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三十四章 玉臀销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第七卷醉卧花丛第三十四章玉臀销魂



    “咯咯……”梦玉蝶嗔怪的横了张霈一眼,眉目含春地娇笑道:“嘴巴长在你身上,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



    张霈色咪咪地盯着梦玉蝶隐在锦被下的高耸乳峰,邪笑道:“既然如此,我就叫你吾夫人了?”?



    “五夫人?”梦玉蝶微微一怔,水蒙蒙的娇眸春意荡漾,嫣然道:“为什么叫五夫人?”?



    “现在还不是,但……”张霈脸上露出向往表情,笑道:“待会儿你不就变成我夫人了。”?



    梦玉蝶冲着他飞了一个电力十足的媚眼,檀口吐着令人骨酥肉麻的嗲声道:“唉呦!人家不来了啦!公子作弄人家。”



    “作弄?”张霈愕然,道:见“没有啊!我还没开始弄啊!”



    梦玉蝶俏脸一红,轻碎了一口,故意挺了挺丰满雪腻的酥胸,半真半假道:“那你还等什么?”



    她脸上那种成熟女人特有的迷人风情,身上透出的慵懒艳色,火热眼神漾出的春荡之意,带有明显挑逗意味的露骨话语,这些对男人来说都是毒药,足以让男人变成野兽的致命毒药,可以使得男人为她疯狂,为她沉沦,为她不顾一切,但张霈这个英俊得一塌糊涂的男人却偏偏不为所动。



    张霈好整以暇的踱着方步,在卧房里来回走了一圈,眼中闪过难明之意,仿佛在寻找什么,可从头到尾就连眼尾也没有扫梦玉蝶一眼,仿佛对她没有丝毫兴趣,美色当前,竟是完全视而不见。?



    他到底是不是男人?梦玉蝶芳心诧异,一股莫名的失落感在心底蔓延,美眸流转,嗔道:“喂,你怎么不理人家了……”?



    张霈对梦玉蝶的话充耳不闻,自顾自的搜寻起来,脸上突然露出喜色,笑道:“原来在这里。”?



    他三步并作两步,拉开了位于西南面墙角的一个橱柜,古色古香的柜子里传出淡淡的醇香,除了陈年佳酿以外,还整齐地摆放着四碟下酒的熟食小菜。



    为了寻到这里,他费了多大功夫?可气的是竟还没找到要找的人,既然田仲平大大咧咧的在这里偷情,江龙涛今晚来这里的可能性已经基本可以排除了。



    竹篮打水一场空,张霈越想越气,肚子也有些饿了,干脆什么也不想,把吃食一股脑搬到了卧室的矮几上,再拿了把椅子坐下,开始享用美食。?



    这些酒菜本是梦玉蝶为田仲平精心准备的,只是这色胚精虫上脑,没顾得及享用,便猴急着上床,现在却白白便宜了张霈。



    梦玉蝶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柳眉微蹙,两片柔软的玉唇微启,娇声道:“妾身蒲柳之姿,公子是不是看不上人家?”



    “哪里哪里,夫人长的跟花似的,怕是夫人看不上我才是真的。”张霈夹了片牛肉送进嘴里,津津有味的咀嚼起来,笑道:“这已经是我今晚赶的第三场了,如果不补充消耗过度的体力,待会儿被夫人踢下床就不好了。”



    梦玉蝶横了他一眼,眸子里闪动着异样的光彩,娇声笑道:“就怕你是银蜡枪头,中看不中用?”



    张霈为自己斟了杯酒,一饮而尽,笑道:“中不中用,夫人试过便知。”



    梦玉蝶吹气如兰,娇媚的“嗯”了一声,从被窝里伸出一只白皙的玉臂,玉手懒懒的支住香腮。



    她半边娇躯略侧着,两条修长玉腿,一屈一伸,全身的曲线起伏有致,倾长的睫毛覆盖着似水双瞳,嘴角含笑,双颊上梨涡隐现,竟像是美人假寐,又好像是一幅海棠春睡图。



    这一幅春色无边的诱人图画韵致婉然,端是诱惑力十足,看上去相当的惹人遐思。?



