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三章 以身相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公子……这位公子,请你放,放开……”当张霈跃至人迹罕至的一处隐秘地段的时候,原本安安静静猫咪般伏于他怀中的秦柔便轻微挣扎起来。



    “放?放什么?”张霈纳闷的想道:“除了背后井中月,我好像没什么好放的。”



    “公子,你……”秦柔脸嫩,遇着张霈这无赖哪里是对手,特别是现在光着脚身子的羞人样子。



    张霈充盈着对她渴望和欲火的炽热眼眸紧盯住她,秦柔的心登时瘫软如泥,软弱的娇躯倚靠向他,眼睑无力的覆下,轻软湿润的红唇柔柔的颤动着,呵着清新如兰花般的香气。



    她可以感觉到张霈灼热的鼻息喷在自己玉颊上,男性的温暖嘴唇亲呢的贴近她敏感的肌肤,勾引起她深藏在体内的情怀顿然绽放,体内的热度几乎要烧尽她的女性矜持和羞怯了。



    “你,你站稳了。”张霈艰似难地说了一声,终于伸手松开秦柔,心中升起一股怅然若失的茫然感觉。



    然而,她没想到张霈突然放开了她,秦柔顿然失去他有力的扶持,险些软倒在地,幸好张张霈及时扶住她。



    她睁开眼眸,一股怅然油然升起,她的头脑逐渐清醒,力气回到体内,不需张霈的扶持也能站好了。



    “待我,我穿好……衣裳后,再……谢公子的救命之恩……”秦柔拿着亵衣挡在胸前,娇羞不堪。



    张霈深邃的眸子闪动着令人心动沉迷的神采,审视着秦柔端庄秀丽却又隐含风情的玉容,真是越看越喜,越看越爱。



    “不,不要看……啊……”秦柔羞怯的娇呼一声,竟扔下亵衣蹲下娇躯,弓着身子。



    秦柔又羞又怕的闭起眼睛,一颗心“扑通扑通”的狂跳不休,想到自己贞洁的胴体赤裸裸的暴露在眼前陌生男子面前,羞愤欲绝。



    “我到一边去,你……你换好了叫我……”刚才看了秦柔是怎么一件一件脱衣裳的,如今张霈其实很想看她是如何再把衣裳穿起来的,不过本着风流不下流的原则和自己高大光辉的形象,这要求哪里说得出口,嗯,最多就是偷看一下。



    但是在转身走开之前,张霈还是老大不客气的在秦柔好的没话说的胴体上扫了一眼,暗忖没想到她的肩膀和腰身如此纤瘦,身材却如此之好,诱人啊诱人啊……



    “等,等一下……”秦柔唤住刚刚转过身的张霈,声音充满了藏不住的羞腻。



    嘿嘿,我就知道你不会对我那么绝情的,张霈满怀期待的转过身来,暗忖估计是秦柔刚才一定伤到哪里了,所以现在不能独立完成穿衣裳的艰巨任务,想当年王语嫣和段誉就是这么搞到一起的。



    秦柔见张霈呆呆的看着自己,就差流口水了,羞声道:“衣……衣裳……”



    “衣裳,衣裳这么了?”张霈向前走了一步,秀目虚合的秦柔听见脚步声,吓的弓蹲着身子怯怯向后退去。



    秦柔几乎带着哭腔道:“公子,你……你把衣裳给我……”



    “把衣裳给你了,那我穿什么?”张霈一愣,旋又低头一看,发现散发着美人体香的衣裳被他紧紧的抓在手中。



    张霈讪讪一笑,前进一步,想要将衣裳递给秦柔。



    秦柔尖叫一声,颤声道:“别,别过来,你把衣裳放在地上就可以了。”



    张霈放下衣裳,施展身法,迅速跃开,离开了大概有二十丈远,反正秦柔目之所及,没有任何好色男人的影子。



    举目望月,乌云漫天,张霈摆出一副正气凌然的样子,吟(淫)道:“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偷窥美人。”



