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二章 荷塘月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霈乐滋滋的陪着两位大美女用过晚膳之后,便将单疏影送回了房间,本来某不良男子想要留宿,但脸皮极薄的小妮子虽然与他有了肌肤之亲却是怎么也坚守阵地要塞,使他阴谋没有得逞。



    在好色男人想来这婚前性行为都发生了,说穿了就是该干的事情都干了,也不在乎婚前同居了,结果人家闺女硬是不答应,张霈仔细想想,东溟派此时正面临最大的危机,流球王虎视耽耽,萧家野心勃勃,暗中还有阴葵派窥视,真可谓艰难重重。



    所以单婉儿也说了,他俩的婚事先定下来,具体事宜以后再说,为了在最短时间内最大限度的提升张霈的实力,从明天开始,他将闭关修炼《天魔策》。



    张霈顺着脚下鹅卵石延伸的方向走着,突然一道靓丽的倩影卷起一阵香风归巢乳燕般猛的撞入张霈怀中,娇俏的身子明显属于正在发育中的可爱美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投怀送抱?



    “哥哥!”韩宁芷赖在张霈怀中,吐出黄鹂般优美的音符:“坏哥哥,你为什么这么多天都不来看我?”



    自己居然把可爱的小老婆给乡忘记了,张霈伸出双臂紧紧搂着韩宁芷柔软的娇躯,歉意道:“好宁儿,是哥哥不对,你想哥哥了吗?”



    “坏哥哥……哥哥是大色狼……大坏蛋……你不来看宁儿肯定是欺负其他女孩子去了……”韩宁芷心中一酸,眼泪簌簌而下,声音呜咽道:“哥哥,宁儿好想你啊!我做梦都梦见你了,可是睁开眼睛你却总是不在身边。”



    “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去个安静处。”张霈耳目何其敏锐,隐藏在暗处的守卫当然瞒不过他的眼睛,他出声也正是为了让这些人回避一下。



    张霈和韩宁芷向着后花园的方向走去,小妮子整个腻在他的身上,一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一切都听你的模样。



    夜,静。



    一轮散发着银白月光的圆月斜挂虚空,在这满月的清冷光芒中,天地万物都显得那么安详静谧。



    张霈知道后院有一处清幽的荷塘,那里非常适合谈谈情(性),说说(做做)爱,聊聊理想,话话人生。



    路上只有张霈和韩宁芷两人,他们牵着手踱着步,在这苍茫的月下,享受着无边月色下的荷香美景。



    顺着一条曲折的,两旁种满杨柳的,屑石铺就的小路,一路穿行,两人很快来到了荷塘边,月色下的荷塘是那样的美,比之白天又别有一番风致。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荷叶高出水面,象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天里的星星。



    微风拂动,荷香如歌,似有若无,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



    花叶颤动,送来缕缕清香,流波溢彩,宛然有一了道凝碧的波痕,叶、花、形、色、味浑然一体,人也在微风中全身心地沉醉在这荷塘美景之中了。



    张霈拉着韩宁芷光滑如玉的小手,来到一处月光眷顾的所在,将她轻轻搂入怀中,柔声道:“我的亲亲小老婆,让你受委屈了,是老公对不起你。”



    不等小妮子说话,张霈双手紧紧环住韩宁芷那纤细的柳腰,在她光滑柔嫩的俏脸上重重的香了一口,双唇不断起落,印下一个个灼热的吻。



    韩宁芷粉脸上掠过一丝红霞,被张霈那样无所不至的亲吻,心中又是娇羞又是喜悦。



    张霈慢慢的疼爱着怀中佳人,谁都不愿意打破这刻的宁静,月亮也躲进云里,将时间留给这对有情人儿。



    看着两片湿润香甜的粉嫩唇瓣,张霈情动如火,寻着呵气如兰的檀口柔情依依的吻了下去。



    韩宁芷美目虚合,绯红的秀美脸颊美到了极处,完全一副任君恣意怜的样子,惹人心动。



    张霈心底燃烧着男人的欲望,灵活的舌头轻轻将那两片湿甜香润的唇瓣含在口中,尽情允吸那甜美的香津玉液。



    韩宁芷芳心羞涩,她与张霈早已不是第一次亲吻了,这个有着三分邪气,三分霸气,三分流氓气,一分正气的男子不但夺取了自己保存多年的初吻,第二吻第三吻全部被他夺占了去。



    慢慢松开那被自己吻的微微肿起的柔软香唇,张霈轻轻添了添唇角,真是又香又甜,回味无穷。



    两人这忘情的法式热吻,张霈一直吻到韩宁芷主动吐送丁香,唇舌交缠才放过全身已娇柔无力的小妮子。



    风吹云散,月亮再次出现在黑沉的夜空,为夜带了一丝生机。



    沐浴在月光下,亭亭玉立的美少女端的是一个万里挑一的美人坯子。



    韩宁芷的身体远比同龄少女更丰腴,明眸皓齿,胸挺臀翘,腰细腿长。



    现在两人正是面对面,姿势保持在零距离接触的状态,张霈的视线从韩宁芷羞红了的仙姿玉颊开始游曳,肆无忌惮。



    迎着张霈火热的眼神,韩宁芷含羞怯怯道:“坏哥哥,我听姑姑说你这几日你出门办事去了,但是为什么回来后也不来看我?你该不会是出去和别人打架了吧?”



