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九章 雅兰遇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月朗星稀,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悄悄的流逝。



    张霈从疲倦昏睡中幽幽转醒过来,感觉自己躺在厚实干燥的落叶丛中,因为他这不请自来的客人,可怜了不得不选择暂时迁徙的主人们,张霈得自白蛇的“淫”威,使他的身体变成了天然的避蚊驱虫器,附近蚊虫鼠蚁纷纷举家搬迁。



    风轻轻拂过大地,巧树林木发出飒飒的声响,张霈保持着仰躺的姿势,睁着炯炯有神,精光湛湛的双目,望着孤悬夜空的月华,除了关键部位有些凉飕飕的,身体没有任何不适。



    无从得知如今是什么时辰,张霈腾的直起身来,游目四顾,佳人芳踪难觅,只有地上朵朵娇艳告诉他脑海中似真似幻,活色生香的一幕,并非春梦无痕,凝神深思细想,顿时一股剧痛袭来,好色男人感觉自己脑子正处于混沌初开的混乱状态,就像是血红老大那台连续奋战了三个月没有关机的电脑,CPU风扇都烧融了,彻底崩溃。



    酒是色之媒,晚上多喝了几杯,加上年轻人容易冲动,醉酒犯错那是在所难免的,其实张霈喝的并不多,更谈不上醉,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昨夜的荒唐春景,大概有这革么几种情况:要么是和言静庵木已成船,欲海操舟?要么是和杜玉妍生米煮成熟饭,大快朵颐?要么是处子双人秀,冰火双飞?而不管是哪一种,吃亏的都不是张霈,嗯,所以对于发生过的事情好色男人决定宰相肚里能撑船,不再深想,不予追究。



    跑得了老婆,跑不了庙,“家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慈航静斋寺大庙大,总会找到的,而神秘兮兮的阴葵派总坛在哪里虽鲜有人知晓,不过还有雅兰宝贝做内应不是?



    张霈四处瞧了瞧,愣是没发现自己的外衫,不知道是被静庵抢去了,还是被杜玉妍夺去了,唉,这恶作剧的坏习惯可要改掉,何况戏弄的对象还是自己的老公。



    言静庵的衣服可没坏,估计多半是杜玉妍穿走了,两人现在是姐妹了,言静庵应该不会那么绝情,让杜玉妍光着身子离开吧!张霈使劲摇了摇头,好似要将一脑子不切实际的幻想甩出去。



    张霈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刚经历过多么危险的事,虽然不知道言杜二女醒来后发生了什么,但只凭他没在睡梦中被大卸八块,去见马克思,就该酬神拜佛了。



    观星辨位,认准方向,张霈不再耽搁,在林中迅疾奔跃,急欲离开这片广阔林海,回到首里城去。



    发功聚力,健步如飞,几个起跃已跑出老远,张霈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奔行间惬意非常,好不畅快,同时不良男人心中暗忖:“裸奔就是爽!没有衣服束缚,身体自然放松,血流通畅,裸露的皮肤能够吸收更多养分,促进新陈代谢,现在不是讲究贴近大自然吗?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向老婆们建议一下。”



    沿途美景不断,随处是奇峰秀出,巧景连演。只见远处,山峦叠翠,参松弄影,红灼处如夭桃喷火,碧绿处如弱柳含烟。近处,古树参天,梨花遍野,清流不急,当有怪石奇鱼相陪逗戏。



    真是难得的好风景,但归心似箭的张霈却忙着赶路,无心细赏。



    <><><><><><><><><><><><>



    琉球奇界岛,中山首里城。



    一座占地极广的豪宅府邸,府门之前,两尊凶神恶煞的石狮分立两旁,朱漆红木大门上方镶金刻有两个大字“萧府”。



    府内楼阁重重,亭台道道,层层院落深进,花圃水榭点缀其中,比之琉球皇宫也不逊色。



    深闺大院,厢房秀榻。



    萧雅兰一身白色轻纱胜雪,依窗而立,青丝飞扬,飘然若仙,眼波迷离,倾长的睫毛覆盖在眼帘上轻轻抖颤,绝美罕世的脸蛋不带一丝瑕疵。



    佳人凝望着月夜星空,想起了心爱男人那坏坏邪邪的笑,那双灿如星辰,墨黑如漆的瞳。



    “小姐,公子该吃药了。”一个身着翠绿水衫纱衣,酥乳半遮半露,浓妆艳抹,风骚妖冶的女婢轻轻推开房门,走到萧雅兰身边。



    收回凄迷幻美的目光,萧雅兰秀眉微蹙,转过身来冷声道:“以后没我吩咐,不准进我屋子。”



