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八章 为伊擦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股殷红的处子落红从她狭窄甬道渗了出来,滴落在洁白床单上,鲜艳刺目。



    落红不是无情物,灿然绽放**炽。



    短暂的剧痛之后,方才因撕裂般痛楚而消退的熊熊欲火再次从破身少女的心底燃烧起来,而张霈手也在韩宁芷那娇嫩腻滑,未着寸履的雪白女体上,无所不至的肆意抚摸起来。



    花开,花萎,花再开,花再萎。



    随着张霈猛劲有力的爆发,滚烫的灼流将第一次真正享受男女合体交欢快美的韩宁芷带上了第三个销魂的巅峰。



    风消云散,张霈吻住韩宁芷级的娇润的檀口,渡过一口真气,将在高潮中昏厥过去的少女唤醒过来。



    “哥哥,宁儿刚才感觉自己在飞。”韩宁芷酥麻酸软的娇躯无力地帖压在张霈宽阔温暖的胸膛上,连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气也没有。



    “宁儿,那种什么也不想,全身放松的感觉是不是很舒服?不如我们再来一次怎么样?”张霈抚摩着韩宁芷如绸缎般光滑细腻的雪白肌肤,不由雄风大振,压抑了三天的欲望可不是这么容易就熄灭得了的。



    “坏哥哥,大坏蛋,都是你的害宁儿……”感觉到张霈的感应,韩宁芷俏脸绯红,娇叱道:“人家好痛,嗯,不管了,人家现在要休息了。”



    张霈很想仰天长叹,最终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女人啊!刚刚还说什么不怕痛,现在却又来埋怨!这个时候聪明的男人就会选择沉默,只有傻子才会在口舌上和女人斤斤计较。



    “哥哥,宁儿真的累了,我们睡觉吧!”泄了三次身,韩宁芷脸上满是掩藏不住的疲倦,看向张霈的眼中写满哀求。



    张霈微微一笑,低头在她光洁的脸颊亲了一下,随后把头靠在韩宁芷正一天天茁壮挺拔的酥胸上,闭上了眼睛。



    看见心爱男人靠着自己的酥胸安睡,韩宁芷芳心又羞又喜,伸出一双纤纤玉手紧紧搂着张霈,磕上美眸,渐渐陷入甜美的睡梦中。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张霈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暗,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时候已经不早了,嗯,应该是很晚了才对,“日”落西山,大概就是指的现在这种情况。



    韩宁芷玲珑有致的美丽娇躯,仍和张霈肢体交缠,难解难分,没心没肺的好色男人暗忖:“玉人在怀,春色撩人,自己要是不是起来补个夜宵什么的?”



    张霈色心起,魔手动,双手忍不住又开始不规不矩起来。



    韩宁芷悠悠转醒过来,惊觉心爱男人正向自己施展调情怪手,抚乳摸臀,顿时羞不可仰,倏然坐起娇躯,锦被顺着柔嫩的玉体滑落,露出无限美好的上身,香唇轻启,微嗔道:“坏了,都是坏哥哥不好,人家连晚膳时间都错过了,我,我……我怎还好意思见疏影姐姐她们呢?”



    张霈坏笑着坐起身来,挺直腰板,轻轻将韩宁芷揽入健实的怀抱中,轻声道:“男欢女爱,天经地义,嘿嘿,谁敢笑话我的宁儿宝贝,来,待我为你穿上衣裙,宁儿的裳衫是我亲自脱的,自然也须由我负责亲自穿上,嗯,做人还是要有始有终才对。”



    做的时候倒是义无反顾,飞蛾扑火,可是做完了却又害羞起来,虽与心爱之人跨越了最后一步,有了肉体关系,韩宁芷仍是感觉很害羞,嗔道:“怀哥哥,你去看看姐姐她们,嗯,看看她们有没有笑话我。”



    张霈笑嘻嘻地做了一个敬礼的动作,跳下床榻,匆匆穿衣,推门而去。



    离开了短短一刻,当出去打探消息回来报道的张霈推开虚掩的房门时,韩宁芷正合衣坐在铜镜前,览镜梳妆。



    张霈走到她身边,嬉笑着抓着韩宁芷雪白柔嫩的玉手,笑道:“宁儿,不要梳理了,我最爱看宁儿秀发散乱,衣衫不整的诱人样儿。何况所有人早睡觉去了,没人会看见的。”



    “宁儿行动不便,我吩咐了丫环把晚膳捧进房来。”张霈话音刚落,两个模样标志的俏婢嘴角含笑推门进来,为两人布置好膳食后,又分次将浴桶里的倒满热水,这才施礼退了出去。



    见二女离开,韩宁芷娇羞的“嗯嘤”一声,偎在张霈怀中的娇躯轻轻扭动,檀口**道:“坏哥哥,宁儿给你害死了。”



    刚才你只是欲仙欲死,而且最后不是又被我救活了吗?怎么现在说什么被我害死了呢!张霈脸上露出一个震惊的表情,疑惑道:“我怎样害宁儿了?”



