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三章 云消雨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云消雨歇之后,张霈轻轻搂着秦柔娇媚的身子,亲亲喔喔,谈情说爱,地点则从八仙桌变成了厢房中那张柔软舒适的大床。



    两人赤裸的身躯还残留着方才欢愉后的汗珠,暗香浮动,时已入秋,屋中虽无凉意,但心怜佳人的张霈仍是小心翼翼地拉过锦被,体贴的盖在秦柔白条条的赤裸娇躯上,遮住她柔弱无骨的诱人女体。



    张霈用手轻轻抚摸着佳人光润粉洁的脊背,凑到她娇嫩的耳边,呵气轻声道:“柔儿,刚才感觉美吗?”



    没想到张霈竟然会问出这么羞人的问题,秦柔心里好象有只小鹿在乱闯一样,七上八下,看着他那火辣辣的目光,美人儿忸怩的伸手在他腰间嫩肉拧了一记,娇嗔不依道:“相公,你讨厌,不和你说了。”



    难道自己的技术退步了?不可能啊!刚才若不是及时张开天魔场,怕是全后院别苑都听见美人儿歇斯底里的求饶以及惊天动地叫床声了。张霈眼中满是戏虐之色,不由调侃道:“嘿嘿,娘子方才不是称为夫是恶人么?快快说说,恶人刚才弄得娘子舒不舒服?”



    “哼!”秦柔轻碎了一口,我粉颊微红,知晓张霈嘴上功夫了得,别过臻首,装出一副不理他的样子。



    张霈嘴角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坏笑,眼中闪过赤色精光,笑道:“娘子怎么不说话了?为夫的功夫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嗯,你若在不说话,可是默认了?”



    秦柔芳心霍霍,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但仍是低声软玉,语气坚定的说道:“谁……谁默认了……你,嗯,刚才难受死了,人……人家才不稀罕……”



    张霈刚才的话并未说明默认什么?秦柔一时羞急,却有些不打自招的嫌疑。



    好色男人突然哈哈一笑,伸手在秦柔身上胡抓乱摸起来,嘴里不清不楚道:“既然娘子嫌为夫方才不够尽心尽力,那我今个儿就豁出去了,为了柔儿能够满意,为夫就算精尽人忘,也要鞠躬尽瘁。”



    “啊,不要啊……好了……啊……夫君,不要……啊……停手啊……”秦柔娇呼一声,气喘吁吁,神智很快淹没在张霈的调情手法与温柔手段之中,哼哼咿咿,语不成声。



    虽然张霈这次再没泄身,但房中香艳不减,春色无边,秦柔梅开二度,身心俱舒。



    <><><><><><><><><><><><>



    春来不是读书天,夏日炎炎正好眠。



    此时虽非夏季,却不影响张霈睡觉的好心情。



    不曾想正睡得舒坦之际,突然,屋外传来一声娇呼:“相公,相公,你起来了么?”



    “是婉儿!”张霈懒洋洋的翻了个身,搂住旁边秦柔娇嫩的娇躯玉体,在那双丰方才带给自己无限享受的双峰上无意识的**起来,打了个呵欠向外喊了一声:“我还没起来,婉儿进来和为夫一起睡吧!”



    语毕,屋外顿时没了声息。



    悠悠转醒过来的秦柔俏脸绯红,软腻的娇躯滚烫火热,热度惊人,柔媚玉体紧紧依在心爱男人怀中,将尽是满足与春意的地玉颊贴在他胸前,温柔深情地轻嗔道:“相公,不要这样,好……好羞人的……”



    秦柔此时虽仍是处子之身,并未与张霈跨越那最后一步,非不愿也,实不能矣!但眉宇间地春情蜜意,却是怎么也藏掩不住。



    眼看怀中玉人媚眸盈盈,暗波横生,似秋水流转,道不尽地恩爱春情,张霈感觉全身鼓胀,心中欲焰升腾,伸手在她丰硕的翘臀上轻捏了一把,淫笑道:“柔儿,这有什么好羞人的,都是自家姐妹,再说又不是没有一起过服侍过相公,怕什么?还是说你一个人能敌得过相公?”



    秦柔檀口微分,轻“啊”了一声,遇着张霈这绝世淫魔,她还能说什么呢!



