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九章 很坏很强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ps:新章节开始前,先说一句,嗯,以前的内容我会找时间慢慢把残缺补齐,我保证会给大家一个尽量完整的故事。由于上一章我也大幅度修改过,所以这章和上章之间可能有些衔接不上的地方,请见谅。我会在近日将上章补齐。



    <><><><><><><><><><><><>



    结果,韩宁芷失身张霈的事仍是没有瞒住,开玩笑,张霈身边的女人哪一个不时精明聪慧的妙人儿,而且又都是过来人,这种事怎么可能隐瞒得住。



    当然自诩男人中的男人的张霈也从来没有想过要隐瞒什么,拿他的话来说,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地球是圆的,本少爷敢作敢当,这有好难为情的,还遮遮掩掩。



    张霈说这话时,更是一副龇牙咧嘴的得意样儿,似乎恨不得上街去大肆吹嘘一番,这可害哭了害羞的韩宁芷,毕竟女儿家脸皮薄,哪里能跟张霈比,估计天下间能和他比脸皮脂肪厚度的人也不多。



    改名易主尚府后厅庭院中,少两人相隔三丈而站。



    张霈微微一笑,抛开杂念,灵识散布四周,背后井中月弹出刀鞘,翩然落入稳如磐石的手中。



    刀身与刀鞘磨擦,“锵”地发出一声虎啸龙吟般激越的清鸣,充满了凝重肃杀的味道。



    张霈的一身功力似乎也为了回应这一声激啸的刀鸣,突然间提升到了极点,并且越来越强,最终保持在一个没有丝毫波动的顶峰状态。



    双目神光灼灼,张霈胸中仿佛充斥着无限激昂豪情,与手中神兵同名的井中月心法使得他的心湖平柔如镜,点滴无尘,丝毫无差地将单婉儿的一举一动都映在心中。



    这突如其来的情形连张霈自己也吃了一惊,单婉儿几女知道张霈的武功简直是一天一个变化,遂想一见他真正的实力,于是便有了眼前院中的一战。



    张霈如今练成了天魔九变的第二变“焚海变”,功力精纯无比,天魔气收发随心,而且通过三日闭关参悟,虽然没能破得《长生决》奥义,但也不是全无收获,至少巩固了当前武功的境界。



    人刀合一,自然而然,刀锋所至,无坚不摧。



    张霈心中似乎觉察到了什么,脸上隐约露出一丝狂喜,难道说,神仙姐姐醒了?



    苦苦抵抗着张霈强大的仿佛吞噬世间万物的磅礴气势,单婉儿盈盈美眸中有的只是欣慰和赞赏。



    单婉儿当然不知道张霈体内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气机牵引之下,她却能清楚的感应到自己现在若不出手,将再也没有出手的机会。



    东溟剑出鞘,凤鸣之声倏然响起,单婉儿妩媚一笑,柔声道:“若不是亲眼索见,我真不敢相信世间有霈儿这等学武奇才。”



    还有什么能比得上心爱女人衷心诚挚的夸赞更令人振奋呢!张霈哈哈笑道:“姑姑,我不是早说过我是天上没有,地上一个,旷古绝今的良材美玉么!”



    东溟派中,人多口杂,张霈还是叫单疏影姑姑,而单疏影则唤他霈儿。



    “既然如此,你可要让着姑姑,只准你使出三成功力。”单婉儿掌握之尊,武功自是不弱,一剑在手,气势陡然不同,她整个人仿佛融入了庭院的天然景色中去,自然清新,这是一种高手才有的境界。



    比武之前明明说是为了见识一下张霈如今武功到底厉害到何种程度,可是现在怎么变成了只能使出三成功力,这个似乎有些强人所难了吧!虽然他很不谦虚的承认自己很厉害很强大,但是面对琉球第一大派的掌门,他也不好意思说自己三成功力就能打赢对手。



    张霈无奈的散去大部分劲气,顿时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从对面娇滴滴的美人儿身上散发出来,而他刚才还无比有型无比帅气的poss现在却是感觉浑身上下无比生硬,仿佛连站着的姿势也古怪可笑,知道自己由于收起大半功力,气势为单婉儿所夺,若不立即出招扳回劣势,只怕呆会输的就是他了。



    长刀横胸,就在院中观战的众女都以为张霈就要出手进攻的瞬间堪堪打住,井中月轻轻划出一个微妙玄奥的弧度,摆了个将出未出的姿势,浑身却充满了强烈的刀意。



    天刀八法——“不攻”



