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三十四章 猫戏老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瘫软的娇躯无力的躺在秀榻上,柳如烟香汗淋漓,娇喘吁吁道:“峰儿,为什么你今天这么利害,师傅都快被折腾上天了,你却连泄都没有泄……”



    好色男人嘴里发出几声淫秽笑声,没有开口说话,因为柳如烟问的是他徒弟萧峰,又不是问张霈。



    月亮不知何时躲进了云中,星光也是黯淡无色,似乎老天爷都在帮某人掩饰罪行,而按照张霈的说法则是他在替天行道,惩恶扬善,老天当然要为他大开方便之门。



    柳如烟静静的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四射的身体慢慢恢复了平静,她温柔的用纤手抚摸着张霈健硕的胸膛。



    张霈轻轻瞌上眼睛,惬意的享受着柳如烟轻柔而细心的服务。



    柳如烟突然滑出张霈的怀抱来,撑起娇躯,嘴里还梦呓般喃喃自语道:“峰儿,师傅实在是太幸福了,刚才那种全身飘起来的感觉就像灵魂出鞘,要死去了一样,你真利害……”



    嘿嘿,骚娘们,本少爷的利害你还没真正见识呢!张霈仍然没有开口,鼻腔中含糊的轻“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柳如烟不疑有他,因为她做梦也想不到刚刚和她缠绵的男人不是她的宝贝徒弟,而是另外一个陌生的男人,她可怜的徒弟此时正孤零零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听她叫床呢!



    张霈一掌切在柳如烟后颈,冷笑一声,翻身下床,开始不紧不慢穿衣着裤,当一切整理妥当的以后,才好整以暇的坐在床沿边上,朝仍躺在冰冷地板上,人世不醒的萧峰撇了撇嘴,轻笑道:“怎么,少爷的床戏已经演完了,还赖在地上不肯起来,要我亲自动手请你起来么?”



    没人回答,没有响动,萧峰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好像一个死尸,房中静悄悄的,只有张霈自言自语的低声说话惊得某人心头剧震。



    “唉,我是不是应该表扬一下你,其实你装B装的已经很成功了,不但屏住了呼吸,控制心率节奏,更压下了心跳频率。”张霈话锋一转,冷冷的望着死狗躺在地上,始终保持着一个造型的萧峰,邪笑道:“可是你听了整晚活春宫,嘿嘿,少爷我替你照顾你娘,你准备怎么谢我?”



    心知肚明再装下去也骗不了对方的萧峰终于睁开眼睛,讪讪的站起身来,其实刚才在柳如烟第一次高潮时暴出的那声肆无忌惮,尖锐激奋的浪叫声传入耳膜的时侯,他就已经醒过来了,但恢复意识的瞬间,他也明白自己身处的环境是多么糟糕恶劣。



    萧府后院,专属萧峰萧大公子的房间中,一个男人正在他的床上和他师傅荒唐,萧峰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何身份,但有一点他却不糊涂,对方是一个能够无声无息接近并打晕自己的高手。



    “你是谁?”赤身裸体的萧峰雄站在张霈面前,强迫自己尽量保持平静,连说话都是轻声细语。



    “我们不久前才见过面,你怎么一转眼就把我给忘了?我可是你的债主……”张霈双眼幽茫乱闪,脸上露出一丝邪异的笑容,一只手轻轻的在柳如烟光滑娇嫩的裸背摩娑游走。



    “债主?什么债主?你到底是什么人?”见张霈回答的莫名其妙,情急中萧峰的声音提高了一些,“你为什么要……要这样做?”



    “不好意思,我忘记你看不见我了。”张霈眼中含着嘲讽,旋又消失,静静的打量了萧峰一会儿,然后才用平缓的声音淡无可淡的说道:“你在东溟山庄作客,结果弄坏了东西,我让你赔,结果你没钱,最后你给我打了张条子,你还记得吗?”