    一双虎目虚眨间如雷似电,光辉熠熠隐而不露,含而不发,漆黑的夜色没有对张霈造成丝毫碍阻,美绝天下的秦太妃换衣图尽览无疑。



    秦柔见张霈离开,心中松了口气,慌忙的穿好了粉色的窄小亵衣的丝滑的白色亵裤。



    芳心羞乱的秦柔一边结绳扣,一边还不时紧张的东张西望怕张霈去而复返,好色男人饶有兴(性)质的盯着她,鼻间响起浓浊的呼吸声。



    绳扣全都结好了,秦柔咬了咬唇深吸了一口气,扯扯裳裙,冰肌诱人的胴体春光尽消,心中终于泛起了安全的感觉。



    秦柔穿好了衣裳,小心翼翼将套在娇躯上的外裳仔细整理齐美后,留给张霈一个修长曼妙,浮想联翩的美丽倩影。



    “公子,公子……”秦柔转向张霈离去的方向,凝目望着漆黑一片的花丛树林,俏声娇呼道:“公子……公子,请出来吧!”



    张霈身形疾掠,大鹏展翅般从天而落,意态悠闲,起落均是无声无息,动作说不出的潇洒惬意。



    待到看清秦柔的泛着诱人红晕的玉容后,张霈面上露出一丝讶色,眼前这张俏颜还是那般美丽眩目,美得让人心摇神恍。



    但是和张霈映象中那个温柔如水的美人却有着明显不同,柳眉秋瞳绝美巧妙,瑶鼻樱嘴秀气柔巧,不过眼中却亮起了让人心中倾慕爱怜而又不敢轻易亵渎冒犯的骄傲神光,身上透出一种既冷艳冰傲,又凤仪无双的高贵气息。



    看着看着,张霈原本欣赏的眼光就变味了,由于沐浴后并擦身而全身珠水滴滴,加上心中娇羞,使得秦柔身体被淋淋香汗和盈盈水珠整个润透了。



    张霈面上微一错愕,暗忖:这不是考验我的人品定力么,难道她不知道这样若隐若现比刚才裸呈相见还要诱人吗?”



    “公子,公子……你怎么了?”秦柔见张霈呆望着自己出神,嘴角浮现一丝傲然的笑意,但是美眸中却平静如水,这还是刚才那在张霈面前手足无措的小女人吗?



    “赞美你,我的女神,你真是太美了,为你生为你死,为你精尽人亡我也在所不惜。”考虑到这样说的后果,张霈理智的选择了沉默,当好色男人还在费尽心思找理由时,秦柔美眸一沉,玉容肃然,脆声冰柔道:“公子不想说就算了。”



    张霈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心想这美人儿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公子贵姓?”秦柔芳唇绽开一丝浅笑,全身散发着沐浴后的清香,勾的好色男人食指大动。



    “免贵姓张,弓长张,单名一个霈字,上雨下沛。”张霈文绉绉的自我介绍完毕,接着鬼使神差的冒出一句,“秦太妃贵姓?”



    秦柔白了张霈一记卫生眼,纤腰款摆,迈动莲足走到身前张霈近处,玉腿轻轻微曲,朝他敛身施礼,柔柔道:“哀家在这里谢过公子刚才的救命之恩了。”



    “不愧是太后之尊,看看人家这动作、这威仪、这语气,连道个谢、施个礼也透着高高在上,不可一世骄傲味儿……”张霈心中,美人不管做什么都是可爱的,都是正确的,就算错了也是错的有道理和情有可原的。