    韩宁芷美眸泛着柔情蜜意,含羞带媚道:“方才的感觉那般好,以后没有哥哥的日子,你,你叫宁儿怎么过啊!”



    原来是指这个,张霈有一种晕厥的冲动,不过心中也甚是感动,抱起她柔弱无骨的身子坐到摆放着几样精致小菜的长几前,轻声笑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韩宁芷闻言一怔,喃喃自语念了几遍,柔声道:“难怪疏影姐姐和雅兰姐姐都被你骗了,哥哥说的话是世上最动听的了。”



    盗用古人佳句名篇哄骗女孩子本来就是我的强项嘛!张霈仰天打了个哈哈,坏笑道:“宁儿,让哥哥喂你吃东西好吗?”



    韩宁芷羞涩的白了他一眼,赧然点头,张霈心怀大畅,拿起筷子一点一点的喂她东西,边喂还故作一本正经的说道:“哥哥喂宁儿吃饱了,待会儿宁儿也要喂哥哥哦!”



    “坏哥哥,你就知道欺负人家!”话虽如此,韩宁芷说话时却是媚眼含春,语声发嗲,像个新婚的小媳妇儿一般腻人。



    “宁儿,你现在还痛不痛?”张霈放下筷子,轻轻抚摸着韩宁芷的玉颊,眼中尽是掩藏不住的宠溺。



    韩宁芷乖巧地吐了吐香舌,羞涩道:“嗯,一点,只有一点点痛了。”



    张霈却摇了摇道:“来,让哥哥帮你按摩一下,这样很快就能消肿去痛的。”



    韩宁芷眼中满是羞意,轻声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张霈拍着胸脯打包票。“难道宁儿不相信哥哥?”



    “相信,相信,宁儿相信哥哥。”陷入情网的小妮子哪里辩得过张霈,无知的小红帽再次自己跳入大尾巴狼的圈套。



    张霈在韩宁芷娇俏的瑶鼻上轻轻刮了一下,笑道:“第一次会痛是很正常的,不过后来,哥哥不是补偿你了吗?你以后还要帮哥哥生宝宝哦!那可比这痛多了。”



    张霈的补偿韩宁芷当然知道指的是什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把小妮子堵的没话说了,羞红着俏脸在他怀里娇嗔道:“坏哥哥,坏哥哥,羞羞不要脸,人家才不帮你生宝宝呢!”



    张霈抱着韩宁芷的双手紧了紧,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继续调羞道:“那可由不得你,生宝宝是两个人的事,如果宁儿不愿意,嘿嘿,你疏影姐姐和雅兰姐姐可是争着抢着要呢!”



    此语一出,韩宁芷立时扬起通红的俏脸,神情坚决道:“哥哥,宁儿也愿意,宁儿也愿意……”



    张霈温柔的将食指竖在韩宁芷樱唇上面,摇头笑道:“宁儿,哥哥逗你玩的,你现在还小,要帮哥哥生宝宝等以后长大了再说。”



    “嗯!”韩宁芷羞涩的“嗯嘤”一声,轻轻点了点小脑袋。



    张霈突然轻轻掀起韩宁芷的长裙,戏虐道:“宁儿,让哥哥看看,你里面穿的是什么?”



    “呀!”韩宁芷猛摇臻首,用力拽紧裙摆,说什么也不让张霈得逞,“色哥哥,你好坏啊!”



    韩宁芷越是不让,张霈想看的心思越是强烈,不过他终归没舍得使多大力气,嘿嘿,只是保持着比韩宁芷的力气稍微大那么一丁点,这叫做情趣。



    “哥哥!好哥哥,宁儿求你了……不……不要看了,人家……人家里,里面没……没穿衣裳呢!”韩宁芷可怜兮兮的向张霈讨饶,美眸中满是哀婉之色,看起来格外惹人怜惜。



    张霈轻轻松开长裙,凑过去在韩宁芷润滑的前额吻了一下,柔声道:“宁儿不让看,哥哥不看就是了,不过刚才哥哥明明什么都看见了,现在宁儿怎么又害羞起来了?”



    韩宁芷赶紧用纤手捂着绯红的俏颜,娇声道:“哥哥你真坏,总是说些让宁儿说羞人的话,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当然不一样。”



    这是什么理论,有科学依据么?张霈嘴角笑意不减,却是故作颇为无奈的样子,叹气道:“那可怎么办呢?哥哥连看都看不到,这还怎么按摩呢?”



    虽然韩宁芷芳心娇羞,但若是真的不让张霈看,的确是没办法按摩,受苦的可是自己,值得一提的是,张霈说按摩能缓解痛楚的话,小妮子深信不疑。



    今日错过了晚膳,明日不知道还要错过什么呢!思及到疏影和雅兰几女可能会笑话自己,韩宁芷就想立刻好起来,可身下火那辣辣的痛却显然不是一下子能好得了的。



    方才还只是稍微有些刺痛,可如今注意力集中到那里之后,却顿时感觉越来越痛,动作稍微大点就感觉灼痛难忍,这可怎么办?