    由于张霈的关系,韩宁芷也跟着他称单婉儿为姑姑,那日张霈走火入魔,发疯似的“杀”出了东溟山庄,单婉儿为了不使小丫头担心便骗她说张霈是出门办事去了。



    女人的第六感难道真有那么准?不过有一点没说对,张霈不是去打架,而是去杀人。



    张霈紧紧搂着韩宁芷,撩起纱衣罗裙,伸手在她腰间光洁细腻的肌肤上细细摸索着,口中调笑道:“好老婆,你老公床上床下都是一样厉害,所以只要我打人的份,别人哪里打得到我?”



    张霈话里的调戏意味已经很明显了,韩宁芷这小丫头片子哪里承受得住,加上他坏手要命的动作,小美人呼吸渐促,眼神迷离,红艳香甜的芳唇如眼帘般一开一合,气喘吁吁道:“坏哥哥,宁儿知道你最大的本事不是打架,而是骗女孩子……”



    汗!这小妮子现在就这么厉害,若是在等几年还让不让人活了?



    狂汗!小丫头什么时候这么了解我了,张霈这没见面的几天先后骗了萧雅兰和单疏影两个绝色美人,这骗女孩子的罪名还真是做实了。



    韩宁芷边说边忆起张霈曾对自己说过的甜言蜜语,心中充满幸福甜蜜的感觉,她将红了个通透的俏脸靠在张霈怀中,感受着心爱男人胸膛的温暖和男儿气息。



    美人娇羞,柔情万千,张霈心中疼极爱煞了这个可爱的小妮子,双手轻轻越过细腰向上面的高地发起了进攻。



    此时夜深人静,二人在月光清辉下,张霈轻声道:“好宁儿,让老公帮你看看几日不见你又发育了多少?”



    “不要……这里……不要在这里……这里不行的……”韩宁芷心中一惊,惊觉胸口一凉,张霈的大手已掀起女儿家贴身亵衣。



    此处虽无旁人,但终归是在户外,如此大胆的事情韩宁芷一个女儿家哪里做的出来?



    韩宁芷心儿怦怦直跳,娇躯微颤,又惊又羞的将红透了的臻首埋进张霈怀中,声音低无可低,近乎梦呓道:“坏哥哥……只会欺负宁儿……”



    张霈凝视着小妮子的酥胸,微笑着说道:“好宁儿,哥哥不在的时候你是不是自己按摩过?效果很不错哦!”



    韩宁芷脸如火烧,羞涩不堪,咬牙低声道:“大坏蛋,大色浪,你就会作弄人家,爱看女儿家害羞的样儿……”



    张霈在她脸上香了一口,笑道:“真是我的亲亲好老婆,知道哥哥最爱看你娇羞的模样。”



    俏脸绯红如血,韩宁芷见张霈贪恋自己的胸脯,轻轻喃呢道:“不知道我这里什么时候才能长得和姐姐一样大?”



    “这个……你姐姐的有多大?”张霈脸上露出大灰狼诱骗小红帽时的微笑,遇见他这个学而不倦的张大官人,韩府几位小姐的大小、形状、色泽还被他打破沙锅问到底。



    “四姐(韩兰芷)的比我的大得多了,大概有这么大……”韩宁芷连比带画,脸红红的羞涩道:“更不要说二姐(韩慧芷)了,二姐比四姐的还大,不过最大的还是姑姑的,连我娘都比不上呢!”



    说完韩宁芷吐了吐粉嫩的香舌,她也知道单婉儿对她来说有些可望不可及,所以才会退而求其次的与自己的姐姐相比。



    张霈心中狂呼,有种狼人变身的冲动,以后等我将你们姐妹三人抱上床后,开个美胸大会,到时候你们是扁是圆本少爷自会评赏。



    韩宁芷胸口仿佛烧着了一般,眼神迷离,红唇轻启,娇羞道:“哥哥,宁儿被你……被你看过了,摸过了,也亲过了,我们会有小孩了吗?”



    Babg?这个……我现在还没有当爸爸的心理准备,虽然算起来我已经有一个便宜女儿(雯雯)了,而且国家政策不是提倡晚婚晚育吗?再说,我只是看了几眼,摸了几把,亲了几口,又没有真刀真枪的那个啥,怎么可能会有小孩。



    韩宁芷现在还只是个小女孩,虽然身体已经发育的不像个小孩了,但毕竟年纪太小,逗逗这小萝莉还可以,若是真的和她圈圈叉叉,她会受不住的,一根手指已经是她现在能够容纳的极限了。



    想到这里,张霈如置冰窖,自己怎么能做出伤害心爱人儿的事情,心中欲望消退无踪。



    韩宁芷低着红红的粉脸,声音轻柔的说道:“娘说过,若是我的身子被男人看了碰了就让我拿剑杀了他。”



    难怪这时代不让女人读书习武,她们若是武装起来,男人恐怕就只有集体跳河了。



    张霈轻轻放下被他撩起的亵衣,轻声道:“好宁儿,你会杀哥哥吗?”



