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六章 聚宝阁(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尘烟腾腾中,三十六匹健马赶了整整三个时辰的路,终于来到天枫城,天枫城不比张霈去过的潼关城,它的规模要大很多。



    夕阳西斜,天边一片淡淡的霞光,天枫城里各家百姓都忙着张罗晚饭,袅袅的炊烟从烟囱里飘出,缓缓地向天空散去,到处能闻到柴草燃烧后那种淡淡的香味。



    迎风奔驰的三十六骑快马在马上武士勒紧缰绳的时候,速度慢慢放缓下来,穿过天枫城大门,进入内城。



    天枫城虽比潼关城大了不少,但这大只是相对而言,这里仍无法与中原大城相媲比,全城总共加起来也二千来户,要知道当时中原的大城一城人口比欧洲一些国家的总人口都多。



    城内,大街宽敞,小街纵横,青石铺就的地面在马蹄的踢踏下发出清脆的声响,隔老远就能听见。



    张霈一行人的出现立刻惹来造城内无数居民好奇的目光,街道两旁的那些店铺商家更是纷纷大开店门,伙计小厮频频殷勤的探首寻望,这支骑着高头大马,衣着华美的队伍怎么看也是难得一见的大主顾,至于来历,这并非商人关心的问题。



    张霈撩起车厢窗帘,只见街道两旁满是低房矮屋,而没有任何艺术修养的男人第一个感觉就是房屋乱七八糟的挤在一起,难看死了。



    勒缰驻马,不算长的队伍停在一座不算大的客栈之前,一根旗杆无精打采的立在那里,久经风霜的锦旗有气无力的垂着,上书“高升客栈”。



    “夫人(公主,少主),客栈已经到了。”尚毅和尚和两人分别在两辆马车旁说着相同的话。



    掀帘,下车。



    众骑士翻下了马,动作整齐划一,明显受过很好的训练,而步下马车的单疏影母女用面纱遮住绝世容颜,随在大摇大摆走在最前面的张霈轻摇莲步,走进客栈。



    两人一左一右走在张霈两边,虽然看不见她们的容貌,但光凭她们那美妙的身段就可以想象她们绝世的容颜。



    高升客栈不小,甚至可以说是天枫城里最大的一家客栈,但现在一下子挤入整整四十多号人,仍然显得有些狭小和拥挤。



    虽然住宿环境实在不能让人满意,但张霈却没怎么在意,若有更好的选择,尚和是不会将他们引到这里来的。



    一个年轻的店小二从迎了上去,哈腰不迭的说道:“各位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



    张霈听着耳熟,顺口就想回答一句“我吃面”,好在急时忍住,才没有闹笑话。



    看着这些普通人张霈反而有种难言的亲切感觉,他笑着问道:“小二哥,你们这里还有多少空房间?”



    店小二看张霈身上没有平日来往的那些江湖豪客一样咄咄逼人气势,反而语态亲切,立刻笑着回答道:“这位公子,你是第一次来吧!我们这高升客栈共有客房三十间,但已经被人住去了八间,通铺共三大间,浴室两间……”



    看对方仍有滔滔不绝之意,张霈用拳掩口轻轻咳嗽一声,笑道:“空余的房间我都要了,我还想包下这间客栈,你去跟其他客人商量一下,若是他们肯搬走我愿多付房资。”



    见小二面有难色,张霈大手一翻,变魔术般将一块黄澄澄的金锭递到他手中,微笑着说道:“不愿意离开的客人也没有关系,我并没有以强凌人的意思,你去办吧!”



    张霈并非霸道之人,他之所包下这里,是因为考虑到单疏影母女二人喜爱清净,换一个角度看,他们这群人可是随时都可能受到杀手狙击,若是发生什么变故,刀剑无眼,难免伤及无辜。



    店小二掂量着手中金锭的分量,脸上难色一扫而空,伸手取下搭在肩上一条布巾,高声唱诺道:“公子里面请,你交代的事小的马上去办。”



    果然是有钱好办事,没有人愿意和银子过不去,张霈很顺利的包下了整间高升客栈,客人也在领了三倍的房资后全都搬走了。



    人是铁,饭是钢,赶了一天的路,众人正是人困马乏,现在就是等着吃晚饭了。



    晚饭鸡鸭鱼肉一样不缺,但由于烹饪手艺的所限,味道也就凑合着过得去,张霈最近吃惯了东溟派聘请的名厨大师的手艺,虽还没有挑食的习惯,但是饭桌上筷子更多的却是伸向那些新鲜的时令蔬菜。



    以张霈的修为即使三天不吃估计问题也不大,但他却一点也没有高手的风范,至少在不正经的时候愣是让人摸不清他到底是装疯卖傻的莽汉还是炼神返虚高人,你见过高人大吃大喝还边打嗝吗?



