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三十二章 误打误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香甜热烈的激吻过后,娇靥如火似焰的萧雅兰,芳唇微翕,娇喘连连,整个身体几乎完全是腻在张霈身上。



    萧雅兰粉脸艳红如霞,檀口呵气如兰,轻咬着张霈耳垂喃呢道:“霈郎,我要你,现在就要。”



    软玉温香,美人情动。



    好色男人原本就脆弱不堪的心理防线顿时彻底土崩瓦解。



    凝视着萧雅兰柔情似水的眸子,张霈低下寻着她丰润腻湿的性感芳唇狠狠吻了下去。



    张霈温柔的把手绕到萧雅兰强背后,拉住绳头轻轻一扯,亵衣连着纱衣一同滑落,嘿嘿,不愧是“胸狠”的女人。



    张霈瞳孔猛然放大,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暗自赞叹道:“本少爷就是喜欢胸狠的女人。”



    张霈眼中突然爆出一缕骇人的金芒,情欲之火潮水般退去变得清明一片,幽澈深寒,心念转动间一股冰炎寒炽交织融合的暖流通过他的舌尖渡进萧雅兰檀口,精纯之极的天魔气闪电般窜袭涌遍她整个身体。



    “啊!”萧雅兰不能自己的发出一声高昂的**,美眸中盈满情欲,柔若无骨的娇软身躯无力的瘫靠在张霈坚实温暖的怀中,不断扭腰挺臀,不稍片刻已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



    随着天魔气在体内穿筋过脉,生生不息,萧雅兰全身突然剧烈的颤动起来,接着发出一声既似满足又像十分痛苦的尖叫后,娇躯瘫软下来,甜甜睡去。



    性爱虽然能让她暂时忘记不快,但却是治标不治本,张霈刚才利用萧雅兰对自己的迷恋爱意,挑起她的情欲,然后用冰炎二重劲一举打通了她生上几个影响心绪的要穴,彻底疏解了她心中结郁,还让她经历一次纯属精神层面上的性高潮。



    张霈散去胸口一口浊气,双眼精芒暴涨,天魔气和体内冰炎二重劲发生了一次短暂的融合,最后又各自分开,遵循不同的脉络在体内循环游走,一个小周天后重新归于丹田,沉寂下来。



    看着眼前陷入深层睡眠中的萧雅兰,张霈俊逸无双的脸上露出一丝自责亏歉的苦笑,伸手轻抚着她那光洁温润的脸颊,缎子般的乌黑秀发。



    “囡囡,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就好了,一切都好了,以后我会在你身边,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张霈声音转冷,冷的不似人声,仿佛地狱溟河扫过的寒风,“伤害过你的人,我会好好替你回报他的,碎尸万断太便宜他了,我要他生死两难,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看着那湿润丰盈的性感薄唇,张霈忍不住轻轻低下头,将两片花瓣般娇嫩的唇瓣轻轻的噙住,温暖的用舌添弄品尝起来。



    吻了许久,张霈终依依不舍的松开微微泛红的香唇,看着涎在迷人唇瓣上的湿润液体,张霈脸上冰沉的表情渐渐被融化,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



    害怕惊醒安睡的萧雅兰,张霈静静坐于榻上,陪在她身旁,动作很轻很柔,用心感受着她的美丽。



    女人,不管多坚强仍是女人,当剥离了那看似坚强的外壳,内心其实比谁都脆弱。



    此时张霈的眼中没有欲焰情火,只有丝丝情意,柔情依依。



    手眼温存了一番后后,张霈起身拉过被子轻轻盖在萧雅兰身上,顺了顺她有些凌乱的青丝,轻轻关紧门扉,无声无息的退离了她的香闺。



    站在走廊上的张霈身形陡然一闪,骤消乍现,出现在秀搂的屋顶,看着清冷月色下的萧府,静静默立了一会儿,任由夜风拂过。



    迎风而立,衣袂飘飞。



    张霈脸上沉冷如冰,幽寒深邃的双眼凝神一扫,认准了方向,身体倏然一晃,消失在原地。



    空中一道淡无可淡的黑影迅疾的朝着东方射去,瞬间融入茫茫夜色中。



    萧府东面是一处独立的院落,此时院中一间精舍里还亮着灯,老远就能让人看见,幽幽的烛火在这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的醒目。



