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六章 香艳构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人方才穿戴整齐,秦柔便似算好时间般敲门进来,手里端着一个盛着温水的脸盆,浅笑嫣然,风情万种。



    秦柔走到张霈身边,放下脸盆,和单婉儿一道用沾水的热毛巾动作温柔的替他轻轻擦拭起来,这些事本不用身份娇贵的二女亲力亲为,但谁叫她们爱煞了张霈这色郎君呢!



    女人一旦爱上了男人,那就没有任何道理可言,更何况是古代这个缺乏真爱的年代,这里将就的是先成亲后恋爱,至于夫妻生活和不和睦那就只有天才知道,所以单秦二女分外珍惜这份难能可贵的爱情。



    张霈在二女间享尽人间温柔,真不是几生几世修来的艳福。



    轻轻将她们柔软的身子搂在怀中,张霈嗅着两女身上淡淡地天然体香,由衷赞叹道:“婉儿、柔儿,你们真是国色天香的大美人,是上天赐给我的宝贝。”



    听着爱郎发自内心的称赞,书二女芳心甜蜜,妙目媚光流转,单婉儿俏脸上那抹仍未完全消退的,高潮时生出的娇艳红霞似乎更红了,她伸出纤纤玉指在张霈额间轻轻一点,微嗔道:“油嘴滑舌,真不知还要骗多少女孩子?”



    “油嘴滑舌?”张霈心中一荡,戏虐道:“嘿嘿,那婉儿一定是爱不释口吧?”



    张霈光调侃还不闲过瘾,把血盆大口凑到单婉儿娇艳欲滴的柔唇旁,作势欲吻,惹得她娇笑连连,羞嗔撒娇,自从和张霈突破男女大防之后,单婉儿温柔尽显,在他面前再也没有往昔高贵矜持的样子,有的只是怀春少女般的小女儿情态。



    秦柔娇声浅笑,玉体轻颤,横了张霈风情万种的一眼,柔声道:“夫君就是喜欢欺负妾身们,占姐妹的便宜。”



    “欺负?不是你们自愿的么!刚才一个个都还让我压得更重一些。”张霈嘴里发出淫荡的笑声,一副得意洋洋,欠扁欠揍的样子,“我是你们相公,你们是我娘子,闺房之乐不算占便宜吧?我可是出工又出力,雨露均沾,从未偏袒过谁。”



    两女知道张霈的性格,这种羞死人的话也只有他才会这么大言不惭的宣之于口,她们很有默契的没有在这个张霈最擅长的问题上面多做纠缠,继续发展下去,指不定还有什么羞煞人的淫言浪语要问世。



    她们很有默契的同时转过臻首不理会张霈的高谈论括,美人不搭腔,没过多久,他自然就觉无趣了。



    “你们两个小妖精,相公都快被你们给迷死了,哪里还有闲暇去理那些小丫头?”张霈自知失言,故作沉思摆出非常懊恼的样子感叹道。



    两女均知他口是心非,但心爱男人的甜言蜜语谁不爱听?纷纷又转过头来,三人很快又笑闹在一块。



    秦柔看着单婉儿似乎感觉她和刚才进屋时有些不一样,美眸中荡起一层笑意,敛了敛眼帘,娇声笑道:“婉儿姐姐,妹子的衣裳可还合身?”



    单婉儿粉脸微红,噘着红艳艳地樱唇,狠狠瞪了张霈一眼,嗔道:“都怪你。”



    张霈哈哈一笑,掩饰自己的尴尬,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正色道:“婉儿,你说世上什么生意最赚钱?”



    东冥派在中原毕竟有基有业,本身又是贩卖军械起家,单婉儿几乎是脱口而出道:“武器和战马。”



    张霈先是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



    大明朝对武器的管制及其严密,大规模的贩卖根本不可能,燕王朱棣造反时倒是可以狠狠捞一笔,不过他可是要做皇帝的人,若是你挣了他的钱,到头来怕是他会要了你的命;战马也是一本万利,但东冥派既没有收购来源,又缺乏销售渠道,这条路也走不通。



    张霈见单婉儿投来相询的目光,微微一笑,将心中所想一一道与她听。



    军火、石油还有毒品是后世最赚钱的三大产业,但是在古代,这个市场似乎还没能成熟起来,张霈眉头微蹙旋又展开,笑道:“相公想开服装店,你们觉得这个建议怎么样?”



