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章 晨夕欢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萧雅兰媚骨天生,正是男人床上恩物良伴,在张霈甜言蜜语,调情手段之下,热情奔放,忘形忘我,在精巧梳妆台前,对着铜镜前,羞涩而熟练的配合着心爱男人胡闹,任他予取予求。



    张霈看着镜中与萧雅兰亲密无间的结合在一起,心中豪情万丈,萧雅兰却是芳心娇羞,但更深处又潜藏着一种强烈的刺激感觉。



    痴男怨女,干材烈火,郎情妾意,恩爱甜蜜。



    娇呻浪吟,潮起潮落,艳光旖旎,春情燎原。



    春风几度,云雨几翻,张霈仍是雄风不减,不依不饶,战斗力旺盛得无以复加,这也难怪,他今天前前后后在单婉儿和秦柔身上使足了全力,现在当然是越战越勇。



    萧雅兰仿佛一朵娇艳的寒梅系,傲雪绽放,花开数度,风流却总被玉打风吹去,再也承受不住张霈的索取征伐,不堪雨露恩泽的她甜蜜而又满足的趴在张霈温暖的胸膛,陷入甜甜睡梦。



    张霈轻轻起身,在萧雅兰丰满雪白的娇嫩双峰上揉搓了一阵,接着为她盖好锦被,飘然而去。



    翌日,清晨。



    单疏影悠悠转醒过来,微侧臻首看着熟睡在身旁的心爱男人,心中甜蜜而温馨。



    “呀!真是坏死了……”杏目泛着盈盈春意,单疏影粉面倏然飞起一抹桃红,她发现自己睡前明明穿在身上的亵衣如今却早已不翼而飞。



    想到羞人处,单疏影脸若涂脂,芳心慌羞,蓦地惊觉张霈不知何时已经睁开眼睛,正含情脉脉的望着自己。



    单疏影檀口微分,呵气如兰,娇媚的羞怯道:“相公,你醒了?”



    嗅吸着她身上阵阵淡淡的芳香气息,张霈精神为之一振,在她诱人的樱桃小嘴上啄了一口,温柔笑道:“我早就醒了,不然怎么知道影儿一直偷看我呢?”



    “谁……谁偷看你了……”单疏影羞羞的捶了张霈一下,赤裸的纤臂却紧紧搂着他,依偎在他温暖的怀中,两团柔嫩的耸挺压在胸腹轻轻摩擦,嘟起红艳艳的丰润柔唇,娇嗔道:“就……就是看……看你了又怎么样?”



    单疏影睡中方醒,柔润的两片娇嫩唇瓣轻分微启,眼中那汪隐藏不住的春情,灼热娇躯那股妩媚勾人的成熟风韵,引得张霈欲念大炽,昨晚并未在萧雅兰身上发泄出来的欲火又被挑了起来。



    张霈右手紧紧搂着单疏影的娇躯,左手在她丰胸翘臀流连爱抚,心里顿时骚痒难忍,下身发生剧烈的化学变化,顶在她圆润修长的玉腿之间。



    张霈把头凑到她娇俏玲珑的耳垂上轻轻添了一下,涎着脸笑道:“影儿,生命在于运动,不如我们来晨练一下。”



    单疏影闻言芳心酥麻,娇躯软绵绵的靠在张霈身上,媚声道:“相公,你坏死了,刚刚醒来就想使坏?”



    “生命不止,运动不息。”张霈咬着单疏影细嫩的小耳垂,骚骚一笑,单疏影芳心砰砰,耳根发烧,俏脸滚烫,肌肤泛起娇艳的玫瑰色。



    据科学研究,性激素在晨间具有较高水平,可超出平时20%,因此许多人在清晨往往有较强的性欲,特别是在性梦之后,对性的要求非常强烈。



    当然,在实际生活中生物钟的运转有时也会发生偏离。例如,有些人的生活规律属于“猫头鹰”型,而另一些人则属于“百灵鸟”型。属于“猫头鹰”型的人其性的积极性更偏重于晚上,而属于“百灵鸟”型的在清晨就会像百灵鸟一样鸣噪不休,显得异常活跃。



