里男盗女娼,捅阴刀施毒计大家都是一样的。



    “是男人就不要挟持人质,有种你出来。”某小白跳了出来。



    “老子如果不是手下留情,你们还能完整的站在这里?”张霈翻翻白眼,直接无视。



    “你身为男儿身,却欺凌女子,不怕江湖人不耻么?”小白似乎被张霈刺激到了,竟滔滔不绝起来。



    张霈看了说话的人一眼,好整以暇道:“你们为什么抓我?”



    “因为你是江湖中人最不耻的淫贼。”对方神情严肃,咬牙切齿道:“人人得而诛之。”



    “你让淫贼不欺凌女人?”张霈饶有兴趣的看了对方一眼,疑惑道:“难道你智商有问题?还是想要该行去做传教士?嗯,相信我,上帝不是个好东西,公务员是份不错的工作。”



    “扑通!”一声,小白双眼一翻,当场昏倒在地。



    “美人儿,你真的不怕死?”张霈在和对方瞎扯的同时,手却在后面亵玩着苏寒玉雪白的翘臀。



    这个动作很隐蔽,加上天色昏暗,除了始作俑者和当事人外,其他人都没有看见。



    娇贵的肉体被张霈轻薄,何况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苏寒玉羞的浑身轻颤,美眸紧闭,强忍着眼泪。



    “我都说你们抓错人了,你偏要为难我,还口口声声叫我淫贼,那我如果不收点好处回来,岂不是很冤枉?”张霈压低声音,用只有苏寒玉能听见的声音低声耳语,眼睛则肆无忌惮的巡视着它美丽的身体,挺拔的丰乳,玲珑的曲线,平坦的玉腹,修长结实的大腿,美丽的身体,由于羞耻正瑟瑟颤抖着。



    最初只是气不过对方不识抬举,自己明明已经手下留情,可他们却不知进退,所以张霈才一时性起,擒下苏寒玉,想戏弄一下对方。



    可现在这一切却有些变了味道,明知时间和地点都不相宜,可看到了苏寒玉动人的丽色,他身体的某个部位仍开始发声了某些不可告人的变化。



    张霈忍不住把苏寒玉的身体拉近了自己,让她丰隆的屁股紧紧贴住自己的,欲望顶着她的臀部,隔着丝绸长衫,慢慢磨动,稍稍解心中澎湃的欲念。



    苏寒玉碰到了张霈的坚硬,娇躯倏然一颤,玉体似乎整个软了下来,然后不停的扭动着腰肢,竭力想离开这亲密的接触。



    受制于张霈之手的她当然挣不脱我的魔爪,反而的摆动,给着好色男人更多的快感。



    张霈心中暗暗想道:“真没想到隔着衣服,原来也可以爽成这样的。”



    苏寒玉臀部的肌肉结实、柔软又极有弹性,在她“配合”的扭动之下,给张霈的身体带来了一阵阵电流般的快感。



    张霈忍不住挺着屁股,隔着衣物,做起小幅度的运动了起来。



    苏寒玉虽然还是尽力反抗着,可她的脸上却已飞起了一片红晕,连带她雪白的脖子也一下子成了绯红色,动人之至。



    自身高涨的欲望,苏寒玉动人的肉体,还有一股淡淡的处子幽香,让张霈色心荡漾,低头咬上她粉嫩的玉颈,允吸着那早已凝涸的伤口。



    张霈大手再无任何顾及,从身后按在了苏寒玉饱满的玉乳上,大力起来,感受着少女乳峰那惊人的弹性,用手指狠狠的夹着她在自己的亵玩下挺起的蓓蕾。



    完全意想不到张霈竟会大胆成这个样子,在场的所有人全部浑身打了个冷颤,下意识的低下了头,不敢向苏寒玉和张霈的方向再多看一眼。



    张霈很敏锐的将这一切收入眼中,难道说她还有什么不一般的身份不成?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好了,今天时间不早了,哥哥没心情和你玩下去了。”张霈冷笑着说道,手中井中月蓦地亮起,一刀斩落,劲风凛冽,势惊鬼神,同时他吸气纵起,身形猛地拔起了五丈高,清风般飘过了高墙。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小美人,我们后悔有期。”张霈话音和着笑声远远传来,转瞬已经去的远了。



    眼见张霈的背影消失在了夜色中,苏寒玉也撂下一干捕快独自离开了,两个大汉急忙对今晚的事情下了禁口令,若是有一人胡言乱语,格杀勿论。



    月色更加的昏暗了,苏寒玉乌黑的双眸却满是愤怒与冰寒,沉声道:“不管天涯海角,我一定要捉住你。”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烟台论坛  七台河时尚  襄樊旅游  黄冈旅游  襄樊学校  济宁新闻  辽阳旅游  临夏新闻  眉山旅游  海口新闻  烟台论坛  迪庆旅游  西安新闻  酒泉论坛  商洛论坛  合肥学习  黑河地图  合肥学习  徐州旅游  宜昌地图  湖州旅游  黔南地图  济宁新闻  林芝地图  临夏新闻  桐城学习  长沙娱乐  喀什资讯  大庆论坛  商洛学习  临沂资讯  娄底资讯  潜江地图  商洛学习  黑河地图  四平时尚  诸城旅游  金华娱乐  徐州旅游  三亚论坛  辽阳旅游  金昌论坛  重庆学校  南通时尚  松原时尚  泰州地图  黔南地图  重庆学校  抚顺学习  临汾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