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三章 芳心明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中岛美雪乖巧的应了一声,却见张霈突然眉头微蹙,眼神不善,身上竟涌起一股庞大的森寒杀机,这变故吓得她惊骇不已,娇躯一软,差点就跪坐在地上。



    “阿奴,有二、三十匹快马急驰而来,这些人恐怕是来者不善。”张霈见中岛美雪的身体有些摇摇欲坠之势,大手一伸将她轻轻揽入怀中,闻着她身上那股熟悉的女人香,指尖不安分的在她充满线条感的胸前抚过。



    中岛美雪身上只穿着亵衣短裤,千娇百媚的粉嫩俏脸,吹弹可破,玉面的雪白如无暇的冰玉一样让人怜爱,那红艳艳的朱唇,娇嫩欲滴,令人有一种恨不得立刻吸允品尝的渴望,玲珑小巧的瑶鼻随着樱桃小嘴一皱一皱,真是可爱至极,眼神透着迷恋的意味。



    张霈俯下头,细密缠绵的吻烙印在她白皙的脖颈上,中岛美雪只来得及“嗯嘤”一声,好色男人的嘴已经转移阵地,封堵住她那诱人的香唇,芳香甜蜜的感觉一下子涌上心头。



    在张霈把舌头探入她香润檀口的时候,中岛美雪就已经忘记了所有的一切,柔软温热的玉体与他靠得越来越紧,一双雪藕般的玉臂也灵蛇般缠上了他的颈项。



    好色男人一双攻无不破的魔他手不知何时已探到她肥挺饱满的硕臀细细抚摸揉搓起来,手感滑腻而又极富弹性,胸前那双丰满雪白的突起已紧紧的贴压在他胸膛上,使他口干舌燥,欲火腾烧。



    张霈身上无意中散放出的白蛇淫靡气息竟像一团飘浮在空气里的浓烈春药,让眼前美丽的异国女奴一步一步的变成春情勃发的骚动模样,凝脂如雪的冰腻肌肤在烛火下发出神圣诱人的光彩。



    直到几乎不能呼吸,张霈才依依不舍的松开她微微红肿的柔唇,一双漆黑深沉的星目倏然绽放妖异光芒,大手在中岛美雪肥硕的玉臀大力拍了一下,声音极富磁性的说道:“你在这儿守着青姐,外面的人我去应付。”



    “难道主人能掐会算?这个也知道。”中岛美雪美眸泛着浓浓春意,媚的几乎滴出水来,心中对张霈的话却却是深信不疑,不敢多言,她也顾不得自己泥泞不堪的,来不及换下被粘稠爱液湿润大半的贴身短裤,匆匆穿上亵衣又套上外衫。



    中岛美雪穿好之后,张霈也完成了穿衣着裤的工作,来了古代这么久,他已经渐渐适应了古代人那无比繁琐的穿衣习惯。



    张霈眼中闪过一道残忍的笑意,嘴角勾起一抹弧线,道:“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不长眼的家伙敢来找少爷麻烦。”



    张霈推门而出,回到自己卧室,从床栏木柱上取下神刀井中月,推开窗户,迎着当头洒落的月光如出弦箭矢般疾射而出,落地时却又仿佛随风潜入夜的毛羽。



    站在屋顶楼角,张霈凝神望去,远处漆黑沉暗的道路尽头,一条绵长的黑色火龙正极速蜿蜒前行。



    张霈冷哼一声,脚下生风,身形拔地而起,如一只展翅大鹏,飞掠过五丈宽广的客栈庭院,脚在高墙砖瓦上轻轻一点,借力腾飞起跃,力竭时落在客栈外的石板路上。



    铁蹄“嘚嗒嘚嗒”敲击石板的迅疾声响,如同夜空里骤然炸响的雷霆霹雳,在静谧安闲的夜空下格外令人心悸,宁静的夜就此画上休止符。



    真是没有公德心的家伙,竟然噪音扰民,张霈依稀听见有百姓被吵醒,接着有灯火自街道两旁的民房木屋亮起。



    张霈背缚井中月,一席白衫飘飞,傲然立于街道中心,不动如渊。



    夜空下,三十五六个穿着黑色劲装的汉子,他们左手疯狂的挥动马鞭,策马狂奔,右手举着一根火焰不断腾窜的火把,腰间悬着雁翎刀。



    张霈凝目望着那三十余骑渐奔渐近,嘴角那抹笑意渐渐生出了一丝邪恶的气息,双眸沉幽如水,眼神凌厉如刀,在清冷月华和闪耀火光的交相辉映下,仿佛两颗闪亮灿烂的晨星。



    对方虽然远远便望见张霈极度嚣张的站在街心,挡住去路,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一声轻喝,三十余骑蓦地加快速度,朝客栈冲来。



    夜凉如水,在火把焰炎闪动照耀中,马鞭搁在马鞍上,三十多把雁翎刀也一齐出鞘,一时之间,“铿锵“之声不绝于耳,一股庞大无匹的刀气在空中汇聚沉凝,随着急驰而至的快马逼向张霈。



