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四章 天魔蚀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霈的是身体是主战场,而言杜二女两只同样温润纤细的玉手则在眼皮底下,杀的难解难分,香风习习,催人欲醉。



    杜玉妍在功力上输了半筹,但胜在招式狠辣,一时间两位巾帼远胜须眉的女英雄斗的旗鼓相当。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两位仙女打架,可害苦了张霈这凡人,万幸的是二女只是默契的空手过招,没有用剑。



    后一分钟,疼痛都在升级,下一秒钟,苦难仍在继续。



    张霈感觉度秒如年,光阴似老牛拉破车,岁月如前进一步退两步,这久违的感觉让他想起了印象深刻的大学英语课。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隐藏在穿张霈体内强大电能的苏醒,一切都成为了过去,仿佛过眼云烟,散于无形。



    张霈虎目精光熠熠,陡然一声轻喝,张口呼出一口浊气,一股肉眼难辨的气浪野兽般朝着四周呼啸而去,吹的两女白裙咧咧作响。



    杜玉妍眼中闪过一道厉茫,莲足无声点地,腾身而起,带着张霈向院外飘去。



    若是言静庵使出此招,杜玉妍轻易就能破解,只要废掉张霈一条手臂,言仙子自是想走也走不了。



    如今换了妖冶邪气的杜玉妍,言仙子却狠不下菩萨心,施展修罗手段。



    按在张霈肩膀上的玉掌一翻一扣,拿住他的手臂,脚下生风,倩影飘飞,三人一起疾速掠向远处。



    杜玉妍与言静庵是身手何等敏捷快速,早到了“随风潜入夜,踏物细无声”境界,眨眼间已是鸿影杳杳,仙踪飘渺。



    “两位姐姐,这个游戏一点也不好玩,高空作业危险系数太大,我们还是下去,玩点你也舒服我也舒服的游戏吧!小弟一定尽心服侍,让两位姐姐满意而归,不负与我相聚的缘分。”身体无恙的张霈再次故态萌发,享受着与两女亲密的肌肤之亲,大占口舌便宜。



    言静庵和杜玉妍一左一右将张霈挟在中间,张霈口中几乎嚷翻了天,可是身体却乖乖的仿佛一只听话的猫咪。



    张霈毫不挣扎乱动,却不代表他真正老实,只见他不时靠向言仙子酥胸,不时又依着杜魔女胸口,在两者间享尽人间艳福。



    也不知是几世修来的,相信天下间再也没有第二个男人有他这等好福气,能够在一亲阴葵派阴后芳泽的同时又亵渎慈航静斋斋主,要知道,这两女绝对是淫贼公会不能招惹排行榜名列前茅的女人。



    女性胸部健美标准是结实、柔软、并且富有弹性,张霈在二女圣洁双峰上乐不思蜀,不知身在何处。



    言静庵和杜玉妍虽能不在乎张霈的疯言疯语,却不能容忍他动手动脚,于是激斗不停的同时,暗中催发劲力,送入张霈体内的冰炎气劲骤然飙圣,再次上演龙争虎斗。



    “哎哟!两位姑奶奶,你们在这样搞下去,小弟就要香消玉殒了?”张霈全身震颤不休,一阵阵难言的苦痛成倍的增加,全身撕裂般难受,心底就像开了个油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五味俱全;脑中好似开了个彩帛铺的:红的、黑的、紫的,都绽将出来,眼冒金星。



    言静庵和杜玉妍自打自的,幽香飘飘,娇喘吁吁,完全没有理会张霈不顾形像,杀猪般愈渐急促的“咿咿呀呀”,无视的结果就是张霈体内的恐怖电能山洪般陡然爆发,电流过处,全身不适瞬间一扫而空。



    觉醒的不止是暗藏在张霈体内的电能,在电流的刺激下,早张霈血脉融合的白蛇淫性也狞然爆发,全身的针刺凌迟般的苦痛被一种奇异之极的感觉取代,这种似兴奋,似产颤栗,似沸腾,似有什么要涨裂躯体宣泻而出的感受那那样强烈而不可抑制。



    所有的感觉最终演变成强烈的欲望冲动,张霈的呼吸喘急粗重,眼中赤色如血欲滴,白皙的肌肤之下隐现一层黑芒,身上穿的一袭白色武士服倏地鼓起,一头长发无风自动,在背后飘扬开来,充满妖异的美感。



    一股沛然的气劲陡然涌现,吹得言静庵和杜玉妍的白裙紧紧贴在身上,显露出美好的曲线,最引人注目胁则是她们那高挺耸立的双乳,随着打斗而愈发急促的呼吸,晃个不停,无比诱人。



    只听一声冷哼自言杜二女耳鼓内响起,以她们的功力,竟也耳鼓生疼,好似针扎。



    张霈脸上掠过一个狰狞邪气的笑容,声音沉冷如冰,嘲讽道:“两位姐姐,你们玩够了没有?”



