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二章 血腥杀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战火不可避免的燃烧起来,照亮了人类丑陋的灵魂,战场之上,没有怜悯,没有同情,只有你死我活,刀来剑往。比战火更炽的是对战双方心底的欲望之火和杀戮之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张霈在临走之前已经考虑到流球王可能会派人偷袭东溟山庄,也针对预想的可能性制订了相应的对策,自东溟夫人一行人离开后,东溟派的守备外松内紧,看似与平常无异,实则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此时敌人悄无声息的掩至在东溟山庄发起总攻,虽然有些措手不及,却也没有乱了方寸,在一名长老的指挥,留守东溟山庄的护卫高手有条不紊的展开防御反击。



    战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情报决定一切,由于没有想到对方有能力无声无息的消灭安排在庄外的所有暗哨,东溟派在最初的攻击中稍显被动而落于下风,当庄门外的护卫几乎被对方全部消灭的时候,才依靠地理的优势,组织起高效率的反抗。



    东溟山庄既然以贩卖军械为生,当然少不了强弓劲弩,弓箭手躲避在高墙之后,一波波箭雨劈头盖脸的射向对手。箭矢更是要多有多少,不虞匮乏之忧,敌人冲来由百多精锐组成的先头部队,纷纷中箭倒地,遭受重创。



    杀戮机器真正转动起来的时睡候,这是人类最高智慧的结晶。



    尚野看着手下精锐的士兵一个个倒在劲弓利箭之下,气的几乎要吐血,谈应手也沉着脸,一语不发。而且所有箭矢都有倒刺,一旦射中,非死即伤,即使伤势不重,伤者仍然没有再战斗的能力。



    左方和右方同时响起震天的喊杀声,除了战斗最激烈的正面,敌人终于展开了全方位的攻击,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在尚野最初的计划中,只要能以雷霆万钧之势,迅雷不及掩耳的突破东溟山庄防御,然后由他和谈应手带领高手袭杀东溟派重要人物,接下来剿灭东溟山庄自是一马平川,易如反掌的事情,而山庄里的人要擒要杀还不是随他心意。



    在最初的计划中,两翼完全没有进攻的必要,作用是为了留给对方一条活路作为逃亡的突破口,以免激起东溟派拼死反抗的决心,要知道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的,亡命之师有时候甚至比虎狼之师更加可怕,如果用张霈的话来说就是:老子连命都不要了,还怕个鸟!



    可是现在出现的却是与计划背道而驰的局面,尚野不得不改变策略,转换战术,利用双翼打击寻找新的突破口,同时分散牵制东溟派正面的抵抗力量。



    由于东溟派特制的弓箭射程极远,同时拥有居高临下的地理优势,而且射箭之人又均是武艺不俗之辈,所以硬是把尚野率领的禁卫军一次次杀退。



    双方杀得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一柱香时间后,禁卫军在丢下三百具尸,付出近百无力再战的伤兵后终于攻破了东溟山庄大门,虽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胜利毕竟就在眼前,幻想着摘取胜利的果实的尚野和谈应手带头冲进了东溟山庄,可是一切却并非他们想象的那样,山庄里面等待他们的不是失去战意,人心惶惶的残兵败勇,而是五百多在东溟派众长老带领下,四人一小组,十六人一大组,结成东溟剑阵,严阵以待的东溟弟子。



    尚野知道今天的计划是彻底的失败了,除了暗计划消灭了暗哨而没有引起对方警觉,其他的一切都不顺利,按照现在的情况,即使拿下东溟山庄,自己这方也胜不下多少人,心高气傲的他要的完胜而不是惨胜,但是目前就算连惨胜他也没有把握。



    若是从长远的利益考虑,撤退是现在最佳的方略,但他誓又不能无功而返,而且即使他想退,对方也不会给他机会,兵败如山,这浅显的道理即使是常人也懂得,若是被对方趁势杀来,那绝对是有死无生的局面,所以虽然已是鱼死网破的局,但尚野却不能不强撑着。



    “这里交给我对付。”面色扭曲狰狞的尚野向脸色阴沉的谈应手狠声道:“根据我们调查,后院有一个叫韩宁芷的小姑娘是东溟派新任监院,同时也是东溟派夫人关门弟子,东溟公主的夫婿张霈的妹子,希望谈先生能够将他掳来。”