    <><><><><><><><><><><><>



    夜凉如水,更生露重。



    夜风自敞开的窗户吹拂灌入,屋里桌上的烛焰也随风摇曳晃动。



    蜡火烛光明灭幻生不定,中岛美雪静静地伫立在窗边,就像一尊玉石雕琢而成的塑像,只见她秀眉微蹙,正凝神望着远处那条不断蜿蜒接近的黑骑狂龙。



    中岛美雪表情肃穆,眼神沉冷如冰,铁蹄踏地之声传来震得她耳膜隐隐生疼,如同一记记重击在她心上的阴郁闷雷。



    中岛美雪当然不是在为自己主人的安危担心,在她记忆中,实在不知道有谁能够胜过他?即使水月大宗的武功与主人相比也是伯仲之间,胜负五五之数。



    一阵凉风及体,中岛美雪禁不住娇躯微颤,打了个寒噤,她不由自主地用手紧了紧衣襟,就在不久之前,她才亲眼目睹了张霈那犹如鬼神般深不可测的玄奥武功,如此神奥技艺,别说是以之纵横东瀛,就算是藏龙卧虎的中原神州也是少有敌手。



    中岛美雪有这种想法,一是因为不够东瀛高手寥寥,即使有不世高手也不是他能够接触了解的,二是因为她中原神州认识太肤浅,真正的高手完全不是她能够想象测度的。



    “啊!”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惧羞怯的尖叫,中岛美雪浑身一颤,自思绪中转醒过来,回头看见刚才在高潮泄体的无限快感中昏厥过去,陷入沉睡的乾虹青在她发呆的时候已转醒过来。



    乾虹青半依娇躯,坐在榻上,双手拉过锦被,紧紧捂住自己美艳娇媚的玉体娇躯,神情楚楚,像极了受到惊吓的小鹿。



    中岛美雪莲步轻移,盈盈迈步,玉足止于床前,语气关切道:“主母,你怎么了?”



    “你……我……”乾虹青似睁似闭的美眸紧紧盯着中岛美雪清丽的俏脸,丰润娇嫩的唇瓣抖索的蠕动了一下,惊慌道:“你……你叫我什么……”



    她此时仿佛仍陷在一种半梦半醒,似虚似幻的奇妙境界中,就像是做了一个香艳缠绵的绮梦,而如今睁开秀眸,入目所见却发现自己置身于陌生的环境,床榻被褥俱与自己记忆中的房间不同。



    惊骇欲绝的乾虹青还发现自己盖在锦被下的罗衫半解,丰胸美乳,蛮腰玉腹,玉股香臀隐隐透着欢好后的娇媚艳粉之色,双腿间属于女人最珍贵神秘的私密之处隐隐生痛,竟使她忆起了处子破身时的景象。



    乾虹青一脸呆滞的呆望着中岛美雪,大脑处于迷糊混沌状态,完全丧失了思考问题的能力。



    “主母已经与主人结下合体之缘,体内的剧毒也被主人解去了。”中岛美雪嫣然一笑,媚态横生,道:“恭禧主母成为主人的女人。”



    乾虹青闻言如遭雷轰,直震得她三魂悠悠,七魄荡荡。



    这大半年的休生养性,乾虹青虽不能说脱胎换骨,但也算洗心革面,痛改前非,过了清心寡欲生活的她也算半个出家人了,谁曾想老天却偏偏给她开这样的玩笑,竟失身于一个结识才不过一天的男人,真是天意弄人。



    在古代社会,女子要保守贞操往往比保全性命还要重要。所谓保守贞操,其意即一个女子,或是一辈子不和男子发生关系,或是只和法定关系人(惟一的一个丈夫)发生关系,否则就是“失贞”。“失贞”包括婚前性行为、婚外性行为、再嫁和被**等等。这种情况只适用于女子,而不适用于男子。男子和妻子以外的女子发生关系,充其量只可谓是“失德”,却没有人指为“不贞”,贞操观念是古代社会中男子专为女子而设的一种律例。



    乾虹青虽然对贞操观念嗤之以鼻,但那是以前,现在洁身自好的她一时间却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实。



    夜风徐徐吹,心儿慌慌摇。



    烛影焰火随风剧烈窜动,乾虹青芳心纷乱如麻,思绪也跟着飘摇不定。



    中岛美雪见她神情黯淡,美眸呆滞无神,不由秀眉微蹙,轻声道:“主母,难道你一点都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事吗?”



    “不是说春梦无痕吗?怎么一个绮丽的春梦却变成了现在这种结果。”乾虹青轻叹一声,梦醒时分,她该如何自处,又将如何面对那个救了她又害了她的男人?



    “主母,你怎么了?”中岛美雪伸手握着乾虹青的柔夷,微笑道:“主人是世间少有的奇男子,难道你不喜欢他?”



    “你……你胡说什么……”乾虹青眼圈微红,水汽盈眶,泣声道:“我……我以后怎么办……”



    “留在主人身边,做他的女人。”中岛美雪见她一副失魂落魄,烦恼不已的样子,很不理解乾虹青的心态,忍者出身的她实在不明白自己的主人究竟有什么不好?容貌英俊,风度翩翩,武功奇高,那话儿更是战斗力惊人,作为女人,能找到这样的男人托付终身,一生还有何求?



