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章 昏庸无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霈趁机吻住了她红艳艳的小嘴,在相拥接吻的一刹那,张霈脑中最后一丝清明也烟消云散,他的心已经完全被心底的欲念填满。



    “嗯嗯……唔唔……”双唇不断摩擦,呼吸越发急促,张霈紧紧的搂着单婉儿,魂为之销,魂为之夺。



    单婉儿放弃了徒劳的挣扎,主动将香舌探进张霈口腔,他也不甘示弱的对侵入的敌人与以回击,两条灵活的舌头灵蛇般缠绵在一处,无休无止。



    就在两人都快忍不住的时候,单婉儿突然犹如触电般用力一挣,飞快从张霈怀中挣脱出来。



    她此时居然用上了内力,好在两人内力源自一脉,张霈素女玄心功又练至大圆满境界,收放自如,反震之力才没有将她震伤。



    单婉儿俏脸羞红,眼圈微微六泛红,不敢抬头看他,臻首低颌,半晌后才轻言细语道:“我们不能这样,真不不能……疏影已经出关了,我已经决定将她许配给你,我不能和你……”



    美人如玉,语调凄凉,单婉儿楚楚可怜的神态是个男人看了都会心疼,张霈再次将她搂入怀中,不过这一次却没有再侵犯她的身体。



    单婉此时心中正不断地受到道德和良心的谴责,自己真的是个淫荡的女人吗?居然会对自己的徒弟,自己的女婿产生异样的感情。



    自从丈夫死后,单婉儿便一直孤身一人,这些年除了张霈以外,他对所有男子都不假辞色,但她是个正常的女人,她也有生理和心理的需要,每当午夜梦回的,她是多么渴望能有一个温暖的胸膛能够让她依靠。



    张霈不但是自己的徒弟,也将成为疏影的丈夫,他们两人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两种身份却又使单婉儿有一种打破禁忌的快感。



    单婉儿凄婉的模样,让张霈心疼不已,他歉然道:“姑姑,对不起,但是霈儿控制不住自己。”



    当年郭靖知道小龙女是杨过的师傅,但是他又要娶她的时候,一怒之下,差点动手将他劈了,最后这对苦命鸳鸯受了多少磨难才走在一起的大家都知道,总之一个字——难。



    母女同夫在古代虽非什么稀罕事,但多是出在王侯将相之家,江湖人物对此却很是不耻,更多的是鄙夷与唾弃。



    张霈不顾及什么流言蜚语,这些对他这个来自二十一世纪,天天看明星桃色新闻长大的现代人来说简直是狗屁,他也不害怕有人找他麻烦,神挡杀神,魔阻屠魔,谁要敢说三道四,杀干净就得了,但是他却要顾及单婉儿和单疏影母女的感受。



    单婉儿为了不破坏女儿的幸福,誓必不会和张霈在一起,而单疏影现在并不知道张霈和她母亲的微妙感情,也谈不上接受或是反对——



    “废物,统统都是废物,孤王给你们加官进爵,保你们荣华富贵,你们就是这样回报寡人的吗?”



    怒不可揭的尚仁德虎掌狠狠地拍在御书房桌案之上,入木三寸,檀香木的书桌上显出一个手掌的痕迹,仿佛烧红的烙铁烙下的印章一样,边缘处一片焦黑。



    流球王尚仁德虽然高倨皇座之上,但是却没有丝毫皇帝的风仪,更像一只野兽,一只受伤的野兽。



    “大王息怒。”李顺恭谨的跪匐在地,高呼:“奴才知罪,奴才知罪。”



    其实他知道自己根本没什么罪,但是面对正处在暴走状态中的尚仁德,只有卑躬屈膝,献媚阿谀才是保身活命之道。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从这里也能看出“奸”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和伸是贪官大家都知道,但是为何纪晓岚一直斗不垮他,原因无他,乾隆皇帝不愿意这个对自己喜好知根知底的心腹下手,所以这揣摩圣意的工作可比在战场上杀敌立功要有技术含量多了。



    尚仁德眼睛泛着凶光,一副择人欲噬的样子,指着李顺怒骂道:“你们这些废物,居然被人杀上门来了,孤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陈长老被人杀了,萧总管受重伤……”



    原本精神就因为药物而变得极不稳定的尚仁德越说越气愤,他紧握的拳头发出“噼啪”的暴响声。



    尚仁德眼中凶光一闪,心底的暴戾之气完全爆发出来,重重一拳砸在书案上,整张价值不菲的檀香御案被他生生开了一个洞。



    抓起御案上镇纸的雪玉砚台砸在地上,摔的粉碎,尚仁德暴喝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给寡人好好说清楚。”



    李顺心中不知在转悠着什么念头,眼中没有一丝波澜,但是尚仁德却没有注意一个连头都不敢抬的奴才。



    “启奏大王,据花营的花奴回报,杀死陈长老的是一个年轻人,剧我们事后调查,当天确有一个打扮怪异的年轻人到过潼关城。”装出一副胆小怕死的样子,李顺连连磕头求饶,声音又快又急。



    张霈当日进潼关城的时候,是大摇大摆的走进去的,这目击者当然不是一个两个,而且他一身乞丐装,背负长刀的模样,想让人不注意也难。



    “放屁,陈长老身为秘营客卿,岂会被一个无名小辈杀死,你们以为孤王真的糊涂了吗?”尚仁德的眼睛仿佛两柄利刃,狠狠的钉在李顺身上,由于气氛,全身都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而且那里还有秘营众多高手护卫,你的意思是说,对方一个人杀光了分舵里所有的人,你当孤王是三岁孩童,任你欺骗么?”



