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四十五章 恶魔手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赞美女人往往总是表现在她的贤惠、美丽、气质,却很少有赞美女人的床上工夫,大凡一谈这些,感觉有一种淫荡的感觉。



    《红楼梦》里有这么一段故事,看似是贾琏的风流韵事,不值的一品,如果细细去想,细细地看了那段描写,其中道理还是有的。多儿的媳妇长的怎么能与美丽和气质都是上乘的凤姐相比?然而却征服了花花公子贾琏,靠的就是床上工夫了得。



    正是:“贾琏便溜了来相会。进门一见其态,早已魄飞魂散,也不用情谈款叙,便宽衣动作起来。谁知这媳妇有天生的奇趣,一经男子挨身,便觉遍身筋骨瘫软,使男子如卧绵上,更兼淫态浪言,压倒娼妓,诸男子至此岂有惜命者哉。那贾琏恨不得连身子化在他身上。那媳妇故作浪语……那媳妇越浪,贾琏越丑态毕露。一时事毕,两个又海誓山盟,难分难舍,此后遂成相契。”



    在这里细致的描写只有淫荡二字可形容,但是男人喜欢淫荡之女人可见一斑,一般人看到“淫荡”二字就会有一个联想到妓女?荡妇?偷情?**?还有暴露、还有惹人心跳的呻吟?



    打开对面的牢室,张霈慢慢走到萧峰的面前,不由自主的赞叹道:“你这师傅还真是不可多得的好货色,床上功夫一级棒。”



    “你,你……究竟想怎么样背?”此时的萧峰早已痛得全身麻木,意志处在崩溃的边缘,脑袋仿佛灌了铅般沉重昏眩,听见近在咫尺张霈的自言自语才勉强睁开写满绝望的眼睛。



    “怎么样?”张霈微微仰起头,自嘲一笑,似乎在费劲的思考这个问题,半晌后才轻声道:“抱歉,你这个问题问的那么仓促,一时间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你。”



    “这,这是哪里?我在什么地方?”萧峰的声音透着深深的疲惫,似乎整个人都苍老了许多。



    “这是首里城招待外使的驿站。”张霈双手环抱横于胸口,戏虐道:“萧大少爷住的还习惯吧!”



    “不要再浪费口舌了。”萧峰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摆出革命烈士面对敌人严刑拷打的姿态,一反常态的淡定道:“你动手吧!”



    “我有说过现在要杀你吗?”张霈好整以暇,不紧不慢道:“你的生死虽只在我一念之间,不过却由不得你作主,死有时候是一种解脱,你认为我会让你这么快就解脱吗?”



    “看,看在……”萧峰面色陡变,喘着粗气,虚弱的说道:“看在雅兰的份上,我只求你给我一个痛快。”



    那壶不开提哪壶,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敢提萧雅兰的名字,简直是自己找罪受,张霈看着面色苍白如纸的萧峰,平心静气道:“你怕死吗?”



    “怕,我当然怕,这个世上有不怕死的人吗?我不想死,可是你会放过我吗?不会,我知道你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反正横竖都是死,我又何必要怕!”萧峰一口气说出这么多话,早已麻痹的身体竟痛的抽搐起来。



    “难得难得,没有想到你竟然看的这么透。”张霈凑到萧峰耳边,轻声说道:“你之所以不怕死,是因为你知道这世上有许多事比死更可怕,你害怕我接下来的手段自己不能承受,所以激我杀你,是吗?如果我说只把你变成一个太监,然后就放你回去,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



    听了张霈恶魔般的耳语,萧峰牙齿打颤,思维僵硬,双眼恐惧的看着他,全身不受控制的轻颤起来,若非被绳索吊绑着,早瘫软倒地了。



    “你这个魔鬼!你……你竟然连死都不肯成全我……”萧峰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疯狂的挣扎起来,绳索被他扯得发出“嘎吱吱”的声响。



    缓缓低下头来,张霈漆黑深邃的眼瞳变的更加幽深,沉声冷喝道:“你不该惹我,因为我不是你招惹得起的人,虽然我们的谈不上什么深仇大恨,但你却不该动我的女人,你的罪孽必须用自己的血来弥补。”