    “不用客气,路见不平一声吼,那种武林败类人人得而诛之,秦太妃不用放在身上。”别人称呼秦太妃或多或少都有尊敬谄媚的意思,张霈叫起来就和叫张三李四王五一样。



    张霈清了清喉咙,没脸没皮道:“救人这种微不足道,不足挂齿的我已经记不得做过多少回了,举手之劳,举手之劳而已,滴水之恩,秦太妃就不要耿耿于怀,想方设法以求报答了,不过你一定要报答的话,嗯,我也不介意,我这人没什么缺点,也没什么毛病,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个不招人喜欢的地方,就是优点太多,换个说法就是太完美。”



    “难道张公子偷看我沐浴也是应该做的吗?”秦柔忽然美眸生寒,冷光如电,不等张霈继续胡诌乱扯,凌厉的目光直视着他,娇声叱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会身在皇宫大内?”



    按照正常的思维逻辑,张霈这种夜入皇宫,不知路数的人被美人当场指责,不是露出一副愧疚不堪的理屈模样,就是翻脸动手,蛮横无礼显出贼人嘴脸,本来面目。



    但是结果却让秦柔大失所望,张霈仍是笑意盈盈的站在她面前,清澈如水的眸子落在她身上,似在细细欣赏她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语……



    秦柔柳眉微微一挑,声音冷脆若黄莺出谷,道:“张公子做出这等不迟行径,难道奢望哀家轻易放过你不成?”



    “如果我说我是迷路了才偶然、碰巧、不小心的窥见你沐浴的,你相信吗?”张霈充满玩味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秦柔,她说话的语气就像一个万里锦绣江山尽在脚下的至上君王一样,脸上不由露出一微笑,道:“不相信是吧!别说是你就连我自己也不相信……其实我来到此处是有情的。”



    “情原?”秦柔美眸荡漾着柔媚的光色,接着饱含深意地瞥了张霈一眼,放缓声音道:“哀家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情原才让张公子做出这等下流的事来,若你能给哀家一个合理的解释,哀家就绕你性命。”



    “你我之间可不就是有“情缘”么?”张霈心中坏笑,但是这欠揍般招人不忿的坏笑并没有在他的俊脸上持续多久就被秦柔的接下来柔柔的言语变成了苦笑。



    “嗯,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绕,只要你剜了两只眼睛,砍去一手一脚作为你冒犯我的惩罚,哀家就不杀你。”秦柔美眸寒气森森,语气冰冷决绝,没有丝毫商量转圜的余地。



    “这可真是谢谢秦太妃的宽容大度了,浩浩天恩了,不过若真要我这样子过下半辈子,你还是杀了我好一点。”张霈闻言,微微一愕,这美人的想法真另类。



    秦柔见张霈微微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心中竟涌起一股难言的兴奋感觉,叫你欺负人家,呵呵,被我吓住了吧!



    她的好心情并没有维系多久,只见张霈慵懒的伸了一个腰身,轻笑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张霈说谎不打草稿,大言不惭道:“其实我是一诗人,为了阅尽天下美女,遍寻神洲,这趟为了小姐而特意来到了蕴含灵气的琉球,而且我听说秦太妃谪仙降尘,长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所以不惜千里迢迢,劈荆斩棘,不辞劳苦跑来琉球,只为红颜一笑,一睹仙子芳颜。”



    “诗人?”秦柔仅管绷着俏脸,不过凤目中丝丝笑意却骗不了人,道:“有你武功这么好的诗人吗?”



    知道我武功好你还敢这样和我说话,嫌命长吗?信不信我兽性大发,把你先奸后杀,再奸再杀,张霈高声辩驳道:“剑仙李白不就是不世高手吗?不要说我这哥们你没听说过。”



    “剑仙?”秦柔“噗哧”一笑,旋又板起俏脸,眼中含笑,柔声嗔道:“李白不是诗仙么?”



