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三十一章 情深似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好意思,似乎玩笑开大了。”张霈不在压低声音,可意改变声线,“你们一个个苦着脸,凶巴巴找谁拼命的样子是这是要去哪里?”



    单婉儿和单疏影第一时间认出了张霈的声音,悬在半空的芳心此时终于落下,绷紧的神经也缓松下来,不过紧随袭至的却是一股昏昏欲睡的无力感。



    张霈身影一闪,骤然消失在众目睽睽之下,再次出现的时候不知使了什么魔法,竟跨越了东溟护卫构建的刀墙剑林,意态潇洒的站在单疏影母女中间的位置,惬意非常的伸手轻轻顺理着两匹马儿的鬃毛。



    看着所有人瞪大双目,不知所措的傻样,张霈眉头微皱,沉声道:“你们都楞着干什么?还不把刀收起来。”



    东溟众骑此时方才回魂还魄,醒过神来,纷纷刀剑归鞘,于马背上同时向张霈欠身行礼,高呼少主。



    “素质,注意素质,以后说立话都他妈给我小声点,连点基本的公民道德素质没有。”张霈派头十足的教导着听的似懂非懂,点头不迭的一众手下,大有滔滔不绝之势,同时心中懊恼的想到了自己曾偶然在一个电视节目里看到的记者采访黑道大哥的一幕,记者问对方为何要混黑道,结果那傻B居然回答因为说话可以很大声,这***是什么理由,想大声说话,学黄健翔转播世界杯啊!



    单疏影不顾有旁人在侧,娇呼一声,翻身下马,娇躯偎入张霈怀中,靠在他宽阔有力的胸膛嘤嘤啜啜起来,同时也打断了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的某人犹如黄河泛滥般江浪滚滚的训话,嗯,他说话的嗓门可一点也不比谁的小。



    搂着单疏影纤细的柳腰,感受着高耸酥胸紧贴胸膛的柔软温润和丰满弹性,张霈松开微蹙的眉宇,笑着问道:“婉儿,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这样大张旗鼓的究竟是唱的哪一出啊?”



    看见单疏影小鸟依人般偎在张霈怀中,单婉儿多希望自己也能这么一天,但天意弄人,这却是不行的……还沉浸在美好幻想中东溟夫人乍听张霈之言,差点没惊的从马背上跌落下来,这个做事毫无顾忌的男人竟在大庭广众之下,当着娇妻的面直呼自己丈母娘乳名,从来人前人后都保持着端庄秀丽,雍容华贵姿仪的东溟夫人吓的花容失色,一颗心儿都差点从胸膛蹦了出来,一时哪里答得出话来。



    “我已经在周围建起了音障(天魔场),并用真气在我们之间建立了声音传递通道(传音入密),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够听到妳的声音。”张霈的话好似一颗定心丸,单婉儿闻言立时玉容解冻,暗中松了口气,同唇舌轻轻蠕动,向张霈讲述了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之。



    了解事情的始末之后,张霈双眼中闪动着危险而冰冷的杀机,杀气含而不露,使周围的人都感到仿佛心口压着一块巨石般难受。



    “尚和是内奸。”张霈眼神转淡转冷,散去身上杀意,嘴角露出一丝只有某些人倒大霉的时候下才会出现的笑意,继续传音道,“回去再从长计议。”



    短短五个字就什么都解释清楚了,老子真是天才,张霈心中狠狠的把自己夸赞了一番。



    安慰了一下怀中不依不饶的小妮子,张霈本意是和众人一起回去,不过转念一想,还是决定去一趟萧府,不过是他一个人去。



    在东溟派里,张霈疾言厉色也好,温文尔雅也罢,总之只要是他说出来的话,那就是命令,必须丝毫不打折扣的贯彻事实,执行到底,除了东溟夫人和东溟公主外,无人敢干涉违逆。



    尽管不愿和张霈分开,但在外人面前,聪明可爱的可人儿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终于还是乖乖的随着单婉儿,在东溟众骑的簇拥下,向驿站别宛方向退去。



    <><><><><><><><><><><><>



    送走了东溟派众人,张霈转过正午大街,来到一座占地面积极广的豪门大宅之前,抬头望了望朱漆红门上斗大的“萧府”两个烫金大字,眼中爆出缕缕炽烈杀机。



    杀戮毕竟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而且滥杀也不是张霈的风格,看了看守在大门外的几个站岗仆役,绕开他们的视线,在一个隐僻的转角,闪身越墙而入,落在萧府后院之中。