    张霈冷酷的声音,冰冷的话语,像是无间地狱吹出的一股阴风让萧峰身体每一个毛孔都惊恐的紧闭起来,面对身前这个全身散发着死亡气息的男人,听到他那刺骨冻髓的声音,连死都不怕了的萧峰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张霈出手如电,倏然伸手捏住萧峰布满胡渣的下颌,声如寒冰,冷冷道:“现在本少爷先收点利息。”



    话音刚落,他的铁钳般手蓦然用力一拧,纤细修长的手指暴发出无限恐怖的巨力怪劲,忽冷忽热,诡异莫名。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没有听过这种声音的人,绝对不能无法想像它的恐怖,血肉分离,骨碎筋裂,那种人体最坚硬的部位被硬生生从柔软组织里揉断措碎时发出的声音绝对超过看任何电脑特技制作的恐怖乐章。



    凄厉之极的嘶哑惨叫在地牢中响起,张霈的白皙的手掌沾满了自萧峰口中喷出的鲜血,白色的武士服上也不例外的多了几滴狰狞的殷红。



    柳如烟被萧峰痛不欲生的惨叫惊醒,看着张霈血腥暴戾,令人毛骨悚然的手段,眼前血淋淋的一幕惊得她不知所措,忘乎所以。



    她无力的瘫软在床上,全身颤抖地紧紧捂着嘴唇,看着眼前最骇人的噩梦中都不会出现的场景,眼泪像决堤的洪水般涌出。



    萧峰嘴里不断“唔唔”地乱叫嘶吼着,努力的半晌的结果却是徒劳的不能不出哪怕是一个完整的音节。



    看着自己的徒弟被折磨的不**形,柳如烟眼中射出混杂了痛苦、愤怒、凶煞、不甘、仇恨神情的目光,如果眼光能当枪使,张霈此时恐怕早就千疮百孔,万劫不复了。



    张霈慢慢转过身来,看着母狼般恶狠狠瞪着自己的柳如烟,她脸上恐惧和仇恨交织的表情似乎让他感觉到了莫名的兴奋,唇角泛出一丝残酷的笑容,心中暗忖你恨吧!你越恨我,当我压在你身上的感觉越是美妙。



    张霈猛然一个转身,电光爆炽的“天魔指”重重点在萧峰的肩胛骨上,蓝色电茫狠狠刺入他的身体,在给予他最大痛苦的同时一股暗含催情淫靡气息的真劲也被毫不留情的轰进他体内。



    萧峰在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之后,渐觉头晕目眩,口舌干燥,周身气血翻腾,脑袋昏沉,一股热流从丹田处直冲上来,下身顿时坚硬如铁,烫得似要喷出火来,腾地一下将下身裤裳顶出一个高高的帐篷。



    张霈退后一步,放声大笑:“哈哈哈……萧大少爷,好好享受吧!”



    情欲的火焰不断腾烧,刺激着萧峰脆弱的神经,澎湃的欲望得不到疏导和发泄,萧峰被张霈极度不人道的酷刑折腾的双目赤红,嘴角涎着混着鲜血的口水,仰天大叫一声,昏死过去。



    “峰儿!峰儿……”柳如烟被吓得傻了,放声尖叫起来,接着身体轻晃几下,双膝负荷不住饱受摧残的身心,软瘫在床上。



    张霈伸手抬起萧峰下颌,不冷不热的自言自言道:“这样就玩完了,真没意思。”



    “不是,这不是真的……”柳如烟不能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喉头一甜,嘴角溢出殷红血丝,也昏迷了过去。



    “其实他没死,我骗你的。”张霈脸上露出一个恶魔般的微笑,弃了萧峰,走回柳如烟身旁,输入了一股精纯真气给她,手指摁住她的人中,等待她的苏醒。



    “唔……”随着一声微弱以极的低呻,柳如烟悠悠转醒过来,随即眼神茫然环视了一圈,怯怯地问道:“这……这是哪里?你又是谁?”



    张霈愣了一下,暗忖这是怎么回事?难说说刚才受的刺激太大了,神经不正常了。



    这精神问题在科技发达的现代也属疑难杂症,古代更不用说了,绝对是没得治的,张霈眉头微蹙,试着探她脉搏,结果一探之下,发现她脉象紊乱不堪,杂乱无章,怎么会有这么乱的脉象,真是奇哉怪哉!