    清风送爽,灯影晃动,空气中浮动着香浓暧昧的气息,梦玉蝶眼波朦胧,媚声道:“你……你刚才对田仲平说的……说的那些话到底作不作数?”?



    张霈放下滴酒不剩的酒瓶,随手又拿起另外一瓶,道:“我刚才说了那么多话,不知夫人问的是哪一句?”?



    “你这人真坏……”梦玉蝶的双颊上泛起了一股红意来,那种自她腴白柔嫩的肌肤之中直透出来的绯红,使她看来更俏丽,也更年轻。



    她本来大约是二十四、五岁,但这时看来,至少年轻了四、五年,梦玉蝶佯怒的撅起了红艳艳的樱桃小嘴,纤腰灵蛇般难耐的扭动起来,盖着娇躯的锦被在扭动间不可避免的顺着凹凸有致的身体曲线滑落,飘逸的长发披在牛奶般雪白的香肩上,胸前的乳沟深不见底,雪臀夸张的翘着,两条匀称修长的浑圆美腿也几乎全都露在外面,十根精致匀称的足趾涂满了蔻丹。?



    这放浪形骸的姿势极其香艳火辣,但张霈却仿佛入定参禅的得道高僧,一脸茫然神色,道:“我和他说了那么多话,不知夫人指的是哪一句呢?”?



    “你这个冤家,非要羞死人家女儿吗?”梦玉蝶银牙暗咬,俏脸仿佛染上了一层娇艳的胭脂,腻声道:“你才……唔,你自己说过的,要代替他和人家……嗯……你真是坏透了,人家不说了……”?



    她带着强烈暧昧暗示的清脆声音又娇又媚,配合那绝色的容姿,让人心中绮念狂升,可是张霈的反应却很冷淡,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道:“哦!我说过吗?”?



    “你想耍赖……”梦玉蝶朝张霈展颜一笑,这无声的一笑,眉弯、眼弯,唇角上翘,那美丽的容颜刹那间灵动鲜活了起来,简直柔媚到了骨子里,“你搅和了我的好事……我……我要你赔……”?



    她突然拥着锦被跳下床,锦被将她一对丰满高耸的雪峰绷得紧紧,藕臂虚掩在胸口,凹显出胸前雪丘的丰盈鼓胀,及腰处乍然收紧,极力突出了她如山峦起伏般美不胜收的玲珑曲线,洁白细腻的香肩和那两条修长雪润的美腿不可避免的暴露在空气中,莲步轻移,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梦玉蝶雪白晶莹的肌肤闪着耀眼的光泽,走路的姿势也充满诱惑,盈盈一握的纤细蛮腰轻轻款摆,就像随风飘舞的柳树。?



    张霈凝神静气,对眼前的美色诱惑恍若未见,只顾消灭盘中餐,填饱五脏庙。?



    梦玉蝶俏盈盈地走到他身边,肥美的雪臀坐到了他的大腿上,拉过张霈的手,把它放到自己雪白丰满的玉腿上,两只纤嫩的玉臂大胆的勾住了他的脖子,撒娇似的把圆润的胸部靠了过去,媚声道:“喂,你就不能迁就一下人家吗?男子汉大丈夫,说话一言九鼎,今晚你一定要赔……”?



    张霈的视线终于落到了她的身上,白皙的脸上光洁得没有一丝瑕疵,粉嫩的玉颊带着娇艳的红晕,对女人熟悉的好色男人知道这是女人内心春意盎然的现象,弯弯的娥眉下一双灵动的凤目,小巧的悬鼻下,红润的唇间微微露出白贝的喘息。



    最吸引好色男人双眼的并不是女人的脸,梦玉蝶身上裹着单薄的锦被,白色的反光料子在衬托出她肌肤天然的白皙同时也若隐若现的勾勒出她身材妙曼的曲线,由于两人现在暧昧姿势的关系,锦被上沿微微敞开,丰满白嫩的胸部几乎晃花了他的眼睛。



    张霈的深沉漆黑的双眸瞬间亮了起来,直勾勾的盯着她,道:“不知夫人要我怎么个赔法?”?



