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三十九章 冰清玉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入侯门深似海,这皇城更是比侯门还要深数倍的恐怖地方,做为一个国家权利的象征,皇城绝不是一般的平民百姓轻易能够靠近的所在。



    就在张霈为何去何从为难之际,心中突然一凛,风中传来一个清冷阴柔的声音道:“奴才李顺,见过东溟夫人。”



    张霈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行来一个弱冠少年,锦衣华服,白面无须,相貌清秀,步履轻盈。



    单婉儿闻言微微一笑,颔首还礼道:“有劳李公公在此久候了,霈儿,这位是李顺李公公,乃是皇上身边的红人。”



    不是吧!红人,一个太监能有多红?张霈心中暗暗想到,历史上掌权乱国的太监那是多不胜数,阉人涉政这绝对是亡国的征兆,既然宫中有这么一个不简单的红人,估计尚仁德也没几天好日子了。



    张霈心思玲珑,一眼已看出便些许不对的苗头,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这个李顺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张霈学着大名鼎鼎的小桂子公公,大踏步的向前进,走到李顺身旁,悄悄将一张足够普通人三辈子吃喝不尽的银票不着痕迹的塞进对方手中。



    当张霈接触到李顺光润的手掌时,眼中闪过一道若有所思的寒茫,脸上笑容比见了国际偶像巨星还要开心,道:“这位便是李公公么?在下闻名久已,今日一见,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太监都是出身卑微的刑余之人,说的难听一点,在宫里面,就是猫狗,也比他们活的有尊严,张霈却没有一点看不起他们的意思,毕竟如果不是真的走投无路,谁愿意割了男人的命根子,进宫服侍权贵,当然也不排除为了修练高深武学而放着家中娇妻美妾不知疼爱怜惜,自愿献身的岳不群之流。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李顺听了十分受用,脸上冷色稍霁,接了银票,干笑几声,声音阴柔道:“张公子的事杂家也有所耳闻,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自古英雄出少年,相比之下杂家算得了什么?”



    “李公公除了在兵刃上有极深的造诣之外,更有一身不俗的内家功夫。”张霈抬头看了李顺一眼,感叹道:“像李公公这等明明有真才实学,却又这般虚幻若谷的人才真是我等学习的榜样楷模。”



    此言一出,在场除了单婉儿,所有的人无不震惊,单疏影更是饶有兴趣的仔细盯着李顺猛瞧,发现他面色苍白,体形消瘦,一副弱不经风的样子,怎么看都像一个病泱泱,无精打采的普通人,哪里是张霈说的什么内家高手,武学行家?



    单疏影禁疑惑地打量再三,仍是看不出一点蹊跷,但她对张霈却有一种近乎崇拜的迷恋,相信他绝对不会错。



    张霈话虽说的轻,不过听在李顺耳中却无疑是一记惊雷炸响,震慑莫名,忍不住打了个颤,他脸上的阴柔又深了几分,神色皎然如冰雪,道:“张霈公子说笑了,杂家武艺粗浅得很,江湖把式难登大雅之堂,哪里是什么内家高手?”



    张霈笑而不答,只是静静的看着李顺,漆黑深邃的幽瞳好似在说,你装啊!你继续装啊!



    单婉儿莲步轻移,行至与张霈身旁,二人并肩而立,檀口微启,柔声问道:“李公公,皇上可要立刻召见我们?”



    若是尚仁德真的下了召见的命令,李顺怎么敢站在这里和他们拉家常,果不其然,李顺眼中茫然之色渐渐退去,摇了摇头,道:“皇上这几日身体不适,上朝之后要前往养身殿,诵经祈福。”



    李顺接着说道:“方才皇上传下口谕,嘱夫人和公子入住离宫别馆。”



    这哪里有召见的意思,连住的地方都安排好了,根本就是不准备让我们回去了,离宫别馆?张霈一愣,明明叫离宫,位置却偏偏在皇城里面,不过这地方听名字就是个好去处,肯定比驿站住的舒服。



    离宫别馆位于上林苑,是一个宫殿群,其中有六个宫,如建章宫、承光宫、望远宫、蒲陶宫等。有十二个观,如白鹿观、象观、鹿观及射熊馆、博望馆等。



    上林苑馆建筑壮丽,金碧辉煌,其间栽植了大量名果异树,奇花艳卉。仅梨树有紫梨、青梨、芳梨、大谷梨、金叶梨、耐寒的瀚海梨、东海的东王梨等。枣有玉门枣、赤心枣、昆仑山西王母枣等。有各种桃、李、栗、梅、杏,有西域的石榴,南方的荔枝、橙、橘、柑等。



