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七章 左拥右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夜缠绵,疲极而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张霈悠悠转醒过来的时候,只听得屋外一片嘈杂之声,凝神倾听,发现声音是从客栈高墙外的街道上传来的。



    张霈伸了个懒腰,低头看见躺在身旁的疏影睡得正香,她身上穿着一袭连身丝质薄衫,那衣裳薄如蝉翅,透明程度相当高,玉体丰腴圆润,玲珑浮凸的曲线简直令人热血贲张;修长的双腿修长浑圆肌肤细嫩,莹白的肤色让人想起了象牙雕塑。



    张霈会心一笑,俯身轻轻在她粉嫩的玉颊吻了一下,翻身下床,只见圆桌上一盏古铜油灯的灯火已减,灰白色的晨光从窗户透入,使室内的摆设家具显得有些破旧,毕竟是山野小镇,不能与大城市相比。



    张霈走到窗前,伸手推开小窗,深深呼出一口浊气,双眸中亮起一抹精芒,他吸了几口晨间的新鲜空气,锐目一瞥,却发现街上聚满了人群,仿佛闹市赶集般人声鼎沸。



    他倾听片刻,原来所有杂乱利的议论声响都是百姓围绕昨晚三十多锦衣卫铁骑大张旗鼓闯进镇里的事情上。



    昨晚那么大动静,只要不是醉酒的人,相信能睡着的没几个,不过大多数人胆小怕事,没敢开门出来探视,直到天色渐明,东方泛白之后,这些百姓才纷纷打开门板,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议论昨夜发生的怪事。



    由于没有人见证整个事情发生的始末,所有的谈资都来自在门缝或窗缝里窥视到的场景片断,故你一言我一语把事情越说越离谱,完全偏离了事实的真相。



    唯一知道真相的怕只有朱高煦和他的护卫以及张霈与他的女人了,镇远镖局柳长风三人也知晓一切,奈何民不与观斗,他们昨晚可是一直躲在暗处,当了一回地地道道的看客。



    “啪啪啪!”门外响起数声清脆的叩门声,张霈轻轻拉开房门,只见身姿娉婷的中岛美雪站在门外,粉脸羞赧姣美,白中透红,樱唇鲜艳润泽,酥胸高挺丰满,随着呼吸一上一下在不停的颤抖着,肌肤雪白细嫩,丰满性感的胴体,紧包在一件长裙内,隐若可以看到那凸凹分明的曲线,尤其她那一对黑白分明,水汪汪的美目,最为迷人,每在转动的时候,似乎里面含着一团火一样,撩人心魄,修长浑圆的玉腿完全隐匿在薄柔的绸丝中,再配上脚下的小蛮靴,那般成熟娇媚、风情丰韵,直看得张霈失神片刻,暗忖:“东瀛女人真是天生勾引来人的妖精。”



    手里捧着一叠折好的衣物的中岛美雪见到张霈,美眸泛彩,恭身柔语道:“主人,早安。”



    “早。”定力今非昔比的张霈瞬间便已回过神来,淡然一笑,朝她和煦的点了下头。



    中岛美雪进屋后,乖巧的服侍主人梳洗,更衣换衫,张霈望着身上所穿的白色武士服,眼中绽放闪动着熠熠神采,使他身上透出一种难以抗拒的男性魅力。



    张霈眼中流露出颇为满意之色,点了点头,道:“阿奴,你的心思细密,以后跟着我,我会好好对你的。”



    “主人,这里找不到好的裁缝铺替您量身做衣,等进了大城镇,婢子一定带你到全国最好的织女纺去,替您订做衣衫。”中岛美雪眼中露出崇拜的神色,喜滋滋地笑道:“还要做文士服,这才显得出少主您文武双全……”



    张霈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忍不住伸手刮了下中岛美雪秀挺的瑶鼻,道:“我在武学上还算有些行道,文学方面却是一窍不通,穿文士服岂不是惹人笑柄?”