    “啊……”萧峰指着坐在床沿上的张霈仿佛见了鬼一样,语不成声的大声叫道“你……是你……”



    “没想到你小子脑子还挺灵光的,嘿嘿,不用再装了,想叫人就放声叫吧!本少爷绝拦着你,嗯,要不要我帮你一起叫?”张霈冷冷的揭穿萧峰的小把戏,冷哼一声,不屑道:“难道你不奇怪,你师傅刚才发浪发骚时那几声几乎掀翻了屋顶的尖叫有些过份了吗?其实一点也不奇怪,那是我故意让她叫给你听的,不过只有你一个人能听见。”



    张霈对天魔场的运用几乎已达极致,不过由于功力的限制,他达到的所谓最高境界是指他功力所能发挥的极限。



    萧峰被张霈拆穿西洋镜,脸色变得比变质的猪肝还难看,眼珠在漆黑的房间四处游离,却怎么也定不下焦距。



    小样儿,还想跟我玩,你心里那点微末伎俩能骗得了我?张霈知道萧峰心里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空闲的左手在空中打了一个响指,淡淡道:“想看见我就把灯点上,不过我奉劝你还是放弃夺门或破窗的想法,因为在我面前,这根本不现实。”



    萧峰心里咯噔一下,犹豫半晌,终于还是依言重新将点亮烛火。



    房中灯火亮起,烛火虽然微弱黯淡,视物却没有问题。



    借着挣腾欲灭的火光,萧峰看清了交锋中一直将自己迫在下风的男子。



    漆黑如缎的长发用一根蓝色发带随意束在脑后,脸庞瘦削俊秀却透着刚毅坚毅,剑眉星目,鼻梁挺直如古希腊雕塑,薄唇棱角分明,无一不比例匀称精致,完美至无可挑剔。



    床榻之上,握躺着一具温玉雕琢的雪白胴体,柳如烟粉背玉脊娇滑柔嫩,纤腰盈盈,娇软如织。



    虽然知道时间,地点均不合时宜,但萧峰看着柳如烟赤裸的娇躯,不会说谎的身体仍最直接的将主人心中所想表现了出来,丑态闭露。



    萧峰被张霈识破装昏的把戏也是因为那条不安份的是非根,嘿嘿,看来这辈子真是吃JJ亏,倒JJ霉,一辈子毁在JJ上。



    张霈突然扬起手,在柳如烟的美臀上拍打了一下,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体力消耗殆尽,疲极而睡的柳如烟“嗯嘤”一声,檀口呼出一声不知是舒服还是难受的呻吟。



    “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张霈的手肆意地揉捏着柳如烟的臀瓣,感受着它的柔软和弹性。



    “我不知道,这些时日我一直待在萧府,应该没有得罪你的地方。”萧峰艰难的吞了口唾沫,呼吸急促起来,不过仍没有忘记回答张霈的提问。



    “我来杀你,因为你做了该死的事。”张霈眼神平淡的看了萧峰一眼。



    “我没……”萧峰的话没有说完,因为被张霈冷冷的打断了,“你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你……我给你钱,你要多少都行?只要你不杀我,我把钱全部给你。”萧峰终于没有色心,他拼命的哀求对方放过自己,“我求求你……不要杀我……”



    “钱可是好东西……”说到这里,张霈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萧峰泄气的是非根,微笑着说道:“对这种好东西我一向没有什么自制力。”



    “只要你不杀我,我把萧家的钱全部给你,都给你。”听见张霈的语气有所松动,萧峰终于看见了一丝保命的曙光。



    “不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还差我七十万两银子。”说完,张霈他朝着萧峰伸出紧握的左拳,弹出中指,比画了一个现代人都明白,古代人都摸不着头脑的动作,然后身影消失在原地。



    萧峰微微一愕,当他想要躲避的时侯已经晚了,因为一只钢铁般的手已经握住了他的后颈。



    “我喜欢钱,但和我喜欢的女人比起来,钱唯一的作用就是哄她们开心。”这是萧峰听见的最后一句话,下一秒他已经昏过去了。



    以前玩cs只当过悍匪,今天就客串一下绑匪。



    张霈冷冷一笑,给柳如烟和萧峰各自披了一件外衣,借着一手一个夹在腋下,踢开房门,消失在夜色里。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淮安新闻  郑州地图  德宏时尚  汕尾论坛  七台河时尚  松原地图  三明时尚  大丰地图  喀什资讯  昭通时尚  泸州学校  烟台论坛  连云港旅游  襄樊学校  湘西旅游  济宁新闻  思茅新闻  钦州旅游  恩施学校  大兴安岭学习  湖州旅游  临夏新闻  深圳学习  桐城学习  临汾新闻  佳木斯论坛  北海资讯  广安学习  辽阳旅游  怒江论坛  大庆论坛  眉山旅游  酒泉论坛  许昌学习  大兴安岭论坛  重庆学校  南通时尚  黄冈旅游  天门时尚  贵港资讯  盘锦学习  襄樊旅游  钦州旅游  金华娱乐  天门时尚  大庆论坛  西安新闻  西安娱乐  七台河地图  黄冈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