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章 惩罚(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霈突然叹了口气,单婉儿不明所以,向后仰着靠在他肩膀上的臻首,睁着美丽的俏目望着他,眼中传递着无声的讯息,发生了什么事。



    “难得娘子肯让为夫这么抱着,不过偏偏有人来搅局。”张霈脸上满是惋惜之色,咒骂道:“是哪个混蛋破坏我的好事,以后生儿子准没屁眼。”



    听张霈自称为夫,单婉儿玉面如霞,心中又羞又甜,不过当回复心绪后耳中也传来轻重不一的脚步声,她立刻粉脸红红的挣脱张霈的怀抱,匆匆坐回原来的位置,瞬间变会那个模样端庄,秀丽无双的东溟夫人。



    同时,一个青衣蓝裤,下人打扮的仆役步进大厅,恭敬的躬身禀报道:“少主,夫人,萧家有人求见。”



    单婉儿一张倾国倾城的娇颜红晕晕的,煞是动人,来人却不敢多看,一直低着头,不敢想刚才大厅中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他不应该知道的事情,尽管那是无比香艳无比刺激的一幕。



    张霈悻悻地走到一张木椅上社,大咧咧的坐了下去,没好气的说道:“萧家这么有本事?”



    单婉儿嘴角绽开一个恰到好处的浅浅笑容,柔声道:“萧家和东溟派不同,除了琉球王,他们是首里城最大的一股势力,我们的行程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单婉儿的话是告诉张霈对手的强大不容忽视,哪知道他却不正经的说道:“他们这么快就得到消息,知道本少爷的钱快花完了,所以赶着给爷送钱来了。”



    单婉儿挥手示意下人离开,接着用水汪汪的美眸白了张霈一眼,娇声道:“萧家的实力和势力都不可小觑,还是见见他们,看他们要说些什么。”



    张霈满不在乎的打了个哈欠,邪笑道:“我管他萧家是不是一方霸主?只要他不来惹我,那一切都好说,若他不长眼睛,嘿嘿,少爷自有办法整治他们。”



    单婉儿娇嗔道:“上次萧家在你手上吃了那么大一个亏,在没有摸清你的底细前,相信他们是不会再冒然出手的。”



    张霈暗自嘀咕一声,只得起身去前院客厅见那个破坏自己好事的家伙。



    “婉儿,你不去吗?”张霈迈了两步,转头见单婉儿坐在木椅上,一动不动,一点也没有起身见客的意思。



    单婉儿看着眼前这个打蛇随棍上的家伙,他竟然厚着脸皮张口闭口一直婉儿婉儿的这么叫自己,有多少年没有听人这么叫过自己了?单婉儿一时想的入迷,嘴里发出痴痴的笑声,不过很快便娇叱道:“谁准你叫人家婉儿的?”



    “不叫婉儿那叫什么?”张霈侧着头,一副为难的样子,仿佛面对什么艰难险阻般苦着脸,蹙着眉说道:“难道你觉得叫婉儿不够亲密?”



    单婉儿心中叫糟,还来不及开口,张霈已经猛的一拍额头,笑道:“是为夫的错,娘子莫怪,我以后就唤你亲亲婉儿,宝贝婉儿,婉儿小可爱……”



    “呀!你羞不羞啊……”单婉儿仿佛被蜜蜂蛰了一般猛的从座椅上站起身来,嗔怒道:“你这小,你,大坏蛋,没大没小的……狗嘴……吐不出象牙……”



    “娘子叫我大坏蛋,我叫你小可爱,这不是很合拍吗?”张霈的语气很正经,但脸上的坏笑却不得不使人联想到其他方面去。



    单婉儿瞪大了美目,不过很快就败在张霈直接而火辣的眼神,赤裸而挑逗的微笑之下,像漏气的皮球般焉瘪下来,投降般小声问道:“你刚才不是说还是叫我姑姑吗?”