    中岛美雪突然玉容一正,道:“主人,那朱高煦大清早就走了,这是他命奴婢转交给主人的。”



    难怪百姓都大张旗鼓的聚在街上讨论锦衣卫的事?敢情他们已经走了,张霈恍然明悟,微微一笑,伸手接过中岛美雪递过来的一件事物,入手冰凉,正是挂在朱高煦腰间,雕刻着八条金龙的玉佩。



    “阿奴,你学中原语言多久了?”张霈听她说话条理分明,不骄不操,心中想到自己当年学英语的凄惨样儿,忍不住有感而发道:“如果只听你口音和说话的语气,我都分不清你是东瀛人还是我大明朝的人了,看来你下过不少苦功,读了不少书啊!”



    “奴婢谢主人夸奖。”中岛美雪以左手搭在右手上,放在身前行鞠躬礼,道:“奴婢读过五年汉书,其它时间都在进行忍者训练,以忍者谋略来说,有一种叫做“七方出”的化装术,要求化装成虚无僧、出家人、“山伏”(日本修验道的修行者)、商人、“放下师”(杂技师)、“猿乐师”(民间艺人)、一般庶民等七种人,然后打进敌人内部,为了不被对方识破,导致任务失败,我们要学习适合这些职业的动作、语言和技艺。”



    张霈眉头微蹙,中岛美雪这番话让他明白了一些事情,忍者学习中原的知识和汉人习惯动作等,其目的便是真正的融人汉人的社会里,不会被人发现他们真正的身份,狼子野心,其心可诛,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中岛美雪朱唇轻启,还待说些什么,张霈竖起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道:“有人来了,嗯,青姐来了。”



    她心头一震,不能置信的看着张霈,心中暗忖:“主人的功力似乎更高了,不但听到有人上楼,并且连是谁的脚步声都听出来了。”



    乾虹青莲足止步于房门之外,没有伸手敲门,清丽的俏脸上神色犹豫,美眸中似有挣扎之色。



    张霈心中一动,已有计较,他装作毫不情的打开房门,抬头一看,疑道:“青姐,怎么是你?”



    乾虹青安闲恬静的俏丽在门前,身上穿着一身淡绿色地裙衫,勾勒出一道美妙地凸弧凹线,身材丰满,身段诱人。



    她柳眉弯弯如黛,娇俏秀美,倾长地睫毛微微闪动,樱桃小嘴娇艳欲滴、红润诱人;胸前双峰挺硕,丰满雪腻;纤腰盈盈,不堪一握,隆臀雪股,双腿修长笔直,她望着张霈,脸上似抹了一层薄薄地粉红胭脂,艳如三月桃花,黑白分明地瞳眸,仿佛秋天地湖水一般清澈,眼神却有些慌乱,她来这儿明显是找单疏影的,只是没有想到张霈会在这里。



    “我怎么了?”乾虹青神色幽怨的白了张霈一眼,轻叹一声,委屈道:“怎么就不能是我?”



    中岛美雪关上房门,盈盈施礼告退,留下二人单独相处。



    张霈见后院四下无人,嬉笑着走过去挨着她身子,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贼兮兮道:“下……嗯,身上还疼么?”



    好色男人本来想问下身还疼不疼,结果话没出口便觉不妥,急忙改口。



    乾虹青眼神痴迷的望着他,心酸,难过,窃喜,幽怨,目光复杂,忽地眸泛泪光,泣声道:“你这个贼心狼胆的坏坯子,你倒是快活了,却将人家害苦了。”



    她抬起绣着碎花,纹了金线的广角衣袖,轻拭眼角,泪珠却断链的珍珠般越落越多,忆起糊里糊涂失身于他,她竟“嘤咛”一声,纤美柔夷捂住玉颊,哭了起来,纷纷簌簌,眼泪似是决堤之水,止都止不住。



    “青姐,你别哭啊!”张霈脸上勉强挤出一个无比苦涩的笑容,伸手扳开她捂住俏脸的小手,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骂我打我都可以,只求你不要伤心难过了。”



