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六章 艳妇虹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子常挣扎着坐起身来,喘着粗气艰难问道:“胖……胖子,你说那位大侠是何来历?”



    “从未见过如此武功,罡气护体,刀剑难伤。”鹏怀远伸手扶着张子常,嘴里急促地喘了几口气,道:“不过依我看,就算江湖中风头正劲的‘快刀’戚长征和‘红枪’风行烈也没有他这般武功。”



    他话音方落,只听有人接着道:“大哥使得是东溟派武功。”



    算来东溟派也算魔门分支,张霈修习的更是四大奇书之一《天魔策》上记载的不世魔功,所以说他用的是东溟派的武学也无可厚非。



    张子常和鹏怀远循声望去,只见答话的正是俏生生立在身旁不远处的单疏影,她容貌秀丽绝伦,衣着淡雅朴素,要悬带穗长剑,风姿绰约,举手投足之间更是雍容优雅,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两人一时竟看得痴了。



    “多谢女侠救命之恩。”柳由长风对着单疏影深深一礼,动作牵动了身上伤势,一道道钻心的剧疼像锯子一样切割着他的神经,痛的他眉头打结。



    “壮士不必客气。”单疏影盈盈还礼,声音清冷悦耳,如断冰切雪。



    张子常和鹏怀远从单疏影的惊艳中回过神来,眼中闪过惭羞之色,再看到满地十数具自家兄弟的尸体,不禁眼眶泛红,喉头哽咽,低头默然无语。



    触景伤情,柳长风也痛苦地流下泪来,不过他很快便止住悲伤,拭去脸上泪痕,说道:“你们还不快点拿药裹伤止血,莫非要等血流干了才肯动手?”



    两人闻柳长风之言,这才如梦方醒般忆起身上伤口还未做急救处理,于是便手忙脚乱地取出金创药,进行敷药、包扎、疗伤等一系列动作。



    鹏怀远皮粗肉厚,三两下就裹好了伤口,接着他便小心翼翼的替伤势破重的张子常敷药裹伤,嘴里却不忘向单疏影打听有关张霈的消息:“这位女侠,东溟派是何门派,为何我从来没听说过?”



    白道八派中并未闻东溟派之名,从张霈和单疏影展示出来的武功来看,他们又断无可能是二流门派的人,难道他俩是魔门邪道中人?毕竟对方刚刚才救了自己,这个问题柳长风不愿深究,一直下意识的忽略,谁曾想鹏怀远却冒冒失失的提了出来,要知道当面闻及别人门派之事可大可小,一个不好很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这里有几颗药,你们速速服下,对你们的伤势有好处。”单疏影妙目流转,顾盼生妍,对于鹏怀远的问题却是避而不答。



    普通镖师常备的金疮药哪里比得上邪医调制的内服灵药,柳长风虽然不知其有何珍贵,但对方若要害他们根本不用费如此功夫,于是恭敬的接过单疏影递来的精巧瓷瓶,忙开口谢道:“多谢女侠赐药。”



    就在这时,鹏怀远突然说道:“大侠回来了。”



    单疏影含笑俏丽,美眸望着前方,只见张霈坐在车辕上,拉缰绳策骏马,拖着马车从远处缓缓行来,车厢顶篷上横着一个不见动弹的黑衣杀手,死活不知。



    柳长风神色凝肃,心中暗忖像这等武功高绝之辈,半脾气古怪难测,还要小心应对,不要无端惹他生气。



    张霈单手拉着马车缰绳,将车赶到距离柳长风等人不远处,勒马驻足,他抬头扫了三人一眼,道:“你们的伤不碍事吧?”



    “还死不了。”柳长风嘴角微微抽了抽,苦笑道:“我们能够逃脱性命,全仗大侠出手相救,我等拜谢大侠救命之恩……”



    话音刚落,柳长风便抢身跪了下去,在他身后的张子常和鹏怀远也都跟着一并下跪,张霈皱着眉头嘀咕道:“动不动就下跪可不是好习惯。”



    柳长风的膝盖才稍稍弯下去一点,只觉迎面一股磅礴的无形气劲从张霈虚扶的右手涌出,将他整个身躯硬生生抬了起来,无法下跪,他明晓张霈内功深厚实为自己身平仅见,面有讪色,恭声道:“大恩不言谢,大侠的再生之德,在下不敢有忘,必定铭记在心,今后若大侠有何差遣,柳某人义不容辞,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张霈听他说得慷慨激昂,不由哑然失笑,道:“各位不必客气,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在下与内子也是初出江湖,什么都不懂,今后如果在江湖上行走,还得靠各位帮忙。”



    柳长风恭维客套了两句,犹豫了一下,出言问道:“在下苏州镇远镖局柳长风,还没请教大侠尊姓大名?”



