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三章 邪火擎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好色男人正准备深入研究一下,哪知门外传来一阵急碎的脚步声,同时一个女声响起:“秦太妃……秦太妃……”



    不会吧!这个节骨眼上,是谁来搅和少爷我的好事?



    一个宫女打扮的女婢跌跌撞撞地闯进院来,跪在秦柔寝宫香闺外急声说:“太妃娘娘,大事不好了……”



    “大胆奴婢,何事慌张,竟敢在太妃娘娘寝宫大呼小叫,你不要命了……”后宫管事方德此刻正在秦柔寝宫伺候,听闻眼前这风风火火的丫头风急火燎的喊声,立时吓得面色惨白,气急败坏的出来喝止。



    跪在地上的宫女长发披肩,五官标致,温婉可人,待看清此女是秦太妃的贴身丫鬟秀娟,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压低声音对她说道:“太妃刚刚就寝,惊了凤驾,你担待得起么?”



    此时不但已惊了凤驾,更惊车了“龙”驾,秦柔急忙推开张霈,探出半个娇躯在秀床之外,从一紫木衣几上翻出一件白裙。



    张霈看着美人取衣拿裙的动作,脑中一热,小腹猛然窜起一股邪火。



    “啪”的一声脆响,张霈见色心起,他行事本就随心所欲,无所顾忌,抬手一掌拍在秦柔美臀上。



    秦柔“嗯嘤”一声,妩媚的横了他一眼,一手快速把白裙抱在胸前,另一只手飞快抖开长裙挡住自己的身子。



    尽管她穿衣着裙的速度不慢,但是张霈锐目一瞥之下,哪里还有保留。



    秦柔低垂臻首,轻轻将外裙套在妖媚的玉体上,再被转娇躯,穿上亵衣短裤,而这些动作全部是在好色男人的注视下进行的。



    美人儿慌乱的穿好衣裙,下榻后放下床帐挡住半躺在床上,全身赤裸的张霈,同时也隔绝了他看的自己芳心发颤的灼热目光。



    头发随意挽了一个髻,只斜插着三两支翡翠闹蛾儿,秦柔深吸口气,走到椅上坐定,俏脸羞涩退尽,冷艳如昔,轻轻应了一声:“门外何人喧哗?”



    方德抢在秀娟之前,恭声答道:“回主子的话,是宫女秀娟。”



    秦柔重新变回了高高在上的太妃,语气平淡却充满无上威仪:“进来答话。”



    “奴婢……奴婢……”进得屋来,秀娟顾不得关门立刻跪到地上,娇声道:“王上要害,要害单掌门……”



    “什么?”秦柔还没来得及开口,张霈却坐不住了,闻言只觉一盆冰水从头淋到脚,欲火全熄,不顾自己还光着身子,一把扯开纹幔,跨下床榻,看着秀娟急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俏脸羞红,曲线玲珑,身材高挑的秀娟惊见一个赤身裸体的男子从秦太妃床榻中钻出来,不由呆望着张霈颤声道:“你……”



    “啊!”秦柔也低声娇呼了一声,心底暗碎一口,压下纷乱和惊羞,很快又平静下来,凤目生威,沉声道:“你们看见了什么?”



    门外,方德等一众侍从太监双膝一软,纷纷跪倒地上,不断地拼命叩头,同时口中大声说:“奴才不知,奴才什么都没有看见。”



    “若是今天的事情传了出去,下场就不用哀家多说了,都下去。”秦柔冷哼一声,声音平静得使人心中发寒。



    “是。”如蒙大赦的方德急忙起身将门扉拉上,人却呆呆伫立在门外,脚摆打颤,失了魂般连大气都不敢出。



    <><><><><><><><><><><><><><><>



    栖凤宫,大殿。



    高潮过后,北川绘美将羞红的娇靥靠在尚仁德胸膛上,小嘴娇喘吁吁,尽是酥软无力的呻吟。



    尚仁德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伸手为北川绘美抹去酥胸晶莹的汗珠,恣意享受她滑腻的肌肤与动人的曲线。



    斜眼看了单婉儿一眼,尚仁德继续体味着东瀛浪女带给自己的高潮余韵,接着站起身来。



    尚仁德双眼燃烧着火焰的凶兽慢慢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向美眸紧闭的单婉儿,而粉脸绯红的绝色佳人在“媚女丹”的药力下作用,已是意乱情迷……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今生注定与单婉儿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男子,也已经得知了她的险况。



    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秀娟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原来秦柔自昨夜见过张霈之后,思及白日见他曾与东溟派众人一齐进宫,便命人打探他的身份,探明他正居于离宫别馆后,便假传圣旨,宣他来见,同时暗地里也让贴身丫鬟留意东溟派众人的动向,哪知却错有错着的听到两个乱咀舌根的小太监背地里说尚仁德要加害单婉儿的事,遂急来回报。



    张霈心里突然涌起一阵强烈的不安感觉,似乎是心底某根紧绷的弦线被扯断了,一种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的感觉越来越清晰,跨入先天之境的高手特有的灵觉使他心急如焚,思绪不宁,最后竟变得狂躁起来。