    梦玉蝶绝色娇靥忽地一下羞得绯红,吹气如兰道:“就是……就是这样赔!”?



    郎有情妾有意,本该是你侬我侬的香艳缠绵,变故突起,空中一道寒芒闪过,一柄寒气森森的匕首忽地从锦被中滑了出来,仿佛昂首吐信的毒蛇,闪电般噬向张霈的脖颈,很辣无情,遂不及防。



    出手的瞬间,梦玉蝶玉容沉冷,刀光闪动,映照着她满是冷酷之意的盈盈美眸,哪里还是刚才娇滴滴的美妇人?



    她这一刀无论角度,时机,力道均把握的无懈可击,功力虽然不及田仲平深厚,但胜在暴起发难,动作纯熟。



    张霈在梦玉蝶眼中已经是煮熟的鸭子了,当刀锋划过他的颈项,一切都结束了,田仲平虽然是个废物,但他有一句话说的对,死人才能永远保守秘密。?



    只可惜张霈并不是鸭子,他也无意从事和壮大这个行业,梦玉蝶的如意算盘注定要打在空处。?



    刀锋起,寒芒亮。



    张霈的左手倏然探出,带着一抹蓝色电弧火花的指尖在梦玉蝶手腕脉门上轻轻一点,原本紧握的匕首不怎的就到了他的手中。



    他竟早就料到自己有此一招,梦玉蝶花容失色,神色骇然,抽身欲退。



    自投罗网易,急流勇退难。



    梦玉蝶身形还未掠起,突然觉得身后锦被着人一把扯住,硬生生用力拉了回来,重新跌坐在张霈的怀抱中。?



    由于拉扯的关系,原本裹在娇躯上的锦被竟然整个散落滑开,梦玉蝶瞬间变成了赤裸裸的原始状态。



    肌肤雪白红润,如同婴孩般嫩滑,明显是经常运动后的肌肉变的结实而有弹性,纤细修长的身体因骨肉的完美搭配而显得圆润饱满,双峰异常的坚挺,就像平原上的两座雪峰,两颗鲜红的新剥鸡头就像是两朵盛开的雪莲花,将圣洁的雪峰点缀的更加瑰丽,中间深深的沟壑被高耸的雪峰衬托的更加引人入胜,平坦的小腹无一丝赘肉,更显得光洁如玉,娇小可爱的肚脐就像是洁白冰面上的一潭深泉,再往下便是女性身上最为神秘的花园禁地。



    梦玉蝶坐在张霈大腿上,丰满高耸的雪峰,紧紧靠在他宽厚的胸膛上,好色男人能清晰的感觉到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在他胸膛上的美乳随着彼此身体的摩擦,那两点嫣红似乎已经有些发硬了。



    窗外吹来的风轻而柔,梦玉蝶却只觉一股寒意袭上心头,柔软的胴体也不禁僵直硬挺。



    “你……你知道我……我会武功……”梦玉蝶俏脸惨白,颤声道:“你对我有所怀疑,所以才故意装出一副对我不感兴趣的样子,引我出手?”?



    “Sure!”张霈打了个响指,紧紧靠着梦玉蝶熟美的娇躯,也不抹去满手的油腻,色手顺着她丰满浑圆的大腿向上搜索爬行抚摸揉搓,几乎趴在她白皙的耳朵旁邪笑道:“一个女人被当床捉奸,却比一个男人更镇定,这原本就是一件值得怀疑的事情。”?



    “何况你明明武功不差,却不顾矜羞,这般放浪形骸的勾引我上床。”张霈嘴角逸出一丝笑意,色手肆无忌惮地抚摸揉捏挑逗撩拨着梦玉蝶赤裸裸的凸凹玲珑沟壑幽谷,咬啮着她白皙柔软的耳垂说道:“嘿嘿,不过你最失败的地方就是对使用媚术想要迷惑我?”



    梦玉蝶故意将耳朵贴近他的嘴唇,享受着他暖暖的喘息吹拂在她敏感的耳朵上,所产生的麻酥酥的美妙感觉,美眸却狠狠地瞪着他,道:“你是如何识破我的媚术?”?



