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四十九章 仙姬出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第七卷醉卧花丛第四十九章仙姬出浴)作者:易天下



    第七卷醉卧花丛第四十九章仙姬出浴



    顾清身着锦缎亵衣,白里透红的冰肌玉肤炫人眼目,圆润挺翘的雪丘两瓣而开,那肥美的丰腴双臀就是同性女子见了都会生出羞愧感。



    张霈看着宛若仙子下凡的顾清向浴桶走去,走动之间,一头青丝摆动,时不时的闪过那粉嫩的翘臀,两条完美的玉腿玲珑剔透,晶莹无暇,感觉喉咙有些发干,几乎难以呼吸。



    张霈的目光已经再也移不开,眼中尽是冲动和欣赏,女人朦胧之美最是动人心魄,只着亵衣的顾清一头秀发散开置于肩后,将那珠玉般的粉背遮住大半,丰满双峰将亵衣撑的高高的,肚兜的下角正好将腿间的神秘地带遮住。



    美丽的女人根本无需言语,因为她全身每一寸肌肤看起来都是男人心目中永远的话题,她安然地站在那里,没有哪个男人不会产生征服的欲望,张霈也是如此。



    张霈头一次觉得一个女人竟能美的如此惊心触目,目眩神迷,难以呼吸,他已经不记得在那里看到过这样一句八卦警句: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就是一个全身武装的女人!



    好色男人的思想很邪恶,看级着浑身挂了一丝遮羞物的顾清,脑中想的却是,她的武装还没有完全到位,嘿嘿……



    张霈没有再多说话,他知道顾清在燕王府的身份,更明白她现在要做什么,她要做的事情绝对是天下男人都难以拒绝的,当然那些风烛残年、行将就木的老人家,不懂风花雪月,女人魅力的稚子孩童以及练就了一身葵花宝典奇术的高手例外。



    “张公子不想听顾清吹箫,也不想洗浴,显然是不想多耽搁时间了。”顾清那美绝人寰的娇颜因羞涩而胀得通红,线条优美柔滑的秀气桃腮下一段挺直动人的玉颈,领口间那白嫩得近似透明的玉肌雪肤染上了一层娇艳的粉色,亵衣领口下,一对丰满挺茁的趐胸玉峰正急促地起伏不定,诱人瑕思,也诱人犯罪。



    张霈不由得在脑内想像着单薄亵衣下那丰盈柔软、娇嫩玉润的所在和那一对玲珑晶莹、柔嫩无比的挺凸之物,而此时顾清的声音复又低柔响起:“可是顾清伺候张公子,总要一尘不染才好,还请公子稍候片刻。”



    顾清话未说完,已经轻解亵衣,露出羊脂般光滑的身子。



    她浑身上下一丝不挂,随着起伏,一对丰盈坚挺、温玉般圆润柔软的玉乳就若含苞欲绽的花蕾般含羞乍现,娇花蓓蕾般的玉乳中心,一对娇小玲珑、晶莹可爱、嫣红无伦的柔嫩樱桃含娇带怯、羞羞答答地娇傲地挺立着。



    张霈欣赏着眼前绝色佳人的胴体,云般的乌髮四散开来,白玉般的额头,两条弯弯的细柳眉,一双深如秋水、美若星辰的眸子,露出高傲加少许慌羞、幽怨神情;微微高挑的鼻子,性感鲜红的嘴唇,圆滑的下頜无不美至极点诱人心动,当真倾国倾城之色,闭月羞花之容。



    一双玉桃般娇滴滴、水灵灵的雪乳,在微微的颤抖着,半球形的玉女峰硕大尖挺,线条格外的柔和,肤色格外的洁白,光滑细嫩的肌肤闪动着白莹莹的光泽;尖尖的樱桃微微的向上翘起,那顶上小巧浑圆的嫣红两点,犹如漫天白雪中的两朵怒放的红梅傲然屹立。



    顾清此时对张霈已经卸下所有的遮羞御寒的衣物,却又将自己全副武装起来,朱高煦将她送给张霈,显然她所有的一切从今往后都是属于眼前这个男人的。



    她是自幼歌王府收养的弃女,多年的王府生活,她见惯了许多心高气傲的女子如何被人调教成服服贴贴的玩物,就算是高不可攀,清高在上的皇后娘娘,不也是属于皇帝的禁脔。



    张霈感觉自己呼吸不顺,鼻息粗沉,顾清莲步微移,轻轻行至桶边,修长玉腿轻抬跨入水中,在那抬腿的瞬间,粉臀滚圆,小腹饱满,此情此景就是佛陀转世看到只怕也会孽欲缠身,心动不已。