    “你是谁啊……你,你不要碰我……”柳如烟突然尖叫起来,拉过锦被盖在自己身上,急声道:“呀!我的衣服呢?我为什么没穿衣服?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你是什么人,别碰我……”



    听着耳旁竟有些稚嫩怯羞的声音,张霈双目神光一凛,她不会是失忆了吧!



    仔细推想了一阵,柳如烟昨晚被自己劫来,今日又被自己折磨了一个上午,接着又亲眼目睹了徒弟的“惨死”,肉体、精神都遭受了极大的折磨和摧残……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张霈基本上确定了柳如烟失忆的事实。



    “为……为什么我想不起自己是谁?为什么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说到心急处,她秀目微红,便要落下泪来。



    张霈在秀榻边沿坐了下来,轻轻伸手抬起她润圆的下巴,微笑道:“这位姑娘,我知道你是谁,你想知道吗?”



    柳如烟仿佛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般急急抓住了张霈的手腕,又惊又喜的急声道:“你真的知道?那你快告诉我,我到底是谁,为什么在这个地方?”



    张霈脸上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柔声道:“你叫柳烟儿,是天香阁当红的姑娘……”



    “当红的姑娘?”柳如烟一脸茫然道:“天香阁是什么地方?”



    这忆还失的挺彻底的,张霈冷冷一晒,淡淡道:“天香阁是首里城最出名的妓院。”



    “妓院?”柳如烟呼吸一滞,接着疑惑道:“我……我是妓女?”



    “嗯”张霈脸色平静的轻轻点了点头,谁看了也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这……”似乎一世间不能接受张霈的话,柳如烟掩面而泣,半晌后才低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如今张霈撒谎的功夫早已练到如火纯清,黝黑双眸精芒倏亮乍消,脱口而出道:“你被一个欺男霸女的坏人绑到这里,我是来救你的,不过可惜的是我却来迟了一步,不然……姑娘也不会……”



    柳如烟见张霈言辞诚恳,不像在说谎的样子,向她微微颔首,轻声道:“恩公在上,请受小女子一拜……”



    说着,柳如烟便想直起身来,旋又想到自己身上未着寸缕,心中一慌,腿心嫩肉疼痛难当,未直起的身子又摔了回去。



    张霈眼疾手快,急忙伸手把她扶住,顺势拉入自己怀中。



    “恩,恩公……”柳如烟双颊泛着醉人的酡红,低下头臻首不敢看张霈,声音低若蚊鸣,“请恩公放手……”



    张霈却是理也理的双手齐出,眼泛淫光,笑道:“你跟我有什么好客气的?”



    “恩公,你……啊,恩公,不要……不要这样……”张霈嘴角绽起一抹奇异的笑意,抱着柳如烟的身子躺了下去,咬着她玲珑秀巧的耳垂淫声道:“烟儿,你这么忘了?我可是你的老相好……”



    被浪翻滚,一室皆春。



    云消雨歇,雨过天晴。



    柳如烟的失忆完全是计划之外的突发事件,不过张霈也不着意,在用“天魔噬魂”试出她真的失忆了之后,好色男人决定放她一条生路。



    深山里的那些个贫苦猎户,辛辛苦苦一辈子也不见得能娶得到老婆,嘿嘿,张霈不由想起了那本自己钟爱的YY小说《天降神妻》,不过这却要待一切平静之后才能施行。



    “你们负责给我好好招待萧大少爷,把那些能使的不能使的都给轮一个遍,最后怎么收拾就不用我吩咐了吧!”张霈走出地牢,对两名东溟护卫撂下这么一句,独自离开了驿站。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伊犁论坛  佳木斯论坛  铜川学习  潜江地图  泸州学校  赤峰新闻  广安学习  松原时尚  恩施学校  郑州旅游  中山时尚  怒江论坛  临沧新闻  襄樊旅游  深圳学习  咸阳论坛  三亚论坛  思茅新闻  四平时尚  盘锦学习  湘潭学习  六安论坛  三明时尚  思茅新闻  沧州学校  泰州地图  中山时尚  临汾新闻  咸阳论坛  桐城学习  西安娱乐  大庆论坛  七台河地图  安阳旅游  大丰地图  湖州旅游  吴忠旅游  广安学习  眉山旅游  酒泉论坛  宜昌地图  大丰地图  十堰论坛  黑河地图  郑州地图  喀什资讯  赤峰新闻  金华娱乐  临夏新闻  三亚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