    “娘还说,若我杀不了看过我碰过我身子的人。”韩宁芷千娇百媚的横了他一眼,“要么我就嫁给他,那么就自尽以保清白。”



    汗,这教育的方式也太极端了,贞洁虽然重要但也远远比不上生命,古人还真是无知啊!其实这贞洁观念直到后世都仍然存在,张霈还记得自己曾在报纸上见过,有个女人不幸被歹徒强暴了,但幸运的是事后对方并没有伤她性命,她活了下来,但那女人最后却因为受不了丈夫和邻居的白眼而自杀了,逼死她的到底是强暴她的歹徒还是这个社会?



    “小老婆,老公不会让人欺负你的。”张霈边为韩宁芷整理裙衫边一脸严肃的郑重承诺道:“若是真的有人冒犯了你,他要是用贼眼看过你,我就挖了他的眼睛,他若是用脏手碰你,我就剁了他的狗爪。”



    韩宁芷紧紧抱着张霈有力的虎腰,甜笑道:“宁儿的身子只给哥哥看,哥哥碰,我还要为哥哥生孩子……”



    “好宁儿……生孩子这件事……”张霈可不想这么早就当爸爸,他急忙解释道:“生小孩必须要一男一女两人配合才能完成。”



    “谁说要两个人?”韩宁芷摇了摇可爱的小脑袋,娇声道:“我府里李大嫂,张大婶都是一个人把小孩生下来的。”



    日,这要我怎么说,以张霈的能言擅辨也被难住了,他硬着头皮继续道:“生小孩的过程是女人独立完成的,但要男人要把小孩放进女人肚子里女人才能生啊!”



    “是这样吗?”韩宁芷红艳艳的小嘴高高嘟起,眼中满是疑惑,脆声道:“为什么要放进去再生出来?”



    天啊!你要我命呢?因为精子和卵子形成受精卵之后这小孩才算孕育成功,但这话却说不出口,说了她也听不明白。



    “要生小孩之前必须把男人的小弟弟放进女人的小妹妹,这样结合在一起才能生出小孩。”



    “这……这可怎么办呢?”韩宁芷听了张霈的解释,急得都快哭了。



    怎么好端端的说哭就哭了,张霈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急忙安慰道:“好宁儿,好好的你怎么就哭了?”



    韩宁芷美目泪珠翻涌,泣声道:“人家是家里最小的,哪里还有什么小妹妹?”



    听了韩宁芷的话,张霈没心没肺的“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这斯简直太可恶了。



    韩宁芷抡起秀气的粉拳轻轻敲打着张霈的胸口,哭的更大声了,边哭还边语不成声的说道:“坏哥哥,你又欺负我……你家里有比自己小的弟弟就笑话宁儿没有小妹妹,你这坏人……坏哥哥……”



    “好了,宁儿乖乖的,现在你还小,生小孩的事我们以后再说。”张霈紧了紧韩宁芷偎在自己怀中的娇俏身躯,咬着她秀嫩的耳垂,轻声道:“哥哥保证以后让你生出一大堆小孩。”



    “人家不管了,反正哥哥要帮我。”韩宁芷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瑶鼻“嗯”了一声,身子轻轻地靠在张霈怀中,问道:“哥哥,你的小弟弟有多大了?”



    “你真想知道?”张霈一脸坏笑,像极了某种下巴尖尖,耳朵长长的动作,他拉着韩宁芷小手与自己的下身来了个亲密接触。



    韩宁芷羞涩不堪,俏脸如火,只轻声尖叫一声,旋又以袖掩口,将头深深埋进张霈怀中,再也不愿意抬起头来,耳边只有好色男人得意的笑声……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四平时尚  七台河地图  郑州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衡水新闻  长沙娱乐  临汾新闻  金昌论坛  娄底资讯  湘潭学习  大兴安岭学校  中卫资讯  泸州学校  三亚论坛  昭通时尚  连云港旅游  德宏时尚  大兴安岭学校  安阳旅游  许昌学习  湘西旅游  松原地图  合肥学习  金华娱乐  盘锦学习  三明时尚  怒江论坛  嘉峪关旅游  吴忠旅游  泸州学校  临夏新闻  乌海旅游  商洛学习  三亚论坛  烟台论坛  松原时尚  潍坊资讯  辽阳旅游  钦州旅游  那曲地图  黔南地图  思茅新闻  咸阳论坛  桂林学校  张家口时尚  海口新闻  大兴安岭学习  泰州地图  嘉峪关旅游  黄冈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