    单婉儿原本臻至完美境界的剑意轻轻波荡一阵,自然和谐的状态一去不复返。



    张霈压力大减,浑身上下虽然谈不上舒服,但却不再感觉难受。



    单婉儿美眸中闪过一抹异彩,两人其实根本不需要真打实干,用刀剑招式来分胜负,此时张霈虽然借着刀意扳回劣势,自己却也丝毫未露败象。



    两人都是一副古井不波的样子,对恃如山岳,静谧似空谷,承受着彼此如有形质的气机攻势。



    武功到了他们这个级数,一招一式已经不再重要,往往天马行空的招式更具有杀伤力,而且防不胜防。



    高手对决,任何一丝功力或情绪的不专注,分神散气都有可能导致对方寻隙而入,杀招不绝,若是擂台比武,高下立分;杀场对敌,生死立判。



    沉默了半晌,单婉儿轻轻呼出一口浊气,温言软语道:“霈儿,你既然如此厉害,不如再让让姑姑,只准用两成功力,如何?”



    不是吧!干脆我自缚手脚,站着不动让你狠k得了,张霈还没来得及将自己的感慨从思想转变成语言表述出来,只见空中寒茫闪烁,一剑循中宫击来,打破了两人互不进攻的僵局。



    张霈脚步一错,身形急转,魅影般移到单婉儿身后,反手一刀,势若惊鸿,劈向她的粉背,单婉儿斜着迈出一步,反手一剑,撩刺向张霈的小腹。



    张霈脚步向前轻轻一跨,仿似附骨之蛆,刀锋飘忽,但刀势却稳而不变,劈向单婉儿柔媚的娇躯。



    单婉儿白洁的长裙飘飞,脚下生风,平地滑出一丈,蛮腰拧转,回身一剑刺向张霈持刀的手腕。



    刀剑相交,金铁铮鸣。



    张霈与单婉儿两人,你来我往,剑法刀招,行云流水,来去无痕,毫不停歇,轻身功夫也被施展到极致,最终只剩两团蒙蒙的光影。



    清雅幽致的庭院中,两柄绝世神兵,劲气四散,跌荡破空,嗤嗤有声。



    萧雅兰和单疏影只觉张霈二人的剑法刀招精妙无双,化繁为简,化简为精,威力奇大,若是中招,必定非死即伤,异常凶险。



    可是张霈和单婉儿两人却是彼此将对方的剑法刀意洞察得丝毫不漏,破解之道,了然于胸,奇招怪式,信手拈来,就好象在排演纯熟已极的“武蹈”,正是棋逢对手,杀的难解难分。



    秦柔和韩宁芷不予武艺,自是看不出门道,不知道深浅,在她们眼中的张霈二人化作两条淡淡的模糊身影,分不出谁是谁。



    突然“砰”地一巨响,张霈与单婉儿倏然分退开来,却是二人酣战良久,彼此都无法挫败对方,借兵器互轰对击之势,抽身而退,飘出战圈。



    张霈虽功力上吃了亏,却由于深明“东溟剑法”的精要之处,所以能与单婉儿战成平手。



    单婉儿温柔一笑,由衷赞道:“霈儿,纯以刀法论,天下间你已少有敌手,公认天下第一刀法名家,黑榜十大高手之一的左手刀锋寒在你这般年纪也没有你这等身手,只要你日后多在功力和应敌上下功夫,天下之大,都可去得。”



    很黄很的张霈此时很想很傻很天真的问一句,慈航静斋和大内后宫能去吗?



    单婉儿娇笑道:“霈儿,你以‘天魔功’击一掌试试。”



    张霈四周顾望了一下,见庭院中有块很大的青石,看来光滑而坚硬,于是行功运气,提劲于掌,倏然一掌重重拍在青石上。



    这一掌并非单纯的天魔功,张霈在出掌前五指微曲成爪,已有无分火候的九阴白骨爪拉出五条白色银芒深深刺入青石,接着“焚海变”劲力爆发。



    “轰!轰轰!!轰轰轰!!!”的震响不绝于耳,青石被澎湃无匹的掌劲彻底撕成碎末,随风扬尘,漫天飞舞。



    这压倒一切,不可抵御的毁灭性威力让院中众女纷纷动容,须知以血肉之躯能将那青石震裂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谁知张霈竟将它打成粉尘,真真是太过恐怖了。



    见识了张霈真正的功夫,众女无比欢呼雀跃,为自己的夫君如此年纪轻轻就有这般身手而骄傲自豪。



    接下来的几天,张霈周旋于几大美人之间,享尽艳福,每日都是魂飘云端,不知人间几何。



    但是,再逍遥的日子也有尽头,在他自某日某夜某个无痕春梦中醒来后,张霈终于决定不再颓废,早日返回中原,从来不相信上帝观音,满天神佛的他坚定的认为这是某位美女在向他托梦,嗯,而且至少也要是中原十大美女一个级别的。



    不过在走之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衣食住行,哪个不要钱?他人要走了,但不能就这么空着手离开,怎么也得捞个百八十万两银子才能上路。



    于是乎……



    琉球,奇界岛。



    首理城,王宫。



    “张先生请进,王上正在里面等您。”李顺将张霈带到御书房门口,施施然停下脚步,双手微垂身侧,面色恭敬地示意他请进。



    张霈轻轻“嗯”了一声,略一点头,架子大的可以!



