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七章 中岛美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霈脑海中思忖着这闲事到底该不该伸手,答案当然是肯定的,柳长风是柳玉茹的兄长,她们也可算是沾亲带故了;马车上的女人是重要剧情人物乾虹青,嘿嘿,对于这位帮主夫人张霈可是向往已久了;更是一举擒获了水月大宗四大随身侍卫之一的风女,真可谓一箭三雕,有百利而无一害。



    张霈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风女,她被天魔气侵入经脉,闭住了三处穴道,血脉内力俱都受阻不畅,就连抬手指头的力气都欠奉,可又保持着神智不失,清明如昔,眼睛视线也同样没有受任何阻碍。



    这段倒地不起,动弹不得的时间,可说是风女一生中最难熬的艰难时刻,她不仅美眸因为烈日曝晒而刺痛难当,身上衣衫被不断流出的汗水湿透,而且耳中不断传来同伴凭死前发出的凄厉惨呼。



    风女出生于日本四大忍者世家之一的疾风家族,她天资聪颖,习武天份颇高,从六岁开始接受族内长老严格训练,艺满出师后便通过甄选,成为服侍在日本武术界身份尊贵的水月大宗,所以倍受家中长辈,族内忍者敬畏,哪里吃过半点苦头?



    但是此刻残酷的现实却粉碎了她往昔的高傲矜贵,那声声不绝于耳的惨叫哀号,加上黄土密林中虫蚁颇多,爬在身上真是痒热难忍,彷佛置身无间地狱之中,受到内心和身体双重打击,身心俱疲。



    张霈先听信步般走到风女面文前,惊鸿一瞥,风女只觉对方锐目如电,彷佛在刹那间自己浑身爬满了无数蛇虫鼠蚁,使她娇体更痒,芳心更热,不禁额鬓香汗淋漓,鼻翼微动,檀口轻启,喉中溢出一声压抑不住的撩人春吟。



    张霈的目光刚刚触到风女娟秀的脸庞,只见她原本炯炯有神的双目却已失去了灵动神采,她也看着自己,两人眼神目光刚刚在空中相接便立刻分了开来。



    张霈嘴角溢出一丝笑意,眼眸顺着她的俏脸往下移去,只见她身上黑色劲装湿透黏贴在身上,凸显出无限美妙的玲珑身段,妙曼曲线,散发出一股特异的魅力,而最吸引人眼球的则是胸前那对高高挺起,丰满弹耸的双峰,随着她越发喘急的呼吸,不停摇晃,几乎将人的眼睛都摇花了。



    直到风女被好色男人赤裸热辣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更是有种难以言状的羞耻感觉,张霈才收回光耀生辉的双目,嘴角含笑,道:“你的穴道被我用特别的手法制住,普天之下能解我穴道的人不是没有,但却绝不是你,所以我劝你不要白费力气了。”



    风女闻言浑身一颤,狠狠地瞪了张霈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凶狠的厉芒,冷声道:“任务失败,我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你要杀便杀。”



    张霈眼中精芒转跃变幻,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嘴角挂着一抹邪恶的笑容,道:“这就是忍者吗?瞧你年岁不大,心志倒是很坚强,可是值得吗?”



    淡然恬静的语气中却透着丝丝关切之意,风女灵魂深处某根绷紧的弦似乎也被张霈看似不经意的一番话拨动了。



    值得吗?答案很苦涩,风女自幼接受的就是要绝对服从上位者命令的教育,为了主人的利益而献身,没有自己的思想。



    风女眼神中透露出迷惘挣扎之色,看着张霈一阵沉默,本该脱口而出的值得两字却被堵在嘴里,如刺在喉。



    “你叫什么名字?”张霈凝视着风女逐渐暗淡下去的眸子,脸上笑意更盛,声音带着一丝蛊惑的味道。



    风女不知不觉开始跟着张霈的思路想问题,声音柔和道:“我叫风女。”



    “风女?”张霈轻声念了两遍,双瞳射出不断幻变的琉璃光华,流露出一丝充满诱惑力的诱人神采,凝视着风女茫然的眸子,道:“这恐怕不是你的本名吧?”