    音浪同时在言杜二女耳响起,接着化成嗷嗷狂啸不止的风暴浪潮般扩散开去,眨眼间,整个天地都弥漫在压城欲摧的黑暗中,耳中尽是狂风呼啸,雷电怒嚎的可怕声音。



    诡异的是四周偏是宁静如昔,落针可闻,就像一切的变故都是发生在她们脑海中。



    当呼呼厉啸的风声和轰隆隆的雷声化作闪电霹雳,雷霆震怒的声响时,言静暗和杜玉妍均有仿佛置身于龙卷飓风的可怕灾难中,遍体生寒,脚步不稳,强力抱守心神,要以无上的意志,才能勉强保持平衡。



    如此神功,确实闻所未闻,骇人到极点。



    鬼哭神号,凄厉阴惨。



    惊涛裂岸,汹涌澎湃。



    言杜二女完全不明白张霈如何能令她们这两位武学已达宗师级的超级高手生出这样的错觉?这似乎已经超出了武学的定义范畴,更趋近于东方道术秘法亦或西方异术魔法的古老传说。



    三人此时所处的位置是一片密林,洞壑幽奇,清溪如镜。



    “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张霈脑海中突然闪过“天魔四噬”总纲,修习天魔功以积蓄内力为第一要义。内力既厚,天下武功无不为我所用,犹之海纳百川,大舟小舟无不载,大鱼小鱼无不容。



    气随意转,玄功默运,体内气旋打破枷锁,以平日千百倍的速度飞速旋转,一股无形的气劲从张霈的身体疯狂涌出,充斥四野,他使出了“天魔四噬”中厉害的天魔蚀魂。



    张霈全力摧鼓天魔气,运转天魔功,全身金光隐隐,周围异象顿消。



    言静庵和杜玉妍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突然又同时轻“咦”一声,惊觉玉指酸软无力,忍不住便要松开拿住张霈脉门的纤指,芳心骇然,急忙催劲运功,再次扣住张霈脉门,但立时又即酸软。



    她们每催一次劲力,内力便减弱一分,仿佛笼罩在一个挥之不去的阴霾噩梦中。



    当言静庵和杜玉妍两女察觉事情不对头时,却已为时过晚,在张霈体内争斗不休的冰炎二重劲已尽数归于他的膻中气海,就像扔下了一个巨石,泛了几个浪头后边只剩圈圈涟漪。



    冰炎二重劲在丹田处的气旋漩涡中不住循环往复,张霈起初感觉胸口有些窒闷憋气,当一股淡淡的暖气自任脉和手太阴肺经两路经脉巡行一周,又再沉入丹田时,憋闷难受之感顿止即消。



    气脉穿行了一个小周天,言杜二女侵入张霈体内的冰炎二重劲便已被他据为己有,永存体内,不过抢夺来的终归不是自己的,能不能为他所用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最开始,不管是言静庵还是杜玉妍,她们任何一人的内力都要远胜张霈,倘若明白其中道理,立即收回功力,松手退开,自是无碍,但两女都是十分心高气傲,不肯轻易认输的人,岂能就此罢手?



    在天魔噬魂的暗诱下,只是短短的工夫,她们不但纤纤玉指,连凝霜皓腕、藕臂粉腿也跟着酸软起来,越是运功,内力流出更快,不多时全身内力竟有一小半注入了张霈体内。



    无言的僵持了片刻,此消彼长,张霈内力水涨船高,今夜五脏六腑所受之重创已惊人的速度愈合,冰炎二重劲流入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竟似江河决堤,一泄如注。



    这次换成是言杜二女有苦难言,痛苦不堪了,看着自己十几年苦修的真气内力一丝一丝不断流泻,注入张霈的身体,一去不回,以言静庵的豁达气度,宽广胸襟也感欲哭无泪,更不用说肠子都悔青了的杜玉妍了。



    张霈感觉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在欢畅雀跃,舒服的让人忘记一切,冰炎二重劲竟和他体内原有的融合了白蛇淫性的异种真气合而为一,不经引导,自行在各处经脉穴道中奔绕流泻,循环不息。



    最初的确是仿佛高潮降临般的巨大快感,整个人荡在云端,飘飘欲仙,可是中国有句先贤古圣教诲后辈的经典语录,“过犹不及,乐极生悲。”,张霈现在是切身体会到贪多嚼不烂的痛苦了。



    张霈全身肌肤在水火不容的寒冷与炽炎劲气折腾下,似乎都要炸裂开来,身体处于分崩离析的边缘,属性相反相克的两股强大的内劲在他体内突然不受控制的冲突起来,此刻他方才深刻的明白了什么是自作自受。