    李顺这太监头子脸色不变,神色越发恭敬,与张霈多接触一次,多一分畏惧。



    两位披甲执瑞的带刀侍卫轻轻推开房门,面色如铁,双瞳精光内敛,目光平视前方,张霈撇了二人一眼,仰天打了哈哈迈步走了进去。



    李顺则朝两名侍卫眼神示意了一下,随后将房门关上,自己也守在门外。



    张霈走进书房,一眼便看见萧南天高高端坐于代表中山王权的金椅之上,脸色凝重,双眼失神,似在思虑又似发呆,给手下人高深莫测的感觉。



    张霈不在萧南天手下混饭吃,当然没有这种感觉。



    默默走到在书案前几步远之处,张霈随便找了一个不管是看起来,还是坐起来都很舒服的高背椅落坐,压下翘起二郎腿的冲动,不时用平静的眼光望着眼前这位新的中山之主,他在等,在等对方先开口。



    嚣张是我本性,惹我等于自杀!这才是张霈的座右铭。



    所以,目下这根本不是张霈一贯的行事作风,若是等朱元璋还差不多,毕竟他是驱逐鞑子,复我汉人万里河山,维护中华正统传承的大英雄,虽然他也滥杀功臣名将,为人自私刻薄,薄情寡恩,但乱世用重典,总的来说,他的一生,功大于过。



    不过萧南天与朱元璋相比却是龙蛇之别,差得太远,跟本没有可比性,说句不好听的话,若是张大少不愿意,中山王座根本轮不到他来坐。



    沉默了半晌,萧南天终于将目光转向安坐房中的张霈身上,脸上涌起一丝笑意,若是底下坐的是其他人,他脸上涌起的绝对是一丝杀意。



    萧南天最恨的就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人,所以尚仁德死了,如今面对张霈他却感觉有些力不从心,终归到底还是实力决定一切,要想得到别人的尊重,可以,拿出让别人尊重你的实力。



    终于,还是萧南天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开口道:“张贤弟是能说善辨之人,为何今日却少言寡语,不知何故?”



    “萧大哥,小弟明日就要乘船返回中原,此行是来向你辞行的,想到大哥对我的好……”张霈脸上挤出一个落寞的微笑,回答道:“心中甚是惶恐难安啊!”



    你不但把女儿嫁给我(其实嫁不嫁已经由不得萧南天了);老婆也让我搞失忆了(别人是让的吗?),甚至就连我杀了你唯一的儿子你也不计较(计较也要别人知道啊!)这些都是张霈的心里话,心里话当然是要放在心里不能说出来的。



    “贤弟这就要走了吗?做哥哥的还想等这几日忙完了政事,抽空和你畅饮几天几夜呢!”正式登基称王的萧南天脸色比张霈还要落寞,他不去演戏实在是太可惜了。



    “待我了解了中原那些琐碎之事,自然会回来看望萧大哥的,到时候就算你想赶我走我也不走呢!”张霈说话很认真,至少萧南天分不清他的是真是假。



    萧南天闻言,脸色顿时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暗忖你走就走吧!还回来干什么?



    张霈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大体意思就是自己要走了,雅兰是他的人,必须要跟他走,秦柔身体不好,他要在中原遍寻名医灵药替她治病,必须跟他走……最重要的是,他需要一百万两盘缠上路……



    他们两人没谈多久,根本没有共同语言嘛!



    当张霈终于离开御书房时,萧南天含泪将他送到门外,不过他流眼泪是心疼女儿还是心疼银子,恐怕就只有老天爷才知道了。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博尔塔拉资讯  天门时尚  林芝地图  怒江论坛  大兴安岭学校  大兴安岭学习  大兴安岭论坛  伊犁学校  七台河地图  迪庆旅游  宜昌地图  徐州旅游  合肥学习  大兴安岭学校  徐州旅游  潜江地图  辽阳旅游  大庆论坛  临沂资讯  桐城学习  辽阳旅游  临汾新闻  辽源地图  那曲地图  白山新闻  重庆学校  商洛学习  烟台论坛  湘西旅游  泰州地图  黔南地图  盘锦学习  泰州地图  中卫资讯  德宏时尚  廊坊时尚  佳木斯论坛  辽源地图  西安娱乐  黔南地图  潍坊资讯  娄底资讯  淮北地图  松原时尚  恩施学校  淮安新闻  贵港资讯  商洛学习  海口新闻  商洛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