    张霈轻轻咬啮着梦玉蝶白皙柔软的耳垂,低声挑逗道:“这个可是我的秘密,不能告诉你。”?



    是自己太过轻视他了,原以为他虽然武功高强,但年少气盛,难免冲动好色,应该都是比较好对付的人,没想到却把自己给赔进去了?梦玉蝶心中后悔不迭,面上却春回大地,玉容解冻,眉目含春地飞了他一眼,仰起俏脸贴近他的面颊,呢喃娇嗔道:“坏人,人家跟你开玩笑的,何必那么认真呢?”?



    娇音犹在耳,怀中梦玉蝶的突然娇躯一沉,右手曲肘,猛地击向张霈的小腹。



    这一击势大力沉,兼且出其不意,换了其他人说不定就着了她的道了,但令梦玉蝶意外的是,她的手肘明明结结实实地撞在对方的小腹上,攻入的劲力却仿佛泥牛入海,瞬息间便失去了踪影。



    梦玉蝶心头剧震,眼中闪过慌乱之色,力道用尽,收不住前冲之势,娇躯恰好摔在张霈的腿上,跌成玉背粉脊朝天,俏脸朝地,雪腻臀部高高翘起接受着羞人的检视。



    整个娇躯被翻着趴在张霈的大腿上,梦玉蝶还来不及翻转身,耳中“啪”的一声脆响,接着赤裸丰隆的美臀上传来一阵疼痛,竟是重重地挨了一巴掌。?



    “这次也是开玩笑。”张霈最小勾起一抹习惯的邪异弧度,坏笑道,“夫人的玩笑也开的太过了。”?



    话音刚落,张霈再度扬起手掌,挟带着呼呼风声落下,“啪”的一声,拍打在梦玉蝶雪白的粉臀之上,柔软娇嫩的雪臀上顿时多出五根红色的指印。



    羞愧和惊惶齐齐涌上心头,梦玉蝶几时受过这等羞辱,不禁有些失了分寸,毕竟是女人,不禁放声尖叫起来。?



    “啪……啪……啪……”在一阵阵的拍打声中,梦玉蝶的粉臀东扭西躲着,樱桃小嘴里不停轻呼求饶。



    “不用再费力气了,除了我,这里没人能听见你的声音。”张霈眼中闪过暴虐之色,一眼道破梦玉蝶歇斯底里大叫的心思。



    “啪啪啪!”的打击声愈来愈密集,张霈双眼赤红,拍打梦玉蝶雪臀的感觉与苏沁雪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一个青涩一个成熟,自是别有滋味在心头。



    “不……不要……你,你住手……不……不要打了……你快住手……”梦玉蝶娇喘吁吁,香汗淋淋,纤腰不停扭摆,但是张霈不愿意,哪里她能挣得脱的。?



    原本光滑雪腻的肥美雪臀,不一会儿便完全变成了一个熟透了的粉红色大苹果。



    在紧张和羞耻双重心理影响刺激之下,张霈一眼瞥见梦玉蝶的腿根处沾染了一丝暖昧的液体,深邃的股沟在臀肉蠕颤间轻微收缩,连精巧密致的菊穴都隐约可见……?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泸州学校  临沂资讯  钦州旅游  北海资讯  赤峰新闻  张家口时尚  乌海旅游  六安论坛  松原时尚  郑州地图  湘潭学习  黔南地图  郑州地图  安阳旅游  佳木斯论坛  林芝地图  许昌学习  金华娱乐  湖州旅游  赤峰新闻  广安学习  西安娱乐  松原地图  阜新地图  林芝地图  大兴安岭学习  天门时尚  廊坊时尚  七台河地图  金华娱乐  潜江地图  酒泉论坛  阜新地图  辽源地图  大丰地图  大丰地图  北海资讯  嘉峪关旅游  咸阳论坛  宜昌地图  临夏新闻  黄冈旅游  阿拉尔地图  德宏时尚  辽阳旅游  贵港资讯  大庆论坛  眉山旅游  郑州旅游  淮北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