    “看来秦太妃和其他人一样都被这厮的儒雅不羁的外表迷惑了,他的武功之高那是惊天地泣鬼神,天下无几无出其右者,有诗为凭‘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你看,这十步杀一人,足足千里这要杀多少人?嗯,这是算术问题我们暂时不讨论,不过你如果有兴趣我的时间很多,我们可以秉烛夜谈,红袖添香。”



    秦柔见张霈固态萌发,言语调侃,再次轻薄自己,娇声道:“张公子才华当世罕有,不过任你口舌莲花仍是难逃责罚。”



    “等等……”张霈做了一个stop的手势,大声喊停,“怎么说我刚才也救了你,那莫一闲虽然上不了台面,不过怎么说也顶着一个黑榜十大高手的牌子,我流血流汗把他打退,就算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按照国际惯例,你是不是也应该先谢过我之后再罚啊!”



    “嗯,哀家刚才不是已经谢过你了么!”秦柔侧着臻首,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模样可爱之极,柔声道:“你还想怎么样?”



    膝盖那么轻轻弯一下,不痒不痛的就算谢过了,这算哪门子道理,张霈拇指和食指微微搓动,做了一个点钞票的动作,开门见山道:“我的意思是你总该有些实质性的表示吧!”



    张霈的动作与常人格格不入,全不相同,奇怪的是他做出来却又那么自然,让人眼前一亮,秦柔想了一会儿,朱唇轻启,道:“只要你说出来,哀家就满足你。你是要赏银么?还是想做官?”



    “NO,NO,NO……”张霈竖起食指,将它摇的跟拨浪鼓似的,眼中闪过一道狡黠之色,柔声道:“我要你以身相许。”



    还记不记得小时候常常看到的武侠小说或是古装剧,每回都会有侠客救了女主角(通常是弱女子一流),然后女主角就会怀着感恩的心情,温婉羞涩地道:“公子大恩大德,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例如西厢记裹的崔莺莺和张生,幽闰记里的王瑞兰和蒋世隆……等等,多不胜数,她们在面对救命恩人时,通常最先想到的都是!!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而己。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婚礼进行曲)……



    所以呢,男主角就免费赚了个老婆,侍妾,甚至于丫鸾回家。



    “什么?”秦柔终于发现张霈这人不但武功深不可测,他的无耻比武功更甚,心中羞怒,檀口大声急呼道:“不行!”



    “以身相许”,的确是个久远的传说了,除非再有一个施先生,斟上大壶的茶,坐在风沙依旧的驿站,守着贫瘠困苦却快乐着的农人商旅们,捣腾出一大一大群精灵古怪的狐们,或者一伙儿水灵鲜活的女儿,她们统统要能够呼金唤银。至不济,也要捣饬个美丽妖娆的女儿或者妹妹,且一定要能做得了她们的主。如此种种,“以身相许”传说便初聚了些苗头。可惜,这苗头儿也只是传说里有。



    “不用决绝的那么快,我有的是时间,你仔细考虑清楚以后再回答,向我这么天上没有,地上一个,举世无双,旷古硕今的老公可不是天天有,错过这村……嗯,错过这村我也会给你留机会的……”张霈双手一翻,做了个耸肩的潇洒动作,学着秦柔的声音道:“刚才是谁说只要你说出来,哀家什么都满足你……”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嘉峪关旅游  桂林学校  博尔塔拉资讯  大庆论坛  十堰论坛  许昌学习  天门时尚  林芝地图  西安新闻  三亚论坛  广安学习  淮北地图  商洛学习  诸城旅游  衡水新闻  泰州地图  思茅新闻  烟台论坛  临沧新闻  张家口时尚  泰州地图  吴忠旅游  湖州旅游  安阳资讯  徐州旅游  眉山旅游  郑州旅游  黔南地图  安阳资讯  钦州学习  郑州地图  合肥学习  黄冈旅游  怒江论坛  海口新闻  宜昌地图  商洛学习  大丰地图  长沙娱乐  海口新闻  阜新地图  潍坊资讯  临夏新闻  南通时尚  淮安新闻  湘潭学习  湘西旅游  中卫资讯  吴忠旅游  安阳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