    风女看着张霈那双仿佛黑洞般深邃幽暗的眼神,似清似浊的眼神终于陷入迷失慌乱,声音幽幽道:“中岛美雪。”



    自从风女被甄选出来陪侍水月大宗左右,她便发誓忘却一切,包括过去十五年的人生回忆,而中岛美雪这个名字更是有三年未曾提起了。



    风女在脱口说出自己名字的瞬间,突然痛苦的“哼”了一声,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张霈刚才使得是天魔功中一种迷惑人心,相当于催眠之类的功法,名为“撼神术”,风女一时抵受不住,受了内伤。



    眼前劲风拂面,张霈大手一挥,风女睡穴倏然一麻,随着一道真气内劲透体而入,她瞬间便陷入深层次的睡眠。



    中岛美雪阖目闭眸,沉睡不醒,神情安祥静谧,那柔软丰润的红唇边衬着一丝殷红的血迹,显得份外刺眼。



    夺人神志的功法使用起来最是凶险,张霈这也是第一次施展,所以才不小心伤了风女,望着那张灵秀绝美的迷人俏脸,张霈摇头叹息一声,眼前这种瓷娃娃般的可爱形象和她不久前挥刀砍人的凶狠模样,完全不搭调。



    张霈方才出手点了中岛美雪的昏睡穴是为了使她最快从“撼神术”的催眠中摆脱出来,要知道这种精神上的伤害治疗起来最是麻烦,一个不好就会变成白痴,在大明朝这种对脑科的研究几乎为零的时代,若真是那样,几乎就是活死人了。



    张霈瞥了一眼那些倒在地上,身受重伤的忍者,似乎在思考是这样任他们自生自灭,还是出手了结他们性命。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虽然若是能够收服这些忍者绝对是一大助力,但可惜的是现在时机不对,张霈眼中倏然凶光暴闪,他动了杀心,不留后患。



    解决了包括重伤昏迷的山侍在内的所有忍者,张霈将昏睡的中岛美雪抱起来,让她躺在密林中大树的树荫下,自己静静地坐在她身旁,打坐调息起来。



    等了小半个时辰,张霈想着既然简单的手法失效,自己又不想用血腥的手法,那就干脆用男人都喜欢的办法好了。



    看着熟睡中美女,张霈眼中精光一闪,似乎忆起了什么,突然伸手在她胸口大肆抚摸起来,入手并未有女人该有的柔软,而是一抹将柔嫩双峰紧紧缚裹的束胸。



    忍者多已暗杀下毒闻名于世,身法更是要快,若是胸前负担更重,难免影响灵活性,所以女忍者大多会用束胸。



    张霈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弧度,伸手解开中岛美雪的腰间束带,从里面掏出暗器、银针、迷药,零零碎碎还真不少,当诸般物器全部取出之后,好色男人并为停手,而是再接再厉,不多时就露出娇嫩白皙的肌肤。



    看着那紧紧束缚着双峰的绸布,张霈眼中升起一丝欲望的灼息,脑中开始幻想解开束胸后,那弹跃而出的诱人景致将会是一番如何惊心动魄的诱惑。



    张霈轻手轻脚的解开中岛美雪胸前束缚,隐匿在层层绸布裹覆下的两只丰嫩双峰终于弹了出来,无遮无掩的暴露在好色男人眼中。



    看着眼前迷人的景象,张霈忍不住暗自吞了口唾沫,比起秦柔与单婉儿的双峰,显得小了不止一筹,就就连单疏影诸女也是及不上,勉强比韩宁芷大一些,但那那双玉峰似乎散发着迷人的芬芳,使张霈越陷越深,欲罢不能。



    大小适中,形状美丽的风景瞬间勾住了张霈的目光,伸出双手落在中岛美雪丰满挺拔的酥胸,使劲揉搓,从那软中带硬而又弹性十足的手感测度,好色男人暗忖:“看来她还是**之身,不然这对妙物不会这样弹性十足。”



    张霈双手尽情的蹂躏着中岛美雪胸前的娇嫩丰满,直到心满意足之后,按在她那对极富弹性玉兔上的双手内力微吐,天魔气破体而入,解开她的昏睡穴。



    中岛美雪“嗯嘤”一声,悠悠转醒过来,感觉胸口似乎有一双散发着灼热气息的魔手在不停的活动,倏然睁开美眸,檀口娇呼尖声,泣声道:“你……你,不要碰我……不要……放开我……”



    “日本女人不是都应该很开放的吗?何况中岛美雪还是唯上级命令是从的忍者,怎么自己现在只是摸了一下,她为何竟会这般激动,难道是因为她还是**的原因?”张霈感觉脑中有点乱,心中邪恶的暗忖:“但她怎么可能还是**,虽然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但本少爷才不相信水月大宗会为了这种荒谬的原因放过身边的美肉,难道他是性功能障碍者?”



    中岛美雪纤细的藕臂推拒着张霈的有力的魔爪,可惜她内力被封,全身乏力,根本无法推开有效拦阻好色男人作恶的色手。



    美女娇柔,眼神慌乱,香唇微分,娇喘吁吁,脸上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更是激起男人强烈的黑色欲望。



    晴空万里,密林静谧。



    张霈享受着中岛美雪激烈的反抗,心底生出了一股彻底占有她的欲望,轻轻松开双手,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邪笑道:“我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而你又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孤男寡女就好像干材烈火,虽然我一向不喜欢日本人,但若你肯配合,我保证会给你一个难忘的温柔。”



    “不,我不要……”中岛美雪纤臂交叉护着高耸的酥胸,美眸带着一丝绝望,声音轻颤,“如果我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你,你会不会放了我?”



