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五章 风林火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黑衣女子惊见张霈有如迅雷电闪般不可思议的迅疾身法,忍不住吓退两步,不料看清张霈容貌之后,却是那么一个白衣如雪,衣着华丽的年轻人,完全不是她想像那种超级高手该有的气派模样。



    这种先入为主带来的巨大感觉落差,使她身形一震,微微发怔,直到张霈开口问话,她才回过神来。



    黑衣女子眼神惊诧的打量着张霈,就像张霈以前在动物园里看猩猩一样,沉默片刻才语调清脆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张霈认出了对方日本忍者的身份,说话间也就不再客气,微怒道:“不想死就快叫你们的人住手。”



    那名黑衣女子眼中闪过挣扎犹豫,旋又被一道狠辣之色取代,冷声道:“阁下为何要阻拦我们的办事?”



    若是换个场合,张霈可以说治点“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尔等公然打劫镖车,犯了大明王法”之类极为得体的场面话,不过现在却不是时候。



    张霈眉头微蹙,耳闻不远处惨叫连连,凝神侧目,只见张子常已被一个杀手砍倒在地,生死未卜,柳长风和鹏怀远将他护在身后,两人也是浴血厮杀,命危如卵。



    张霈心中怒气顿时狂涌腾炽,双眼泛起两道骇人的赤色,身形晃动,腾声跃起,朝镖车纵跳飞去。



    似乎知道张霈武功高绝,自己绝对抵挡不住,黑衣女子檀口娇叱一声,三名武功最厉害的黑衣杀手立时舍弃对柳长风等人的围杀,转而将张霈锁定为新的目标。



    三人截住张霈去势,黑衣女子也从后赶来,四人均是身着夜行黑衣打扮,身体四周弥漫着浓烈的杀气,双脚不定不八,微微斜侧着身子,成正方形战圈将张霈围在正中。



    单疏影不知何时已站在张霈身旁,持剑而立,衣裙飘飘,翩然如仙,除了张霈没人看清她的动作,不知她是如何在重重围堵之下进入战圈的。



    “影儿,你护住那两个镖师,这群藏头露尾,见不得光的老鼠就让为夫出手料理他们。”张霈说完,冷哼一声,脚下生风,悍然出手。



    四人只觉眼前人影一花,张霈的残像仍停留在瞳孔视线里,真身却不住凌空起跃。



    “说出你们的身份?”张霈身形一顿,回到原地,似乎压根就没有离开过,只是手中却多了几张黑色面布,正是四人遮掩容貌的面纱,而单疏影的身形却已消失不见。



    张霈端详四人容貌,发现他们年纪都不过三十,年岁最少那人生得竟颇为俊俏,身材合度,双眼透着精灵,双腿缚着和黑衣同色的匕首,给人一种非常灵活的感觉,若非眼中透出一股妖邪之气,真的是一表人才。



    自己背后那人却是一个面容古拙实,体形魁梧的大汉,背缚重刀和黝黑铁盾,手臂比张霈的大腿还要粗,一看便是悍不畏死的猛将。



    张霈看不顺眼的是一个典型的东瀛矮子,身上有股阴沉稳的气度,教人不敢小觑,丑陋的脸上有道由耳下横落至下,长达五寸的疤痕,端是一见难忘,亦不想再见。



    最让张霈赏心悦目的当然是正对自己的黑衣女子,此女生得娇俏秀美,如云秀发盘在脑后,身材玲珑浮凹,雪肤冰肌,美眸顾盼,意态风流,媚艳而不流于鄙俗,放射出无比的魅力。是个男人都要多看一眼。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背后插着一长一短的两把东洋刀,这种能激起男人奴役性的女人却拿来做杀手实在是太可惜了。



    四人对视一眼,彼此眼中均流露出惊骇恐惧之色,黑衣女子最先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未语先笑,露出皓白如编贝的迷人玉齿,轻声道:“我们是水月大宗座下风林火山四大护法,阁下可否卖个面子不予我等为难,日后必有回报。”



    张霈面色如常,心中却是巨浪翻天,风、林、火、山是水月大宗和他的四个随身卫护,他们为何会来这里,难道说水月大宗竟已到中原来了?