    张霈和单疏影两人此时正是晨间醒来,属于欲望强烈的时候,嗯,一个怀春,一个饥渴,接下来自是被浪翻涌,梦呓低语响彻厢房。



    晨夕风流,自不系表。



    终于二人鏖战方歇,依依不舍的起床下榻。



    单疏影在屋子里收拾包裹,张霈去与诸女告别,秦柔已从单婉儿处得知他要远行燕京的消息,昨夜风流后他也告诉了萧雅兰这个消息,如今主要是哄哄韩宁芷这小妮子。



    虽然从琉球到中原,一路舟车劳顿,但张霈却是有些闲不住了,恨不得立马踏足武林,江湖十大美女还等着他呢?不过这个口号可不敢喊出来,这次单婉儿让他清理门户正遂了好色男人的心愿,虽然有疏影跟着,但就她一人,势单力薄,哪里翻得出张霈的手掌,要圆要扁还是他这淫魔说了算。



    张霈搂着韩宁芷又亲又摸,终于将闹着要和他一起去燕京的小妮子哄住了,之后吩咐东冥四将保护好诸女安全,伴着疏影走出了客栈。



    尚天军替张霈牵来两匹骏马,一黑一白,正是从琉球带来中原的唯一两匹神驹,绝尘和白雪。



    张霈微微一笑,最后嘱托了几句,拍了拍他的肩膀,翻身跨上马背,携手单疏影踏尘而出。



    苏州城西,杂草丛生的凶案现场。



    “天哪!这……苏州府要变天了……”一个年岁不大的捕快虚眯着双眼,双手不自然的抖颤,看着眼前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惧景象,这坚毅的小伙子被冷汗浸湿了衣衫,腹中突然传来一阵翻江倒海的搅动,他忍不住弯腰呕吐起来。



    一阵阴风呼啸而来,青年捕快身子打了冷颤,急急爬起身来,顾不上抹去嘴角衣襟的秽物,连忙转身逃离这修罗战场般的地狱。



    青年捕快跑到座骑边上,定了定神,手忙脚乱的翻上马背,调转马头,猛的举鞭抽在马臀上,马儿吃痛,一声长嘶,放啼狂奔,飞驰而去。



    眼见马速迅疾,心急如燎的青年捕快仍嫌不足,马鞭无情落下,只求速度能再快些,一人一马,如同正被魔物追赶的猎物般夺路奔逃。



    同时在官道尽头,两匹疾驰骏马而来,一男一女,男子刚毅,女子柔美,端是一对碧人。



    青年捕快顾不得许多,前方不远就是苏州府城门,吆喝一声,与离城的张霈和单疏影擦身而过。



    城门关防带兵校卫,瞧对方架式也知道事情不小,并未留难,挥手放行。



    快马入城,蹄子踏着青石路面,眼见街上百姓众多,商贩挡道,紧握马鞭缰绳的掌心满是汗水,青年捕快脸色冷清,沉声喝道:“让开,让开……官差办公……闲人回避……”



    街上百姓见捕快在城内纵马,纷纷闪避,若是避得迟了,不幸伤着哪里,诉苦的地方都找不到。



    接连奔过几条大道,青年捕快吆喝挥鞭,不曾耽误片刻。



    终于眼前现出了一阶阶青石台阶,下方东西各有青石雕刻石狮一座,刻工精细,形态生动,青石台阶之上的一座朱红大门,金黄门钉,耀眼醒目,檐下悬挂“官衙”匾一方。



    此处正是苏州府官衙,维系大明朝地方公理的所在。



    “出,出大事了……”张磊翻身落马,奔进衙门,顾不得先将气喘匀净了,便声嘶力竭的吼起来。



    外堂十多名闲散官差正围在一张木桌前吆喝笑骂,见有人败了他们赌兴,没好气的嚷道:“石头,你瞎嚷个什么劲?”



    “他***,老子难得手气这么顺,你在旁边鬼叫啥?”



    “石头,现在翠香楼可还没开门做生意,你着什么急啊!”



    众观察哄堂大笑,张磊憋的俊脸通红,这大明朝的军队是铁血强悍的没话说,但地方上的守备却是懒散皮怠得紧。



    张磊是刚来的,还不习惯底层官场小吏间这种嬉笑打闹,堕落腐败的生活。



    官差们正自嬉闹,一个娇嫩的声音道:“石头,出了什么事?”



    一个少年不疾不徐地走进院中,只见来人最大二十来岁,长身玉立,身着一袭儒服长衫,银色主体红缎沿边,头顶一方鹅黄文士方巾,两缕黑亮秀发很别致的垂在胸前,眉目如画,琼鼻檀口,五官精致得像个小瓷人,美目流盼,秋波似水,手持一柄白玉骨小折扇,扇手就像是同一种颜色,轻轻拂动之下,真个道不尽的雅俊飘逸,风流倜傥,好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



    这群痞子官差似乎很怕这个玉雕冰琢般的美少年,脸色微变,赶忙动作利索的收拾赌具,一个个站直了身子,目不斜视。



    张磊看到美少年,脸上发自内心的流露出一丝钦佩和欣慰的神情,显然这美少年在他心中份量不轻。



    张磊见对方开口相询,急忙躬身答道:“小……公子,城郊出大事了,你快随我去看看吧!”



