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六章 女儿家的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霈看着单疏影轻转臻首,粉脸通红,泛着艳色。



    丑媳妇害怕见公婆情有可原,张霈这认长得玉树临风胜潘安,潇洒倜傥赛宝玉,哪里会有不好意思一说?再说看自家娘子也要遮遮掩掩,以后还怎么淫虐江湖,将江湖十大美女收归私房?



    单疏影半转娇躯,瞪大秀目呆望着张霈,眼中自然流露出七分羞涩、两分娇媚、一分怪责的神情,仿佛看见了琉球传说中的高山雪人。



    美人儿媚眸柔柔,檀口轻启的样子看在张霈眼中却自有另一番诱惑,好色男人没有丝毫偷窥者应有的自觉,脸上神情自然,看他大摇大摆的样子似乎也没有转身落跑的意思。



    突如其来的变故惊的单疏影压根忘了自己此时的状态和模样……



    “嘿嘿,好老婆,真巧啊!太相请不如偶遇,就让你乐善好施,乐于助人,品学兼优的老公来帮帮你……”张霈火辣辣的目光肆意流连在美人儿身上,坏坏一笑,不等单疏影回过神来已抢身进入隔间,反手将恭门“啪”的一声关在身后。



    单疏影这时才惊觉自己春光无限,不由羞的粉面如花,朱唇似血,羞不可仰道:“相公,你……怎么进来了,大色狼,出……啊……出去……你快出去……”



    小妮子害臊了,不过我喜欢,可是明明都老夫老妻了,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张霈嘴里小声的唧唧歪歪起来,心中暗忖好宝贝怎么叫自己老公色狼呢,这若是传了出去,就算包青天在世,狄仁杰再生,也还不了我一身清白啊!



    张霈今日被单婉儿挑起压下,被秦柔挑起再压下的欲火整个爆发出来,哪里是这么容易满足的,好色男人不退反进,一个箭步冲过去,在单疏影的惊呼声中由背后将她抱在怀中。



    张霈百忙之中抽空伸手转动了一下墙面上的木质旋钮,正对恭室门扉的木板倏然升起,恭桶随着轮轴滑入其中,接着木板轻轻落下,恭室中没有丝毫异味。



    这种人性化的智能设计也不知道出自哪位大师之手,张霈没有过多的感叹,就算是黄金、宝石、美玉、玛瑙,历经数年精雕细琢而成的马桶,功能也绝对强不过国外进口的自动冲水马桶。



    单疏影芳心又羞又涩,抗拒不从,不过她的动作与其说是挣扎,不如说是挑逗。



    “啊……不要……停……不里……”她此时全身发麻,小腿打颤,她满面羞红如霞,心想这冤家真是一点也不顾及时间地点,若是被其他人看见了怎生是好?



    张霈坏笑着说道:“疏影宝贝,难道你也听说过那个有名的笑话?”



    “什么……什么笑……笑话……”单疏影已经神昏智迷了,早忘了做爱的时候千万不要和张霈说话的闺房守则。



    “一位母亲怕女儿被男人欺负时不知如何反抗,就对女儿说:如果有男人侵犯你的上体时,你一定要大喊‘不要’,如果侵犯你的,就要大喊‘停’,知道了吗?结果,女儿还是被一个男人侵犯了。母亲问其故,女儿说:男人同时侵犯了她的上体跟,结果她就一直大叫不要停,不要停……我的疏影宝贝,你到底是在说不要?还是不要停?”张霈见单疏影对自己的挑逗完全没有抵抗能力,心中涌起属于男人的自豪感觉,继续调羞道:“最棒的两性享乐往往发生在最危险的时机,而户外云雨更是鱼水欢的最高境界,嘿嘿……白日宣淫也不错,以后我们一定要多宣多淫……”



    单疏影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了,哪里还有暇与张霈争辩“不要停”的笑话,只能再次成为心爱男人调羞的对象。



    初尝性爱欢愉的女子总是分外痴缠,单疏影又哪能例外,她当然并非真个不愿意与张霈云交雨合,共赴巫山,只是担心被别人看见罢了,但害怕被撞见的两性乐事,被人撞上的危机意识非但不会减低兴致,反而倍觉刺激有趣。



    两人正不可开交之际,倏然变故突起。



    正在关键时候,门外又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张霈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忙中出错,进错了女厕所,仔细回想一下,进来的时候的确没有发现有任何男女厕所的明显标记?靠,皇宫里面除了皇帝就是皇后妃子,宫女太监,茅厕哪里用得着分男女?



    一个稚气未脱的女声问道:“秀娟姐,你今天怎么这么不小心,我听太监们说你竟失手打坏了秦太妃的玉盏?”