    “是,奴婢记下了。”女婢急忙惶恐的低垂着臻首,眼中闪过一道犀利的寒光,她正是前些时日同萧峰一起前往东溟山庄,却在马上受尽凌辱折磨的女子,也是同行中四女中唯一保住性命的人。



    萧峰回府后,一直浑浑噩噩,神智不清,精深状态极差,首里城有名的大夫看了一个又一个,病情也不见起色。



    连现代脑科专家对上帝禁区的研究都处在起步阶段,何况是古代,一言蔽之曰:“心病难医,精神病更难医。”



    来诊脉的大夫纷纷断言萧峰的“病”必须静心修养,开的方子也多是凝神静气,吃不死人那种,不排除他们是一个医学院,一个导师带出来的可能性。



    惟一一个有点建设性的意见是一个游方郎中提出的,他的药方只有三个字——杏林谷。



    杏林谷,虫谷,天机谷合称“三绝谷”。



    杏林谷主“生”,虫谷主“死”,天机谷主“迷”。



    杏林谷位置隐秘,相传藏于云雾笼罩的十万大山之中,乃是人间仙境福地,世外桃源,奇花异草,灵虫异兽,常人寻之不得,而且古怪规矩颇多,即使去了也不见得能求回灵药,这办法说了等于没说。



    起初萧峰常常发脾气,拒绝喝药,直到萧雅兰亲侍汤药,他的病况才基本稳定下来,不过对于前段时日的记忆却模糊得很,一想就头疼欲裂。



    “咚、咚、咚……”门外一阵节奏分明敲门声,一把冰脆悦耳,沁人心脾的声音响起,“哥,该吃药了。”



    “是兰妹,快进来。”萧峰躺在床上,见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的萧雅兰推门进屋,急忙挣扎着有些无力的身子坐起身来。



    萧雅兰将碗放在桌上,搬过一张椅子靠近床边,重新将汤药端在玉手上,脸上带着微笑,轻声说道:“哥,趁热把药喝了。”



    萧峰看着萧雅兰柔软双唇微微撅起轻分,呵出缕缕香甜芬芳,嘴里喝着她一勺一勺轻轻喂送的药水,眼珠乱转,不知在想什么。



    喝完了药,萧峰见萧雅兰起身欲走,连忙急声问道:“兰妹,陪哥说说话好吗?”说完竟试探性的拉住她柔嫩的纤纤玉手。



    萧雅兰娇躯一颤,不着痕迹的将玉手抽离萧峰狼抓,玉容微沉,脆声冷语道:“哥,时候已经不早了,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妹妹,你从小天资聪颖,难道就看不出来哥哥是真的爱你么,从我忆事起,你就是我心目中冰清玉洁的女神。”萧峰眼中倏然闪过一丝狠戾贪慕之色,双手一环,不顾萧雅兰的挣扎将她整个抱在怀中,说着肉麻兮兮无耻之语,下流之言,“每一次见到你,我都忍不住想要将你搂在怀里,好好疼你爱你,不愿意让你受丝毫委屈,你难道就一点也感觉不到我对你的爱?”



