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一章 江山易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屋外,侍奉太监手持尘佛,低首垂眉,守在门外,看似风平浪静,各司其职;大批带刀侍卫分列两旁,手按刀柄,虎目精光熠熠,全身翻腾着压制不住的杀气。



    对于房中传出的打斗、怒骂、震响、怒喝之声,所有人都是一个反应,左耳进右耳出,充耳不闻,闻而不动,静立于原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材魁梧,龙行虎步的年轻人急步而来,侍奉太监不着痕迹地斜眼瞄了一下,急忙面色微沉地迎了上去,恭声谄媚道:“奴才见过总统领大人。”



    “嗯!”陶冼轻轻颔首,他刚刚从副统领升任禁卫军首领,本以为是洪福齐天,哪知浦一上任,往昔一直平平静静的皇宫便接二连三发生祸乱,宝库被盗,宫中走水,刺客不断,不过这些和他刚接到的消息比起来,完全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不知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调集大军将整个首理城给围了个水泄不通,兵锋所指,直逼皇城。



    探子派了一批又一批,可整个皇城四门紧闭,准出不准进,根本传不回一点有用的消息。



    神情倨傲的陶冼满脸不屑地把看了小太监一眼,沉声道:“我有紧要军务要面见王上。”



    “这……”小太监低垂脑袋,唯唯诺诺,不知如何应对作答。



    陶冼突然轻“咦”一声,武将出身的他发现了房中不妥,不禁面色阴沉,喝道:“怎么回事?”



    小太监眼中露出一丝慌乱,抬起头时,面色如常,声音平稳地回答道:“回总统领大人,宫中接连发生事故,王上心情欠佳,龙颜震怒……”



    嗯,这可不是好兆头,陶冼考虑着现在这个时候把近卫军围城的消息报上去,岂非火上浇油?他眼中闪过犹豫之色,旋又想到事态紧迫,咬牙抬步便欲向大门走去。



    小太监身子微侧,伸手虚拦,面上惊恐万状地低声道:“总统领大人,万万使不得啊!王上有旨,没有宣召,任何人不得打扰。”



    “好大的胆子……”陶冼怒不可抑地大声斥责道:“你反了不成?”



    “总统领息怒,奴才这也是奉旨办事,违抗王命可是死罪……”小太监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身子却仍然挡在陶冼身前,丝毫没有挪移让步的意思。



    “反了反了!”陶冼气得浑身发颤,正想出手教训眼前这个大胆的奴才,身后却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总统领大人,是什么人惹你生这么大的气?”



    陶冼转过身,只见大内总管李顺带着两个小太监,神情淡漠地迈步行来。



    认清来人,陶冼怒气稍减,冷冷道:“李总管,你来的正好,这个狗奴才竟敢阻挡本总统领面见王上。”



    “总统领大人请息怒,咱家一定好好管教这个不长眼的奴才,让他知道规矩。”李顺在陶冼身前站定,指着低头不言的小太监毫不客气地怒斥道:“该死的奴才,还不快滚。”



    垂着头的小太监闻言微微一怔,眼中闪过一抹凶厉精光,旋又陪笑着恭敬地退到一旁。



    小太监退开后,李顺做了个请的手势,阴声阴气道:“总统领大人,请。”



    陶冼深吸口气,瞪了小太监一眼,怒哼一声,大袖一拂,当先走到门口,伸手便要推门进屋。



    忽然一丝细微的破空声响起,陶冼耳旁生风,紧接着蓦觉得背心一凉一痛,一只纤细仿若女子的手臂印在他的背后。



    劲力贯体,全身如焚,五脏震碎,回天无术。



    “你……”陶冼艰难转过身子,逐渐涣散的目光看见了一脸阴险笑容的李顺,嘴唇哆嗦,语不成声,身体缓缓摔倒在地。



    “小安子,打扫干净!”望着死不瞑目的陶冼,李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双手背在身后,仰头望向不知何时阴沉下来的天空。