    不等两女开口搭腔,张霈又自顾自的继续说道:“这世上最好赚的就是孩子和女人的钱,孩子自不用说,谁家大人就是自个儿穷点累点,也要省吃俭给孩子添衣置裳,买房娶妻;女人天生爱美爱洁,胭脂水粉,绫罗绸缎,金银珍宝,哪一样不是利润丰厚。”



    也算半个生意人的单婉儿眼前一亮,嘴角勾起一个娇俏的弧度,含笑柔声道:“相公的话却有几分道理。”



    秦柔也是听的连连点头,美眸异彩熠熠,轻声道:“话是有道理,但是别人不早就在这样做了吗?除非能做出别人没有见过的衣裳,否则哪能成事?”



    “两位娘子可会女红针线?”张霈笑而不答。



    虽然有些不适应张霈跳跃性的思维,不过两女还是很快的点头,给了他肯定的答复。



    在过去多半是指女子的针线活方面的工作,像是纺织、编织、缝纫、刺绣、拼布、贴布绣、剪花、浆染等等,举凡妇女以手工制作出的传统技艺,就称为“女红”。中国女红艺术的特点是讲究天时、地利、材美与巧手的一项艺术,而这项女红技巧从过去到现在都是由母女、婆媳世代传袭而来,因此又可称为“母亲的艺术”。



    古代大户人家的女子一门不出二门不迈,针线女红可以是和三从四德一样的必备课程,也是打发时光的一种重要消遣方式,就连出身武林世界的女子也不例外,张霈问两女会不会女红就像问后世人会不会上网一样可笑。



    “这就好。”张霈伸手在大腿上拍了一记,笑道:“相公设计了一件绝对没人见过的衣裳,你们看能不能做出来。”



    “真有别人没有见过的衣裳?”单秦二女眼中都流露出一丝疑惑,和一丝兴趣。



    “为夫难道还骗你们不成?且听相公慢慢道来。”张霈耐着心思将后世旗袍的设计理念大概为两女描述了一下。



    幸好与张霈相识以来,他总会做一些使她们惊喜不已的事,这次两女初听他的设计构想倒也还不算太过惊讶,只是觉得自己的相公似乎是一个隐藏着很多秘密的大宝库,等待着她们的挖掘。



    秦柔听张霈说的天花乱坠,美眸顾盼流嫣,轻声笑道:“相公,你说的旗袍,妾身心中有了些大致了解,但还是有甚多不明白的地方,你能把它画出来吗?”



    “当然可以,笔墨纸砚伺候,嘿嘿,不过若是有铅笔就更好了。”张霈当然知道自己后半句是奢望,单婉儿和秦柔虽然不解何为铅笔,但还是按照张霈的吩咐取来纸和笔供他作画之用。



    张霈对于写毛笔字兴趣寥寥,一手字写的连三岁孩童都嫌不如,但这时却似乎来了兴致,神情专注,表情认真的画了起来,幸好平时他也喜爱信手涂鸦,虽然毛笔用起来着实难度大了些。



    中国画采用散点透视,讲究笔法墨工,讲究布局气势,讲究意境深远,而西洋画则用物理透视法,讲究光影效果,讲究色彩造型,讲究逼真再现。



    张霈却是用画西洋画的手法去演绎中国画,费了不少功夫,张霈终于长长舒了口气,笑道:“两位娘子请过目,为夫画好了。”



    两女站在张霈身后,仔细看着画纸上他口中所谓旗袍,这是一件轻柔的女子长衫,胸前斜插排襟对扣,立领盘纽、摆侧开衩,单片衣料、衣身连袖的平面裁剪。



    张霈见两女看的仔细,面上越发得意,心中暗忖,毋庸置疑,这就是被誉为女性华服之王的旗袍,它最大的好处,便是更能体现出女性的柔美身段和迷人的神韵,嘿嘿,长见识了吧!