    苏州府?柳长风?不会这么巧吧!张霈心中一动,报上自己姓名,对于单疏影的名讳却是只字未提,只介绍说是自己夫人。



    柳兄弟张少侠的虚礼一番,张霈突然话锋一转,道:“柳兄在苏州府可有一个妹子?”



    “张少侠怎么知道我有个妹子……”柳长风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张霈,眼中惊异不定,“又……又是从何处得知……得知舍妹人在苏州?”



    张霈简单将自己如何与柳玉茹相识的经过说了一遍,柳长风闻言大惊,张霈不但救了自己,在苏州府更是保全了重逾自己性命的妹子清白名节,心中激动之下复又要下跪。



    张霈上前一步扶住他臂膀,脑袋里转悠的念头是其实我令妹一见钟情,大舅子没有必要这么客气,嘴里却笑道:“在下与柳兄一见如故,大有相见恨晚之感,大家江湖儿女,坦诚相交,不必如此矫情。”



    “柳兄,请问马车中封大侠的那位朋友可是上官夫人?”张霈看火候也差不多了,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乾虹青的身份是怒蛟帮帮主上官鹰的夫人,只是潘阳湖血战之日被乾罗出卖,这才随封寒浪迹江湖。



    “我只听封大侠称她为虹青,并不知此女身份,而她被封大侠送到镖局的时候已经昏迷不醒,看来像是中了毒。”柳长风对张霈态度简直亲热的不得了,对于他的问题有问必答。



    那就不会错了,张霈点了点头,只是以封寒之能,要在他眼皮子底下对乾虹青下杀手,谁有这个本事?旋又想到既然水月大宗派遣贴身侍卫追杀乾虹青,那下毒之事自然与他脱不了干系。



    能让从浪翻云覆雨剑下两度全身而退,武功日益精尽的封寒都吃瘪着道,水月大宗果然名不虚传。



    张霈吩咐单疏影进入马车照顾昏迷不醒的乾虹青,复又疑惑道:“封寒位列黑榜十大高手,武功高绝,鲜有敌手,为何不亲自送人,而要托镖局护送?”



    “关于这点,我也未曾想明白。”柳长风想了片刻,沉声道出了自己的看法,“不过从我们遇见强人埋伏拦截看来,想必封大侠肯定是以身做饵,使了一个调虎离山之计,不过却被对方识破,不怕张少侠笑话,在下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从没有见过这般凌厉凶猛的刀法,而哪个帮派善使这种窄刀长刀也是闻所未闻,今日若非遇见张少侠,我们镇远镖局可算彻底折在这里了。”



    张霈沉吟半晌,终于还是决定隐瞒这些人是东瀛杀手的秘密,转开话题道:“好了,现在不是深究这些人来历的时候,你们伤亡颇重,还是尽快找个地方休整才是。”



    “前面十里外有是淮南镇,我们镖队刚从镇上过来,现在可以退回镇上再作打算。”柳长风眼中流露出渴求之色,道:“我想把这些不幸遇害的兄弟用马车载到镇上,料理他们后事。”



    张霈深深看了柳长风一眼,此人思虑周全,胆大心细,为人义气,是个值得结交的朋友,就是武功差了点,关键是他有一个容貌不俗的妹妹。



    “诸位都受了伤,这些事还是让我来办吧!”张霈将事情揽在身上,当然醉翁之意柳长风并不完全明白。



    “这些杀手如何处置?”柳长风瞥了一眼那些躺在地上,生死未卜的黑衣杀手,虽然恨不得将这些碎尸万断,但人是张霈擒下的,处理前当然要征询他的意见。



    “这些黑衣杀手,就交由我来处置。”张霈眼中闪过一道幽芒,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道:“你们可以放心,我保证他们绝对不会再追杀你们。”