    “我是你妹妹,永远都是你妹妹。”萧雅兰芳心慌乱,用力挣拒,同时疾言厉色道:“你快放开我,今天的话我就当从来没有听过。”



    萧峰冰冷的眼眸中掠过一道凛冽阴狠的寒茫,突然发难,伸手轻轻点在萧雅兰目之不及的玉背,佳人一声娇哼,软瘫下来。



    萧雅兰哪会想到自己的哥哥会害自己,如今穴道受制,变成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毫无反击之力。



    “好妹妹,哥哥喜欢你,要你做我的女人。”萧峰狞笑着翻身下榻,出指如风,真气瞬间封闭了萧雅兰控制手脚行动的经脉和穴位,使她动弹不得。



    “我是你妹妹,你怎么能说出这样话?”萧雅兰美眸蒙上了一层湿气,冷冷地望着脸色透着苍白病态,连嘴唇都毫无一丝血色的萧峰,恨声怒喝道:“你这个禽兽,快放开我。”



    “今夜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不会放过你的,无论如何,我都要得到你。”萧峰双眼射出阴险狠辣的冷光,嘴角挂着淫浪的笑容,“我萧峰有无数的女人,但每次和她们好的时候,我想的都是你,现在就让我来看看你的身体……”



    “你……”萧雅兰羞愤欲绝,愤怒、羞窘、悲哀、绝望的复杂情绪一同袭上心头。



    萧峰将萧雅兰拦腰抱起,轻轻放在软床秀榻之上,萧峰的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眼中满是欲与性的光芒,双手猛的抓向那饱满的酥胸。



    “你这个畜生,禽兽,你不是人……啊……不要,不要碰我……”萧雅兰娇靥铁青,浑身禁不住地微微发抖,娇音颤颤,泣不成声道:“滚,滚开……不要,啊……不……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禽兽……爹,爹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爹到天香阁去了,今晚不会回来,就算他知道了又能拿我这么样?杀了我?我可是萧家长子,哈哈……”萧峰淫笑道:“好妹妹,你这里圆挺丰润,手感滑腻,好,简直是太好了。”



    萧雅兰想要挣抗,可惜丹田受制,血脉不畅,使不出半分力气,只能任由萧峰蹂躏欺侮自己坚挺的丰盈,两串晶莹顺着眼角流下,泪眼迷蒙中,他看见了心爱男人正逐渐远去淡漠的背影。



    萧峰看了默默流泪的萧雅兰一眼,嘴角露出阴冷残忍的笑容,解开她的外衣,松开腰带,跟着就是月白中衣,将几条绳结逐一解开,衣襟往两边一分,露出翠绿色亵衣。



    看着那柔嫩的肌肤,萧峰心底升起一股炽热的情欲之火,双手动作粗鲁却极为快速的一把将亵衣扯落。



    萧峰哈哈大笑道:“真是美啊!不愧是我的好妹妹,哥哥会好好疼惜你的,嘿嘿……”



    萧峰施展“魔相淫魂”失败而遭到反噬,不过随着时间推移,无数人参林芝一股脑的灌下去,精神已经渐渐好转,他对萧雅兰觊觎已久,此时正好借机装疯卖傻,希望找机会下手,以遂自己多年心愿。



    机会只降临有准备的人,至理名言之所以被无数人推崇备至,津津乐道,那是因为他不但对好人有用,对坏人同样适用,今天萧峰终于抓住萧南天离府办事的机会,偷袭得手,一逞兽欲。



    “真是世间难觅的鲜美滋味,好妹妹,你真美,我萧峰御女无数,却从未有过这样感觉,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萧峰脸上露出迷醉的神情,似疯若狂,淫声荡语的大笑起来。



    整理的纤尘不染的卧房中,萧雅兰凄婉哀绝,肝肠寸断的哭骂仿若杜鹃啼血,哀伤至极。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宜昌地图  娄底资讯  海西论坛  诸城旅游  思茅新闻  金昌论坛  铜川学习  郑州旅游  南通时尚  娄底资讯  迪庆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大丰地图  天门时尚  三亚论坛  连云港旅游  烟台论坛  钦州学习  湖州旅游  中山时尚  泰州地图  潜江地图  潍坊资讯  吴忠旅游  吴忠旅游  辽源地图  诸城旅游  泰州地图  淮北地图  桂林学校  贵港资讯  喀什资讯  大兴安岭学校  张家口时尚  北海资讯  抚顺学习  桐城学习  徐州旅游  伊犁论坛  三明时尚  白山新闻  衡水新闻  西安新闻  海口新闻  沧州学校  郑州地图  济宁新闻  襄樊学校  迪庆旅游  南通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