    不仅如此,里面还养育珍禽异兽,有虎、熊、鹿、野猪、狐狸、兔子等百兽,也有各种鸟类,包括山中鸟、树上鸟、水中鸟等。



    李顺将东溟派众人送至上林苑,便在张霈灼灼目光的注视下,匆匆而去,离去的背影有一丝掩饰不住的狼狈。



    离宫别馆一处清幽雅致的厅轩中,坐了七个人,五男两女。



    坐在张霈左边是端庄贤淑的单婉儿母女,隔了一个空位,坐在他右边的是东溟四大护派战将之首尚天军。



    端起丫鬟送上的香茗浅啜了一口,尚天军冷着一张扑克脸,好像所有人都欠他钱一样,一副生人莫近的样子。



    张霈对首坐着三名三十多岁的锦衣大汉,蓝色衣裤,神情气质均有七分相似,脸部线条冰冷,眼神森寒如刃,洞金穿石,看着让人十分不舒服。



    尚文崇,尚信杰,尚思齐三兄弟加上尚天军,合称东溟派四大护派战将。



    张霈虚眯着眼睛,手中把玩着绣了祥云瑞鹤图案的黄色卷轴,注意力却在缭绕身旁的淡雅香气上,自从身体吸收了冰炎二重劲之后,他的嗅觉就变得异常敏感,几乎可以和缉毒大队的缉毒犬一较高下了。



    一缕似兰非兰,似麝非麝,带着一种温暖的的淡淡香气仿佛一双柔且无骨的纤细小手正不轻不重,力道拿捏至恰到好处的撩拨他的情欲。



    张霈微微侧头,看着单疏影姿态优雅的坐在身旁那张檀木雕花靠背椅上,浑圆修长洁的大腿,白皙细腻的小腿均被白丝长裙掩盖的结结实实。



    张霈一边道貌岸然的摆出一副正襟危坐,思考问题的沉思模样,咕碌碌直转的眼珠却一边情不自禁的越过单疏影的娇躯,向坐在她身旁的单婉儿飘去。



    眼睛贪婪的望着单婉儿的酥胸,前胸衣襟叠交处泄露出的那一抹雪白耀眼的粉嫩肌肤和曲线柔美光洁的粉颈,让张霈头晕目眩,暗自吞津咽液。



    单婉儿轻声道:“霈儿,这事你怎么看?”



    “尚仁德把我们隔离在此处,不外乎是想一网打尽。不过他似乎忘记了中国有句俗话,请爷容易送爷难,今晚我就去皇城四处逛逛,给他留点终身难忘的记忆。”手中猛然发力收紧,做工材料十分考究的轴柄发出一声苦不堪言的呻吟,张霈话锋一转,坏笑道:“不知那秦太妃是什么人?”



    单疏影在张霈故意将请神容易送神难说错事,抿嘴一笑,可是接下来关于秦太妃的问题却使她感觉吃味,暗忖这个坏家伙,居然想打太妃娘娘的主意。



    尚文崇想也没想,立刻脱口而出,道:“禀少主,秦太妃名叫秦柔,是先王的妃子,当年先王大限将至,却听信一妖道之言,冲喜延寿,遂在琉球甄选美女,纳了年方及笄的秦柔为妃,可是礼堂之上,先王却不幸中风癫瘫,从此卧床不起,不过他对秦妃却甚是喜爱,衣食均由她一手照顾,临行时也很安详。”



    自古红颜多薄命,女人长的太美却又无力保护自己,那绝对是一生最大的悲哀,想象着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却要衣不解带的照顾一个病入膏肓,行将就木的老头子,张霈轻轻叹息一声。



    女人果然是男人永远不变的共同话题,尚信杰也跟着张霈叹了口气,接着尚文崇的话向下继续说道:“先王病逝之后,按祖训,未有所出的妃子都要入黄陵陪葬……”



    “什么?”张霈忍不住左手重重一掌拍在长椅的扶手上,冰炎二重劲猛然爆发,右手猛然窜起一道异茫,圣旨在火光中灰飞烟灭,化成漫天微尘。



    强迫女性殉葬的制度萌芽于氏族社会末期。进入奴隶社会后,女奴隶和男奴隶一样被大量杀殉或生殉。殷墟卜辞中有杀殉女奴的记载。妇女殉葬者中也有墓主的妻妾。



    春秋以后,人殉的事情不多见,但秦始皇死时又有上万名宫女和工匠被逼殉葬。《史记·秦始皇本纪》说:“七月丙寅,始皇崩于沙丘平台……二世曰:‘先帝后宫非有子者,出焉不宜。’皆令从死,死者甚众。”但这种制度秦汉之后基本就消失了。



    但在明朝初期,又都再次出现了嫔妃殉葬的制度。明英宗以前的太祖、成祖、仁宗、宣宗和景帝时期,人殉是皇室公开的惯例,死于殉葬的嫔妃,总数达几百人之多。



    众人不明白张霈为何突然发怒,纷纷将疑惑的目光投注在他身上,同时也暗自震惊于张霈刚才展现出来的高深武功。



    “夫君真是急公好义,古道热肠,这种骇人听闻的恶行的确令人激愤。”单疏影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柔声笑道:“不过秦太妃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张霈哪里听不出单疏影言外之意,男人想女人不要紧,但千万不要在一个女人面前想另外一个女人,他干咳一声,搓了搓手,打着哈哈道:“不是要陪葬么,秦太妃为何能幸免?”