    一口肉来一口酒,西湖歌舞几时休。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吃过晚饭,按照某男的想法,现在就该是各自回房,该干啥干啥的时间了。



    好色男人想到马上就可以开始亲亲抱抱的游戏了,忍不住心中一荡,哪知张霈还未开口,单疏影便拉着他要去逛街。



    逛街?张霈心中苦笑,却仍是陪着心爱的人儿向着大街上的那些仍未打烊的店铺走去。



    说起逛街,字字带血。



    提到购物,句句惊心。



    张霈对陪女人逛街的心得体会可不少,相信广大男性同胞都深有体会,以前大学时没少陪女朋友逛街,其结果之惨烈简直是见者伤心,闻者流泪。



    你说大学里那些娇娇女平日里连提瓶开水都要忙活大半天的,这逛街一逛就是一整天,还连带屁股连座都不用沾一下,这到底是什么道理?张霈曾试着用离散和复变函数以及爱因斯坦量子理论想要推算出原因,但是最终结果却失败了。



    不要惹女人哭,因为烦;不要和女人讲道理,因为她们根本不讲道理;不要轻易陪女人逛街,因为那比做爱还要累。以上是张霈当年处世三大原则。



    这里的治安很好吗?为什么店铺还不关门?在一家又一家店铺里穿进穿出,张霈什么东西没买却希望别人早些关门。



    分神间张霈微微落后了两步,走在单疏影的身后,蓦然抬头却发现一个窈窕诱惑的背影,心里腾起一股邪火。



    房中术除了御女之术外还有观女之术,下者观身材容貌,中者品气质仪态,上者赏风姿丰韵。



    张霈最近对这方面的知识表现出了极大的学习热情,看着单疏影柳腰款摆的勾人样儿,真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床上恩物,若是哪天将她和萧雅兰这绝色尤物放在一张床上……



    单疏影腰身盈盈一旋带起一阵香风,转过身来,挽着张霈的手臂,仿佛猜透了男人的心思,故意媚声问道:“哥哥,你在想什么不开心的事?难道是不愿意和疏影一起逛街?”



    “我怎么会不喜欢呢?哥哥可是最疼爱影儿了。”张霈虚眯着眼睛看着单疏影,仿佛一头盯着猎物的饿狼,道:“不过现在我陪着影儿做了你喜欢的事,等一下回客栈你也要陪相公做我喜欢的事。”



    单疏影隐在覆面轻纱下的粉脸浮出一抹娇羞的红晕,轻碎了一口,嗔道:“坏哥哥,一天尽想坏事……”



    “坏事?”张霈眉毛一挑,笑道:“那你说说我到底想的是什么坏事?”



    单疏影风情万种地横了张霈一记媚眼,腻声道:“哥哥坏死了,人家才不说呢!”



    “若是功力到了炼精化神,炼神还虚境界的人应该能破除身体欲望的束缚。”张霈微微一笑,眼珠快速转了两下,道:“影儿,按说哥哥的武功也不算差了,怎么对这男女之事的兴趣越来越大?”



    单疏影见张霈居然在大街上公然议论男女之事,伸手在他胳膊上用力掐了一记,碎道:“坏胚!人家哪里知道?”



    坏胚!张霈笑了一下,终于从单疏影口中听到一个别样儿的词。



    “我知道原因了,因为……”单疏影突然又拉长尾音,身体紧紧依着张霈,男人的骨头都酥了,只听她俏皮的低声娇笑道:“因为哥哥是大色狼转世。”



    小妮子,现在你得意了,待会儿到了床上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张霈心中暗自幻想着自己如何施展各种香艳的方法整治眼前的小妖精,嘴里仍不忘调羞道:“若是哥哥对男女之事真的没了兴(性)质,我看某人肯定比我还急。”



    呀!要死人了,这坏人什么羞话也敢说,人家真是难堪死了,单疏影杏眼泛春,媚态毕露,轻哼一声,惹来张霈一阵欢畅的大笑。



    张霈发现和单疏影斗嘴越来越有趣了,心情大佳,感觉人生真是太完美了,为了她心爱的女子,即使天大的难事他也一定会做到。



    虽然时候已经不早,但街道上仍有不少人,不过十人中又有八九人是盯着单疏影的。她面上虽遮了挡尘的面纱,但身段婀娜,朦朦胧胧的另是一番醉人风情。



    众人单疏影腰悬配剑,张霈背负长刀,窃窃私语指指点点的人不少,却没有一个人敢上来找麻烦。



    单疏影拉着张霈急走两步,走进了一件招牌很大很亮很扎眼的店铺,镶金匾牌上三个镏金大字——聚宝阁。



    这镶的怕是黄铜吧!这是张霈看见人家招牌的第一反应。



    聚宝阁,名字真是俗气,这是不良男人第二个心思。



    看店名这铺子里出售的应该是首饰和玉器一类的东西,名字俗气点不要紧,只不知这货物是不是拿得出手?