    张霈随意的打量了一番,发现这里不管是装景还是布置都别具新意,谈不上巧夺天工却也匠心独运,看来萧南天当官这些年没少贪污公款,收受贿赂。



    张霈眼中耀目神光再闪,一阵夜风拂过,身形瞬时消去无踪,空寂的后院中好似根本不曾有人来过。再现出身形时,张霈已经横越了一座雕梁画栋的人工架桥,来到一座位于假山流水之上的精雅亭榭中,耳听不方,眼观六路,张霈身影再次淡化下去,仿佛融入了暗夜虚空,瞬间几个忽隐忽现,来到了三十丈开外的一颗参天大树的阴影下。



    没事干嘛把方子修这么大?少爷想找个人都无从下手,张霈寻思着这么黑灯瞎火的乱闯也不是办法,还是找个知根知底的人问问才是明智之举。



    侧耳倾听了一下周围动静,张霈闪身进入了后院一间厢房。



    在没进屋前张霈就通过呼吸和声音发觉房中有个年轻女人,嗯,他是来找人问路的,至于干不干别的,待定ing……



    张霈目光如炬,屋中纤毫必现,床榻上是一个女子,面容清丽,肌芙光滑,柔软娇嫩,年纪不大却是成熟诱人,身上即有青涩少女的芬芳气息,又有风骚**的妩媚风情。



    时间还早,自己好像也不是很赶,还是做点什么好了,在看清女子容貌身段时张霈如是想。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萧峰的禁脔俏婢——媚奴。



    屋中漆黑一片,睁目如盲,媚奴根本不知屋中何时多出一人,何况她正沉浸在自己的春梦幻想中。



    张霈目泛幽暗异光,嘴角逸出一丝邪邪的坏笑,运劲虚点,妩媚“嘤哼”一声,被制住了穴道,失去了活动能力。



    媚奴舌不能言,身不能动,尴尬的是她还保持着自慰的不雅姿势,张霈轻轻走到床边,移开她的玉手,一把将她身上透明纱衣扯落,双手接替了它们的工作。



    虽然这女子年岁不大,但身体在萧峰的调教开发下早已熟的不能再熟了。



    张霈一眼就看出眼前这女子显非处子,而且还精通床榻之术。



    美色当前,但是张霈却没有不忘正事,伸手一佛,解开媚奴的哑穴,恢复她说话的能力。



    张霈轻易问出了萧雅兰闺房的地点,然后毫无怜惜之心的一指点昏了她。



    看了一眼昏迷的媚奴,雪白娇躯一丝不挂,张霈微微一笑,笑容中满是邪恶的味道,俯下身躯,低头张口在她胸脯重重的用力咬了一口,留下一个浸血的牙印。



    重新抬起头来,张霈审视着自己的杰作,邪笑道:“小妮子,少爷给你留给盖给章。”说完人已消失在屋里。



    <><><><><><><><><><><><>



    避过几批巡夜的家丁护院,张霈按照媚奴口述的路线,左、左、左、右、左、右、右……好在他过耳不忘,没被绕糊涂,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的潜到了萧雅兰的秀搂厢房。



    张霈用柔劲震开门栓,做贼般轻手轻脚的偷入屋中,原本想给自己女人一个惊喜,可是走到近处,他却楞住了。



    尽管是漆黑一片,张霈眼中的世界却和白昼没有什么两样,萧雅兰双眸紧闭,倾长的睫毛轻轻抖颤,她美丽的眼瞳闭合时也是如此扣人心弦,灵秀的睫毛是如此的生动,仿佛哪位大师笔下的灵感闪现,可是她光洁的玉颊却挂着两串晶莹,竟是面带戚容,好像是睡梦中还带着几分伤心。



    张霈伸手轻柔的拭干了睡美人脸颊上的泪痕,默默地坐于秀榻之上,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独特的体香如同幽灵一样钻进他心灵深处。