    时间紧迫,谈应手知道现在不时客套的时候,也不多言,一紧手中铁箫,身形鬼魅般向着东溟山庄后院潜去,尚野则带着身后一众琉球皇庭供奉的大内高手向着东溟派长老杀去。



    东溟剑阵是东溟派创派祖师所创,那日在四大护法仙子联手所布东溟剑阵所以弹指间被张霈破的干干净净,但东溟剑阵的威力却是不容质疑,此时剑阵展开,四人一组,互补不足,脚下生风,剑影重重,仿佛一朵绽开的兰花,一朵不断收割性命的血兰。



    谈应手黑榜十大高手的身手当然不能小觑,在所有长老都被尚野缠住的时候,东溟派没有人拦得住他,在来之前他早已看过东溟山庄的建筑地图,迅捷而准确的向着目标所在的位奔去。



    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潜入后院,而诧异的是在后院中早有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四名女子在院中等他,其中最右首那个消瘦女子说道:“东溟派护法单玉秀、单小蝶、单云霜、单清月恭候多时了。”



    若说这四位女子相貌平平,那是褒奖她们,四人无论容貌身材,均与一般人心中美丽的仙子形像扯不上任何关系,但她们虽和美丽不沾亲带故,却绝不是平凡之辈。



    单玉秀身材高挑,拥有一双不输于后世名模的长腿,可惜的是她没有与之匹配的长相,配上一头披散下来,遮住大半张脸的黑直长发,虚合间神光凛凛的眼睛,一袭宽大的黑色长袍,更增添了些许恐怖气息,若是某个深夜在荒郊野外遇上她,不把她错认为孤魂野鬼才奇怪。



    单小蝶身材说好听点是娇小,说难听点就是矮小,张霈初见她时就很想问她和黑榜十大高手“独行盗”范良极可有什么亲属关系,她的五官很精美,简直是一件精致的艺术品,但那是分开来看,合在一起就给人一种老天爷在她身上开了个恶劣玩笑的感觉。



    单云霜却是只个小胖妞,比最高的单玉秀了一个半脑袋,比最矮的单小蝶也高不了多少,脸如满月,腰粗如桶,总之看着他张霈老是容易联想到风靡网络,倾倒无数少男俊男猛男的芙蓉姐姐。



    单清瘦骨嶙峋,瘦得只剩皮包骨了,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眨眼望去,仿佛一阵风也能把她吹没了,给人严重营养不良的感觉,奇怪的是她说话的声音倒是和和气气,温温柔柔的,刚才开口说话的就是她。



    对于普通人来说,她们的长相故然令人侧目,但最惹谈应手注目是不时她们手中闪动着森冷寒光的秋水长剑,而是缠了几转,裹覆在腰间环环相扣的软钢鞭上。



    学武之人都知道练险不练奇,越是奇门兵器越是难以练好,而使用奇门兵器的人往往也是很难对付的人,而她们使用的恰恰是非常难练的得心应手的奇门兵器。



    东溟派早已未在江湖走动,但谈应手从尚野那里却得知了东溟派的过往,一个以打造兵器名震天下的门派的重要人物手中所持的兵刃自非凡品,这四条别出心裁的软钢鞭肯定有特殊的功用。



    这是谈应手首次见到东溟派的高手,他是喜好渔色之人,不然也不会和声名狼藉的莫意闲走一起,虽然他的名声本也极差,见对方那倒足胃口的长相,谈应手也难得理会她们,握紧手中铁箫,全身备战。



    双方的意图都很明确,谈应手要抓韩宁芷,而四大护法仙子被张霈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不能让韩宁芷受到半分损伤。



    谈应手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被说退的人,而四大护法仙子也会被黑榜十大高手之名吓得跑,所以言语解决不了的问题只能诉诸武力。



    娇叱连连,剑势展开,东溟剑阵在四大护法仙子手中显出威力,以谈应手之能,仍被困在其中,一时半刻,难以脱身。



    随着阵式的变化,谈应手渐渐也摸到了一些门路,他一身玄气来自玄门正宗,虽然耽于酒色享乐,对于《易经》倒是颇有研究,要知道天下所有的阵式的都是从天象星象运转演化而来,或多或少均有关联,知道关键的高手破阵只是迟早的事情。



    谈应手陡然一声长啸,手中铁箫划出一道幻丽的妖弧,重重击在单云霜从左首刺来的长剑之上,发出“嗡”的声响。



    异声入耳,单云霜真气一滞,脚步一乱,剑阵威力立时弱了几分,谈应手依样画葫,铁箫每一次与对手长剑相撞时,均施以防无可防的“音波”攻击。



    片刻之后,单清月和单小蝶被震的长剑脱手,单玉秀和单云霜勉强我着长剑的手也被震的血气不畅,谈应手依仗自己比四大护法仙子高深得多的内功修为,硬生生攻破了东溟剑阵。



    既然不愿意被对手逐个击破,四大护法仙子惟有变招应战,四人对望一眼,单玉秀和单云霜陡然弃剑,四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右手取下盘在腰间的异形长鞭,身形猛然向后一挪,腾开空间,长鞭淩空甩出,鞭浪重重,长鞭顺着一道诡异的弧线出击,分往谈应手的四肢卷去,破风之声大作,随着空间距离的拉近,鞭尖给人摇晃不定的感觉,令人摸不着真正的攻击目标。



