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章 驭马驰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经常看YY小说的人都看过这样的一幕,不管遇上什么妖魔鬼怪,只要主人公往前面一站,身上王八(王霸)之气立刻就能降服那些所谓的超级神兽、无敌魔兽,什么龙啊!凤凰啊!麒麟啊!吵着闹着死皮赖脸的要签奴隶契约,自愿成为主人公的左膀右臂,充当小弟和打手角色,而张霈现在就有这么点感觉。



    看了一眼身旁明显被震住的尚和以及脸上写满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眼中尽是崇拜的一众马师,张霈摆出一个自认为很有型的Poss,自恋的微笑道:“只要本少爷出马,哪里有搞不定的事情?”



    降服了马儿,张霈心情大好,想到诗仙李白曾有诗曰“一骑绝尘妃子笑”,看来他当年也是骑马泡妞的个中高手,于是一时心血来潮替马儿取了一个拉风的名字——绝尘。



    骑着马儿在马场中四处溜达了一阵,张霈确信绝尘已经老实的认自己为主了,遂异常兴奋的牵着它向单疏影所在的马棚走去,同时也吩咐其他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没事不要找他,有事更不要找他。



    马棚中,小妮子正温柔的抚弄着心爱马儿的鬃毛,那是一匹通体雪白的健马,全身没有一丝杂色,到是和张霈的绝尘满般配的。



    美人看马,他看美人,好色当男人的目光一落到单疏影身上就再也转不开了。



    此时单疏影正抬着仿佛由白玉雕琢而成手臂,伸出白嫩如葱的小手在马儿颈间的柔毛上缓缓顺抚,那马儿好似也有几分灵性,竟亲昵地将头凑过去,眼中蕴有欣喜之色。



    这马儿竟也懂得享受美女的服务,难道是匹色马不成?张霈见此情景,立刻将“马”升级到“色马”的高度,心中郁闷,暗忖自己是不是找个时间偷偷把它给剁了加个餐什么的……



    “嘿嘿……”念头刚起,张霈首先忍不住笑了起来,干笑两声,暗骂自己越活越倒转回去了,竟然吃起畜生的醋来了。



    单疏影美目闪动着迷人的光华,淡淡地瞟了张霈一眼,嗔道:“坏家伙,大白天的,你想什么呢?”



    坏家伙?你相公家伙可没坏,若是真坏了,我打赌你比我急,张霈心中坏笑道。



    突然又想到她不是知道自己想打她马儿的主意吧!张霈心中一惊,脸上挤起一个微笑,道:“没,没想什么?”



    烟波盈盈的美目闪过一道狡黠的光芒,单疏影秀气翘挺的瑶鼻轻哼一声,一边继续为马儿梳理鬃毛,一边用信你才怪的语气说道:“一个人呆呆的傻笑,还说没想什么?一定是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



    动作温柔,神情妩媚,单疏影模样儿柔艳无双,丰姿美态耀眼迷人。



    “我发呆还不是因为你?”张霈眼珠猛转,不过只顾着照顾马儿的单疏影没有留意,否则肯定知道若是顺着他的话再说下去,最后吃亏的一定是自己。



    流球这地方气候冬暖夏凉,秋天穿的绸衫罗裙比夏天厚不到哪里去,同样单薄得很,而单疏影的身材那是好的没话说,身上绸锦被撑得没有一丝褶皱,平展如镜。



    “因为我?明明是你走神,怎么又怪起人家来了?”单疏影抬起臻首,柳眉微微蹙起,美丽的大眼睛瞪着张霈,仿佛在说,想要顾左右而言他,门都没有。



    “我发呆是因为你……你长的太美了,我一见你就三魂悠悠,七魄荡荡,心儿都不知道飘哪儿去了。”张霈见单疏影娇嗔可爱的样子,嘿嘿一笑,不紧不慢道:“好影儿,你准备怎么赔我?”



    单疏影莲足一跺,嗔道:“你这个坏人,只懂欺负女儿家,算什么本事?”