    小安子略一点头,朝与李顺同来的两个小太监示意了一下,三人一起将陶冼的尚带余温的尸体拖到暗处。



    而此时,房内激烈的打斗亦已结束,桌倒椅塌的声响愈发微弱,最后归于静寂,悄无声息。



    没过多久,门扉“吱”的一声轻轻自内中分而开,一脸得以笑容的萧南天出现在李顺等人面前。



    众人齐刷刷地躬身行礼,声音整齐的大声道:“萧大人。”



    萧南天微笑不语,李顺见状不由一怔,随之单膝跪地恭声道:“奴才给王上请安。”



    带刀侍卫和太监们紧随其后,跪匐于地,高呼:“王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平身!”萧南天微微一笑,亲手虚扶,亲切笑道:“李总管辛苦了,屋中有些不干净,你让人好好打扫一下。”



    李顺脸上浮出一丝异色,站起身来,恭声道:“遵旨。”



    <><><><><><><><><><><><>



    轰隆一声巨响,旱天惊雷,变天了……



    同时,张霈终于完成了一马配两鞍的伟大梦想,个中销魂滋味,那是前所未有。



    霹雳大作,旱雷横空。



    张霈悠悠转醒过来,看着两个活色生香的可人儿,眼中满是柔情蜜意。



    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张霈仔细的审视着在睡梦中仍紧紧搂着自己的一大一小两个美人儿。



    单婉儿身姿娉婷,单疏影身材高挑,二女一身冰肌雪肤同样滑腻细致,白皙水嫩,没有一点瑕疵,尤其是单婉儿,一点不象年过三旬,育有一女的人。



    母女二人脸型相近,像姐妹多过母女。



    单婉儿峨眉弯弯如黛,鼻梁小巧秀挺,香唇嫣红似血,比例完美的五官搭配在一起,淡雅清新,灵气逼人。



    单疏影此时酣睡正香,睡梦中的笑脸显得安详而恬静,眉如弯月,双眸微闭,鼻翼俏皮地微微煽动,玉颊泛起两个迷人的小酒窝,看得人心都酥了。



    二女曲线玲珑,身材匀称,由于内外功兼修并练,从未懈怠,所以身上不见丝毫赘肉,但是又不是那种瘦可见骨,弱不经风的病美人,反而是处处光润,弹性十足。



    张霈深情的看着眼前的睡美人“们”,两只魔手肆意地在两具绝美胴体上随着曲线起伏,轻柔地勾划、抚摸,眼睛时左时右,来回欣赏着两个降落尘间的仙子,沉迷难返。



    随着张霈爱抚动作的加剧,两个美人儿也先后苏醒,单婉儿睁开美眸,横了他一个妖娆妩媚的微笑,又羞涩的闭起双眼。



    单疏影身姿慵懒地伸了个懒腰,美梦正香,不愿睁开美眸,两条光滑纤细的玉臂紧紧抱住张霈的身子。



    张霈直了直僵硬的双臂,全身暴起炒铜豆的声响,一股青气直惯天庭,神清智明。



    “啪!”的一声,张霈在身侧的美臀上轻轻拍了一记,耳旁传来一声撩人心弦的“嘤咛”声,单疏影甜腻腻地妙音撒娇道:“相……相公,你……不,不……要弄我,影儿受……受不住了……”



    反话反话,昨天也是,口不对心,嘿嘿,张霈淫心大盛。



    半睡半醒间甚是敏感,单疏影娇喘吁吁,红艳艳的娇嫩唇瓣似张似合,将散发着勾人欲动的火热娇躯望他怀里挤去。



    张霈邪气十足地坏笑道:“影儿,你真的不要相公疼你?”