    美人儿俏脸滚烫,仿若熟透了的红苹果,红彤彤的,煞是可爱。



    不敌张霈赤裸裸而不加掩饰的火热目光,秦柔娇躯轻颤,倏然扯过缎绸锦被遮住玉颊,只露出两只脉脉含情,春意盈盈的眸子,羞声涩语道:“相公,人家……人家哪里,哪里是你对手……柔儿不……不阻你就是……你让婉儿姐姐进来吧……”



    软玉温香,吴哝软语。



    秦柔妙目流转,顾盼生嫣,锦被下勾勒出的令人垂涎欲滴的曲线,让厢房中地温度顿时又升高了许多。



    张霈顿觉口舌干燥,他艰难的滚了滚喉结,咽了口唾沫,伸手将秦柔火热的娇躯搂入怀中,大手轻轻爱抚着她的丰胸翘臀,嘿嘿笑道:“亲亲好宝贝,刚才真是苦了你了,不但檀口吹箫,这双峰秀乳,隆臀玉股也受了不少苦,瞧瞧,都红了……”



    “不……不许说,你……坏死了,不许这样说……”秦柔“嘤咛”一声,颊飞双霞,青葱似地玉指急忙掩住张霈嘴唇,不让他继续说下去,浑身却是仿佛力气都被抽干了般酥软如泥。



    秦柔体质敏感,偏偏又身怀九阴绝脉,不能与男子龙虎交汇,以前心如止水,只盼古寺青灯,倒也罢了,如今既遇见心爱郎君,当如何是好?



    自倾心张霈以来,秦柔心中一直暗怪自己无能,不能将一个女子最珍贵之处完全献给心爱男人,难免心声郁结,可别小看这个问题,此事可大可小,若是一个不好,当是药石无效,香消玉殒的结果。



    好在萧雅兰这小妮子教了她不少,嘿嘿,自从她们琉球尚野府邸温泉发现的洞庭密室中返出之后,秦柔心知自己的难言之处,暗地里便没少向萧雅兰虚心请教有关房事方面的事情,姐妹感情也在这一来二去中,越发深厚。



    张霈干笑了两声,倏的轻叹一声,道:“也真是难为囡囡(萧雅兰小名)了,竟然能想出这么多匪夷所思的绝妙法子,真是个惹相公心疼的可人儿,柔儿以后一定多要抽时间,常常与她交流才是。”



    秦柔当然知道张霈的坏心思,不由嗔道:“得了便宜还卖乖,真是不折不扣的大坏蛋。”



    张霈闻言大点其头,面上哪有半分惭愧之色,心中骚痒,轻声笑道:“不交流怎么进步?思想不要这么狭隘,柔儿有空的时候多和囡囡进行一些关于技巧方面,有深度的探讨,还要多实践切磋,主要议题就是体位多变和加强持久力方面的问题,我总觉得柔儿的战斗力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你可千万不要害羞,不好意思,都是自家姐妹,大家是一家人,记得不懂就问。”



    秦柔芳心羞不可仰,银牙暗咬,伸出纤纤玉手捂住张霈贼亮贼亮的双眼,浅笑着涩涩道:“什么体位持久力,我瞧你比雅兰妹子懂得多了,她只传授些应对之法,教导我如何让相公舒服,而相公你却是个真真正正的色魔宗师,柔儿只怕天下女子见了你都是要倾心失身的。”



    “这娘子可是谬赞了,为夫道行尚浅,技巧也很粗鄙得很,虽然神勇过人,但那是天赋本钱雄厚,旁人羡慕不来的,我仍需多多修炼,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最好是能集思广益,理论结合实践,只有这样才能早日大成。”张霈故作愁眉苦脸地哀叹一声,眼中流露出浓浓的遗憾之色。



    “坏夫君,柔儿不和你说了,婉儿姐姐还在外面等着见了呢!”秦柔羞笑着白他一眼,风情万种,张霈的心不由跟着火热起来。



    秦柔勉力支起娇弱无力的身子,姿仪优雅舒缓的地穿上自己的丝绸亵衣和贴身短裤,打算起床下榻,她毫不在意自己美好的身段,窈窕的胴体曝露在张霈灼灼的色狼目光之下,一副当他完全不存在的样子。