    他与乾虹青相处地时间不长,嗯,准确来说是很短才对,不过说到哄女孩子,这一理通,万事明,经验累积到一定程度,做起来还不是顺风顺水,水到渠成。



    “我才不要落泪,都是你的错。”乾虹青抽出被张霈握住的柔夷,拭干泪珠,玉颊梨花带雨,嗔道:“我为什么要流泪?我才没有那么傻。”



    “你不傻你不傻,我的青姐神仙般的人儿怎么会傻呢!”张霈嘴角溢出一丝赞赏的笑容,旋正色肃严,神色坦然,语声坚定道:“青姐,你并不讨厌我,对吗?”



    “嗯。”乾虹青神色变幻不定,美丽灵动的大眼睛紧紧盯住他,双眸中似有淡淡地水雾,半晌后才轻点臻首,算是默认了张霈的话。



    后院只有他们二人,温情脉脉,彼此都不说话,恬静之极。



    “你对人家做……做了那种事……你准备怎么办?”乾虹青叹了一声,语声幽幽道:“你这个坏胚子,便是专门来磨折我的?”



    “磨折?昨晚你不是挺爽的么!难道我的床上功夫退步了?嗯,看来以后还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才行。”张霈脑中转悠了龌龊的念头,嘴里也不肯吃亏,笑道:“青姐,瞧你说地,想我风度翩翩美少年,仗剑江湖为红颜,遵礼守节是我坚定不移的信念,宇宙和平是我终身追求的目标。”



    其他的乾虹青是一句没听懂也没听进去,不过“遵礼守节”四字却是没有逃过她的耳朵,她冷“哼”了一声,想起昨夜的羞人事,低垂臻首,玉颊飞起一抹红霞,洁白光润的修长颈脖,晶莹无瑕的肌肤映衬着她桃花般鲜艳地俏脸,美艳不可方物。



    张霈看地食指大动,心中翻腾着绮念,嘿嘿笑道:“当然了,昨晚我可能粗犷了点,咳咳,不过平日里我可都是一丝不苟,表里如一,兢兢业业的。”



    “坏坯子。”乾虹青感觉到张霈灼热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游戈,不安份的色手顺着自己柔嫩地皓腕慢慢向上摸去,粉脸绯红,轻碎了一口,却终是没有动手阻他。



    美人儿脸色通红,浑身酸软,强忍心中羞意,嗔道:“你老实一点,不要对我动手动脚,人家有话问你。”



    “青姐有事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尽无不实。”张霈大手轻抚缓摸着她柔若无骨的纤腰,绸缎的衣裙,隔开了他们能够体味到彼此肌肤地弹性与光滑,让好色男人心里仿佛有只发情的小猫咪在抓挠般发痒发颤,骚骚笑道:“你问我做,咱俩互不干扰。”



    “讨厌。”乾虹青羞急的打开他使坏的怪手,娇艳绯红如血,道:“你……准备怎么对我?”



    “我张霈指天立誓。”张霈神色庄重的竖起右手,深处三根手指,正经道:“若我以后做出对不起青姐的事情,嗯,就叫我天打……”



    “话好好说,你发誓做什么?我相信你便是。”乾虹青忙将他右手放下,一只温软地小手压住他嘴唇,眸中含泪,气恼地望着他,焦急地声音温柔响起:“有举头三尺有神明,以后你可千万不要胡乱起誓。”



    乾虹青这大半年潜心礼佛,对鬼神之说深是信服,张霈嘴角露出习惯性的坏笑,一双贼眼咕碌碌的转个不停,脸上神色正经的转移话题:“谢谢青姐对我的信任,我以后一定严于律己,时刻提醒自己,该做的绝对不放过,不该做的绝不做。”



    什么是该做的事,什么又是不该做的事?乾虹青是过来人,当然心知肚明,她玉颊火红如霞,美眸媚的似要滴出水来,嗔道:“坏家伙,总想着那些下流事情。”