    如果中岛美雪语气能够委婉一点,意思能够迂回一点,乾虹青也许就默认接受了,在张霈帮她吸毒、买药、擦伤、拭体时,窥了她身体的时候,她心中便已对他生出一丝斩不断理还乱的情愫,芳心暗许,但中岛美雪说的这般赤裸直白,乾虹青一时间哪里接受得了?



    乾虹青凤目生寒,怒不可竭地把中岛美雪的手抛开,檀口娇叱道:“你说什么?”



    今时不同往日,乾虹青体内淫毒解除,功力尽复,又得张霈纯阳真气淬体炼脉之助,内力更是猛进突飞,岂可小觑。



    中岛美雪一时不察,但即使有所觉,身份所限,她也无法做出伤害乾虹青的事,所以仅被她这么随手一甩,便惊觉一股无可抗拒的力量狂涌而来,将她推出丈许之外,重重地摔落在光洁的地板上。



    乾虹青也没想到自己随手而为竟有如此巨力,顿时愕在当场,她有些不能置信的看着自己纤细白皙的柔夷,连忙静下心来默运内力,惊喜的发现丹田真气充盈,运转畅通无阻,功力较之以往精进了五成不止?当然这也是她武功本就不甚高明的缘故,不然这人形大补十还丹也起不到如此明显的作用。



    中岛美雪肥美挺翘的臀肉摔在地板上,但她受过严格的忍者训练,娇躯顺着跌落之势,就地泄去那股涌上身来的力道,马上便跃了起来,动作像极了一只发飙的母豹。



    “如果没有主人救你,恐怕你现在早就阴火焚身而亡,哪里还能因祸得福,功力大进?”她眼神不善的盯着乾虹青,眼中闪动着妖魅的光华,“主人也是逼不得已,难道你以为他是趁人之危的人吗?”



    中岛美雪的话如同暮鼓晨钟,振聋发聩,使乾虹青欲辩无言,轻哼一声,臻首低垂,其实张霈是不是趁人之危的人乾虹青还是很有发言权的,毕竟他在替她吸毒擦药的时候做过一些逾越动作,奈何这些事除了深深埋在心底,她实在不知道应该向谁倾诉。



    “以主人的人品武功,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比你年轻貌美,比你身材更好,只要主人愿意,就算是当驸马,也不会辱没了公主。”中岛美雪见乾虹青秀首微垂,闷不吱声,冷哼一声,道:“主人救你性命,难道有错吗?哼!真是狗咬吕神仙,不识好人心,早知道是这种结果,就让你阴火焚体算了。”



    虽然对中原语言有所涉猎,但毕竟所学有限,吕洞宾只能说成吕神仙,不过饶是这样也已经不错了,张霈从初中开始学了足足十年英语,如今也是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



    “我是了你们做出那种事之后,人家这才……”乾虹青冷静下来,脑中渐渐清明,想起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不禁霞飞双颊。



    “这可怪了?我服侍主人洗澡,干你何事?”中岛美雪寸步不让,莲步上前一步,道:“你自己跑来偷看,惹动体内欲火……”



    “他……他在什么地方……”乾虹青越听脸色越红,脑袋几乎要埋入丰硕的酥胸,连忙将话题转开。



    “外面来了大批人马,主人为了你,孤身迎敌去了。”中岛美雪心中雪亮,不再逼她。



    “孤身迎敌……”乾虹青娇呼一声,道:“那……那你怎么还不去帮他?”



    “主人要我守着主母你,我只是主人的女奴,主人有令,我可不敢违抗他的命令。”中岛美雪感觉到她对张霈发自内心的关心,声音柔和了许多,“主人武功高强,一定不会有事的。”



    “他武功虽高,但是双拳难敌四手……”乾虹青焦急道:“不行,我……我要去帮他……”



    慌了神的女人拿起衣裙便往身上套,她这状态别说是去帮忙,不添乱就谢天谢地了,中岛美雪本欲拦阻,可是知道自己说也没用,而且若是招惹了这位新主母不高兴,引起张霈误会反而不美,是以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乾虹青这般焦虑惊慌,对张霈的好感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哪里还是芳心暗许,分明是芳心明许。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赤峰新闻  南通时尚  天门时尚  南通时尚  临汾新闻  嘉峪关旅游  德宏时尚  眉山旅游  恩施学校  贵港资讯  金昌论坛  思茅新闻  迪庆旅游  钦州学习  廊坊时尚  西安娱乐  西安娱乐  中山时尚  徐州旅游  七台河地图  十堰论坛  张家口时尚  重庆学校  酒泉论坛  潍坊资讯  黄冈旅游  金华娱乐  深圳学习  大兴安岭论坛  湘潭学习  昭通时尚  临沧新闻  烟台论坛  徐州旅游  衡水新闻  眉山旅游  海西论坛  广安学习  安阳资讯  诸城旅游  安阳旅游  襄樊学校  乌海旅游  辽源地图  博尔塔拉资讯  益阳资讯  喀什资讯  北海资讯  松原地图  淮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