    “不会。”张霈回答的很干脆,似乎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语气坚决道:“反正你任务失败,回去也是死路一条,不如留在我身边,物尽其用。”



    话音刚落,好色男人伸手将中岛美雪护在胸前的小手用力拉开,胸前诱人春光再次尽收眼底,不理她的娇呼挣扎,张霈眼瞳深处闪动着情欲的烈焰,俯首低头,含珠入口,尽情品尝舔砥。



    中岛美雪泣声不绝,檀口微分嚷喝娇呼,纤臂鼓力捶打挣拒,蛮腰左右转拧,想要逃离张霈魔爪,嗯,是魔口才对,奈何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反抗都是惘然徒劳。



    张霈啜吸着那点娇艳朱红,微微用力咬了一口,中岛美雪倏然浑身一颤,泣声变调,似是而非。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张霈才依依不舍的松开牙关,眼中欲火更盛,伸舌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笑容中带着七分邪气三分妖异,道:“真香,嘿嘿……”



    虽然不是出于自愿,但中岛美雪心中却生出了一丝奇妙的快美感觉,难道自己和那些训练营里的女忍者一样,是天生淫荡的女人?



    中岛美雪哪里知道自己早已中了天魔气附带的淫毒,刚才张霈一番极富技巧的爱抚与调情手法,口舌手三路齐施之下,心底情欲爆发,出现了正常的生理反应也不奇怪。



    “我求求你,我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你,求你放了我……”中岛美雪芳心急躁娇羞,想不到自己的身体竟会在敌人面前生出羞耻的快感,她知道自己若是保住处子贞洁还有活命机会,若是被破了身,就算张霈肯放过她,水月大宗也绝对容不下失去贞操的自己。



    张霈将中岛美雪柔软的娇躯压在身下,双手覆上她颤悠悠的雪峰,挤压抓捏,感受着那柔软如绵的弹跳肉团被握在掌心,揉圆搓扁的美妙触感,眼含邪意,坏笑道:“你以为现在的你还有和我讨价还价的本钱么?正好少爷身边缺个女奴,你就留在我身边,当我的女奴好了。”



    说话的时候,张霈漆黑如墨的双眸闪动着妖魅的光芒,身上充满了邪气。



    中岛美雪极力想挣脱张霈的魔爪,奈何心有余力不足,双峰被他握在手里肆意把玩,阵阵酥麻难耐的快感从胸口向全身蔓延,她的挣扎越来越无力,檀口也不时溢出与动作不符的呻吟。



    “不要抗拒,放松你的身体,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会好好怜惜你。”张霈双眼渐渐染上了一层浓稠的血色,天魔气弥漫在燥热的空气中,邪异而挑动欲望的诱惑声线,轻轻的在中岛美雪耳旁响起。



    张霈的话仿佛附着木马的电脑病毒,瞬间瘫痪了中岛美雪的这台电内存不足的电脑,她眼中再度流露出迷茫之色,任由好色男人一双魔手在自己娇媚的玉体上肆无忌惮的爱抚。



    “你们来中原所谓何事?水月大宗在什么地方?”张霈轻咬着中岛美雪玲珑秀巧的耳垂,手指捻动手点玉红,继续口吐魔音。



    中岛美雪娇躯轻颤,美眸中闪着情欲和迷茫之色,檀口轻启,继断继续地回答张霈的问题。



    烈日被浮云遮住,昏暗的密林中,张霈尽情享受着中岛美雪柔滑雪腻的诱人女体,一边听着她慢慢的讲述自己希望知道的秘密。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金昌论坛  商洛学习  迪庆旅游  广安学习  思茅新闻  黄冈旅游  乌海旅游  张家口时尚  六安论坛  徐州旅游  咸阳论坛  徐州旅游  淮安新闻  衡水新闻  黔南地图  临沂资讯  林芝地图  西安娱乐  眉山旅游  临汾新闻  松原时尚  连云港旅游  伊犁学校  三亚论坛  喀什资讯  益阳资讯  潜江地图  黄冈旅游  金华娱乐  钦州旅游  三亚论坛  安阳资讯  许昌学习  三明时尚  衡水新闻  廊坊时尚  郑州旅游  昭通时尚  大庆论坛  湘潭学习  黑河地图  商洛论坛  重庆学校  吴忠旅游  南通时尚  廊坊时尚  钦州旅游  襄樊旅游  思茅新闻  北海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