    在这种小地方张霈也没指望买到什么好东西,不过此时天色已经不早了,张霈不愿意还和以前陪女朋友逛街一样,什么也不买就打道回府,遂决定不管好坏在这里选几样小东西买回去。



    这古董、首饰、玉器说起来孰好孰坏还真不容易让人明白,说它好就可以是无价之宝,说它坏就可以是一文不值。当然这说的自然是指外行人,行家自然一眼就能辨真违,识高低。



    前脚刚迈进店门,后脚还来不及跨入,一个眉清目秀,穿着蓝衫的小厮便殷勤的迎了上来,而且直接迎进了雅间。



    别说,眼睛还真毒,一看就知道张霈是大主顾,其实说是大肥羊更合适。



    房间古色古香,桌椅精倚雕花,四壁墙面挂着不少水墨淡丹青,张霈与单疏影坐在房中,一幅幅细细扫过,仿佛置身域外妙境,看得出在布置上对方卓实花费了一番心思。



    只可惜遇见了张霈这个在鉴赏方面完全没有任何经验的大老粗,这些高轩古雅之物和他前二十二年的生活根本是两条平行线,完全没有任何交集。



    其实画家张霈还是知道几个的,比如徐悲鸿、张大千、齐白石、凡高、达芬奇,不过这地球人不认识他们几位的还真不怎么好找。



    片刻,后堂掌柜一边高呼怠慢了两位贵客,一边走进房间,随后自有女婢奉上香茗。



    张霈仔细打量着来人,掌柜看起来大约四十岁左右,小眼睛贼亮贼亮的,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但和可亲两字却不沾边,身材微胖,小肚子被宽松的锦袍掩住。



    不紧不慢的走进屋,掌柜进来后见到取下面巾的单疏影心中立时泛起惊艳之感,不过很快又镇定下来。



    经营珠宝语气这和传销还有保险一样靠嘴巴吃饭行当的人大都是八方玲珑,能说会道之人。别的不提,单是这识人一项张霈就算开了眼界,落坐后双方按中国人的惯例,彼此一番客套,接着掌柜先是不着痕迹的将单疏影的美丽舔油加醋的赞上了天,随即立马又问尊夫人想添置些什么首饰。



    果然是学一行精一行,在把握顾客的心理方面连张霈这学过心理学的大学生也自愧不如。



    “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首饰玉器都拿出来吧!”张霈笑吟吟地看了一眼身旁俏佳人,对掌柜说道:“若我娘子中意,少爷便一并买下。”



    敲诈了萧峰八十万两银子,张霈现在可谓财大气粗,虽然到手的只有十二万两而已,另外六十八万两能不能收得到,还要看他张大少的本事。



    全部买下?虽然两人气度一看就不是凡人,但掌柜闻言心中仍是一惊,小眼睛虚眯起来,像极了一只顶着小肚腩的老狐狸,沉凝半晌方才说道:“不瞒公子,天枫城是个小地方,店里的货并不多。寻常饰物可能又入不了公子法眼,而且恕在下言语唐突,以夫人之姿,佩金带银反而不美?”



    但凡古董和玉器行当,一般的规矩都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掌柜这么说是为了卖出几件能吃三年的高档货。



    张霈微微一笑,端起青瓷茶杯,一边吹散漂浮的青绿色的茶叶,一边笑道:“这些东西我是门外汉,还请掌柜帮忙推荐一下。”



    掌柜饶有深意的望了张霈一眼,轻声道:“公子和夫人请稍候,在下稍离片刻。”接着转身退出房间。



    单疏影轻笑着说道:“哥哥,你告诉人家自己什么都不懂,也不怕他讹你银子。”



    明说自己是外行的顾客最是让商家最头疼的,卖贵了就是摆明了骗人,而且还会损失顾客,说不定还会惹上官司,所以他们最喜欢的是不懂装懂,却又硬要撑皮面的顾客。不过那些有良好信誉的商家却没有这么多门道,他们卖的贵自然有贵的道理,人家卖的那可是品牌。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南通时尚  潜江地图  松原地图  辽源地图  阿拉尔地图  眉山旅游  七台河时尚  诸城旅游  林芝地图  恩施学校  大兴安岭学校  沧州学校  辽阳旅游  襄樊旅游  盘锦学习  黑河地图  桐城学习  娄底资讯  许昌学习  铜川学习  赤峰新闻  松原时尚  临汾新闻  中山时尚  伊犁学校  三亚论坛  嘉峪关旅游  连云港旅游  怒江论坛  眉山旅游  商洛论坛  襄樊学校  汕尾论坛  西安娱乐  乌海旅游  诸城旅游  潍坊资讯  泰州地图  深圳学习  泸州学校  南通时尚  长沙娱乐  襄樊旅游  阿拉尔地图  淮北地图  汕尾论坛  郑州旅游  六安论坛  嘉峪关旅游  三明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