    她们手中的长鞭是东溟山庄兵器大师耗时一年打造完成,是用北极深海中一种凶猛的虎鲸的筋制成的,名唤“逆鳞”,取其龙有逆鳞,触之必怒,怒则杀人之意。



    谈应手心知肚明,若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对付她们,他有九成九的胜算,即使她们结成剑阵,以他在武学上的造诣要赢她们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面对她们手中的奇门兵器,谈应手却有些投鼠忌器,他本是自私自利之人,自不愿拼着受伤为别人出力。



    在长鞭缠上四肢前,谈应手的身体倏然跃向半空,借着体内真气循环,向四女中功力最弱的单小蝶扑去,想要近战封杀长鞭的优势,若能出其不意的杀得一人,自是最妙。



    其余三女大呼不妙,翻转手腕,本在谈应手身后失去准头的“逆鳞”仿佛三条昂首吐信的毒蛇,陡然噬向他毫无防备的颈脖,完全是违背鞭法的自然方式。



    面对后方攻来的“逆鳞”,谈应手左手裹覆在锦袍长袖之内,暗藏玄气反手拂去,右手紧握铁箫,一股强大的旋转劲力以铁箫为中心,如暴风般点向单小蝶。



    单小蝶无奈之下,选择了最稳妥的方法,弃鞭疾退,毕竟生命比武器更最要,而失了兵器要如何面对谈应手接下来的攻击,那是以后的事了。



    三条“逆鳞”长鞭被谈应手左手衣袖拂住,没有远远弹开,反而藤蔓般紧紧缠在他的左手臂上,锐利的倒钩刺破了他的护身玄气,鲜血迸射,三女还来不及高兴,手上倏然涌来一股巨力,三人身不由己的被硬拖着向谈应手飞去。



    三女立知不妙,想要弃鞭却是弃之不及,分别被铁箫点中,谈应手含恨出手,单云霜肩胛骨粉碎,单清月断了三根肋骨,单玉秀伤在小腹,内伤严重。



    功力最弱的单小蝶没事,其余三女却均被重创,谁能想到谈应手刚才的攻击只是为了引她们上套,阴毒狠辣,手段高明,果然不愧黑榜十大高手之名。



    虽然谈应手左臂受伤,但四大护法仙子已有三人不能再战,这接下来的战局已是不言而喻,再明显不过了,难道韩宁芷真的要被谈应手捉走?



    “这是何苦由来。”谈应手还是那句口头禅,若是张霈在这里应该会用天真上人那句耳熟能详的“我好可怜啊!”来反击。



    谈应手眼中燃烧着忿恨和淫欲的火焰,狞声道:“希望那个小姑娘不要长的像你们一样。”



    今晚他可是下足了本钱,若非东溟派这四大护法仙子的仙子之名实在是名不副实,他很可能将其中最美之人掠走,淫辱一番,折磨致死。



    现在谈应手明显不想在她们身上浪费时间了,功聚右手铁箫,脸上带着森冷之意,他要下杀手了。



    “谈兄虽然装作没事,但是“逆鳞”专破内家真劲,你左手经脉受创,功力大打折扣,若要强行出手,恐怕功力在一年内也难以复原,只不知谈兄是否相信我这医者所言。”说话的是一个看似行将就木的老人,他连走路似乎都有些不稳,但一双眸子却不时闪映着奇异的光芒,非常慑人。



    谈应手表面仍是不动声色的样子,心内却惊骇不已,来人只看了几眼,便一语点破他的伤势,先不论他的武功有多高,光这份眼力已是令人佩服。



    堂堂黑榜十大高手,既然被人识破伤势自是没有不认的道理,但谈应手却不置可否的冷哼一声,皱眉沉声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说话之人步幅似慢实快,眨眼功夫已经走到离谈应手不远的地方站住脚步,一个挡住谈应手对受伤三女下杀手,而且随时都能够出手攻击的位置,只听他涌低沉的嗓音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有三个师傅,其中两位说出来你也不认识,不过其中一位“回春手”干鹤立,相信你对他老人家不会陌生吧!”