    这并不符合张霈已知的历史,按时间推算,水月大宗应该两年后才被蓝玉请来对付浪翻云,不应该会在这个时候出现,难道说历史因为自己的到来已经被改变了。



    张霈对他们的身份并不陌生,四人分唤风女、火侍、山侍和林侍,取的是流传到东瀛的孙子兵法上“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之意。



    张霈回想了片刻,忆起四人中以火侍最年轻,只有十八岁,山侍应该是自己背后的莽汉,而长相凶恶的自然就是林侍了,风女是四侍中唯一的女性,自不用多说。



    “你们是战还是降?”张霈压下心中澎湃的心绪,声音冰冷道:“不要挑衅我的耐性,少爷我没功夫陪你们多说废话。”



    回答张霈的是四道来自不同方向扑杀而至的劲风,风女脚踏疾风步,身形前冲,跟着跳了起来,背后一长一短两把利刃倏然出鞘,“唰唰唰”连劈数刀,连斩形成一道Z字形的凛冽狂飙。



    火侍手中匕首仿佛昂首吐信的毒蛇口中狰狞的毒牙,透着森寒杀机刺向张霈腰侧,那匕首闪动着黝黑的幽芒,一看便知淬了不知名的剧毒。



    山侍双首持盾,横举在胸前的铁盾仿佛一道竖起的铁墙,脚步稳健迅猛如一辆隆隆前行的战车,朝他凶猛撞去。



    奸猾阴毒的林侍围着张霈打转绕圈,窥视着张霈目光不及的死角,悍然发动偷袭掩杀。



    “张牙舞爪的绵羊仍不是老虎的对手。”张霈双眸中闪过一道电光,眼见锐刃及体,身形腾空而起,一声不屑的冷哼响起,双手五指成爪,九阴白骨爪在空中拉出五道白色匹练,如同五把犀利的刃锋,破开重重刀影,紧紧扣住刀锋。



    落在张霈手中的两把东洋刀发出两声“叮”的金石撞击之声,断作两截,接着两股不可抵御的沛然之力骤然传出,刹那间已封住持着断刀的风女身上三处穴道,她握刀的双臂倏然麻痹。



    双方交手只在电光火石的瞬间便已完成,快逾闪电,风女从悍然拔刀,出手攻击到最后穴道被封,长刀脱手,根本没对张霈腾跃的身躯产生一丝滞碍影响。



    张霈身如闪电,去势如箭,身形掠出一丈开外,风女才僵着身子委顿躺倒在地,血脉受阻,无法动弹。



    空中黄芒骤盛,井中月高举擎天,张霈人随刀走,长刀瞬间化为凄厉狂风,“铛铛铛”刀锋巨大力量让背后撞袭而来的山侍手中坚固铁盾刹那间便已四分五裂,山侍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往后抛跌。



    击退敌人,张霈的身体周围突然生出了一股极其古怪的力场,火侍刺来的匕首竟被引离偏开,朝着林侍杀去。



    林侍眼见张霈就要被自己长刀斩杀,心中涌起一股狂喜,奈何一招围魏救赵,却逼得他换招相迎,否则纵使他能杀了张霈,自己也会被火侍匕首刺中,同赴黄泉。



    换作其余三侍可能会选择与张霈同归于尽,但这种用自己命换别人命的傻事,阴狠毒辣的林侍却是不会做的,不过即使他肯牺牲自我,在张霈天魔金身的威能下也是不能伤他分毫的。



    两人都是遂不及防,收力不及,彼此毫无花假的狠狠硬拼了一击,张霈眼中杀机暴闪,一道黄芒掠过,两颗头颅冲天而起,无头的脖腔血箭猛喷,两具尸体一头栽倒在地。



    瞬间解决了杀手中实力最强的四人,火侍林侍惨死,山侍重伤,风女被擒。



    张霈看也不多看一眼,井中月归鞘,接着身形一晃,朝着镖车跃去。



    单疏影并未如张霈般狠下杀手,只是缠着这些杀手游斗,但由于张霈的出现,战况瞬间不同。



    一名蒙面杀手一声厉啸,叽叽咕咕说了两句鸟语,所有杀手立刻抛下单疏影,朝张霈杀来,而他则驾着镖车,向远方逃去。



    所有的杀纷纷扬腕,骤抖狂送,瞬息之间,近百枚忍镖从周身不同方位,诡异角度朝张霈疾射而至。



    但见暗器横空,银蛇钻动,使人眼花缭乱,张霈锐目一撇,近百道虚影轨迹清晰映入脑海,诡秘莫测的天魔场充斥四野,那些暗器飞镖在距离张霈身躯一尺之遥,全部减速,受阻难前。



