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一章 享尽温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霈面无表情的退出了洞窟,耳中立时传来“相公”、“夫君”、“大哥”三把令人听了酥到骨子里的娇音,三个同样娇滴滴水嫩嫩的美人儿几乎不分先后的喃喃软语在耳畔响起,称呼虽不尽相同,但表达的却都是同一个意思,都是在叫着自己的男人。



    花有百样红,人各自有不同。世界上有几人能有张霈这等福气,皇帝老儿都没他好运,朱元璋看上的女人一个被浪翻云拐跑了(纪惜惜),一个看的到吃不到(言静庵),嘿嘿,所以张霈的光荣事迹若是流传出去不知道要羡煞多人。



    三女彼此悄悄看了一眼,眼中具是浓浓的羞意,眼睛媚的仿佛能滴出水来,最后还是秦柔最快进入大姐姐的角色,带起一阵香风走到张霈身前,轻声软语的问道:“里面可有什么古怪?”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我们探讨起来可能比较费时,所以……”张霈长长叹了口气,欲言又止,面色微沉,眉头紧锁,摇头不答。



    “到底怎么样嘛?”单疏影似已忘怀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冷艳的朱颜绽放柔美的笑容,冰雪冷幽的气质化去无踪,她一把挽住张霈右臂,再次证明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张霈下身穿着长裤,上身却写打着赤膊,两团温软紧紧贴住了他的胳膊。



    还好是遇见我这样正直无私,正大光明,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否则不出问题才怪。



    张霈感觉身旁的佳人对自己完全不设防,对他毫无遮拦的全部开放,如同丰沃的土地,任凭他最肆无忌惮的攀折。



    “那个洞里,嗯,有些……那个……明白?”张霈脑袋里想的和嘴里说的以及手里做的完全是三回事,他凭着英俊的相貌,宽阔的胸怀,坚强的意志……艰难的抽出了手臂……



    难道他转性了不成?就在萧雅兰和秦柔诧异的以为张霈受了什么刺激的时候,却见他反手揽着单疏影盈盈一握的纤纤细腰,眼睛瞄向她下身,两女看在眼里,不由翻起了白眼。



    “这个……那个……总之……明白?”张霈忍住口舌干燥的不适,压下心中如炽欲火,脸上露出一副万般,不是我不说,而是不能说的为难样子。



    “明白你个大头鬼?什么这个那个的……”单疏影用力挺了挺丰耸的酥胸,微嗔道:“到底是什么,你快说啊!”



    “我……你真的想知道?”张霈看向单疏影的目光就如同一头尝到了血腥的猛兽,下一口的撕咬几乎等待不了上一口的结束,大手探入她衣襟,沿着光滑柔嫩肌肤向上抚滑。



    废话,不想知道,还问啥?有病不成,单疏影狐疑的看着张霈,感觉他有些怪怪的,难道洞里有什么妖怪变成他的模样前来拐骗自己,张霈从她眼中读懂了那层意思,心中又是好气又好笑。



    “好哥哥……”萧雅兰伸出纤纤藕臂,一双娇嫩柔荑温柔的拉着张霈左手,轻轻晃摇,加入了询问的行列,“秦姐姐和疏影问你话呢,你快说嘛!”



    刚才张霈离开一阵,她们三人已召开了一个短暂的临时会议,确定了姐妹关系,秦柔年长为姐,而萧雅兰和单疏影年纪相仿,互唤姓名。这个会议现在虽然还看不出什么,但从长远意义上奠定了张霈后宫的稳定基础。



    萧雅兰本已是美绝天下的妙人儿,更何况如今得张霈之助,媚功已达举手投足,一颦一笑均荡人心魄之境,绝美的娇躯胴体上,峰峦幽谷若隐若现之际,再加上犹如贵妃出浴般娇慵诱人的绝世风姿哪能不叫人欲念狂升。



    可是张霈似乎真有什么难言之隐,总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尽管左边温香软玉,右边软玉温香,可他还是支支吾吾,不肯老实交代。



    坦白从宽,牢底坐船,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张霈深明其中道理,若他真的说了,肯定只有挨批评一条路,嘿嘿,这温柔艳福是绝对享受不到的。