    张霈微一昂头,大耍花枪道:“刚才是刚才,现在为夫改变主意了,以后有人的时候我就叫你姑姑,没人的时候就叫你婉儿。”说到这里,语气一转,接着笑道:“还是说婉儿更希望为夫唤你亲亲婉儿……”



    单婉儿知道斗嘴不是绝对不是张霈对手,遂无言的凝视着他,似默认了张霈的霸道和胡搅蛮缠,只是柔声依依道:“你自己去见萧家的人吧!他们的目标是你,婉儿就不陪你了。”



    第一次听单婉儿在自己面前自称婉儿,张霈心中,一种胜利的征服感油然而生,天大地大,尽在脚下,天高海阔,任我遨游。



    张霈心情彻底好了起来,笑道:“婉儿下去休息吧!一切的事情交给为夫就行了。”



    单婉儿媚眼含春,俏颜如花,横了张霈一记勾魂的眼神,扶椅而起,体态轻盈柔美,袅袅婷婷穿过垂帘,随着单疏影消失的方向,进内堂去了。



    张霈转身向会客厅走去,不过走了几步又停住脚步,拦住一个丫鬟,让她将来人引到那里去,他手指的方向的是一座精致的雅轩凉亭。



    丫鬟答应一声,红着脸下去了。



    嘿嘿,少爷我有这么帅吗?这样也会脸红,听见张霈的笑声,丫鬟的脸更红了。



    花红柳绿,小桥流水,张霈坐在凉亭里,一边赏景一边品茶,同时等候着萧家来人。



    “萧小姐到!”



    随着宫里调派来的管家一声通报,张霈心中一凛,萧小姐,难道先兵后礼,武的不成想来文的,想使美人计不成?



    这美人要真是美人才好啊!张霈目光如电,翘首凝望,目光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在张霈火热的目光注视下,一位绝色美女,莲步轻摇,身姿婀娜的向着凉亭这边走来。



    美女!这是张霈的第一个感觉。



    大美女!没有想到我多情博爱的弱点一下就被敌人抓住了,张霈不禁摇头检讨,难道我的弱点隐藏的不够深,那么容易就被敌人洞悉了?



    当一袭白衣胜雪的绝世佳人轻移玉步,窈窕娉婷的身影进入张霈视线的时候,他心中立时涌起惊艳的感觉。



    清雅的玉容仿佛空山灵雨般灵秀,一双闪耀着迷人光华的勾魂媚眼,挺直巧致的琼鼻下唇瓣紧闭,唇角挂着一丝撩人心弦的微笑。



    素雅的长裙配着清冷的气质,无需任何佩饰便将她的美丽展现的淋漓尽致,那摇曳的步姿充满了妩媚,娇俏,诱惑,却又毫无一丝矫揉造作。



    谪仙般淡雅的精秀容颜,粉嫩如脂的玉颈,冰肌玉肤晶莹剔透,窈窕如仙的身姿,轻盈曼妙步履,这一切仿佛构成了一幅绝妙的动人画卷。



    纵是不是第一次见面,张霈仍是为对方所展示的美态姿仪而呆怔了片刻,双目凝望着对方绝美的容颜,隔着老远的惊鸿一瞥,那如花的娇靥与心中一个深深刻入他心底的名字重叠起来——萧雅兰。



    没有想到萧雅兰是萧家的人?张霈虽然觉得有些突兀,不过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惊奇的,这没心没肺的家伙想到的是自己已经把萧雅兰办了,这岂不是财色兼收!



