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章 逆天弑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和园,尚仁德吩咐李顺去找谈应手和莫一闲来见自己,又简单的交待一番,接着让他退下。



    从龙椅上站起身来,尚仁德不断在大厅中踱着步,心中所想却不是宫中走火,惊现刺客的事,而是单婉儿“温泉水滑洗凝脂”的旖旎情景,想着想着,全身忽然觉得燥热难当,不能自控……



    尚仁德耳廓轻颤,一阵细碎而慌急的脚步声传入耳内,他不由眉头微蹙,究竟是何人如此大胆放肆,没有规矩?



    微感讶异地尚仁德抬起头来,眼中凶光乱闪,仿佛一头被人侵犯了领地的凶兽。



    房门中分而开,一个衣衫凌乱的小宫女,满面惊惶无助地奔到近处。



    “不,不……好了,王上,提不见……不见了……”小宫女像是被什么可怕的事物可吓坏了,说话语无伦次,颠三倒四。



    “大呼小叫,成何体统!”尚仁德冷哼一声,不怒自威(抓紧世间秀一下,机会不多了)。



    在他积威之下,小宫女双膝一软,瘫在地上,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



    “你慢点说,什么不见了?到底发生了何事?本王赦你无罪。”尚仁德心中烦躁,但为了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何事,不得不按捺强压心火,轻言缓慰。



    “王嫂,王嫂不见了……”小宫女稳住情绪,缓缓述说事情始莫。



    张霈闯入嫔妃沐浴池后,大批带刀侍卫接踵而至,贼人未见,诺大的浴池中只有娇躯赤裸的北川绘美



    静静地躺在池边,神情安详,却是无论如何也唤不醒来。



    听罢,尚仁德龙颜大震,满腔怒火正欲发泄在眼前柔弱无助的小宫女身上之时,洞开的房门响起“砰砰砰”的敲门声。



    尚仁德愕然抬头,看见萧南天收回在门扉轻敲的右手,双手背负身后,昂首阔步,走进屋来,虽然他看上去仍是一副身宽体胖的可笑模样,似乎却又与平日有所不同。



    “王上,臣有件非常急要的事,望得到您的应允。”萧南天面色冷峻,大异寻常,双目之中射出炽热而兴奋的光芒,野心,欲望,还有一丝贪婪。



    没有得到宣招,即便是自己最宠溺的臣子和嫔妃也不可以这般硬闯而入,如此逾越君臣之礼的做法,岂是臣子妻妾所为?面外侍候的太监侍卫都是干什么吃的,先是宫女,后是大臣,有人来了也不通传一声,直接就敢放人进来,还有没有把自己这个王放在眼里。



    “你下去吧!”尚仁德挥手让宫女退下,压下心中涌起的不快,神色如常的看着萧南天,冷冷道:“你怎么来了?”



    宫女挣扎着撑起身子,勉力施礼退下。



    “王上,臣有万分紧要的事,望得您恩准。”神情透着一丝诡异的萧南天缓步上前,在尚仁德身前三步距离时方才站定。



    尚仁德皱头紧蹙,萧南天那诡异的神情竟给他一股沉重的压力,令他心中不喜,身体不适,当下闷哼一声,也没指责他为何见君不拜,沉声问道:“究竟所谓何事?”



    萧南天深深吸了口气,露出一个夙愿得尝的笑容,不答其问,缓缓绕过尚仁德,走到屋子正中那把镶着三十六条张牙舞爪金龙的座椅旁,感慨道:“臣想让您将这座椅让给我?”



    见萧南天简直把自己当成空气,完全无视他的存在,更是口出大逆不道之言,尚仁德不禁脸色冷沉如病,大声骂道:“大胆奴才,你说的什么混帐话?”