    坏人?我不坏你还喜欢呢?张霈摆出一副神气活现的模样,理直气壮的说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能够让影儿自愿被我欺负才是大大的本事。”



    单疏影哪里想到张霈会说出这么大言不惭的羞人话语,不依的走到男人身旁,抡起粉拳在他胸口轻轻捶打起来。



    “打是心疼骂是爱,不打不骂不自在。”连绵不绝的秀拳敲鼓点般敲在张霈胸膛,敲的他骨头都舒了,嘴里仍然口花花的调羞道:“好老婆,用力打,使劲打,越打越表示你喜欢我,你爱我,你永远也离不开我……”



    其实说是打不如说是按摩来的贴切,张霈只差那么一丁点就能将天魔气由虚转实,练成金刚不坏的“天魔金身”,简直一人形魔兽,莫说单疏影舍不得使劲打,就算她全力一击,张霈也是受得起的。



    单疏影俏脸一红,张口欲辩,但见张霈那有“色”的目光越来越放肆,越来越炽热,看的她心慌慌的,她就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臻首轻轻埋了下去。



    微风吹拂,那白色的绸锦轻轻覆贴在她身上,玲珑曲线尽显。



    单疏影可爱的小脑袋几乎就要埋进自己高耸的酥胸了,却仍能感觉到张霈火热灼人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打转,她的心中不禁又羞又喜。



    张霈大手一张,轻轻握住美人比象牙还白皙的柔嫩柔夷,顺势向前一带将她柔软的身子拉入怀中,低头寻着那香润的红唇吻了上去。



    单疏影仿佛中箭的小白兔般轻轻一颤,接着身子便软靠在张霈怀中,这里虽然是单独的马棚,但难保不会有人闯进来,若是被人看见,那真是羞都要羞死了,但是张霈已经将她紧紧的拥住,双臂是那么有力,仿佛要将她整个揉进自己的身体中。



    樱唇乍启,香舌追逐。



    张霈将单疏影的香唇、额头、脸颊、鼻尖、眉鬓,耳垂、玉颈肆意的吻了个遍,直到小美人娇喘吁吁,心儿狂跳,他才意犹未尽的放过了双眼水汪汪的美人儿,审视着她此时惊人的美态。



    单疏影微微仰起俏脸,丰润柔软的香唇呵气如兰,轻声道:“哥哥……你别用这种坏坏的眼神看我……影儿会受不住的……”



    听单疏影像韩宁芷一样叫自己哥哥,张霈心中一热,眼睛仿佛冒出绿色的光,看的怀中小美人如玉般光润的粉颊染上一层淡淡彩霞。



    张霈放开搂着单疏影腰身的手臂,任她香喷喷的娇躯离开自己怀抱,笑道:“影儿,我们一起骑马出去转转。”在一起两个字上男人加重了读音,不过单疏影似乎并未听出其中含义。



    单疏影神情喜悦,展颜一笑,柔声道:“好啊!”



    说完,张霈只觉一阵香风飘入鼻端,一双浑圆修长的玉腿猛的提起,在空中舒展稍弯,却是单疏影已姿仪翩然的翻身上马。



    “不是要一起去骑马吗?你快上马啊!”单疏影见张霈傻愣愣的看着自己一动也不动,娇笑一声,伸出娇嫩的小手虚晃了一阵,欲唤回男人不知飘在何方的魂魄。



    “哦!”张霈轻轻点头答应一声,伸手在马鞍一扶,跃然上马,绝尘徐走两步,与单疏影的马儿并踢而立。



    “我们……”单疏影的话还没说完,张霈坏坏一笑,身子微倾,大手一揽,一把将她抱了过来,搂在怀里,不理她象征性的挣扎,再次吻上她湿软的小嘴儿。



    单疏影柔弱的抗议很快被镇压下来,被张霈横搂在怀中的娇躯微微轻颤,香唇中不时飘出一丝飘飘缈缈仿若天籁的诱人呻吟,媚态毕露。



    “不要在这里……”单疏影含羞答答,小嘴吐着模糊不清的娇音,“若是……被人瞧见怎么办?”



    张霈微微一笑,心中满不在乎,就算有人看见,但谁又敢乱嚼舌根?嫌命长吗?



    “影儿,抓紧了,我们出发了。”离开单疏影让人迷醉的香甜小嘴,张霈抓住缰绳,绝尘一声长嘶,纵蹄而奔。



    绝尘猛的冲出马棚,在马场中狂奔起来,前面半人多高的栅栏一跃而过,转眼已消失在众人眼中。



    张霈佳人在抱,温香软玉,纵马扬鞭,绝尘疾若流星,过不留痕,好不畅快。



    天苍苍野茫茫,骏马奔踏如电,疾蹄千里。



    张霈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人说在人类的生活中,没有哪个动物能与马一样紧密相连,因为马给人以迅疾的速度和威猛的力量,给人征服的骄傲和胜利的荣光。



    速度越来越快,张霈脑中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一个代表速度与**的词汇——飙车。



    张霈松开马缰,双手从后面紧紧环抱着单疏影平坦柔细的腰肢,低头咬着她玲珑秀气的耳垂轻声说道:“影儿,我的小宝贝,你想好要怎么赔我了吗?”