    萧雅兰向着凉亭走去,心情却不像玉容那般平静,对于功力大增的她来说,要看清端坐凉亭中的张霈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入眼的是一张年轻英俊的脸,那是一张俊美到近乎妖异的脸。



    萧雅兰阅人无数,却从未见过一张能和对方相媲美的脸,这张脸仿佛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



    身着白衣,发如青丝,晶莹如玉的手轻盈地握住了一只洁白无暇的瓷杯,修长白皙的手指没有任何瑕疵,如玉石雕刻而成,剑削的长眉下,眸子闪亮如星,漆黑若墨,深邃似海,玉立的鼻梁高耸巧秀,伸下来的弧度刚直中不乏秀挺,泛着玉石般光泽的肌肤下是精致嘴唇,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张霈此时正低头凝视小巧的茶叶在淡绿色的液体里舒展、摇曳,眼神里透露出一种说不出的梦幻迷离。



    萧雅兰见张霈很快就从自己的魅惑中清醒过来,心中暗惊,她的媚功已经突破瓶颈达到了“内媚”的阶段,虽然还不是媚功中最厉害的手段,但也不是常人抵抗得了的,对方武功绝对不低。



    能重创萧家狂妄自大的大少爷和黑道巨枭王鹏的人武功能低得了吗?而最让她在意的是,张霈的眼睛是她见过和“他”最最相似的眼睛了,同样的平静淡然中隐藏着仿佛能征服一切的的狂傲与自。



    难道这个人是“他”?萧雅兰旋又否决了这个想法,主人武功虽然很厉害,但是眼前此人更是恐怖,只是随意的坐在那里,身上不经意透散的邪恶味道却逼视着整个凉亭,若非劲气内敛,那如同实质的威压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得了的。



    张霈自修习《天魔策》的功法后,功力再作突破,诡异莫测的天魔气玄妙无双,哪是萧雅兰能够看得透的?她既然已经先入为主,认定眼前此人不是她的主人张霈,理所当然就不识张郎是张郎了。



    萧雅兰压下纷乱的思绪,但一想到“他”和他曾带给自己的无上快美,美人儿整颗心都酥了。



    “萧小姐请座。”张霈右手松开陶瓷茶杯,做个请的动作。



    萧雅兰微微一笑,风情万种的横了张霈一眼,然后走进亭中,在他对面的石凳上坐下。



    美人落座后,自有丫鬟奉上香茗。



    萧雅兰摸不清张霈的深浅,心中立刻将他划入最危险的级别,于是也不准备多做纠缠,而是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不知这位公子如何称呼?与东溟派有何关系?”



    她竟然不知道我是谁?张霈心中诧异,虽然我本来的容貌萧雅兰并未见过,但萧峰难道没有告诉她我是谁?



    张霈眼中精光一闪而逝,笑道:“在下姓向,名工,萧小姐直接唤我名字就行了。至于我和东溟夫人的关系,这个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在慢慢告诉你。”



    这是什么话,我明明问他和东溟派的关系,而他却扯到东溟夫人身上去了,他一个大男人和东溟夫人能有什么关系,而且还是说不清那种?哼!骗小孩的把戏!向工?相公?上过一回当,萧雅兰显然变聪明了,知道对方有意占自己便宜,知道归知道,却也发作不得,对方武功深不可测,触怒他绝对是一件愚蠢而危险的事情。



    这事要怪就要怪萧峰,他施展魔相淫魂而遭反噬,至今神志仍是浑浑噩噩,而身受重伤的王鹏回到萧府后也昏迷不醒,根本问不出什么,而“他”明明让自己有事情可以透过陈芳传递消息,可是不知何故,陈芳竟然无故消失了。



    张霈为了实现自己的诺言,让陈芳过普通人的生活,已经秘密将她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当时也没有考虑那么多,至于通知萧雅兰更是想都没有想的事情。



    萧雅兰美眸流转,轻轻瞄了坐在对面的张霈一眼,微笑着说道:“向公子,家父今晚在‘天香阁’设宴想要为东溟夫人洗尘,还望夫人能够赏光。”



    “相公子”当然没有“相公”听起来那么舒心,多了一个字味道可全都变了,张霈眼珠一转,抬起头来,慢悠悠的吐出两个几乎让萧雅兰吐血的两个字:“没空。”