    而言静庵和杜玉妍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张霈的肌肤下忽隐忽现的流动着一股充满诡异之气的水银般的黑色光华,空气中不知何时被一股淡淡的奇异幽香笼罩,若有若无,风吹不散,浓香馥郁,闻之欲醉。



    两女都是智谋高绝之辈,彼此无声的对视一眼,同时暗下决心,毫不犹豫的放弃争斗,伸手按在了张霈的身上。



    张霈的身体陡然一僵,接着便剧烈的颤抖起来,言杜二女的内力犹如银河落九天般疯狂的向他身体涌入,Bt下载要有这个速度那可就真是爽上天了。



    乱世用重典,重病用猛药。



    随着奔腾汹涌的冰炎二重劲灌入体内,为了护住张霈的身体,丹田处的气旋漩涡,速度不升反降,竟由快到慢逐渐放缓下来,而二女的内力则在这个时候趁机慢慢退回了体内。



    再次得回身体的控制权,张霈圆睁的双目泛着妖魅的光芒,眼神平静如幽深大海,隐藏在令人窒息的平静之后的是汹涌的暗潮。



    三人终于分了开来,言静庵和杜玉妍都是娇喘吁吁,香汗淋漓,胸部起伏不定,深邃的乳沟成了香汗流淌的山壑,透出阵阵诱人体香。



    “破!”张霈脸上浮现出一个阳光般和煦的笑容,字正腔圆轻轻吐出一个令人惊愕不已的字。



    说完,食指疾伸如电,天魔指应声而至,杜玉妍一声娇呼,身上白裙应指而开,如同被利刃切割开来。



    杜玉妍陡觉身上一凉,回过神来,遮覆柔美娇躯的白裙飘落在地,只于一袭淡黄色缎子亵衣和一条墨绿色绸质短裤掩盖乍泄的春光。



    亵衣大敞,露出一片雪白的胸脯,冷风一袭,肌肤浮起细微的鸡皮疙瘩。



    杜玉妍羞急之下,俏脸绯红,胸口竟然兴起一股亢奋的躁热。



    言静庵微微一怔,瞧见杜玉妍衣不蔽体,前胸露出了好大一片雪白的乳肌,空山灵雨的秀美脸颊不由升起一抹红霞,臻首微垂。



    张霈眼中燃烧着欲望的火焰,天魔指再次点出,此时的杜玉妍连站都几乎站不稳,哪里还是张霈的对手,随着指刀划过,“撕”地一声轻响,杜玉妍身上亵衣短裤中分而开,尽显内里乾坤。



    亵衣短裤离体,杜玉妍全身一丝不挂的暴露在张霈灼热的目光下,随着娇吸喘呼。



    她的肌肤柔滑细嫩,成熟的躯体丰润魅人,修长的玉腿圆润匀称,浑圆的美臀耸翘白嫩,面容端庄秀丽,蕴藏着妩媚风情,全身充满散发着成熟的韵味。



    张霈目光火辣的看着杜玉妍的胴体,一眨不眨眼。



    阴葵派和天命教不同,门主和圣女必须是**之身,所以尽管杜玉妍表现的,语言大胆,放浪形骸,但身为阴葵派门主,她绝对是货真价实的**。



    看着美女赤裸的娇躯,羞愤的表情,张霈的欲望并没有得到满足,相反,他的欲望才刚刚开始。



    身材高挑,骨肉均匀的杜玉妍浑身晶莹雪白,线条优美,酥胸雪白粉嫩,蛮腰盈盈,不堪一握,,小腹平滑细腻,可爱的玉脐镶在圆滑的腹壁之中,两条圆润匀称的修长玉腿紧紧夹在了一起。



    随着吸入飘散在空气中的淡淡香气在身体里发生微妙的化学反应,杜玉妍嘴唇半张半合,媚眼如丝,一脸的红润不知是羞辱还是兴奋,鼻孔内呼吸急促,呼吸火热的烫人,根本不似平日冷艳的模样。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桂林学校  大兴安岭学校  临沧新闻  大兴安岭学校  中山时尚  商洛学习  海口新闻  昭通时尚  张家口时尚  辽源地图  衡水新闻  德宏时尚  辽阳旅游  四平时尚  济宁新闻  烟台论坛  松原时尚  怒江论坛  金昌论坛  郑州旅游  广安学习  林芝地图  伊犁论坛  中山时尚  中卫资讯  西安新闻  喀什资讯  广安学习  乌海旅游  潜江地图  郑州地图  抚顺学习  安阳资讯  商洛论坛  伊犁论坛  安阳资讯  佳木斯论坛  宜昌地图  桐城学习  商洛论坛  天门时尚  徐州旅游  黑河地图  恩施学校  临汾新闻  伊犁学校  七台河地图  重庆学校  贵港资讯  临沂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