    “殉葬当日,秦妃领先王遗诏于黄陵广而宣之,遂得保周全。”说话的是至始至终都保持沉默的尚思齐,“遗诏追封秦妃为秦太妃,享王母之尊。”



    知道张霈不明白这些,尚思齐不紧不慢道:“尚仁德生母早亡,秦太妃享王母之尊即是成为他的继母,掌琉球一品以下官员生杀大权,不过秦太妃人很好,许多尚仁德欲杀之而后快的忠臣良将在她的极力周璇下,最后都得以辞官返乡,安享余年。”



    难怪那么多人讨好她,原来这看似温温柔柔的小美人却掌握着这么大权利,只要和她盘上关系,那无疑是多了一道免死金牌。



    张霈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古怪的问道:“秦太妃和先王成亲的时候,先王却不幸中风了,那么她不就是……”



    “因为先王当时重病之身已不能人事,所以秦太妃至今是完璧之身……”



    **这个名词经常和道德相联系,保持某种传统的道德观念者认为**代表女子纯洁,有极高的道德价值观,尚文崇再次接过话茬,他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崇敬。



    尚文崇原本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却发现了一丝不对的苗头,只见单疏影神色冰冷,美眸恶狠狠的盯着他,一向天不怕的不怕的尚文崇不由打了一个寒颤,急声道:“这些都是我听来的,嗯,当不得真……少主,你不要这样看我,哦!不,没……我没骗你……这个,总之……事情就是这样……”



    在张霈和单疏影二者越来越凌厉的眼神注视下,尚文崇只觉四季如春的琉球仿佛迎来了最冷的寒冬,背心冷飕飕的。



    完璧之身也就代表这高高在上,身份尊贵,地位崇高的秦太妃如今还是货真价实的**。



    不为别的,单单只为**这两个字,张霈全身的血液就快沸腾了,他真想放声狂吼一声来宣泄自己激动的心情,不过这人家是不是**和他有什么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么?



    “少主,属下突然想起还有一件要务马上要办,先行告退。”看着单疏影脸上那越来越温柔的笑容,越来越凌厉的眼神,尚文崇立刻脚底抺油溜之大吉。



    人都进了宫了,还有个屁的要务,这个借口烂的可以,但张霈却不以为意,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开。



    张霈还在幻想着是不是老天安排了这次相遇,什么事情只要和老天扯上了关系,那是就铁板定钉的事了,因为美其名曰——天意。



    尚文崇走后,其他人也同一时间突然各有要事待办。



    “我累了。”单婉儿声音柔柔的说了一句,携一股香风而去,看着她摇曳的美臀,张霈恨不得冲上去重重拍一巴掌



    “少主,属下昨晚睡觉忘了盖被子,嗯……”尚信杰偷偷瞥了单疏影一眼,急忙道:“我现在去把被子铺上,免得晚上又忘了。”



    “少主,由于今早吃馒头的时候姿势不正确,现在感觉全身难受得紧。”尚天军沉吟了片刻,扑克脸上终于露出意思表情,道:“属下想去寻宫中御医,开张方子,抓点药。”



    最后还是尚思齐最滑头,他看着所有人都**了,才慢腾腾起身行礼,抱拳道:“少主,既然尚大哥身体不适,属下自当陪他一起去太医院,一路上有个照应也好。”



    雅舍厅轩中除了张霈以外,如今就只剩下深情的凝望着他,脸上带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甜蜜笑容,眼中媚波盈盈的单疏影。



    张霈突然觉得鼻子很酸,一股刺鼻的酸味,接着一阵杀猪般的惨叫自厅轩中远远传开……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商洛学习  长沙娱乐  伊犁论坛  黑河地图  重庆学校  阿拉尔地图  潜江地图  三亚论坛  临沧新闻  襄樊学校  黔南地图  七台河地图  怒江论坛  盘锦学习  桐城学习  长沙娱乐  大丰地图  淮安新闻  泰州地图  四平时尚  徐州旅游  宜昌地图  南通时尚  海口新闻  诸城旅游  眉山旅游  安阳旅游  阜新地图  泸州学校  林芝地图  十堰论坛  南通时尚  辽源地图  伊犁论坛  临汾新闻  三亚论坛  深圳学习  铜川学习  徐州旅游  大丰地图  湘西旅游  泰州地图  许昌学习  黄冈旅游  宜昌地图  大庆论坛  博尔塔拉资讯  金华娱乐  合肥学习  淮北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