    两女都是出身大户人家,在衣饰穿着方面都有自己的独特见解和审美观念,这旗袍样式简单大方,但唯一有些难言的是,它虽然极好的突出了女子玲珑浮凹的曲线以及体性身段的特点,可是那开衩的设计却是让人脸红心跳,羞怯害臊。



    单婉儿和秦柔只匆匆看了一眼,便羞涩的移开美眸,不敢细看。



    古代的女子,平日穿的花花衣裳都是长袍似的,像旗袍这种类似与古代劲装的紧身衣,确实是开前人之未创,谁家小妞不爱俏,这旗袍一上身,那是立马就能体现妙曼身段和气质风流的好事物,但这新颖独特的设计也着实是太大胆创新了。



    张霈见两女明显是对这旗袍心动,大有江山美人均在手的感觉,道:“旗袍是一种内与外和谐统一的典型传统旧时时装,它以其流动的旋律、潇洒的画意与浓郁的诗情,表现中国,嗯,中原女性贤淑、典雅、性感、清丽,诠释着女性特有的时尚性情与气质。



    单婉儿晕生双颊,贝齿轻摇下唇,低声道:“相公,这旗袍如此……如此那个,是不是过于大胆了些?”



    秦柔也红着俏脸随声附和:“若是做出来了,没人买怎么办?”



    张霈却是不以为然,自信满满道:“两位夫人,你们觉得为夫这衣裳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自然是好。”两女脸上自然流露出喜悦之情,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单婉儿更是发自内心的赞叹道:“妾身很喜欢相公的设计,但正如秦妹妹所言,若是买不出去如何是好?”



    “原来两位娘子是担心销路问题,嘿嘿,买不出去也没有关系,大不了你们穿给为夫看好了。”两女闻言,纷纷低垂着羞红的臻首,煞是可爱。



    看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大没人对自己含情脉脉,一副你爱咋整就咋整,人家全依你的诱人样儿,张霈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色,起初他只是因为撕毁了单婉儿的长裙想要做出补偿这才随口一说,想要开店买衣服,而现在脑海中似乎真的浮现出众女穿着旗袍的娇媚样儿,差点连口水都流出来了而不自知,连张霈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这个香艳构想了。



    单婉儿粉嫩的耳垂传来阵阵灼热的感觉,又抬头忍着羞涩看了一眼张霈所画的那旗袍图案,低声含笑道:“可这长衫的分衩,也未免太高了些,穿……穿起来好羞的……”



    “旗袍的样式很多,开襟有如意襟、琵琶襟、斜襟、双襟;领有高领、低领、无领;袖口有长袖、短袖、无袖;开衩有高开衩、低开衩;还有长旗袍、短旗袍、夹旗袍、单旗袍等。”张霈声音停顿了一下,正色道:“开衩只是旗袍的很多特征之一,不是唯一的,也不是必要的。”



    秦柔妩媚一笑,拍手道:“相公说的对,美好的事物,任何人都会乐于接受。”



    张霈所画的旗袍是他回忆后世服装展梯形台上,那些身高腿长的模特所穿而画的草图,他也知道坦胸露乳,春光肆泄那是不可能的,便笑道:“这只是旗袍的雏形,若有需要,你们按照市场自己修改好了。”



    “相公的旗袍构想很好,一定能够火起来的。”单婉儿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看着张霈的目光很温柔,让他感觉有些飘飘然。



    “夫君,制作旗袍肯定要用上等的绫罗绸缎。”秦柔顿了一下,补充说道:“女红针线的要求也很高……”



    “这个可以容后再议,反正现在也不着急。”秦柔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但张霈却混不在意的说道:“你难道忘了宁儿的爹是谁了?有他撑腰,怕是在生意场上还没有成不了的事。”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淮北地图  辽源地图  伊犁论坛  吴忠旅游  钦州学习  咸阳论坛  三明时尚  迪庆旅游  西安娱乐  南通时尚  黔南地图  临夏新闻  商洛论坛  宜昌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郑州地图  西安娱乐  张家口时尚  黄冈旅游  松原时尚  诸城旅游  林芝地图  郑州旅游  酒泉论坛  贵港资讯  伊犁学校  张家口时尚  金华娱乐  连云港旅游  铜川学习  泸州学校  商洛论坛  湘西旅游  湘西旅游  酒泉论坛  三亚论坛  深圳学习  松原地图  郑州旅游  七台河时尚  海口新闻  钦州旅游  阿拉尔地图  迪庆旅游  益阳资讯  桂林学校  娄底资讯  安阳资讯  眉山旅游  思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