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六章 香闺春色 羞戏佳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八卷霄云碧翠第六章香闺春色羞戏佳人



    浴桶之内,柔波荡漾,四下里烛光晃亮,王琳姗未着寸缕的玉体浮沉于漂浮着玫瑰花瓣的温水之中,嬉戏洗濯,神情诱人至极,张霈只觉小腹腾起一股热气,血脉喷涨,口舌干燥,身体某个部件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还是该勇敢留下来?”唱这歌的看来铁定也是同道中人,张霈在加深这个认知的同时,也有些后悔自己刚才没有早一点进屋,现在落得在外面像个偷窥狂一样,自己何苦为难自己。



    可是转念一想,王琳姗的命是自己救的,嘿嘿,她身上哪个地方自己没有看过,不但看过,而且还摸过,一次也是看,一百次也是一看,所以他依然觉得偷窥无罪,看的津津有味,但是眼睛是喂饱了,小兄弟却更饥饿了。



    王琳姗丝毫没有发现有人在偷窥自己洗浴,再说以张霈如今的武功,若是转行做淫贼,估计全天下美女的贞操都危险了,被一个不予武功的发现才真是有鬼呢!



    与此同时,王琳姗正坐在浴桶中,玉颈微侧,臻首低垂,纤纤素手掬了清水,轻轻抚洗自己娇嫩玉洁的胴体。



    玉体玲珑,浮凸有致。



    柔若无骨,活色生香。



    王琳姗那窈窕动人的玉体,端是身材高挑,曲线诱人,美得虽不至令人窒息,但却足以使人忘记呼吸。



    “很有发展的空间,真是大有可塑性啊!”张霈伸舌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兽血沸腾,也膨胀得厉害。



    “靠,真是诱死人不偿命小妖精。”张霈感觉身体有些蠢蠢欲动,原本打算移开目光,或是干脆闭眼不看,但是最终他发现自己一直高估了自己的人品,这种便宜不占,可是会天打五雷轰的,算了,反正又没有发现,看一下又不会少块肉,不看才会死人,嗯,自己被憋死。



    “嗯,最后看一眼,只看最后一眼我保证就不看了……”



    张霈在心中这样告诫自己,虽说是一眼,但是盏茶功夫过去了,他仍然目不转睛的盯着王琳姗雪玉凝滑的胴体看个不休,颇有些老僧入定,贫道参禅的样子。



    “只看一眼,但一眼没说是多久啊!我连眼睛都没有眨,这绝对在一眼的范围之类。”张霈很无耻的替自己辩解,不过看女人能够看的灵台空明,张霈也算是古往今来第一人了。



    看洗浴得差不多了,王琳姗嫣然一笑,起身穿衣,为了不使衣衫浸润,当然要擦干身子。



    赤裸娇躯的王琳姗跨出浴桶,身姿娉婷,盈盈而立,张霈只觉眼前一亮,大片白皙如玉的细腻肌肤,晃得他眼睛都花了。



    王琳姗胸前那颤微微雪腻双峰,白嫩嫩的挺翘雪丘,盈盈不看一握的蛮腰,浑圆而修长的玉腿,最要命还是两条美腿根部那凝着水珠萋萋芳草,这些加起来足够勾引男人犯很多次原则性的错误,更何况张霈这厮的原则从来就是没有原则。



    “乖乖,还好她洗完了,不然少爷我真快忍不住了。”张霈两世为人,阅女无数,王琳姗赤裸的玉体对于尝过腥的猫实在有莫大的吸引力,他急忙运起素女玄心功,压住了小腹那团燃烧的火焰。



    擦干了身上水珠,王琳姗穿上干净的亵衣短裤,身上披了一件睡裙,丰满的身材曲线毕露,酥胸高高耸起,裙摆很长,遮住了雪白性感的美腿。



    正当她穿戴齐备,准备要上床歇息的时候,忽然觉得一阵风动,接着一个修长的影子穿窗而入,落到屋中。



    王琳姗吓了一跳,惊恐万分的注视着对方,心中却暗暗庆幸,若自己穿衣稍稍晚些,那身子岂不是被对方全部看去了,可怜的小姑娘,并不知道张霈其实已经在外面看到了自己方才沐浴的整个过程,于每一个细节处都没有丝毫错过。



    王琳姗张口欲呼,看架势是准备唤人,可是张霈却如一股轻烟般出现在她眼前,疾如闪电般点了她身上几处大穴,让她动弹不得。



    这个时候,王琳姗才一脸慌乱恐惧的打量着眼前的黑衣人,身材修长挺拔,一张平凡无奇的脸,背后背着一柄黑色长刀。



    男人的脸几乎没有任何让人记住的特征,除了他的眼睛,那双明亮深邃,仿佛大海般浩瀚的漆黑眼眸。



    王琳姗不知道对方得目的,但是却是真的害怕了,半夜三更,不请自来,身携凶器,总不会是来找人说话聊天吧!