    张霈手出如电,天魔指带着森然杀气如闪烁电光般探出,点击在暗器之上,那以他为中心交错的百枚暗镖全都反向倒飞,朝那些黑衣杀手射去。



    不同的是,暗器速度更快,力量更强,刹时之间,十字镖仿佛安装了GPR卫星定位系统的跟踪弹,虽然黑衣杀手已经闪避腾窜,但却无一人能够躲开,无疑例外的中镖倒地,惨叫哀号。



    如张霈这神妙玄奥的神功奇法,单疏影见了自是玉容古井不波,但落在柳长风和鹏张两人眼里,就像是在看天方夜谭,仙人神通。



    柳长风纵然江湖阅历不弱,走南闯北也结识了一些江湖侠客,绿林好汉,武林高手,匪道大豪,可是却也没见过这张霈等神奥奇幻的武功。



    天魔场的玄妙岂是常人所能想象,这种只用气功护身,凝聚真气抵挡暗器的神功绝技,已经有百年没在江湖出现了。



    柳长风见蒙面杀手顷刻间被张霈斩瓜切菜般全部砍翻在地,明白张霈没有恶意,他的身上伤痕累累,特别是背后那一刀,伤可见骨,方才仗一腔血勇之气奋战黑衣杀手,这下心神松懈下来,身体顿觉痛楚不堪,竟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柳长风勉力用双臂撑在地面,身躯摇摇欲坠,喘着粗气朝持剑护在身旁的单疏影说道:“这位女侠,请拦住那马车,车里是封大侠的朋友……”



    “封大侠?”张霈缓步行来,问道:“哪个封大侠?”



    一颗颗冷汗顺着柳长风的脸颊流下,他咳嗽一声,语音艰难道:“左手刀封寒。”



    “黑榜十大高手,左手刀封寒?”张霈大吃一惊,旋又疑惑道:“封寒此人孤傲冷漠,向来独来独往,亦正亦邪,他能有什么朋友,难道是她?”



    柳长风喘息一阵,强忍身上伤痛,沉声道:“这位大侠,我怎敢欺骗您,这趟镖却是封大侠所托。”



    “你不必多言,既然我已出手,自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张霈朝单疏影微微一笑,柔声道:“影儿,这几位大哥就麻烦你照看一下。”



    柳长风感激不已,还待出口言谢,只见张霈整个人却已消失,身形如展翅大鹏,凌空起跃,去得远了。



    柳长风浑身剧震,不能置信地望着张霈迅疾的身法,竟是不输于两匹骏马急驰拉拽的镖车,在他身的张子常和鹏怀远两人,也被张霈惊世骇俗的轻功慑住了心魂,竟连流血的伤口都不觉疼了。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中卫资讯  昭通时尚  安阳资讯  酒泉论坛  七台河时尚  潜江地图  徐州旅游  金昌论坛  恩施学校  钦州学习  济宁新闻  沧州学校  伊犁论坛  汕尾论坛  三亚论坛  恩施学校  天门时尚  宜昌地图  安阳旅游  广安学习  湖州旅游  泰州地图  南通时尚  泸州学校  许昌学习  商洛学习  南通时尚  松原地图  大兴安岭学校  郑州旅游  诸城旅游  嘉峪关旅游  三亚论坛  铜川学习  白山新闻  合肥学习  临沧新闻  益阳资讯  泸州学校  西安娱乐  大庆论坛  商洛学习  林芝地图  廊坊时尚  深圳学习  那曲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黑河地图  佳木斯论坛  钦州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