    乾虹青娇躯玲珑凹凸有致,容颜清丽娇艳,含羞带嗔,便似寒冬燃绕的火焰,使得张霈心头火热,若不是现在时间地点和她身子还有不适的原故,好色男人恨不得立刻把她办了。



    “你笑什么?”张霈一脸淫荡,的笑容,乾虹青玉体酥软,浑身乏力,娇音带颤。



    “没笑没笑,我哪是笑了?”张霈不怀好意的在乾虹青身上盯了两眼,嘿嘿道:“我是在想,什么时候挑个好日子,能和青姐花前月下,做些不那么下流的事情。”



    “呸!”乾虹青娇嗔的跺了一下莲花足,嘴里轻啐了一口,玉颊飞起一抹如火烧般红艳艳的粉晕,轻声道:“我……我问你……青姐年纪比你大,你会不会嫌弃我……”



    “嘿嘿,女小五,人楚楚;女小四,好脾气;女小三,男当官;女小二,生宝儿;女小一,住京师;若同岁,常富贵。女大一,抱金鸡,女大二,金满罐,女大三,抱金砖,女大四,福寿至,女大五,赛老母,女大六,乐不够;女大七,笑嘻嘻;女大八,家准发;女大九,样样有;女大十,样样值。”张霈贼母鼠眼的兮兮直笑,信口胡诌,“再说青姐离进入更年期还有老长一段时间呢!”



    “你便会胡搅蛮缠,什么更年期?”乾虹青秀眉微蹙,对他地话甚是不解。



    “更年期是女性某功能从旺盛状态逐渐衰退到完全消失的一个过渡时期,包括那个前和那个后一段时间。在更年期,女性会出现一系列的生理和心理方面的变化。”这个解释起来相当麻烦,张霈露出一脸幸福状,道:“青姐成熟性感,美丽动人,我就是那绝不早退迟到的辛勤园丁,而青姐就是花园里年年花开,岁岁娇艳的水仙花。”



    “没个正经。”乾虹青白了他一眼,脸上凄苦茫然的神情被发自心底的欢畅笑容所取代,她轻轻将身靠入他怀中,微微闭着眼睛,无声垂泪:“霈郎,青儿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能辜负人家?”



    张霈拍着她柔弱无骨的香肩,柔声道:“我会为你遮风避雨,照顾你一生一世的。”



    乾虹青美眸中流露出羞喜之色,嗯了一声,道:“我也不求你娶我,只愿你心中有我这个人便行。”



    “娶,当然娶了。”张霈在这方面绝对没有古代人的阶级观念,一脸正经道:“我张霈对自己的女人从来都是一视同仁,雨露均沾,绝对不会对谁日日浇水,夜夜灌溉,而置其他夫人独守闺房,孤枕难眠。”



    “讨厌!”听他说的下流,乾虹青又羞又怯,既喜且臊,臻首靠在他胸口不敢抬起来。



    乾虹青发现张霈没正经多久便又固态萌发,神色古怪中透着狡黠,忍不住秀眉微蹙,柔声问道:“你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张霈摇摇头,一副不值一提的样子,嘻嘻道:“就是希望能干点幸福到死地事情。”



    “说的这么夸张。”乾虹青没好气的伸出纤细的玉指在张霈额头点了一下,笑道:“什么幸福的事情要现在做?”



    张霈嘴角溢出一丝邪笑,伸手挑起她光润的下颌,乾虹青默不作声,静待他说话。



    属于成熟女人的体香涌入鼻腔,乾虹青身姿娇挺,衣襟微微敞开,露出洁白粉嫩地脖颈,肌肤保养得非常好,雪白粉嫩,晶莹如玉,丰满地娇躯散发着美艳女性的风韵。



    张霈顺着那衣襟偷偷朝里窥了一眼,一截粉红色小亵衣若隐若现,滑若凝脂地酥胸微微起伏,丰挺地双乳饱满圆润,将亵衣高高撑起,呼吸急促间,隐见一道深深地沟壑时隐时现,香艳诱人。



    好色男人喉结艰难的滚了两滚,咽了口唾沫,轻咬着她玲珑的耳垂,嘿嘿淫笑道:“左拥右抱,这事情难道还不幸福?”