    女人就是喜欢自作聪明,其实张霈就是来问个问题的,只是他的拜访方式很有问题罢了。



    王琳姗娇躯轻轻颤抖,一个男人闯入自己香闺,结果不难预料,想到自己待会儿可能面对的事情,不知不觉间,晶莹的泪水已经涌满了眼眶,泪水如断线珠子般顺着玉颊流下。



    柔和月光自张霈进入的窗户洒下,和桌上的烛火交相辉映,照耀在王琳姗如花的娇颜上,两窜珍珠般泪痕更是有种惹人怜惜的美。



    “我可以解开你的穴道,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许大喊大叫,否则我可是要惩罚你的。”张霈见她似乎真的被自己吓住了,心中不忍,轻声道:“如果你愿意的话,就眨三下眼睛。”



    王琳姗闻言呆了一下,旋又轻轻眨了三下眼睛,张霈微微一笑,眼中掠过一丝狡黠之色,便出手解开她身上穴道。



    恢复了自由身,有些害怕的偷偷用眼睛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王琳姗彷佛劫后余生地长长嘘了一口气,却没有注意到由于这个动作,胸前那两团白嫩嫩的肉丘狠狠晃动了一下,虽然看不见那诱人的乳波肉浪,但是正因为看不见,所以更是让人遐想联翩,不能自已。



    王琳姗低声怯怯道:“你……你是谁?想……想要干什么?”



    张霈目光灼灼注视在她沐浴后越发清丽的俏脸上,从怀中掏出一小淡兰色小盒,问道:“你可认识此物?”



    王琳姗被张霈看的心中慌羞,赶忙垂下臻首,美眸看着张霈手中精巧的粉妆盒,轻轻摇了摇头。



    张霈将盒盖打开,幽兰清香扑鼻而来,复又问道:“你闻闻可识得这香味?”



    王琳姗白嫩嫩的秀挺瑶鼻轻轻嗅了嗅,旋脸色大变,眼神慌乱不堪,伸出素手指着张霈,语不成声道:“你……是你这个恶贼……”



    “不……其实我……”张霈没想到她会有这么激烈的情绪反应,急忙上前一步,想要解释清楚事情原位,可是他的动作却吓坏了王琳姗这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的小妮子。



    王琳姗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见张霈朝自己逼来,以为他凶性大发,要对自己不利,娇躯不住向后退去,可是慌中出错,脚却在矮凳上绊了一下,眼看身体就要摔倒在地上。



    张霈眼明手快,将月夜流香放回怀中,身形一晃,出现在她身边,伸手一揽,搂着她纤细的柳腰,把她紧紧抱在怀中。



    “啊!”王琳姗大声尖叫起来,幸好张霈有先见之明,早一步张开了天魔场,否则那穿云裂霄的尖叫怕是整个王府都听见了。



    两人胸腹相贴,姿势要多暧昧有多暧昧,张霈近距离看着王琳姗,发现她确实异常清秀美丽,娇躯柔若无骨,身材高佻,再加上她那吹弹可破的娇靥和娇艳欲滴的双唇,更是充满了青春少女的醉人。



    王琳姗见到张霈那目光灼热,鼻息粗沉,眼睛在自己身上来回扫视,上上下下看了个遍,虽然身上穿了裙衫,但她感到自己好像正赤裸裸地站在他的面前,一股羞意充满全身,白玉般的脸蛋上飞起两抹红晕。



    张霈感受到怀中越来越剧烈挣扎,眼中精芒一闪而逝,下一刻,她冰润柔软的樱唇已经被男人的大嘴堵住。



    王琳姗心中震骇,拼却力气,在张霈的怀中使劲挣扎起来,樱桃小嘴呜呜咽咽,娇喘连连,娇躯也跟着扭动起来。



    张霈亲吻着王琳姗娇艳欲滴的香唇,搂着她穿着亵衣短裤的娇躯,那件单薄的睡裙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男人身体的热力不断透裙而入,燃烧着王琳姗的身体和心灵。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张霈感觉王琳姗的娇躯似乎比前几日丰满了些许,全身犹如没有骨头一般,在他的怀中以各种姿式扭动着,让他情欲高涨,欲罢不能。



    王琳姗芳心羞燥,心儿“砰砰”直跳,瑶鼻嗯哼不绝,檀口急呼道:“不要,放……放开我,不要……”



    张霈嘿嘿淫笑两声,双紧紧抱着她柔软的娇躯,故意板着脸,压低声音,恶狠狠道:“刚才我说过的话你都忘了吗?嘿嘿,如果你要大喊大叫,我就要惩罚你,现在既然你违反的约定,那我可要惩罚你了。”



    话音刚落,张霈再次用嘴堵住了王琳姗的丰润柔软的芳唇,让她的小嘴只能发出呜呜不成语的闷哼声。



    这是不是有些违背我的初衷啊!张霈感觉自己现在这样和别的采花贼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难道我最初决定夜行来此,就是为了轻薄佳人?



