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章 神仙姐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性感美女在张霈身下**承欢,被他送上一个又一个绝美的欲望峰巅。



    张霈在幻境中完全迷失了灵智,心中燃烧的只有欲望,搂着怀中美女拼命索取。



    周围空间突然一阵抖动,张霈身体蓦的一震,脑海中响起一个虚无飘渺的声音,声音很轻、很软、很柔,他身心的欲望立时如退潮的海浪般消失的干干净净。



    场景变幻,张霈怀中妖娆的性感娇娃已不知所踪,放眼望去,重山环抱,青松摇摇摆摆,绿水缠绕,碧波溶溶漾漾,初如满江白鹅鼓翼飞舞,逐似万马奔腾咆哮,惊天动地,雄奇壮观。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张霈心中纳闷。



    “真是个没用的大色狼,连更真实与幻境也分不清楚。”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无端的冒了出来,张霈吓了一跳,不过也确定最初他听见的声音并非幻听。



    “什么人?”张霈一边暗自警惕,一边默默探察声音传来的方向,不过他很快就失望了,因为声音是直接他脑中响起的。



    “你是在找我吗?”甜甜的声音再次回荡在脑海中,也更加坚定了张霈心中想法。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在我……我……在我身体里?”张霈犹豫了一下,选者了一个比较适当的说辞。



    “你问我是什么人啊?”甜美的声音带着些许恶作剧的成分,腻声道:“嘻嘻,人家不告诉你。”



    听其声,辨其人,张霈听对方说话的语气像极了年岁不大的丫头片子,而且似乎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遂大着胆子套近乎:“这位姐姐,你究竟是人是鬼?”



    还没见着人家就叫姐姐,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滑头?女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旋又觉得不能弱了威势,收笑媚声道:“我不是人,我是修炼了上千年的女鬼,害怕了吧?”



    “姐姐真的是鬼?”张霈似乎吃定了对方不会拿他怎么样,笑道:“那你快出来啊,我还没见过鬼长什么样子呢?”



    虽然看不见对方,张霈心中却有一种错觉,此时自己身旁正有一位憨态可掬的少女,跺脚不依,声音不满道:“我骗你的,人家才不是鬼啦!”



    “非人亦非鬼,那你是什么?神仙?妖怪?”张霈发现和这位见不着的女子说话也是一件满有意思的事情,打蛇随棍上,道:“姐姐还是出来让我见见你的样子吧?”



    坏家伙,居然打起我的主意来了,女子琼鼻轻“哼”一声,娇声道:“你不要打什么坏主意,要出来的时候我自然会出来。”



    这女鬼也太自做多情了吧!你长的子丑寅牟我都还不知道,怎么会打你主意,若你长的鬼哭神嚎那我岂不是亏大了?张霈胡思乱想道。



    “都告诉你人家不是鬼了。”女子的声音充满了怒气,不过仍然清脆悦耳,“你才长的子丑寅牟,鬼哭神嚎呢!”



    “你能知道我心里的想法?”张霈心中一寒,这丫头敢情还会读心术,某无良男子头上开始冒汗了,“神仙姐姐,我向你道歉,刚才我不是有意冒犯你的。”



    抓住时机,张霈将称呼上升了一级,而且在神仙姐姐和妖精姐姐中明智的选者了前者。



    “臭男人,死色狼,人家才不稀罕呢!”听张霈叫自己神仙姐姐,女子心情好了一些,但明显余怒未消,不给他好脸色。



    不稀罕你赖在我身上干嘛!再说我哪里臭了,至于色到是有那么一点色,不过却远远达不到狼的级别,张霈刚刚想毕就心中叫糟。



    女子扬了扬秀气的粉拳,没好气道:“谁赖在你身上了,人家被困在魔刀之中,是你将我唤醒的。”



    魔刀!她说的是井中月,张霈马上联想到自己初次握着井中月的时候,身体发生的异常情况,原来这一切都是这丫头搞的鬼。



    “好了,我时间不多了,一切长话短说。”女子似乎真有什么急事需要赶时间一样,只听她飞快的说道:“魔刀是我爹爹打造的,为了铸成这柄绝世神兵,我不惜以身祭刀。长久以来我都一个人待在魔刀里面,不能看,不能说,不能与外界联系,不知道过了多久,百年,千年,时间对我没有任何意义,直到有一天,一股神秘的力量唤醒了我。”



    张霈惊讶的指着自己,疑惑道:“是我唤醒你的?”



    女子白了张霈一眼,当然这个动作他是看不见的,不悦道:“不要打断人家的话。”



    故事虽然老套了一点,但也不是不能接受,神经早已被锤炼的无比大条的张霈汕汕的摸了摸脑袋,尴尬道:“你说,你说。”



    “自我醒来之后,我就试着与你联系,但是你这个笨蛋却怎么也不回应我。”女子越说越气,声音渐渐大了起来,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笨蛋?说我呢?”张霈感觉自己比窦娥还冤,急声辩解道:“咱穷人家的孩子虽打小没吃过脑白金,但是脑袋瓜子却也不笨啊!再说你什么时候呼唤我了,我怎么不知道?”