    秀娟粉脸绯红,想要辩解,心中却晓得宫里哪里藏得住事,遂低声答道:“这些内务府的人就是爱乱嚼舌根,我……我身体不舒服……所有才……”



    “幸好是秦太妃,若是其他嫔妃,说不定会想出什么法子惩戒你呢?我听说上个月北院陈贵人还仗杀了两个小宫女……不过你昨天还好好的,今天身体怎么就不舒服了?难道……”同为宫女的丽儿拉长了声音,看着秀娟越来越红的俏脸,打趣道:“不会是那个来了吧!”



    “讨厌……”秀娟被说中心事,害羞地伸手在丽儿腰间嫩肉掐了一记,嗔道:“死妮子,女孩子怎能这般风言风语,不害臊?”



    “呵呵,秀娟姐害羞了……”丽儿拉着秀娟的小手,轻轻摇晃起来,亲昵乖巧道:“秀娟姐,告诉你个事儿,不过你要答应我,不准告诉别人。”



    “什么事?”秀娟揶揄道:“是不是小妮子思春了,看上哪家俊小伙了?”



    丽儿撒娇不依道:“呀!秀娟姐坏,坏死了……人家不跟你说了……”



    秀娟知道丽儿是家装生气,不过她也不是真的恼她,遂又柔声道:“好丽儿,秀娟姐不笑你了,你有什么事要告诉我?”



    丽儿扭扭捏捏了半晌,终于不好意思的低声说道:“人家……人家这个月也来那个了……”



    一般女孩子的平均初潮年龄是十三岁左右,而有一部分人甚至十一二岁就来了,这些女子多是大富大贵之家的小姐营养过剩,发育超前的原故。



    从外表看,当阴部发育到一定程度后才会有月经,深一点的讲,女人有月经就是卵巢子宫成熟的开始,也就是说她可以生育了,所以古代十六岁生儿的不在少数。



    女孩来月事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丽儿如此害羞一方面是因为古代性教育没有得到普及,一方面是因为普通百姓人家的女子一旦来了月事,父母就会为她张罗婆家婚事。



    二女低声笑闹了一阵,接着隔间便响起淅淅沥沥的小解声。



    她们前脚刚刚离开,单疏影苦苦咬紧的牙关终于松开,一声舒畅之极的呻吟在空中荡散开来,若不是被张霈张开的天魔场即使束住,下次来的就不是两人了……



    云消雨散之后,张霈从背后咬着单疏影玲珑的耳垂轻声道:“疏影宝贝,哥哥问你个事儿?”



    “嗯!”浑身酸软无力的单疏影微微哼嘤一声,略一点臻首,算是回答。



    “刚才她们说的是什么来了?”张霈明知故问,脸上却是一副不懂就问,老师从小就是这样教导我的模样。



    “哥哥坏……哥哥坏死了……”单疏影“嗯嘤”一声,低头不敢说话,身体却是再次燥热起来。



    “好老婆,老公问你话呢?”张霈坏起来那绝对是他不认第一,没人敢认第二。



    “你……你怎么能偷听女孩子说话?”单疏影侧面回击,不予正面回答。



    “疏影宝贝,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又不是我想听,只怪她们说话声音太大了,才会被我听见,你却来数落你家相公的不是,嘿嘿……这可是要受罚的哦!”张霈无赖起来那是没完没了,特别是漂亮女孩子,只要和他沾上关系,贞操和芳心落陷失守只是时间问题。



    “你……”单疏影当然知道好色男人口中的惩罚是什么意思,立时羞的说不出话来。



    “不说话就是认罪了,嘿嘿,看你相公的手段……”张霈施展怪手,欲再战挑起香艳战事。



    “不……不要……相公,影儿错了,错了还不成么……影儿实在是不……不行了……”单疏影高潮后敏感的身体哪堪挑逗,立刻举起白旗。



    “嘿嘿,这笔为夫先给你记下了,以后若再犯,两罪并发……”好在张霈淫荡的笑声没人听见,不然真不知道要吓坏多少小朋友。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宜昌地图  四平时尚  咸阳论坛  思茅新闻  十堰论坛  迪庆旅游  恩施学校  烟台论坛  中卫资讯  德宏时尚  廊坊时尚  七台河地图  湘潭学习  辽源地图  白山新闻  眉山旅游  北海资讯  天门时尚  伊犁学校  博尔塔拉资讯  襄樊学校  阿拉尔地图  三亚论坛  合肥学习  潜江地图  廊坊时尚  安阳资讯  北海资讯  淮安新闻  伊犁论坛  海西论坛  乌海旅游  安阳旅游  中山时尚  商洛论坛  诸城旅游  松原地图  黄冈旅游  黔南地图  海西论坛  三明时尚  临沂资讯  贵港资讯  德宏时尚  四平时尚  西安娱乐  潜江地图  海口新闻  泰州地图  那曲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