    张霈轻轻挪了挪身子,后背靠着床头,心怀舒畅的欣赏着美人穿衣着裙,现在就差一根事后烟了。



    秦柔知道心爱男人的目光盯在自个儿身上,心中即是羞涩,又有些窃喜,故意放慢手中动作,使他能看的更加清楚明白,整个过程中春光不时外泄,冶荡的眼神极富挑逗性,直看得张霈兽血沸腾,瞪大眼珠子仿佛要吃人。



    “柔儿,相公这会儿可把话说在前头,你别再这样引诱我了,若是把哥哥的火勾起来,到时候就要劳烦娘子替我灭火了,知道吗?”张霈故作凶狠地说道,同时伸手到秦柔雪也似的肩颈,将亵衣的系绳再次轻轻扯开,算是警告。



    亵衣的衣带解开了,秦柔一声**,两只素手紧紧捂在深深的乳沟之间,将亵衣按住,亵衣两侧,露出了大半个圆鼓鼓雪白乳肌。



    高高的雪白玉峰一点点显露了出来,看得让人血脉沸腾,就在她酥乳最高峰马上就要显露出来的时候,秦柔呻吟了一声,千娇百媚地横了他一眼,然后才将青纱裹住性感的娇躯,起身坐在椅上,整理起来。



    张霈见秦柔览镜梳妆,时不时飞过一个媚眼,风情无双,心中惬意非常,突然想到门外还有一个玉人在等自己,便支起身体,赤裸着翻身下榻,大踏步地朝着屋外走去。



    单婉儿候在屋外,见房门“嘎吱”一声稀开一道缝隙,不由腿弯轻轻下屈,盈盈施礼一福,抬头却傻了眼,只见张霈全身上下什么都没穿,赤裸了精壮的身子伫立在自己面前。



    美人儿霎时玉颊霞烧,美眸朦胧,檀口啐道:“夫君,你怎么都不知道把衣服穿好!”



    “没关系,反正你是我老婆。”张霈随口应道:“相公的身子横竖都是你的,还害羞什么?”



    闻言却把单婉儿给臊得俏脸生晕,媚态横生,羞急的转过螓首,不敢看他。



    张霈露出奸计得逞的笑容,伸手拉着单婉儿柔嫩白皙的纤手,将她拉进屋子。



    重新坐回床榻之上,张霈拉过锦被将身子裹住,背靠卧枕,仔细欣赏眼前两个都穿着柔滑且薄,透气清凉的丝织衣裳和罗裙绝色佳人。



    薄薄的丝绸紧贴在两女圆润雪白的肌肤上,正好把她们的身段曲线勾勒出来,单婉儿较之秦柔更为丰满性感,前突后翘,丰乳肥臀,而秦柔身段高挑,虽不如秦柔那般丰盈,却有一种冷艳的骨感美,娇躯也是玲珑浮凸。



    两女不约而同都梳了个堕马髻,《风俗通》曰:“堕马髻者,侧在一边。”据说梳着这种发髻,加上愁眉、啼妆等装饰,能增加妇女的妩媚之态,似刚从马背上摔下,故走路也有特殊的姿势,名为“折腰步”。



    再配着她们曼妙有致的风流身段,衬托出一股成熟艳丽,娇慵诱人的雍容风情,浑身散发出成熟媚惑的**风韵,扣人心弦,女人味十足,以张霈这个现代人的审美角度看,则更突显了两女身上那种高贵,矜持,冷傲,自信的古典美态。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淮安新闻  桂林学校  嘉峪关旅游  迪庆旅游  徐州旅游  钦州旅游  汕尾论坛  海西论坛  思茅新闻  十堰论坛  南通时尚  湘潭学习  连云港旅游  长沙娱乐  廊坊时尚  汕尾论坛  大丰地图  许昌学习  大兴安岭论坛  七台河时尚  桂林学校  抚顺学习  昭通时尚  徐州旅游  合肥学习  七台河地图  金华娱乐  张家口时尚  六安论坛  沧州学校  钦州旅游  金昌论坛  济宁新闻  衡水新闻  湘西旅游  临汾新闻  重庆学校  天门时尚  衡水新闻  廊坊时尚  酒泉论坛  林芝地图  三亚论坛  思茅新闻  黑河地图  襄樊旅游  天门时尚  湖州旅游  娄底资讯  商洛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