    寒夜已深,更深露重,连仆役都已睡下了,可这精美院落里却还亮着灯,不用说也是萧峰的居所了。



    这厮被盛怒的萧南天所伤,虽伤势不重,不过却多是皮肉之伤,鞭子抽打的伤口处理起来比较麻烦,亮着灯的地方准没错。



    张霈凌空提气疾跃,越墙过院,足不惊尘,身姿翩然潇洒的落到萧峰所居的院落中。



    这座别院静雅别致,规模更是不小,分前后两进,每进都是自成一体的四合院落,由花园和幽径相连,四周都围筑着高墙。



    前院隐有人声传来,张霈凝神倾听了一会儿,嘴角浮出一丝邪气十足的冷笑,这些半夜还在忙碌的多是大夫和丫鬟。



    知道没找错地方,张霈脸上露出一个足以令看见的人打寒颤的冷笑,当下不再迟疑,身影一闪,出现在萧峰屋舍外,透过纸糊的窗户,朝里面望去。



    房内蜡烛燃烧发出清脆的“噼啪”声响,火光微明暗淡,可是张霈一双夜眼洞若观火,房中一切俱是一览无遗,毫无疏漏。



    床榻之上,萧峰侧卧而睡,伤势已处理妥当。



    “你这不长眼睛的混蛋,动歪脑经竟然动到本少爷头上来了,如今阎王索命,死神临门,看老子怎么折磨你……”张霈收心摄神,用柔力震开窗户,悄无声息的潜入房中,轻轻走到萧峰床前。



    双眼绽出凛冽锋芒,杀气在体内凝聚却是露而不威,不过挽束在床柱上的纱帐却是不住发出“撕啦撕啦”的轻响,张霈好似正在高速高效压缩TNT,一旦爆发出来,誓将毁灭一切。



    突然,脚步声由远而近。



    张霈略一沉思,身上毁天灭地的劲气顿时烟消云散,化于无形,四下看了看,掀开墙角一个**高的大衣柜,闪身藏了进去,轻轻的关上柜门,决意静观其变。



    足音更近了,是两个人的脚步声,很轻,应该是女子。



    这个时候,会来这里的多半是替萧峰换药的丫鬟婢女,张霈正寻思猜测时,门被轻轻推开了。



    从衣柜微微稀开的缝隙里,张霈看见屋中多了两个女人。



    萧峰被开门的声音惊醒,睁开混浊迷蒙的眼睛,眨了几下,看清来人是谁后立刻勉强直起腰,急声道:“柳姨,您来了。”



    他用了一个表尊敬的“您”字,不过声音中却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隐含期许的味道。



    看着徒弟被伤成这样,被萧峰唤作柳姨的女人带着哭声“嘤嘤”泣道:“呀!你爹怎么把你你打成这个样子?”



    “柳姨?没想到这个畜生师傅竟然长得如此标志,不过俗话说严师出高徒,徒弟人品如此,可想而知师傅也不是什么好鸟……”躲在衣柜里的张霈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低声念叨道:“嗯,那丫鬟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美人儿。”



    萧峰的亲身母亲唐艳在生他的时候血崩难产而亡,他作为萧南天长子,萧家唯一的继承人,自幼便拜了几个武术名家为师,柳如烟正是其中最美丽的一个。



    柳如烟是流球出名的大美人,二十二岁出道江湖,如今三十出头,虽步入中年,却仍是风韵犹存,犹如当年绝代风华。



    萧南天在其他妻妾身上没少下功夫,可却没有一个争气的,所以长子萧峰在萧府份外得宠,那时柳如烟正好得罪了南山一个心狠手辣的黑道巨孽,萧南天出手替她接下了梁子,为了报答这份恩情,她便留在萧府教导萧峰武艺。



    萧峰也最爱粘着柳如烟“勤学好问”,不唤她师傅而称柳姨,这点和张霈叫单婉儿姑姑是一个心思。



    张霈见色心起,不由自主的在心中品评比较着眼前一大一小两个美人儿。



    柳如烟肌肤滑腻,软柔细嫩,身段玲珑,曲线凹凸有致,丫鬟大约十六七岁,面容娇美,动人心弦,身形高挑曼妙,肌肤光洁如玉。



    两相比较之下,张霈发现柳如烟多了份**的成熟风韵,俏丫鬟则充满少女的青春气息,春兰秋菊各擅所长,难分轩轾。



    柳如烟哭的伤心,萧峰赶忙劝慰道:“柳姨,你别哭了,峰儿没事的。”



    蛮腰款摆,莲步轻移,柳如烟走到萧峰床边,伸出纤纤玉手在他背上伤处轻轻抚摸着,含泪颤声问道:“疼吗?不就是一个下人生的女儿么,犯得着这样对自己的儿子吗?”



