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九章 天魔金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危难关头,张霈心头巨震,在正常情况下,莫意闲偷袭得手的几率几乎为零,即使侥幸偷袭得手对他也根本没有多大威胁,可是在现在这个尴尬的时候……



    张霈此时根本没法起身,更不用说躲闪规避了。



    靠!打断别人好事是要被雷劈的,张霈暗骂一声,难道老子真要死在女人肚皮上?这怎么成,十大美女本少爷一个也没捞着,就这么死了,如何能够甘心?



    电光火石之间,张霈突然感觉四周的一切都慢了下来,天地空间在一霎那停顿凝固了,身体内匀速旋转的气旋陡然加速,分出一股黑色中带着丝丝闪耀金芒的气劲直奔小腹而去,全身一激,欲望火焰瞬间偃旗息鼓,快感列车泄气漏油般立刻减速,被气劲席卷一空。



    来不及扭头回身,带走了张霈快感与欲望的黑色气劲快速游遍全身,一路过关斩将,骨骼爆起噼里啪啦的密集声响,张霈整个身体仿佛被镀上了一层肉眼可见的淡金色光芒。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我张霈自己也不知道,不过他现在的模样不去搞什么“法轮教”实在是可惜了,这么震撼的场面,绝对百分之百有说服力,至少比杀千刀的李宏志要强个百八十倍。



    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张霈停滞不前的天魔气终于突破第八重,达到第九重境界,天魔功心随意转,事隔数百年,“天魔金身”终于再次重现人间。



    莫意闲肥滚滚的身体跨过五丈的距离,携雷霆万钧之势,手掌却轻而又轻的印在张霈背心,多用一分力道都舍不得,脸上带着狞然笑意,一股阴损冰冷的噬劲猛的轰进了张霈的身体。



    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场面,莫意闲的内功和谈应手的自创的“玄气大法”恰好相反,阴柔诡秘,防不胜防。



    “噗”张霈吼间一甜,忍不住张口喷出一道血泉,鲜血飞溅,温润刺目的殷红染红了方晓彤在高潮中晕红的娇躯,有种妖艳凄美的震撼。



    黑榜高手全力一击岂是易与,张霈脸上涌起一阵可怖的青色,旋又潮水般转瞬即逝。



    没有不败的高手,同样也没有不受伤的高手,绝世高手都是在杀与被杀中练成的,张霈脑中浮现出了一个手握“无边”和“冰心”,傲视天下的孤傲身影。



    首次在战斗中受伤,而且是极严重内伤的他,一丝微腥的鲜血顺着嘴角流下。



    天魔场妙用无方,张霈原本可以卸去莫意闲大部分阴寒劲力,但为了不伤及身下与自己有合体之缘的美女,他拼着经脉受创,来者不拒,将侵袭筋脉的掌力照单全收。



    张霈突然想起了一首歌词所唱的,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把所有的问题都自己抗,没错,自己就是心太软,特别是对女人。



    方晓彤和陈菲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呼吸一滞,便陷入了深层次的昏厥。



    俗话说一击不中,远遁千里,莫意闲一击得手,自没有退却的道理,何况他还意淫着待会儿如何玩弄眼前的两个女人。



    身为黑榜高手,莫意闲有信心,在没有防备下受他全力一击,张霈即使不死,最多也只剩半天命,对他造不成丁点威胁。



    摘下脸上的黑色面巾,莫意闲退到一个可攻可守的距离,阴恻恻的怪声道:“小子,能够受我一击而不死,你的武功已经足以傲视江湖了。”



    张霈直起身来,冷冷的看着眼前水桶般又矮又大的胖子,眼中没有丝毫能称之为感情的东西,仿佛是看着冰冷的尸体。



    根本没有说话的兴致,张霈一声怒喝,虚空中涌动着狂暴无序的气流,一只被惊醒的魔兽正缓缓露出狰狞的獠牙,嘶吼着要撕碎眼前的猎物。



    烛火摇曳不定,映的光影也跟着阴暗难辨。



    莫意闲身在三丈之外,却发觉自己眼前一亮,惊疑不定时已陷入了张霈气机的笼罩之中。



    在生死关头,莫意闲陡然激发出体内所剩无几的潜力和为数不多勇气,脚步虚晃连连,踏着玄奥的步伐,巧妙而迅速的移动肥硕的身躯,不断变幻自己所处的方位,不让充斥整个房间的气劲锁定他的位置。