    “怎么没有?”女子美眸中闪过一丝羞意,半晌才鼓足勇气低声道:“当……当你每次使坏完了以后,人家都试着想和你说话,但你总是不理人家,白白浪费我还不容易聚集起来的能量,真是气死我了。”



    “使坏?”张霈突然有种很不好的感觉,她说的该不会是……



    女子俏脸绯红如血,好在张霈看不见,抬其臻首,理直气壮的大声道:“又不是人家要看的,谁叫那时人家恰好在边上。”



    完了,想我一世英明,怎么就栽在这丫头手中了,难怪刚才她张口就叫自己色狼,什么都被她看光了,我不是亏到了?



    张霈使劲一拍额头,还真被自己这乌鸦嘴说中了,无奈的苦笑道:“神仙姐姐,偷窥可是违反公民素质道德标准的,我要去公安局,检察局,税务局,红十字会,保护动物委员会告你。”



    “你现在是魔刀的新主人,而又用神秘的力量唤醒了我,以后我就跟真你了。”女孩见张霈没头没脑的说疯话,心中也不在意,故意拉长声音道:“我的好弟弟。”



    “弟弟?”张霈乍听女子这样称呼自己,愣是没反应过来,心中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他虽然逢美女便叫姐姐,但却从未有人反过来称他弟弟。



    女子脸上带着甜甜的,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腻声甜笑道:“你刚才不是叫我神仙姐姐吗?好弟弟,怎么现在想返悔了?”



    神仙姐姐?张霈心中苦笑,他发现自己似乎招惹了不能轻易招惹的女妖精,而且还是那种拥有千年道行,法力无边的女妖精,不过转念一想,妖精都是很漂亮的,但愿这个“神仙姐姐”不要长的歪瓜劣枣才好,得意忘形之下,好色男人不小心漏了心中想法。



    “歪瓜劣枣?亏你想得出来。”女子脸上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挪愉道,“好弟弟,姐姐告诉你哦,你姐姐我可是一个大美人。你想不想见见姐姐长什么样子啊?”



    “想。”张霈点了点头,老实回答,老师教导我们,做人不能撒谎,要诚实信用。



    “想……得美。”女子俏笑倩兮,顾盼生妍。



    张霈心中恨恨道:“居然耍我。”心中想法被女子一字不落的听去,她笑的更欢了。



    “记住以后你就叫我神仙姐姐。”女子清秀绝伦的俏颜泛着瑰丽的光芒,娇声笑道:“好弟弟,神仙姐姐会保护你的。”



    张霈是数千年来唯一一个能够与她交谈的人,女子当然不会让他死掉,即使他想要自尽,估计她也不会答应。



    胡扯了一大堆,女子终于忆起了正事,她收起笑容,一脸严肃道:“你的精神被一股邪恶的力量入侵,现在我帮驱除这股力量,过程可能稍微有些痛苦,不过你千万要忍住。”



    女子说完,不等张霈回答,一股朦胧的雨雾便笼罩在他的身上,瞬间他体内的气旋疯狂的旋转起来。



    力量,强大的精神力量,这是一种张霈从未接触过的力量。



    张霈体内气旋在精神力的刺激下慢慢沸腾了,仿佛一只缓缓苏醒过来的沉睡巨龙,一股纯净之极的力量自丹田中衍生而出,流遍全身各处,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开始欢呼雀跃,似乎成为一个个独立的个体,展现出昂然的生机。



    一股散发着妖邪光芒的黑色火焰急速而猛烈凭空出现,张霈整个身体被裹在火焰里。



    痛,剧痛。



    这就是稍微有些痛苦?在几乎要痛昏过去的时候这是他脑中最后一个想法。



    好在这“稍微有些痛苦”的时间持续的并不长,周围的一切迅速的暗淡下去,张霈已经清醒过来。



    张霈看着四周一片黑暗,对着虚空问道:“神仙姐姐,为什么我还在这里?”