    张霈话音刚落,右手一拂,房门应声而开,俏丽在门扉之后的单疏影小嘴张成可爱的“O”字形,一副惊慌失措的可爱样儿。



    “嘿嘿,都老夫老妻了,不要害羞嘛!”张霈轻舒猿臂,一把将单疏影的玉体搂入自己怀中,温柔吻上她的樱桃小口。



    单疏影吃了一惊,美眸圆睁,嘴唇紧闭,贝齿紧咬,但是在张霈锲而不舍地努力下,好色男人的舌头娴熟地攻击着她的柔软的嘴唇,她美眸开始迷离,贝齿轻启,长吁出一口气,被他的舌头探入了进去。



    在张霈舌头的狂热地骚扰下,单疏影浑身酸麻酥软,她不由自主地吐出香艳的小舌任由他吮吸咂摸,唇舌交织,津液横生。



    单疏影只觉几乎要晕眩,全身发热,防御心渐渐瓦解。



    张霈将单疏影的香舌一吸一吐,一吐一吸,两人舌头交缠在双方嘴里进进出出。



    单疏影的春情渐渐荡漾开来,檀口分泌出大量香甜的唾液,香舌情不自禁的深入张霈口中,任他吸吮,自己的唾液也渡了过去,又迫不及待的迎接他探入自己口中的湿润舌头,两人颈项交缠的热烈湿吻起来。



    两人的胸口都似有一团烈火在熊熊燃烧,身体紧贴,互相缠绕,唇舌相接,尽情吸吮,如干渴的旅人遇上一眼清泉,两具逐渐炽热肉体炽热的似要融成一锅钢水铁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生生世世再也分之不开。



    “相公,别……别这样……”张霈的色手已经忍不住开始抚摩她裙下丰腴柔软的美臀,在她滚圆的臀瓣上面揉捏着,单疏影的娇躯轻轻的颤抖着,她已经春心萌动,紧紧搂抱住他的虎背熊腰,喘吁吁地呢喃道:“青姐还在这儿呢?”



    一声青姐表明了单疏影的立场,乾虹青心思细腻,瞬时便明白过来,不过旋又面红耳赤,明艳动人。



    “方才自己的话都被她听去了,唔,羞死人了。”乾虹青“嘤咛”一声,娇躯火般滚烫,芳心慌乱不已,玉体浓郁的女人香,连同两座娇挺浑圆的玉女峰,晃动着惊心动魄的娇媚和诱惑,扑入张霈怀中。



    乾虹青急急将俏脸埋入心仪男人地点胸膛,张霈转过头来,脸上露出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亲吻着她丰润的樱唇,禄山之爪抚摸揉捏着她的酥胸,上下其手,揉搓得她娇喘吁吁,嘤咛声声,眉目含春,媚眼如丝,丰腴圆润的胴体灵蛇般在他怀中扭来扭去……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大庆论坛  阜新地图  抚顺学习  抚顺学习  商洛学习  恩施学校  三明时尚  眉山旅游  那曲地图  长沙娱乐  贵港资讯  西安娱乐  昭通时尚  北海资讯  商洛学习  黄冈旅游  钦州旅游  临夏新闻  廊坊时尚  广安学习  深圳学习  湘西旅游  六安论坛  南通时尚  淮安新闻  怒江论坛  伊犁学校  乌海旅游  恩施学校  钦州旅游  赤峰新闻  大兴安岭论坛  七台河时尚  临沂资讯  徐州旅游  潍坊资讯  郑州地图  七台河时尚  泸州学校  天门时尚  松原地图  伊犁论坛  连云港旅游  娄底资讯  迪庆旅游  辽阳旅游  辽源地图  博尔塔拉资讯  临沧新闻  临沂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