    脑中虽然在转悠着不相干的事情,可是张霈的手却没有闲着,一心两用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



    张霈的手开始在王琳姗柔美的娇躯上无所不至的四下游走,攻城略地,所到之处自是挡者睥睨,无坚不摧,而他心中也对自己此时的所作所为定了位,嗯,这是在惩罚,是事先说好的事情,同时心中还极度无耻的想道:“至于惩罚到什么程度比较好呢!嗯,要我这么一个纯洁的人思考这种问题不是强人所难吗?真是难办啊!”



    王琳姗的双手同样在自己娇柔的玉体上游走起来,当然大家千万不要误会了,她的手之所以会跟着动作起来不是因为春心荡漾,欲火焚身,而是因为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抵抗,张霈的魔手摸到哪里,她的手就要去捍卫那地方。



    看着王琳姗的娇躯在自己怀中娇羞万分地挣扎,仿佛一条蠕颤的灵蛇,张霈心中涌起一股说不出的舒爽快感,嗯,自己是不是真的转行去当淫贼好了,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就业的时候要慎重又慎重。



    张霈如今已是情场小王子,对于御女之术很有心得,王琳姗哪里是他的对手,三两下功夫,柔软的娇躯已经瘫在他的怀中,仿佛被抽空了力气,双手也不复方才武勇,变得娇弱无力,只能是象征性地做做样子,对好色男人诱惑的意味远远大于真正的抵挡,当然就算她真的拼死反抗,结果也是一样的。



    “撕啦”一声,裂帛之音响起,张霈大手微一用力,王琳姗身上的睡裙就整个裂开了,单薄丝滑的缎衫轻飘飘落在地上。



    王琳姗本来酸软乏力的娇躯倏然绷紧,双手似乎也恢复了力气,紧紧抓住张霈使坏的魔手,娇喘吁吁,泣声道:“不,不要……求求你……”



    张霈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弧度,眼珠转了一圈,不理美人的哀求,善解人衣的大手没有片刻停休,瞬间王琳姗身上亵衣和短裤这两件最后的遮羞之物也离开了她纤美的女体。



    这时王琳姗白玉般光润的胴体已经一丝不挂了,浑身上下一片雪白,晶莹剔透,美不胜收。



    雪白丰满的苏醒高高耸挺,傲然而立,那饱满的坚挺实在太惹人垂涎了,鼓胀、娇嫩,太引人犯罪了。



    张霈的目光再顺着香喷喷的胸脯往下看,光滑平坦的玉腹,浑圆挺翘的美臀,芳草萋萋,黑红相间,正应了那句传唱网络的经典名言:“女人两腿之间,男人犯罪深渊。”



    王琳姗摇晃着臻首,纤手握拳拼命捶打着张霈胸膛,挣扎抗拒,檀口不住道:“来人,来人啊!”



    张霈嘴角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邪笑,凑过脑袋,咬着王琳姗的玲珑秀巧的耳垂,坏笑道:“嘿嘿,准备好了吗?我的惩罚要开始了。”



    王琳姗“嗯嘤”一声,娇躯一软,竟被张霈直接吓晕了过去。



    不是吧!难道要少爷我唱独角戏不成?失败,实在是太失败了,张霈心中郁闷,低声嘀咕了一声,将王琳姗的娇躯打横了抱在手中,大步向床榻走去。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吴忠旅游  襄樊学校  海口新闻  廊坊时尚  阜新地图  许昌学习  钦州学习  廊坊时尚  西安娱乐  北海资讯  重庆学校  泸州学校  徐州旅游  连云港旅游  昭通时尚  酒泉论坛  林芝地图  佳木斯论坛  迪庆旅游  北海资讯  十堰论坛  郑州旅游  诸城旅游  阿拉尔地图  金华娱乐  临沧新闻  黔南地图  淮安新闻  南通时尚  眉山旅游  那曲地图  淮北地图  淮北地图  许昌学习  汕尾论坛  中卫资讯  三亚论坛  广安学习  襄樊旅游  桂林学校  七台河地图  抚顺学习  辽阳旅游  七台河地图  三明时尚  湘潭学习  伊犁论坛  诸城旅游  广安学习  郑州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