    张霈已经知道了萧雅兰的身世,听柳如烟称自己女人是下人生的女儿?气的七窍生烟,心中大恨,差点要冲出去杀了她,方式当然是奸杀。



    柳如烟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张霈对她的映像大打折扣,直接低到了和某个挂着太阳旗,操着鸟语的岛国人一样的高度。



    张霈心中怒不可竭,下人的女儿就低人一等,下人的女儿就不是人了么,哼,也不看看你徒弟那衰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萧峰微微抬头起,眼神灼热的望着柳如烟,龇牙咧嘴的笑道:“柳姨不要哭,打在徒弟身,疼在师傅心,不知道为什么,峰儿看见柳姨身上就不疼了。”



    “你是柳姨的宝贝,柳姨不疼你谁疼你?”柳如烟脸上升起一抹淡淡的红霞,梨花带雨,眼泛媚光,摆手轻声道:“凤儿,你下去吧!”



    “是,夫人。”俏丫鬟轻轻敛身施礼,依言退了出去,离开的时候还将房门也关上了。



    难道说,张霈终于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怎么他们师徒说话的语气那么,嗯,暧昧。



    萧峰见没了旁人,脸上露出色色的表情,口中急声道:“柳姨,峰儿好想你啊!”



    不顾自己有伤在身,萧峰撑起身来,用力将柳如烟拉入怀中,紧紧搂着她的纤腰。



    耳中听着衣服磨擦的声音和男女的喘息和呻吟,张霈透过衣柜虚合的缝隙,将屋中两人“干”的好事尽收眼底,邪笑道:“无耻啊,真是无耻,想不到这萧峰真他妈是个禽兽,不但觊觎雅兰,竟然连自己师傅都不放过。”



    **的事历史上多了去了,唐宋元明清历代皇室都有刚继位的皇帝将自己失了实权或作古的老子那一大群妻女收进后宫,淫乱无度,这种事情豪门大院也属平常,只是没想到今个儿还真叫张霈给撞上了。



    其实张霈也是贪花好色的人,什么推倒御姐、按住熟女、偶尔人妻、放翻LOLI、制服诱惑、母女同床,姐妹花开……



    邪恶,实在是太邪恶了,不过我喜欢,在荒淫无耻方面张霈也不得不甘拜下风。



    “你这小坏蛋,又想对师傅无礼了?”柳如烟娇躯难耐的扭动起来,俏脸浮出一抹艳红的晕光。



    萧峰猴急道:“柳姨,你真美,峰儿好想你。”



    “啊……要死了……”柳如烟柔弱无骨的娇躯微微颤抖,嗔风情万种的怒道:“你这坏蛋,胆子越来越大了,身上有伤还要使坏,师傅现在是治不你了?”



    “治得了,治得了,不过是在床上治。”萧峰口干舌操,喉结滚了滚,大手在柳如烟的翘臀上继续活动起来。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黑河地图  恩施学校  淮北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重庆学校  博尔塔拉资讯  迪庆旅游  七台河时尚  黄冈旅游  商洛论坛  深圳学习  辽源地图  广安学习  安阳资讯  酒泉论坛  抚顺学习  辽阳旅游  郑州地图  泸州学校  林芝地图  郑州旅游  潍坊资讯  合肥学习  徐州旅游  益阳资讯  汕尾论坛  盘锦学习  长沙娱乐  大兴安岭学校  七台河时尚  桂林学校  潍坊资讯  昭通时尚  深圳学习  钦州学习  淮安新闻  衡水新闻  金华娱乐  酒泉论坛  辽阳旅游  吴忠旅游  大庆论坛  钦州学习  泰州地图  嘉峪关旅游  湘西旅游  临汾新闻  徐州旅游  廊坊时尚  泸州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