    房中灯火骤灭,莫意闲睁目如盲,只能隐约窥见四周无数被拉长伸展的黑影在虚空不住张牙舞爪地晃动,择人欲噬。



    温度急速下降,莫意闲全身如置冰窖,原本以为捡了一个悠闲的差事,没想到竟是踢到铁板了。



    一股冰寒刺骨的杀气悄然逼近,莫意闲惊骇与张霈的武功,若是再过几年,江湖上怕没他莫某人立足之地了,眼鼻都因过肥而挤在一起,肥肉抖颤里,杀张霈之心更加坚定。



    感受到莫意闲的杀意,张霈心中一冷,四周如同实质的杀气犹如凛冽狂飙,向着他袭卷而至。



    莫意闲呼吸顿窒,脸上肥肉不自然的**着,眼睛看起来像两条紧闭的细线,全身肌肤在张霈强大的杀气前,有若刀割针戳般剧痛。



    莫意闲再也抑制不住心头的恐惧,一把尺许长的折扇从宽大的袖口中滑出,不着痕迹的落在手掌中。



    这十五年,他没有用这扇对付过任何人,不是说他人缘特好,全无敌人,而是没有人值得他动扇。



    原本这逍遥扇应该是两年后对付怒蛟帮时才派得上用场,如今遇上张霈这魔星,时间整整提前了两年。



    莫意闲扇上的功夫正是他毕生武技的至极,“一扇十三摇”使他晋身“黑榜”的最大本钱。



    莫意闲“嗦”的一声,将扇打了开来,折扇轻摇,但每一摇都发出“霍”一声的激响。



    原本一副浊世佳公子的潇洒形像却被莫意闲糟蹋的如此不堪,这肥猪学什么不好,偏偏要学别人完扇子,他以为自己是楚留香吗?



    张霈眼中流露出的不屑伤害了自诩为高手的某人脆弱的自尊心,莫意闲含恨出手,攻击对象不是张霈,而是陈菲和方晓彤。



    “找死!”张霈怒不可揭,运起第九重天魔气,“天魔金身”由内转外,一时间,豪光大作,金瑞千条。



    流光闪烁的肌肤宛如金色铠甲一般,看上去异常绚丽,身体肌肉完全遵循着自然的规律起伏,现在的张霈就像一尊伫立在空中的魔神,身上金芒交相流转,奕奕辉映。



    幽沉如渊双瞳骤然亮起两道凛冽寒光,电光火石间一股循环往复的金色光圈不断扩散回收,种强的力量不断从体内惊滔般澎湃而出,脚下木质地板刹那间被震成残片,接着分解成了一堆粉尘,飘散空中。



    此间的动静早已惊动了四下,就在东溟护卫和萧家巡逻武士赶来之际,只见一蓬金光冲霄而起,接着一道足足有一丈长的弧形刀茫恍若实质般的破楼而出,半个楼顶被掀了开去,一个狼狈的身影被刀气卷起的气浪毫不留情的轰了出去。



    伸手抓过外衣,张霈顺着莫意闲撞出的大洞窜了出来,落地时外衣已披在身上。



    张霈没有说话,目光沉幽而深邃,身形凝立如山,静默中透着震人心魄的威势和慑人心魂的杀气。



    莫意闲脸上肥肉不自然的**了一下,他听说过一门霸道的功夫能够瞬间使人功力大增,难道眼前这二十来岁的后生竟会《天魔解体大法》这类失传已久的绝学?