    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似乎带着某种不可抗拒的魔力般,单疏影心如鹿撞,腾跳不休,整个胸膛仿佛要炸裂开来。



    “影儿,告诉哥哥,你准备怎么做?”张霈伸出舌头轻轻在她修长白皙的玉颈上舔砥起来,单疏影整颗心都酥了,身体更是没有半根骨头般瘫软在男人怀中,提不起丝毫力气。



    听了张霈的话,单疏影羞不可仰的低着如火烧般的臻首,娇嫩的身子滚烫如火,心中既害怕又兴奋,既不想答应又觉得刺激,在颤栗的快感中更多的是隐隐的期待……



    “影儿,不如让哥哥来教你一个方法,怎么样?”张霈双手挑逗着她的情欲,在忘情的醉人吟喘声中,佳人雪白的肌肤泛起瑰丽的绯红,泌出晶莹的香汗,罗裙下更是风萧萧兮水漫漫。



    张霈试着刚从《天魔策》中学来的调情手法,十八般武艺尽数施展开来,小妮子几乎是立刻就缴械投降举白旗了。



    “哥哥,你……你要我怎么赔你……影儿就怎么赔你……”单疏影纤纤十指搅在一起不知应该放在哪里,只能无措的紧紧抓住衣裙,俏脸浮出淡淡的红霞,眼中媚的仿佛能将男人的心融化。



    女人就是马,骑马就是骑女子,张霈放声长笑,《天魔策》摘自《黄帝内经》精要中“御女之术”一章曾言,御女可益寿延年,御者通驭,驾驭也!驭马之法,在乎御女之心也!



    “影儿自己说好了,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呢?”张霈嘿嘿一笑,双腿猛的一夹马腹,马儿前蹄高高越起,一声长嘶远远回荡四野,速度再快一分。



    不等佳人答话,张霈略一侧头吻住美人儿自己送上门来的柔嫩樱唇。



    风在吼,马在啸,张霈只觉自己心底有一只正从沉睡中苏醒的猛兽在咆哮,怀中的妙人儿情动如火,淡淡的幽香飘入鼻端,让他的吻更炽热,他的手更有力。



    呼吸急促,眼神迷离。



    情与欲的火焰不可抑制的燃烧起来,张霈掀开单疏影的外衫,同时离开那被自己吻的微微红肿的香唇,低声说道:“影儿,转过身来。”



    单疏影顺从的轻轻转过身来,张霈单手解开自己下裳……



    单疏影没有想到自己和爱人的第二次欢爱竟是如此一个令人兴奋的地方,打破禁忌的刺激使她放开怀抱,纵情享受这至美的欢乐,强烈的快感不断地冲击着她的身心,仿佛要将她的灵魂带到天上去。



    张霈同样没有想到才第二次和自己欢好的女子竟然会这样狂野娇媚,不过男人不就喜欢这样的女人吗?在床下是贵妇,在床上是荡妇。



    跨下马儿竟也激昂地嘶鸣起来,人欢马嘶,人声马声,抑制不住的**。



    在力量与速度完美的结合中,遍地的小黄花在马蹄边掠过,线条雄浑的大坡迎面压过来,渐渐地,只有心跳和喘息的声音那样真切……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合肥学习  阿拉尔地图  七台河地图  临沧新闻  衡水新闻  益阳资讯  襄樊旅游  昭通时尚  金华娱乐  临夏新闻  钦州旅游  淮安新闻  佳木斯论坛  四平时尚  湖州旅游  长沙娱乐  沧州学校  南通时尚  湘潭学习  钦州学习  松原地图  北海资讯  桂林学校  金昌论坛  天门时尚  十堰论坛  襄樊学校  商洛论坛  阜新地图  南通时尚  益阳资讯  临沂资讯  辽源地图  潜江地图  钦州学习  广安学习  大庆论坛  临沧新闻  怒江论坛  伊犁论坛  十堰论坛  安阳旅游  潍坊资讯  伊犁论坛  西安新闻  赤峰新闻  长沙娱乐  济宁新闻  德宏时尚  博尔塔拉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