    “囡囡,你这样会让我很为难的……”张霈对两女一视同仁,对谁也不松口。



    张霈心中乐上了天,可暗地里却强忍着销魂噬骨的感觉,叹了口气,一脸正色的侃侃而谈:“咳咳,其实我这人是把女色看的很淡的……”



    “淡你个头!你若是看得淡,那世界上就人看的浓了……”话还没有说完萧雅兰已经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羞涩的红晕在她皎洁如玉的脸上越来越艳,清澈的眼眸中闪着情欲的光芒,没有低下头逃避张霈调羞的目光,而是带着点调皮的神情仰着脸大胆的迎着他。



    这时候,另一边的单疏影则把求助的目光看向刚认的大姐,秦柔温柔的看着张霈,红着脸绕到他身后,一双粉藕般光洁白皙的莲臂从后面环住了他的熊腰,酥胸贴着他赤裸的后背。



    出大绝招了!张霈心中立刻咯噔一跳,敏感的肌肤感觉出自己背上沉甸甸的份量。



    “你,你……就不……要再卖关……子了……”秦柔的声音断断续续,缠缠绵绵,如泣如诉,听起来更像是娇喘呻吟,当靠上张霈背后的瞬间,她的整个娇躯便软了下来。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午饭吃什么好呢?”张霈嬉笑着顾左右而言他,总之就是不肯向三女老实坦白。



    秦柔拿张霈没有办法,银牙暗咬,媚眸含春,挺直粉背,更紧密的接触张霈散发着强大阳刚气息的后背。



    “娘子,就算你色诱为夫也不行,我是坚定的共产主义者信念者,为了和谐社会,战风雪,炼红心,斗天地,铸铁骨,面对糖衣炮弹……”张霈滚了滚喉结,咽了口唾沫,喘了口气,艰难道:“糖衣留下,炮弹回去。”



    女人就是这样,你真心想要告诉她的时候,她往往不愿意听,即使是听了也是敷衍了事。而一旦你象这样吞吞吐吐,半遮半掩,她反而兴趣极浓。



    这种好奇宝宝你只能满足她,你越是不告诉她,她的好奇心越重,死缠烂打,不屈不挠。



    三女当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张霈,死缠着他,通过撒娇、耍赖、生气等等女人惯用的小伎俩,想尽一切办法,动用一切手段,直到他愿意说出洞窟内的情形才肯罢休。



    张霈终于意识到自己不是天下无敌的,三个女人一台戏,嘿嘿,那场面可真是壮观的紧,不过计策却是成功的,想到得以处,他忍不住想要仰天狂笑。



    面对三女狂轰滥炸的凌厉攻击,张霈最终还是“妥协”了,答应带她们进洞窟去,一看究竟。



    于是,强忍着笑的张霈走在最前面,身后跟着三个好奇心泛滥的女子,四人一起进入洞窟,洞里的一切保持着他刚才离开时的状态,堂皇奢华,装饰金贵。



    张霈轻车熟路地带着她们来到石室,用石桌上的火折子点燃油灯,火光微亮,噼里啪啦轻响不停。



    “诸位夫人,你们都累了半晌了,这里正好有屋有床有枕有被……”他眼珠缓缓移动,从三女身上一一掠过,心猿意马一阵,嘿嘿淫笑了几声道:“不如我们就在这里歇息一下,你们看怎么样?”



    不知是否因为经历了刚才的销魂,张霈蓦然惊觉,诸女各自的不同风姿丽质却是同样的动人心魄。



    萧雅兰丰腴,唇红齿白眉目如画,娇美得近乎妖魅,一双丽目彷佛能勾魂慑魄;单疏影窈窕高挑,清丽冷艳,顾盼神飞,与生俱来一种脱俗气质;秦柔婀娜,温柔绰约,高贵娇媚,灵气逼人,桃腮雪肌肤色奇美。



    “还……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坏人……”秦柔话没说完已接不下去,看那娇美玉颊绯红一片,自是想起了方才自己羞煞人儿的模样。



    张霈心里乐开了花,嘴里不正经道:“为夫为了几位夫人,可谓夜夜操劳,不有余力,鞠躬尽瘁,拼命三郎,不息本钱,不顾身体,瘦体受精……”