    这是莫意闲登上黑榜以来,第一次遇见自己没有必胜把握的对手。



    局面的走向与他的预料背道而驰,他堂堂黑榜之尊,竟然只落得一个被动挨打的局面,为了打破这种尴尬的处境。



    “你果然有些本事,不过我莫意闲要杀的人,天下没人能救得了。”他的声音阴阴柔柔,听上去有些毛骨悚然,“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莫意闲自报家门,目的是为了向张霈表示,他黑榜高手莫意闲,是一个任何人都不能小觑的可怕高手。



    “你不但人长的滑稽可笑,说话更是不要脸,连我都为你脸红,你本事既然这么大,怎么不见你杀上魔师宫把庞斑给杀了?”张霈淡淡地瞥了莫意闲一眼,完全不将他放在眼中,冷声道:“我只问你一句,在黑榜中你能排第几?”



    张霈话呛的莫意闲半天说不出话来,庞斑是他莫意闲杀得了的么?至于黑榜虽然没有正式的排名,但谈应手和莫意闲的名字绝对是倒数的两三位。



    “休逞口舌之能。”耍嘴皮子莫意闲自不是张霈对手,他理智的选择了闭嘴,紧了紧握在手中的逍遥扇,暗中提聚劲力,等待出手的机会。



    张霈声音冷傲的喝道:“废话少说,本少爷今天就让你在黑榜除名。”



    好大的口气,天下能这么对莫意闲说话的人不是没有,但他至今却还一个也没见过。



    张霈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的气质都豁然生变,杀气凛然,挡者披靡。



    莫意闲忍不住退了一步,在他眼中,张霈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把刀,一把寒锋无俦,无坚不摧的魔刀。



    刀,天魔刀,张霈手刀一挥,“大天魔刀”快如闪电,迅若奔雷,眨眼间已斜斩至莫意闲胸前。



    莫意闲只看见张霈抬手劈出,刀气纵横,眼前蓦然亮起一幕风雷滚滚的诡秘刀云。



    扇影疾出,莫意闲边退边接连迫出三道气墙,减缓“大天魔刀”的去势,他不得不如此,“大天魔刀”威能分海裂山,偏又宛如云天之外拂来的一楼清风,劲力卸无可卸,方才在房中他已出了暗亏。



    张霈吐气发声,身形向者莫意闲冲去,双手连翻,幻生出千百道光影,天魔刀生生劈开气墙,速度不减。



    “叮叮当当……”震响不绝,劲气飞泻,两人以快打快,瞬间交手二十多招。



    尽管张霈攻势犀利,但在莫意闲这老乌龟全力死守之下,未有寸功。



    谁能想到于白道惊惧,黑道景仰的黑榜高手在对战一个后辈的时候,竟然会无耻的使用“拖”字决。



    莫意闲每接张霈一记天魔刀,心中便窃喜一分,张霈带伤之身,每攻出一招,劲力便弱上一分,这自然瞒不过莫意闲的眼睛,他一直在等反击的契机。



    “你这王八当的不错,”张霈收招而退,压下胸中翻腾的气血,冷笑道:“我看你干脆将逍遥门改成乌龟门算了。”



    此时东溟护卫已经将莫意闲围在中间,而萧家武士最关心的当然是萧南天的安危,不知道这位正和美女大块朵颐的老人家在刚才的骚乱中有没有闪到腰?



    对于张霈的调侃,莫意闲闭口不答,以他的身份竟然使出这种无赖招数的确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不过俗话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莫意闲连背后偷袭这种高手不屑为之的卑鄙行经都有了,也不在乎眼前这种“小节”了。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徐州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昭通时尚  林芝地图  潍坊资讯  商洛学习  铜川学习  湘西旅游  金昌论坛  眉山旅游  大兴安岭学校  郑州旅游  七台河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阜新地图  抚顺学习  廊坊时尚  天门时尚  临汾新闻  伊犁学校  泸州学校  佳木斯论坛  黄冈旅游  安阳资讯  北海资讯  桂林学校  泸州学校  临沧新闻  十堰论坛  咸阳论坛  临汾新闻  四平时尚  天门时尚  郑州地图  佳木斯论坛  松原地图  泰州地图  湖州旅游  酒泉论坛  安阳旅游  宜昌地图  郑州地图  怒江论坛  泰州地图  德宏时尚  潜江地图  重庆学校  合肥学习  那曲地图  盘锦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