    单疏影被张霈一口叫破身体羞事,涩不可仰,轻声道:“别……别弄啊……相公,你……你去找……找娘吧……”



    找你娘?张霈邪邪笑道:“婉儿,别装睡了,相公可要来找你了。”



    睡意渐消的单婉儿没想到女儿竟然将自己推出去作挡箭牌,听得张霈调羞,不由玉颊泛霞,娇羞的“嘤咛”一声,双手捂住俏脸,嗔道:“你……坏死了,影儿也坏死了……”



    “娘,这可是你的不是了,女儿到底哪里坏了?人家可是连相公都让给你了……”单疏影睁开美眸,带着欢爱后妩媚晕红的俏脸展颜一笑,灵眸轻眨微颤,春情勃发,媚得似乎能挤出蜜来。



    “你,你……”单婉儿芳心羞臊,娇躯滚烫,轻轻稀开指缝,偷偷看了她一眼,低声道:“这事……不,我……以后……我……你……我们……这……”



    单疏影见母亲窘羞慌乱的样子,突然“扑哧”一声,将臻首埋进张霈厚实的胸怀,似笑非笑道:“娘,女儿现在就听问你一句,你可要老实回答我。”



    单婉儿强忍羞怯,臻首低垂,悄声细语地涩涩道:“你……你要问什么?”



    单疏影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贝齿,享受的靠在张霈裸露的胸膛上,笑道:“娘,你老实告诉女儿,你可是喜欢霈哥哥。”



    单婉儿“嗯嘤”一声,背转娇躯,连耳根都红透了,蚊鸣蚁语般低声道:“我,我……不,不知道。”



    “你不说我也知道,叫的那么大声,最后还硬是缠着相公不肯放手……”单疏影故意拉长声音,学着单婉儿的声音道:“啊……霈儿……啊……哦,哦……霈儿,啊……我要……啊……唔……啊……哦……霈儿……啊……”



    单婉儿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瞥见单疏影在张霈怀中看着自己咯咯娇笑,轻咬下唇,反身紧紧搂着张霈的身子,不依的反击道:“霈儿,影儿她欺负我,你快替我治她……”



    为了打开母亲的心结,单疏影可算是费尽新机,俏脸泛春,倾长的睫毛频频抖颤,滑湿的丁香在自己丰润柔软的粉唇上轻轻舔了添,含羞带涩,既妩且媚的腻声道:“哥哥,娘让你治我?你可要帮人家,站在影儿这边。”



    啊!苍天啊!大地啊!老子究竟是偷了玉帝的女人还是挖了耶稣的墙角,你们派这一大一小两个祸国殃民的狐媚子缠着我,张霈虎目圆睁,金光熠熠,双臂一紧,将腻在自己身上的二女抱得更紧,坏笑道:“嘿嘿,相公一碗水端平,谁也不偏袒,全部大棍伺候,不分彼此,桀桀……”



    “啊!”单婉儿惊呼一声。



    “呀!”单疏影两下低吟。



    张霈左右开弓,果然是不偏不倚,屋中暧昧淫靡的空气再次升温。



    单婉儿和单疏影这对母女花围在张霈身边浅吟低唱,娇颜如花,媚态百生,风情万种,亲似姐妹。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廊坊时尚  淮安新闻  吴忠旅游  襄樊旅游  辽阳旅游  襄樊学校  钦州旅游  安阳资讯  伊犁学校  恩施学校  贵港资讯  海西论坛  湖州旅游  昭通时尚  大兴安岭论坛  廊坊时尚  佳木斯论坛  徐州旅游  钦州旅游  南通时尚  商洛论坛  七台河时尚  连云港旅游  临沂资讯  黄冈旅游  深圳学习  益阳资讯  阿拉尔地图  昭通时尚  烟台论坛  西安新闻  海口新闻  赤峰新闻  抚顺学习  怒江论坛  桐城学习  宜昌地图  桂林学校  天门时尚  西安新闻  桂林学校  那曲地图  六安论坛  大丰地图  中卫资讯  淮北地图  大兴安岭学习  伊犁学校  泰州地图  博尔塔拉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