    一个长相猥琐的家伙,拍马讨好道:“什么大事要公子亲自出马?”



    另一个立刻随声附和,朝张磊吼了一声,骂道:“刚来几天,没有规矩,难道什么事都要公子亲自料理不了?”



    张磊抹了抹汗,嘶哑着嗓门道:“这案子非同小可,伍爷可得亲自走这一趟。”



    美少年妙目流转,哼了一声,不理那些值班聚赌的官差,继续问道:“可是出了命案?尸首呢?”



    张磊不敢怠慢,连忙答道:“尸……尸首还在城郊。”



    一脸猥琐的家伙再次忍不住骂道:“这事你应该去找仵作将尸首运回来,为何缠着公子说项?”



    张磊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声音微颤道:“死……死了三十几个人哪,这仵作哪里搬得了这许多……”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美少年双眸精光一闪而逝,玉容微沉,冷声道:“石头,带我去。”



    众官差不用他下令,随在美少年身后,齐齐奔出衙门,张磊前面领路,众人护着美少年飞驰而去。



    众人未行多远,城府西郊,张磊突然勒缰驻马,众人也纷纷勒妈停下,四下观望。



    美少年见张磊眼中流露出的惊恐慌张的神色,秀丽的美貌微蹙,冷声道:“尸首在哪里?”



    张磊浑身打了个冷淋淋的激颤,恐惧的点了点头,伸手指着不远处一座废弃的庄园,声音沙哑道:“对……就……就在那庄……里面……”



    “怎么?那庄园里可是有什么古怪?”美少年察觉张霈神色有异,手指竟微微有些发颤,这张磊虽是衙门中的新来的小伙子,但为人正气,究竟发生了何事使他如此惶恐。



    张磊唯唯诺诺的点头不迭,几个与他熟络的年轻官差纷纷失声笑了起来,不等美少年发话,当下吆喝一声,便朝庄园冲去。



    低着头的张磊不理会旁人的讪笑,美少年美目注视着他,安抚道:“别担心,我们过去看看。”



    说完,美少年提缰夹马,当下率众策马前行。



    众人在庄前落马,正要进门,忽听里面传来几声惊呼,美少年心中一凛,叱道:“大家快进去。”



    “锵锵”之声接连响起,众官差拔刀在手,冲进了庄园大门。



    当众人进庄之后,看清眼前景象,顿时呆住了,竟无一人发出只言片语。



    潇潇风声呼啸而过,三十多具无名尸首,死状奇惨,残肢断体,四散抛落,蜷缩、平躺、俯卧,千奇百状,唯一相同的是,每具尸首脸上的神情都惊恐慌怯,怒目圆睁,好似至死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落得这般下场。



    一名官差不张霈还要不济,双腿发颤,差点就瘫倒在地,张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数过了,死……死了三十八个人。”



    苏州府是明朝重镇,管理严苛,治安良好,当然武林中人,寻衅滋事,打打杀杀的事情也常有发生,可谓命案天天有,强盗天天抓,死几个人不足为奇。



    但帮派之间的火拼却不多见,就算有,各方面也必须提前打点一切,否则让百姓不安,流言四起,被御吏参上一本,府台老爷,守备军官都脱不了干系。



    不过张霈可不知道这些规矩,昨夜杀光了罗虎和他一众手下,飘然而去,潇洒得很,却不知道将苏州府闹了个鸡犬不宁。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黑河地图  益阳资讯  临沧新闻  钦州旅游  中卫资讯  那曲地图  昭通时尚  泸州学校  白山新闻  思茅新闻  松原地图  连云港旅游  北海资讯  三亚论坛  临沧新闻  眉山旅游  临夏新闻  许昌学习  合肥学习  迪庆旅游  临汾新闻  德宏时尚  湘西旅游  喀什资讯  诸城旅游  中卫资讯  临汾新闻  钦州学习  佳木斯论坛  深圳学习  西安新闻  六安论坛  那曲地图  泸州学校  伊犁学校  淮安新闻  安阳资讯  怒江论坛  天门时尚  襄樊旅游  盘锦学习  七台河时尚  辽源地图  安阳旅游  烟台论坛  松原时尚  廊坊时尚  沧州学校  酒泉论坛  白山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