    萧雅兰微微一愣,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半晌后才轻言曼语道:“向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呵呵,小美人居然能忍得住,比你那脓包哥哥厉害多了,张霈在心中将萧雅兰夸赞了一番,缓声道:“萧小姐莫怪,是我刚才话没有说清楚,我的意思是‘向公子’没空,但‘相公’有空。”



    “你……”萧雅兰见对方摆明了要占自己便宜,心中气恼,指着张霈气的说不出话来,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还是那么有个性,我喜欢!萧雅兰气呼呼的模样别有一番动人的韵致。



    张霈看的是两眼放光,心中欢喜,乐不可支,就差鼓掌叫好了。



    原本以为萧雅兰会拂袖而去,没想到她竟然口中吐出天籁一般动听的声音,道:“雅兰刚才失态了,还请向公子见谅。”



    “不怪,不怪!”张霈这厚脸皮算是彻底练出来了,只见他反手指着自己严肃的问道:“你看我向那么小气人吗?”



    萧雅兰秋水般的明眸流转,微笑道:“既然如此就请东溟夫人和向……工晚上不吝光临,小女子及家父恭待两位大驾。”美人儿声音冰脆,向工两字发音极准。



    “等一下。”张霈刚一开口,萧雅兰的心中便咯噔一下,果然这个拥有天使面孔,魔鬼心肠的男人,浅浅一笑,嘴里说出了让萧雅兰几乎暴走的话,“还是萧小姐明白在下,知道我晚上才有空闲,可是我是有空,但并不表示东溟夫人晚上也有空。”



    萧雅兰面色一寒,旋又敛去,叹道:“公子为何一直为难于我?”



    张霈涎这脸,笑嘻嘻地说道:“因为你做错了事。”



    萧雅兰以为张霈说的是自己刚才用手指着他,给他难堪的事情,于是放低姿态,软语哀求道:“公子不能放过小女子吗?”



    嘿嘿,小妮子知道哥哥心肠软,想要在这方面下功夫是吧!张霈双目如电般疾向萧雅兰射去,掷地有声道:“不行。”



    还说自己不小气?萧雅兰闻言不由秀眉轻皱,这男人怎么老是纠缠不休,他到底想干什么,抬头目及张霈含威的双目,咄咄逼人的眼神,萧雅兰心神一震,开口柔声道:“小女子知道错了,公子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见张霈只是看着自己而不说话,思虑一阵,萧雅兰皓腕轻拾,纤纤玉手端起茶盏,盈盈而起,含笑移步,轻盈地移至石桌张霈身前,向张霈说道:“小女子以茶代酒向公子赔罪了。”



    张霈脸上一副极度欠揍的表情,眼中满是狡黠之意,笑咪咪地说道:“既然你那么有诚意,如果我还不肯作罢反倒是我的不是了,这样吧!若是你能说出自己错在哪里?我就放过你。”



    错在哪里?萧雅兰愣在那里,失神间手里的茶盏都几乎落在地上,自己究竟错在哪里?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重庆学校  郑州旅游  十堰论坛  商洛论坛  乌海旅游  襄樊学校  广安学习  中山时尚  三亚论坛  南通时尚  辽源地图  怒江论坛  三亚论坛  海口新闻  宜昌地图  十堰论坛  辽源地图  四平时尚  潜江地图  金华娱乐  眉山旅游  三明时尚  廊坊时尚  乌海旅游  思茅新闻  黔南地图  七台河时尚  酒泉论坛  大丰地图  四平时尚  桂林学校  眉山旅游  泰州地图  恩施学校  娄底资讯  沧州学校  黑河地图  廊坊时尚  许昌学习  西安娱乐  黔南地图  吴忠旅游  临沧新闻  徐州旅游  贵港资讯  佳木斯论坛  迪庆旅游  安阳旅游  潜江地图  商洛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