    柳长风和张鹏三人俱是不迭点头,没人提出异议,亦或没有敢于将自己的异议表现出来。



    说完这些,张霈攀上车辕,撩开车厢的珠帘,进入车厢。



    只见车厢铺垫的软榻上,一个美艳的妇人正平躺其上,长发有些凌乱的散在枕边,红扑扑的俏脸上那双动人的眼睛闭合著,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琼鼻下的樱桃小口张开着,洁白的牙齿整齐的排列,胸口由于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曲线玲珑的硕大的双峰,纤腰盈盈不堪一握,一双晶莹白皙的玉腿露掩在长裙,只能让人幻想那肌肤是如何的细腻光滑。



    张霈走到近处,审视她的冰肌玉容,目光落到她因平躺而骄傲耸挺的双峰上,似乎隔着衣服都能感受着她身体的热度,完美的两团肉丘在好色男人灼热的目光下,凝神望去,目光似乎发生了偏移,仿佛是被那弹性十足的肉球弹了开去。



    原本刚才在追击马车的时候,张霈有机会和乾虹青单独相处的,不过他知道那些东瀛杀手诡计多端,担心他们另有埋伏,所以夺下马车后便急忙赶了回来,现在看着眼前成熟美艳,浑身透着熟女**风情的乾虹青,张霈不禁暗自后悔,刚才应该抓紧时间做点什么的。



    张霈咳嗽一声,碍着单疏影在侧,不敢盯着昏睡的乾虹青多看,简单说了两句,便俯身将陷入深层次昏迷的美艳**抱到自己那辆车驾的车厢里,并嘱咐单疏影也一并过去,照看乾虹青周全。



    从马车顶篷上将那么断了气黑衣人尸体扔在地上,张霈开始动手搬运散乱在四处的镖师的尸体,那些日本人的尸体就留着喂狗好了。



    由于柳长风等人全都受伤颇重,能站稳身子都不错了,要他们出力帮忙只是添乱而已,所以张霈只能亲历亲为。



    自打从后世穿越到铁律严明的大明朝之后,张霈虽然已经动手杀了不少人,但却从没做过这种打扫战场的工作,强忍着肠胃剧烈的翻腾,直到将所有镖师的尸体全部搬进车厢,张霈原本片尘不染的素白武士服也被鲜血染红浸透。



    柳长风等人看在眼中,俱是感激涕零,再三高呼恩公高义,张霈不想多言,挥手道别:“你们快走,在镇上等我。”



    “影儿,你和他们一起走。”张霈走到车驾旁,隔着窗帘轻声道:“相公处理完一些事情便来与你会合。”



    柳长风从车辕上的包袱里拿出一件武士服递给张霈,然后坐上了马车,替照顾乾虹青无瑕分身的单疏影驾车,而张子常和鹏怀远两人则挤在那辆装满尸体的马车车辕上,两车一前一后缓缓离去,马蹄踏溅,微尘漫天。



    张霈目送马车慢慢消失在地平线,深深呼出胸中一口浊息,嘴里大声发出希望和上帝他母亲发生某种不正当关系的问候,在密林中换过干净衣裳,但身上浓浓的血腥气味却是挥之不散。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思茅新闻  临夏新闻  重庆学校  十堰论坛  湘潭学习  天门时尚  七台河时尚  海西论坛  淮北地图  济宁新闻  宜昌地图  湘西旅游  佳木斯论坛  大兴安岭学习  汕尾论坛  伊犁学校  临沂资讯  吴忠旅游  临汾新闻  咸阳论坛  六安论坛  诸城旅游  徐州旅游  钦州学习  桐城学习  潍坊资讯  长沙娱乐  汕尾论坛  合肥学习  张家口时尚  北海资讯  辽阳旅游  襄樊旅游  大庆论坛  抚顺学习  乌海旅游  襄樊学校  白山新闻  泰州地图  七台河地图  赤峰新闻  商洛学习  盘锦学习  伊犁论坛  廊坊时尚  连云港旅游  黑河地图  天门时尚  阿拉尔地图  西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