    叮咚的水花声轻轻响起的时候,张霈方才回过神来。



    水气弥漫室内,烟雾蒙蒙,缭绕不绝,朦胧一片,顾清素颜雪颈沐浴其中,长长的秀发直垂入水,肌肤细如凝脂,香肩柔滑如绸缎,丰满的酥胸大半没入浴桶中,隐隐可见沟壑深深、双峰凸起,热水流至此处,便自发还转流回,水雾将她的脸颊映的通红,她纤手捧起带着花瓣的清水,当头浇了下来,微合双目。



    一个女人迟早是要嫁人的,何况是顾清这种自幼就注定成为笼络品的女人,她曾幻想过与自己相伴一生男人,不过她也知道,这对她是奢望,不会有任何结果。



    如今朱高煦将她赠给张霈,从他们的对话中,顾清知道他不但武功高强,更是仪表堂堂,看起来也不似其他的男人那般衣冠禽兽,至少她没有一见自己就迫不及待的将她压在身下。



    张霈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但却是一个令人满意也是顾清如今唯一的选择,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顾清似乎是心甘情愿,可是张霈却也从她眼中看出了幽怨。



    有了浴桶的阻隔,张霈的视线终于不能再直视那令人心颤的冰肌雪肤,丰乳肥臀,纤腰美腿,他深深吸来了口气,默运“素女玄心功”强压下心头火气,道:“顾姑娘,你能和我聊几句吗?”



    顾清微微一怔,素手搭在胸前圆润的羞粉白嫩,却丝毫掩饰不住胸前诱人的曲线,这哪里是遮掩,完全是诱惑。



    “张公子想怎样,顾清无不遵从。”顾清看似顺从的回答听来却更是让男人遐想连篇,这勾人命的小妖精?



    张霈终于从顾清的身上移开了目光,他这样做不是因为他是正人君子,恰恰相反,他是彻彻底底的色狼,如果再看下去,指不定就要仰天狼嚎,化成为狼了。



    他沉凝片刻,眼瞳深处有极细的白色极光在游动,正是素女玄心功练至极高深处,才有的征兆,张霈抬头笑道:“顾清姑娘是何方的人氏?”



    顾清纤手不经意的撩着水花,淋在自己身上,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她笑起来另一番风情,“张公子真的不和顾清一起洗浴?”



    看到张霈不答,顾清嫣然一笑,继续洗着身子,一寸寸的仔细,“顾清自幼被人弃在荒郊,恰逢王爷猎兽,这才被府中官家捡来抚养,自小培养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各种的技艺……”



    张霈明白顾清心中感激和无奈交织的矛盾,如果不是燕王府收留抚养,她可能早就死在荒野之中了,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明白了自己的命运。



    “顾清姑娘可想过离开这里?”张霈话方出口,便知道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燕王府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顾清如玉般的手臂终于停了下来,美眸看着张霈,叹息一生,柔声道:“我走的了吗?就算王爷肯放我离去,我又能去哪里?”



    张霈默然,这个世界远比想象中更残酷,一个弱女子单身在外漂泊,会遇见什么可怕的事情,就算用膝盖也能想出来。



    “其实从我被燕王府收养的那一刻,命运就已经被上天注定。”水声再次响了起来,顾清有如一潭清泉,清清的,澄澈的,嘴角漾起一丝笑意,淡淡的,“燕王府在我身上花费了大力气,当然想要连本带利的收回来,碰到张公子这样的人,或许还能和顾清说说话,欣赏顾清的舞艺和箫技,可想必更多人想要的却是顾清的身子。”



    张霈知道顾清是在陈诉一个不争的事实,却没有想到她说的竟如此淡然平静,转念一想,她一个弱女子,除了指望将来有个好的归属外,还能做什么?



    想到这里,张霈摇头苦笑,心中多少有些黯然,在自己那个时代,不也是一样,就算再出色的女人,在男人掌权的世界也是逃脱不了被压迫的命运。



    顾清轻声细语,有问必答,看似无悲无喜,纤纤素手捧着清水,倾敷在芙蓉面上,珠水转瞬滴落,融入水中,泛起涟漪,只听她轻声道:“张公子,顾清已经……”



    “不急不急,你……”张霈急忙摆手,制止顾清芙蓉出水,“你再多洗一会儿。”