    萧南天微笑着坐在那张象征着中山王权的龙椅之上,声音淡淡道:“王上,你没听错,臣也没说错,这中山要变天了。”



    “放肆!萧南天,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尚仁德满脸怒容,惊怒交加,气的全身颤抖,指着萧南天吼道:“你这逆臣贼子,还不给孤王从龙椅上滚下去。”



    “多少人为了这张椅子争破脑袋,嘿嘿,原来坐起来也不怎么样。”萧南天完全无视尚仁德的咒骂之语,双手轻扶龙椅镂龙纹凤的扶手上来回轻抚,脸上满是沉醉之色,轻声细语道:“王上,你都坐了几年了,如今也该换人了……”



    一个皇帝的尊严和威仪是绝对不能有丝毫轻侮的,不管是谁,不管是什么原因,冒犯龙颜,只有死路一条。



    “来人,快来人。”忍无可忍的尚仁德暴喝道:“杀,给我杀了他。”



    静!死寂般沉静,尚仁德一声怒呼,但事与愿违,并没有他想象中大批侍卫高手应声进屋,捉拿乱臣贼子的事情发生。



    萧南天意态悠闲地依在那张代表王权的龙椅上,对于尚仁德意料中的高呼没有任何反应,因为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即便对方声嘶力竭,要救他的命也只能靠他自己,与自己合作,是他唯一活命机会,嗯,多活几天。



    惊恐万状的再次大呼了几声,仍是无人应答,反观萧南天一副好整以暇的戏虐神情,一股冷意猛的袭上尚仁德心间,平日里,即使自己咳嗽一声,也有人敲门问询,如今这般呼天喊地仍不见人来,原因可想而知。



    想到外面的守卫和太监都被萧南天制住了,尚仁德不由心中发苦,一颗心沉到了谷底。



    “王上,你怎么不喊了?难道是顾念君臣之情,竟不忍下手?”萧南天见尚仁德一脸惊疑地盯着自己不说话,轻笑一声,不无嘲讽的挪瑜道:“那些守卫说不定是去了别的地方,你不大声叫,他们怎么听的见?”



    您到你的转变,就是天堂和地狱的距离。



    “你到底想怎么样?”尚仁德终于明白形式比人强,人在屋檐下,怒色微敛,轻声开口劝慰道:“你难道真想谋反不成?这可是逆天而行,你可不要一步错,步步错,铸成千古恨事。”



    萧南天微微一笑,旋又沉声道:“王上,若你肯听我的话,下罪己诏,让位于我,我可以答应不杀你。”



    让位?对方的野心原来在此,听闻萧南天这般威胁自己让位于他,尚仁德心中恨不得将他撕成碎片,但又思即自己如今窘迫的处境,不得不强忍怒火,轻声软语道:“你我虽然名为君臣,但实为兄弟,你已位极人臣,何必还苦苦贪恋那……”



    “哼!你不肯合作,那就怪不得我了。”萧南天大手一挥,不耐地打断尚仁德的话。



    “你……”尚仁德面色铁青,自有记忆起,何曾有人如此对他说话。



    “论文、论武、论智,你均不及我,为人更是寡情薄义,嗜杀多疑,只不过尚晨无心权术,让位于你,否则这琉球中山王位哪能轮到你?而今,你得了这锦绣江山之后,不思尚晨大恩,翻脸无情,恩将仇报,这等昏庸无能之辈,如何还有颜苟活世间,丢人现眼……”萧南天面色沉凝,一言一语俱是痛斥尚仁德失仁失德之事,言之凿凿,不留情面。



    尚仁德再也忍受不住如此人生攻击,大声怒喝道:“闭嘴,你……”



    “天无二日,国无二主。”萧南天眼中闪过一丝红赤凶厉之色,双手在座椅扶手上重重一拍,猛然站起身形,狞笑道:“今天你我两人,只有一个能活着出去。”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长沙娱乐  泸州学校  廊坊时尚  西安新闻  商洛论坛  迪庆旅游  钦州学习  大兴安岭论坛  迪庆旅游  四平时尚  天门时尚  临沧新闻  郑州地图  诸城旅游  松原地图  贵港资讯  广安学习  西安新闻  那曲地图  徐州旅游  潜江地图  连云港旅游  金昌论坛  黄冈旅游  泰州地图  金华娱乐  泸州学校  郑州旅游  喀什资讯  长沙娱乐  恩施学校  廊坊时尚  酒泉论坛  酒泉论坛  思茅新闻  娄底资讯  临汾新闻  临汾新闻  大兴安岭学习  嘉峪关旅游  湘西旅游  思茅新闻  安阳资讯  湘潭学习  七台河时尚  三亚论坛  松原时尚  临夏新闻  沧州学校  沧州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