    “绝对不能让婉儿受到任何伤害。”张霈灵魂深处响起一个森冷的声音,也顾不上屋中的秦柔和秀娟二女,他急忙将一件外袍胡乱往身上一套,便向大门冲去。



    谁知,秦柔却一把拉住了张霈的手……



    尚仁德一脸狞笑的欺到单婉儿身旁,她苦苦压制着心中如狂的欲望,只觉盘踞在丹田那股热气迅速在全身蔓延开来,使得自己四肢酸软无力,绝世娇颜上浮现出了诱人红晕,对于身旁不怀好意的男人没有一点防备。



    “媚女丹”万金难求,尚仁德为了将单婉儿征服于胯下,不惜花费巨大代价换得,想到高高在上的王嫂即将成为自己的女人,不禁口角垂涎,丑态必露。



    在**迷醉,性爱幻想的朦胧状态中,尚仁德猛然看到窗纸上一片红彤彤的艳红,不由高声怒道:“李顺,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顺隔着殿门,嘴角绽开一个冰冷的笑容,高声禀奏:“王下,侍卫发现了刺客,东宫走水,太监们正在救火,臣已调集禁卫军在外面护驾。”



    因为古人对火是十分敬畏的,认为失火本来就是超自然力量(比如鬼神)造成的,以惩罚人的做法。在来就失火的情况下,还嘴里火啊火啊的叫个不挺,很不吉利。五行中水能克火,所以用水字来压制火,比较有口彩。



    还有,之所以说是走水,有说法是因为古代一旦失火,发现的人会大叫来提醒众人,周围的人就会拿着水龙之类的救火工具去救,走水就是使水“走”到失火的地方去。久而久之,一旦失火,发现者就直接说走水了。



    刺客!走水!尚仁德心中一惊,满腔兽欲立时打了个对折,心中泛起不详的预感,沉声道:“起驾,本王要去谈先生和莫先生那里。”



    尚仁德转过身来,看了已经春情难耐的单婉儿一眼,脑中再次幻想着该如何调教眼前的艳妇,眼中亮起淫邪的光华,冷声道:“你领她去沐浴更衣,然后将带她带到本王的卧房。”



    北川绘美急促的呼吸渐渐平复,闻言微微睁开秀睫,娇慵无力的撑起娇躯,水汪汪的美眸横他一眼,嘴角含笑,又轻又软的声音却像哭泣似的:“王上,你坏死了,刚才弄……弄得人家骨头都酥了……奴婢可不是单掌门的对手……”



    “你放心,她此时内力全失,与普通人无异,你单手就能制住她,你要注意的不是她如何反抗,而是她趁机寻死。”尚仁德拾起地上凌乱的衣衫,冷笑道:“不过,她现在受制于‘媚女丹’,就算想寻死也没这个能力。”



    单婉儿娇躯频颤,却咬牙一声未吭,任由北川绘美搀扶着自己,从殿旁一扇精雅门扉离开了大殿。



    看着单婉儿窈窕动人的背影消失于挂帘后,虽然在宫中发现刺客,但尚仁德仍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若是将东溟派完全掌握在手中,中山王位誓必稳如泰山,只要再扫除南山,荡平北山,他尚仁德将有望成为古往今来,一统琉球的第一人。



    虽然单婉儿暂时还不肯乖乖听话,但尚仁德却并不担心,他对自己对付女人的手段很有信心,用不了多少时间,他就会粉碎她的高傲,融化她冷漠,让她臣服在自己的胯下,成为他最得力的杀人机器和床上玩物。



    <><><><><><><><><><><><><><>



    秋风瑟瑟,今日四季如春的琉球却仿佛笼罩在冬之女神,愤怒的冰雪咆哮之下。



    明亮的房间里,一盏已经换过三支蜡烛的烛台仍燃窜着微弱的火苗,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黯淡烛光下,一个模糊淡影倒映在斜对面的墙上,摇曳不定的影子显得说不出的狰狞邪恶。



    这是一个胖硕男人的身影,他一动不动的站立在屋中,仿彿自恒古以来就已立在这里。



    萧南天一双眸子精光四射,闪耀着一种从未有过,令人心悸的冷酷光芒。



    他思索了整晚,精神却不见委顿,正对的书桌上平摊着一卷淡黄色的绢纸。



    绢纸四角都已用镇书石碾平,左上角压着一面金牌,纸上自左至右,用墨笔写着十三个人的名字。



    这是十三个男人的名字,十三个身份不同,年纪不同的男人。



    乍一看去,这十三个男人没有一点相同的地方,但若有心人却能看出他们至少还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他们全都尚仁德的心腹。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长沙娱乐  郑州旅游  吴忠旅游  伊犁学校  诸城旅游  贵港资讯  德宏时尚  赤峰新闻  松原地图  郑州旅游  连云港旅游  连云港旅游  桂林学校  伊犁论坛  金昌论坛  海口新闻  乌海旅游  南通时尚  林芝地图  钦州学习  临夏新闻  松原时尚  沧州学校  金华娱乐  怒江论坛  恩施学校  襄樊旅游  三明时尚  淮北地图  天门时尚  金华娱乐  襄樊学校  黔南地图  佳木斯论坛  徐州旅游  黔南地图  安阳资讯  阜新地图  沧州学校  淮北地图  湘潭学习  阜新地图  黑河地图  临沂资讯  济宁新闻  钦州旅游  德宏时尚  南通时尚  益阳资讯  潍坊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