    “开玩笑,你现在来个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本少爷还不立刻显了原形?”张霈抵抗着欲火的煎熬,脑中转悠着如何维持自己光辉形象的法子,她知道顾清其实有些听天由命,自暴自弃的心思,这个时候他若是要了她的身子,就算以后对她千好万好,怕也会在心中留下一个疙瘩。



    顾清终于发现张霈的与众不同,她虽然还是处子之身,但是在王府长大,什么样的丑恶嘴脸没有见过,那些文人骚客,正派少侠虽然表面装的正经,但骨子里却仍是希望和她上床。



    望着张霈俊逸的面容,顾清有些奇怪,心中却升起一丝异样感觉,很淡却萦绕心间。



    既然朱高煦已经将她转赠给张霈,那他就是她的主人,顾清便要听从张霈的吩咐,所以她并未起身,而是将自己白嫩滑腻的胴体继续泡在浴桶温水中。



    张霈绝对不是谦谦君子,更不是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这从他毫不犹豫收下自己便说明一切,无法遮掩,可是现在顾清摆明了要将处子之身献给他,他竟推三推四,多她泡一会儿。



    顾清脑中胡乱,她想不明白,这究竟是何心理。



    伸手取过浴巾,顾清擦拭一头细软有如上好绸缎的头发,幽幽叹息一声,柔声道:“其实顾清要谢谢张公子。”



    “谢我什么?”张霈这厮其实真正想问的是,“你想怎么谢我?”



    “谢谢你陪我聊天,听我说话。”顾清轻轻抬起臻首,看着张霈的美眸中有了一丝暖意,“顾清能够遇见张公子,也算上苍待我不薄……”



    娇音在耳,张霈已经迈开大步走了过来,顾清芳心慌羞惊诧,轻呼一声,臻首低垂,粉腮桃红,美眸羞闭。



    顾清只以为张霈终于抵不住自己的诱惑,欲望狂炽,想要与她上床,得到她的身体,她闭上美眸,任命搬等待将要发生的一切。



    可是想象中张霈将她捧出浴桶,擦干身体,或者粗暴的抛在床上,重重压在她身上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嘎”地一声,门扉轻启又轻轻关闭的声音响起,张霈淡然平静的声音从仿佛云端天际的遥远虚空中传来,“顾清姑娘,你起来吧!不用收拾东西了,我在外面等你。”



    顾清不能置信的睁开美眸,望着紧闭的大门,心中蔓延着一丝疑惑,一丝感激,一丝好奇,一丝激动……



    她突然鼻子一酸,两颗泪水无声无息的滑过嘴角,苦涩的味道中却泛起一丝甜蜜。



    张霈现在是不能不走,通过刚才一番交谈,他从顾清眼中已经看到了一丝她对生活对人生重新燃起的希望,他不能再留在这里,不然待会儿她芙蓉出水,欲望强烈的好色男人绝对控制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身体。



    不知过了多久,转瞬千年,顾清愣在慢慢有些转冷的清水中,她没有起身,美眸凝望着房门,神情迷离,似梦似幻。



    她本来心灰意冷,自怨自艾,可是下一刻的她才惊诧的发现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如想象中那般龌龊不堪,还有个男人不图她的身子,与她交心畅谈。



    顾清缓缓站立起来,身上的水珠晶莹的滑落,透过那露珠般的水珠可以看到那肌肤有多么的嫩滑。



    她轻轻的将身上的水珠搽干,伸手拿起亵衣穿在身上,这次的亵衣是水绿色的丝绸制成,上面的荷花也如其主人一般,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顾清抬腿走出浴桶,走动间在白色的亵衣下角不时的有几根黑色的毛发露出,而且透过几乎有些透明的丝制亵衣,可以发现在佳人的玉腿间有一团黑影,露在外面的丰润的双腿就如象牙雕刻打磨而成。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徐州旅游  北海资讯  襄樊旅游  淮安新闻  怒江论坛  金华娱乐  潍坊资讯  徐州旅游  湘西旅游  襄樊学校  张家口时尚  临沂资讯  喀什资讯  北海资讯  佳木斯论坛  大兴安岭学校  汕尾论坛  宜昌地图  三亚论坛  海口新闻  咸阳论坛  三亚论坛  黄冈旅游  烟台论坛  南通时尚  七台河时尚  黑河地图  沧州学校  三明时尚  昭通时尚  乌海旅游  盘锦学习  湖州旅游  伊犁学校  恩施学校  怒江论坛  吴忠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眉山旅游  迪庆旅游  安阳旅游  十堰论坛  黔南地图  娄底资讯  大兴安岭论坛  重庆学校  郑州地图  临汾新闻  松原时尚  大丰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