    “怎么?你不想在这里多陪我一会儿吗?”女子娇柔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疲惫,说话的声音也低了很多。



    “神仙姐姐,你没事吧!”张霈终于知道女人都是不讲道理的,这和她是人是妖,是神是仙一点关系也不没有。



    “算你还有点良心,知道关心姐姐。”女子妩媚一笑,声音冰脆道:“好弟弟,姐姐为你救你,消耗了许多能量,现在又要沉睡了,等我回复了力量我会再呼唤你的。”说到呼唤的时候,女子俏脸泛起羞涩的红霞。



    “姐姐现在就送你出去。”女子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几乎就快听不见了。



    张霈见两人素未蒙面(他单方面的),她却救了自己,心中感激,动情道:“神仙姐姐,谢谢你。”



    一股淡如烟霞缓缓罩在张霈身上,他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慢慢飘了起来,脑袋也越来越沉。



    当意识模糊即将消失的一刻,张霈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声道:“神仙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



    一个声音幽幽响起,但张霈已经离开了,当然也就没有听见女子最后的话语。



    而此时在漆黑的虚空之中,默默的静立着一个绝美的女子,好在张霈已经离开了,否则说不定拿扫帚赶他,他也不会离开了。



    此女正是一代铸剑大师欧冶子的女儿欧冶静怡,当年她跳进火炉中,以血祭刀,魔刀方成,但是她却没有死,而是以一种奇异的形式活了下来,而且活了整整数千年,连她自己也不能解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欧冶静怡脸若丹霞,延颈秀项,肩若刀削,腰若约束,肤如凝脂,足若莲弓。



    一头柔软亮丽的秀发披落在身后,瓜子脸,轮廓清秀,星眸朱唇配上粉藕雪白的肌肤,体态更是有如灵峰秀峦般引人暇思。



    那清丽脱俗偏又冶艳娇媚的玉容,那秀美柔韧并且晶莹润泽的玉颈,圆润香肩下那洁白细腻凝着温滑脂香的高耸玉峰,更极力增加了荡人心魄的诱惑力,让人甘于沉沦、陷溺其中,不思自拔。



    轻轻叹了口气,欧冶静怡闭上眼睛,再次陷入沉睡。



    张霈猛的挣开眼睛,耳边接连响起几声女子的凄厉惨呼,萧峰带来的三名艳婢七窍中溢出丝丝殷红刺目的鲜血,身体软软的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



    萧峰和王鹏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张霈两颗犹如暗夜星辰般的双瞳流转着炽烈的金光,顾盼生辉,长发无风自动,充满弹性与爆炸性力量的肌肉均匀地分布在钢筋般构架的身体上,整个躯体散发着魔神般的气势。



    四周的景象不在陌生,张霈神光凛凛的双目一扫,大厅中一切如旧,虽然他自己感觉过了很长时间,不过事实却并非如此。



    萧峰看着张霈,惊的说不出话来,而配合他施展“魔相淫魂”却被欧冶静怡破了邪法反噬而亡的三女却不在他关心的范畴。



    单婉儿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她看见萧峰突然和张霈有说有笑,接着张霈就呆呆地傻站着不说话了,好在时间并不长,若她知道真相,可能早已不顾一切的下令将萧峰大卸八块,砍成肉浆了。



    手中神兵井中月突然发出一声脆鸣,张霈心中一动,魔刀虽然霸气,但他并不准备替爱刀改名字。



    寒光一闪,刀峰抵在萧峰颈项上,张霈身上冰冷的杀气激的他全身毛孔收缩,汗毛矗立,而脖子早已麻木的失去知觉。



    “虽然你使手段害了我,但我仍要感谢你。”突然,张霈展颜一笑,他的话只有自己才明白。



    张霈身上浓烈的杀气顷刻间消退不见,老朋友般伸手拍着萧峰的肩膀,笑道:“趁大爷还没改变主意,快滚吧!”



    “我马上滚,马上滚。”萧峰完全不计较张霈说话的语气,连连不迭点头,连场面话都说不出来,小命都在对方手中,他还计较个屁。



    “不送。”张霈潇洒的转身,背对萧峰挥了挥手,声音冷冷道:“走之前,把厅中打坏的东西按我刚才的定价赔了。”



    不等萧峰说话,张霈继续道:“如果没带够银子,签张欠条也可以。”



    八十万两对于萧家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但萧峰已经完全被张霈镇住了,只能咬牙自认倒霉了。



    “还有……”萧峰心中咯噔一下,看向张霈的目光仿佛是看着什么来自地狱的恐怖妖魔,颤声问道:“大哥还有什么吩咐?”



    大哥?死人妖到挺识趣的,张霈转过身来,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说道:“把你刚才偷袭我的玩意也一并留下。”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黄冈旅游  南通时尚  泰州地图  贵港资讯  西安新闻  三亚论坛  湖州旅游  迪庆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汕尾论坛  中卫资讯  淮安新闻  喀什资讯  桐城学习  淮北地图  眉山旅游  辽源地图  酒泉论坛  中卫资讯  沧州学校  西安新闻  临汾新闻  大兴安岭学校  商洛论坛  乌海旅游  赤峰新闻  南通时尚  伊犁学校  黔南地图  郑州地图  伊犁论坛  松原时尚  怒江论坛  大兴安岭学习  松原地图  吴忠旅游  娄底资讯  林芝地图  张家口时尚  伊犁论坛  海口新闻  许昌学习  抚顺学习  博尔塔拉资讯  宜昌地图  襄樊学校  益阳资讯  喀什资讯  潍坊资讯  四平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