    心中经过剧烈的心理斗争,韩宁芷最终还是被迫松开紧压裙摆的小手,向张霈妥协投降,羞涩道:“好嘛!哥哥,宁儿听你的就是了,你帮宁儿按摩吧!可是……可是……你要轻一点……”



    张霈奸计得逞,眼中闪过狡黠之意,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对着长裙仰了一仰下颌。



    韩宁芷顿时羞红了俏脸,他当然明白张霈的意思。



    犹豫了一下,韩宁芷含羞带怯地将绣裙轻轻向上撩起,一点一点的露出那对粉嫩的小脚丫子。



    张霈的目光第一时间被吸引过去,长裙缓缓向上提升,露出韩宁芷那对水嫩粉腻的小腿,肌肤白皙,光泽柔润。



    其实,韩宁芷若是直接将绣裙撩起来,刺激反而没有现在这般明显,可她如今慢腾腾的撩裙动作,倒像是故意展露自己无比诱人的风情。



    小妮子的举动在无意中刺激的张霈欲火升腾,忍不住探出大手,一把将绣裙掀了起来,羞的韩宁芷娇呼了一声。



    韩宁芷望向张霈的迷人的双眸,此时那双深邃的双瞳中正无所顾忌的发射出炽烈欲火的光芒。



    “哥哥……宁……宁儿身子还很痛……你……你不要……”韩宁芷像是中了箭的小鸟,向后蜷缩着身子她是知晓张霈厉害的,若是此时再被他来上几次,她可不敢想象后果是怎么样的。



    张霈心中一颤,惊醒过来,连忙深吸口气,强压下欲火,三天的禁欲生活没有得到彻底的疏导,这要是爆发出来,可不是开玩笑的。



    “宁儿,过来,让哥哥给你按摩一下。”张霈脸色微红,暗忖还好及时清醒过来,没有做出伤害她的事来。



    韩宁芷看着张霈的双眼回复了往昔的清澈,这才点了点臻首,将身子凑到他身旁,柔声道:“哥哥,你刚刚眼神好吓人啊!”



    听了韩宁芷的话,张霈脸皮这么厚的人也不禁红了一下,将话题转移开去:“这都怪宁儿太迷人了,哥哥差点没忍住,又要再吃你一次。”



    情人的甜言蜜语果然有效,韩宁芷妩媚一笑,双手紧搂着张霈笑道:“哥哥,你是宁儿的夫君,等宁儿身子好了,一定天天让哥哥吃。”



    韩宁芷冰雕玉琢般粉嫩的藕臂紧紧抱住自己,张霈感觉冰凉冰凉的,可她富有挑逗意味的言语又是那样的火热刺激,烧得好色男人恨不得出去洗个冷水浴降降火。



    一阵连哄带骗的总算是让韩宁芷撩起长裙,张霈将他抱起怀中,让她的头靠在手臂上,另一只手伸到她胯间温柔的抚摸着。



    韩宁芷羞闭着眼镜,方才破瓜时留下的创伤显得触目惊心,一股冰凉之气从张霈抚摸着她的手上传向爱穴,所到之处让所有的创伤都在快速愈合着。



    “啊……哥哥……哦……”有如实质的能量在韩宁芷娇嫩的伤处来回穿梭,挑逗的小妮子情动不已,快感连连。



    张霈这色胚子哪里还忍得住,将嘴轻轻的贴上了她柔腻的嫩唇,韩宁芷的身子颤动了一下,鼻气粗重的呻吟一声。



    在她舌尖间顶她紧闭光润的贝齿时,她顺从的张开了让男人发狂的小嘴,张霈轻轻的吸啜着她口中的香津玉液



    韩宁芷的鼻息开始粗重,玉手紧张而动情地抓住了张霈的上臂,纤嫩细緻的手指紧紧的扣着,那鲜嫩的舌尖主动与他的舌头纠缠,听到她喉间的声音,他知道她也贪婪吞咽着他的口水,她已经完全陶醉在湿热**的蜜吻之中。



    挑逗得张霈火起,再次将欲望解放出来,挺身进入,梅开二度。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泰州地图  黑河地图  商洛论坛  七台河地图  海口新闻  德宏时尚  商洛论坛  松原地图  金昌论坛  昭通时尚  湘潭学习  中山时尚  汕尾论坛  衡水新闻  襄樊学校  衡水新闻  金华娱乐  诸城旅游  重庆学校  黔南地图  天门时尚  北海资讯  赤峰新闻  湖州旅游  西安新闻  临夏新闻  湘西旅游  桐城学习  辽源地图  连云港旅游  济宁新闻  郑州旅游  重庆学校  金昌论坛  张家口时尚  中卫资讯  三明时尚  泸州学校  十堰论坛  深圳学习  铜川学习  黄冈旅游  郑州地图  盘锦学习  赤峰新闻  嘉峪关旅游  钦州旅游  临汾新闻  合肥学习  潜江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