    静静的望着熟睡中的萧雅兰,张霈脑中思绪万千,心海久久不能平静。



    “不,不要过来……啊……”没过多久,当萧雅兰便幽幽转醒过来,不是自然的苏醒,而是惊叫着像是被什么可怕的东西吓醒。



    陡然坐起身来的萧雅兰,额间全是冷汗,娇喘吁吁,美眸朦朦胧胧的,什么也看不真切。



    “囡囡,你这么了?”耳边传来一个极富磁性的男儿嗓音,会用这个称呼叫自己的人,除了她的爱人,世间上再也没有第二个。



    伤心、羞愤、悲苦、委屈、绝望,花瓣般碎落的心随着心爱男人一句关切的话终于寻着了港湾,觅到了依靠,萧雅兰猛的扑入张霈怀中,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向下淌,湿润清冷的晶莹滑过苍白的玉颊。



    “囡囡,囡囡……”张霈伸手轻柔地环抱着她,声音焦急的问道:“宝贝,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着张霈的声音,泪流满面的萧雅兰不能抑制的放声大哭起来,半晌后才呜咽着将事情断断续续地说了一遍。



    下一刻,萧峰的名字已经被张霈划入了必杀的名单,看着萧雅兰哀婉欲绝的样子,张霈只觉心中压抑异常,似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千言万语却堵在心间,一句也说不出口。



    这件事同时引起了张霈的深思,若是以后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么办?这次是上天保佑,那下次呢?



    张霈不敢再想下去,那结果不是他能够承受的,其实他是一个很脆弱的人。



    爱一个人,就要有保护她的能力,否则爱她就是害她。



    人要正视自己的弱点,只有这样,才能找到变强的办法,真正的勇者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淋漓的鲜血……



    变强,一定要变得比谁都强,张霈第一次有了震慑天下之心,只要能像庞斑那样天下无人敢惹,或是浪翻云那样朋友敬敌人畏,誓问谁又敢来寻衅滋事,不要脑袋了?



    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张霈轻轻地拍着萧雅兰的玉背,直到她从嚎啕大哭变成啜啜轻泣,才缓慢而坚定用手按住她纤盈柔弱的双肩,情深款款道:“囡囡,一切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不过这些都过去了,答应我,忘记这些不愉快的记忆。”



    萧雅兰粉肩微颤,臻首轻轻靠在张霈的肩上,满腔屈辱和羞愤不甘随着默默垂落的泪珠化去无痕,直哭到喉咙沙哑,秀目红肿,泪湿了张霈衣襟才停下来。



    轻轻抬起臻首,红肿星眸的萧雅兰望着一脸愧色,暗自责怪自己没能好好保护自己心爱女子的张霈,柔声道:“霈郎,兰儿好累,真的好累,我十六岁起就为了萧家的利益,周璇在各种势力之间,可是换来的却是什么?是那个禽兽对我的侮辱……”



    张霈轻轻捧起玉人皓首,凝望着她朦胧的美眸中深深的倦怠和冷意,深情无限道:“囡囡,一切都过去了,真的过去了。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人能够欺侮你,我发誓,用我的生命发誓。”



    “其实我心中也有一份喜悦,因为兰儿为你守住了清白,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真正喜欢的男人,兰儿可以为你生为你死……”



    臻首紧靠在张霈肩上的萧雅兰突然仰头吻住了张霈冷冰冰的唇,湿腻柔滑的三寸丁香主动探入他口中。



    张霈温柔的嗅吸着萧雅兰身上如麝似麋的清香,含挑着她香甜的软润灵舌,吮吸着浓郁芬芳的津液,如饮甘露。



    美眸紧闭的萧雅兰微仰玉颈,如痴如醉的亲吻着张霈逐渐变得火热的唇,似乎要将自己的一切都通过这个甜蜜的吻传递给对方。



    直到喘不过气时两张紧紧胶合缠绵在一起的唇才被迫分开,彼此间还意犹未尽的连着一条透明亮涎。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乌海旅游  襄樊旅游  湘西旅游  商洛论坛  郑州旅游  湘潭学习  六安论坛  七台河地图  西安娱乐  辽源地图  林芝地图  三亚论坛  济宁新闻  恩施学校  郑州地图  赤峰新闻  宜昌地图  中卫资讯  桂林学校  烟台论坛  十堰论坛  宜昌地图  恩施学校  眉山旅游  吴忠旅游  阜新地图  松原地图  吴忠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商洛学习  临夏新闻  商洛学习  十堰论坛  抚顺学习  娄底资讯  迪庆旅游  淮安新闻  金华娱乐  白山新闻  那曲地图  连云港旅游  黔南地图  襄樊学校  中山时尚  铜川学习  连云港旅游  广安学习  张家口时尚  益阳资讯  潍坊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