    谈应手刚刚登上黑榜十大高手的时候,嚣张跋扈,不可一世,喜怒无偿,杀人无数,所以人送外号“十恶庄主”,那时候他正是意气风发,而且还收了一个徒弟。



    徒弟和谈应手这师傅有九成像,也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主,恶人自有恶报,他这杀千刀的徒弟在苗疆奸杀了一位美貌苗女,结果被苗疆高手千里追杀,身中奇门蛊毒,当世只有“杏林谷”能救,可是当谈应手找上杏林谷求救的时候,却被“回春手”干鹤立羞辱了一番,轰出谷外。



    结果他的徒弟就着活活痛足了七天七夜,蛊发而亡,死后尸骨无存,可恨的是谈应手还不敢找杏林谷的麻烦,杏林谷的人虽然不常在江湖中走动,但每有天灾人祸,瘟疫横行之时必有传人行走江湖悬壶济世,其间活人无数,这些人有武林大侠,有黑道巨枭,有富商巨贾,有平明百姓,有封疆大吏,有边陲大将……若是有人找杏林谷麻烦,那可是将天下间黑白两道都得罪光了,所以就算是横行无忌的谈应手也不敢动杏林谷的歪脑筋,就算是单单对付“回春手”干鹤立他也没这个能耐,不说对方一身毒功天下无双,但凭他“毒手”乾罗亲叔的身份也不是他一个谈应手吃罪得起的。



    “你是干老儿的徒弟。”谈应手知道今天铁定讨不了好,铁青着脸冷声道:“青山不该,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烈钧微微一笑,一副病态苍白之色的脸上倏然红光满面,淡然道:“谈兄走好,恕不远送。”



    谈应手冷哼一声,身子陡然向后疾腿,脚尖在地上一点,三个起跃,消失在假山亭台之后。



    烈钧望着谈应手退走的方向,脸上笑意更浓,从怀中掏出一个做工精巧的木筒。



    尚野见一脸怒色的谈应手两手空空,独身而回,不用说也知道他失败了,尚野知道大势已去,这回是彻底载了,遂果断的下令撤退。



    在尚野的带领下,禁卫军退而不乱,且战且退,东溟派一时间也占不了多少便宜。



    东溟马场,近百东溟派精锐战士,枕戈以待,到接到烟号讯号之后,养精蓄锐了整天的他们纷纷上马,向着来犯敌众退走的方向出闸猛兽般杀去,依着既定的小路,迂回包抄,利刃般直刺入敌阵里。



    来的时候为了掩人耳目,昼伏夜行,尚野这方根本没有骑马,他哪里想过自己会败的这么凄惨不堪。



    这支骑兵将奇兵的特性展示演绎的淋漓尽致,马上武士一手持盾,一手持刀,见人便砍,逢人便杀,杀得对方哭爹喊娘,溃不成军。



    虽然都是轻骑兵,但骑兵对上溃退的步兵,这结果自是一面倒,他们有若虎入羊群,转眼间便杀散对方撤退的阵型,面对这样的变故,对方早已吓的亡魂皆冒,心慌意乱,斗志全无,四散逃生。



    这队百人骑兵在十个小队长的带领下,分成十只小队,杀得敌人丢盔弃甲,狼奔鼠窜。



    前后追杀了敌人十多里,大获全胜的队伍才折回东溟牧场。



    此战大获全胜,歼敌八百,俘敌一百,己方只死了百多人,伤者不过三百,可说战绩彪炳,实可列入古今以少胜多的经典军事案例。



    直到此刻,所有人才对张霈这个新任‘监院’兼东溟公主的夫君刮目相看,这支埋伏在牧场的奇兵就连东溟派众长老都不知道,而唯一知情的人只有一副病恹恹模样的烈钧。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烟台论坛  临汾新闻  咸阳论坛  诸城旅游  娄底资讯  迪庆旅游  黄冈旅游  大丰地图  松原地图  合肥学习  四平时尚  金昌论坛  深圳学习  松原时尚  大兴安岭论坛  徐州旅游  抚顺学习  长沙娱乐  贵港资讯  济宁新闻  博尔塔拉资讯  北海资讯  湘潭学习  黑河地图  安阳旅游  思茅新闻  大庆论坛  盘锦学习  湘潭学习  诸城旅游  伊犁学校  阜新地图  桂林学校  三明时尚  淮北地图  桐城学习  安阳资讯  广安学习  合肥学习  南通时尚  益阳资讯  中山时尚  淮安新闻  郑州旅游  钦州学习  博尔塔拉资讯  廊坊时尚  昭通时尚  许昌学习  赤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