    三女听的耳红心跳,芳心娇羞,真是没见过夫君这样的人儿,这般下流的吹嘘他也说的出口。



    “相公,这里根本没什么嘛!有什么不能说的?”单疏影四下看了看,不明白为何张霈先前就是不愿意明言直说。



    张霈嘴角溢出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坏笑,伸手指了石室内一扇做工精巧的门扉。



    三女不疑有他,走到门前,伸手推去,里面灰灰蒙蒙的耸立着一些事物,让人看不真切。



    单疏影和萧雅兰提神聚气,借着石室内的微光,适应里间暗无天日的光线,她们两人内力今非昔比,凝聚功力后,暗中见物已非难事,要不是方才张霈在石室内点燃的油灯,现在却又由明堂转暗室,她俩早就看得到了。



    不过有时候,事情往往总是和想象的不一样,嗯,准确来说,是有很大差距。



    这不看到并不一定是坏事,相反,看得到却是一件大大的坏事,俩女乍然看清室内之物,单疏影和萧雅兰顿时不禁羞又气怯又错愕,原本冷冰如雪,凝霜赛玉,就算是炎炎烈日之下也不见半点嫣红的脸儿整个胀红如血。



    只见不大房室内摆设了许多栩栩如生的木制雕刻,木雕分立于房间各处,而唯一相同的是,各个雕刻木人在做的事情都是一样让人不堪入目,他们竟是全表现的男女在交合缠绵时的淫姿浪态。



    张霈在最初看的时候,脑中只有三个字——人才啊!这样天才般才华横溢的人物如果去混日本**圈的话绝对是教父级的。



    每一尊木雕都别具匠心特别强调性具的模样,每个男子身体最关键部位都是那么写实逼真,教单疏影芳心俏脸火红,羞不可仰,恨不得一把火烧了它们。



    萧雅兰的情形要好很多,毕竟是魔门出身,虽然没见过这般逼真的人偶木雕,但这方面的画册却是看不少,怎么说她练的也是媚功,这些属于基础知识的范畴。



    看清室内一切,两张呵气如兰的檀口不分先后的轻启娇呼,不虞武艺的秦柔被她俩的失措举动吓了一跳。



    “雅兰,疏影,你们这是怎么了?”秦柔歪着臻首,可爱之极的大眼睛写满疑惑,轻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萧雅兰微红着俏脸凑到秦柔耳边一阵低声嘀咕,后者轻碎了一口,玉颊生嫣,她四下望了望,庆幸这里光线昏暗,自己看的不清不楚,否则启非要羞死了。



    “这里竟藏着这些羞人不堪的淫亵事物,难怪他说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们,刚才我们还那样逼他……”秦柔将张霈想的实在是太好了,天上没有,地上一个,谁让自己偏偏钟情于他呢!



    张霈哪里是不想告诉她们,相反在他内心深处是极度想让三女知道这里面的一切,嘿嘿,男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就好像都想让女朋友陪着自己看A片。



    其实男女朋友,大家在一切看A片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女人和男人所持目的却很不一样,女人让男人陪着看是因为她需要有个肩膀可以依靠,寻找心灵的慰济,而男人要女人陪,是因为他不但需要女人的心灵,更需要她的肉体,废话,有个大活人在旁边,谁还想去看那玩意,当然如果能够一边看一边那个啥的话,就更是别有一番滋味,不可言述。



    张霈不肯明言,只是害怕告诉她们知道了内里真相以后就不肯随自己进来了,所以才千方百计的施了个小手段。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阿拉尔地图  海西论坛  辽源地图  铜川学习  大丰地图  汕尾论坛  大庆论坛  佳木斯论坛  六安论坛  烟台论坛  眉山旅游  湘西旅游  桐城学习  金昌论坛  湘潭学习  海口新闻  三明时尚  郑州地图  三亚论坛  南通时尚  淮北地图  七台河时尚  安阳旅游  黑河地图  廊坊时尚  安阳旅游  娄底资讯  七台河地图  连云港旅游  盘锦学习  烟台论坛  临沂资讯  抚顺学习  诸城旅游  贵港资讯  黄冈旅游  连云港旅游  金华娱乐  襄樊学校  咸阳论坛  金华娱乐  钦州学习  四平时尚  沧州学校  临沧新闻  潍坊资讯  广安学习  阜新地图  济宁新闻  金昌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