    尚仁德说到最后,已是动了杀机,皇帝杀个人,比百姓杀头猪还简单,除了他自己,天下人在他眼中和猪羊没有多少区别。



    李顺处乱不惊,他虽然同样不信一个年轻人能够独力杀灭秘营分舵所有高手,但是却不像尚仁德那样武断。但是此时尚仁德问起,他又不能不如实禀告。



    “大王,听闻对方身上藏有一种霸道之极的迷药,奴才认为他可能是独自一人找上门去,陈长老等人见他孤身一人,遂起了小觑之心,一时大意之下,才中了对方算计。”



    尚仁德全身澎湃着暴炽的杀机,久久不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王,这件事情有许多蹊跷之处,秘营分舵位置隐秘,一般人根本无从得知,即使发现了又有几人敢这么光明正大的找上门去?”李顺猜测着尚仁德的心思,埋首低声道:“可是如今留守之人竟被杀的鸡犬不留,一个活口都没有,在流球岛上有这样势力的组织并不多,你看会不会是……”



    “哼,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少年高手?杀死陈长老之人绝对是东溟派的人,肯定是那个贱人知道孤王要对付她,所以就先下手为强,派人挑了秘营分舵。”这个猜测虽然不全对,但是实质上却没错多少。



    尚仁德眼中掠过一道狂戾杀机,沉声冷语道:“东溟派的小贱人竟敢与孤王作对,等我毁了东溟派,你们母女都将成为寡人最宠爱的美女犬。”



    “等尚野迎回黑榜高手之日,就是你们东溟派覆亡之时。”尚仁德大手一挥将御案上一众事物全部扫到地上,胸中无名孽火仿佛要吞噬他的心,半晌后大声说道:“备驾,孤要去永乐宫。”



    李顺心中闪过一丝冷茫,起身退到门边,口中高呼:“大王起驾。”



    首里城正南是青龙门,北面朱雀门,东边是白虎门,西边是玄武门,四隅分别建有巽、艮、乾、刊角楼,整座建筑雄伟壮观,气势磅礴。



    永乐宫是一座堪比皇宫的巨型宫殿,永乐永乐就是永远快乐的意思,这名字是尚仁德亲自御笔亲书的。



    什么事情才能让男人永远快乐,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但是总的来说不外乎满足心底的欲望,尚仁德耽于声色犬马,永了宫就是他御女行乐的地方,离玄武门仅一箭之地。



    永乐宫中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更有美女无数,粉白黛绿,燕瘦环肥,人间天上,色界香城。



    越是位高权重的人越是怕死,美国总统布什这样,日本首相小泉这样,流球王尚仁德当然更是这样。



    永乐宫有多大不得而知,但是如果将张霈扔进去绝对是迷路的命,里里外外,前前后后都设重兵把守看防,宫内更是机关重重,陷阱环环,可谓步步杀机,亭台楼阁全部按九宫八卦之术修建,若是有人贸然闯入,绝对有死无生。



    李顺随尚任德龙驾一起来到被无数带甲佩刀的卫士重重保护起来的永乐宫,一路上怒马鲜车,好不威风。



    心火狂烧的尚仁德原本脸色很不好,但是当他坐在永乐宫的永乐大殿中的时候,心情明显已经好了很多,至少脸色已经不那么难看。



    大殿中的装饰十分豪华,简直可以用奢侈无度来胸容。



    檐下施以密集的斗栱,室内外梁枋上饰以和玺彩画。门窗上部嵌成菱花格纹,下部浮雕云龙图案,接榫处安有镌刻龙纹的鎏金铜叶。



    殿内金砖铺地,明间设宝座,宝座两侧排列六沥粉贴金云龙图案的巨柱,所贴金箔采用深浅两种颜色,使图案突出鲜明。



    这小小一个流球的王宫已是这样奢华,那朱元璋贵为中原之主,这宫殿的规模和布置更是豪华到难以想象。



    这些豪华的摆设并不是最吸引人地方,因为在无数支撑着大殿的巨柱上,有许多能够牢牢抓住观赏者视线的木雕。



    这些精工巧将雕制的木雕有男有女,样貌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虽然木雕姿势不同,但是却都在干同一件事——云交雨合。



    男女欢好本是人之本性,但是这里的场景直教人不堪入目,



    昏君亡国不是没有道理的。



    尚仁德根本不用吩咐什么,李顺已经悄然退下,为他安排一切。



    不多时门外便响起环佩之声,六位艳绝人寰的绝色佳人迈着莲花碎步,轻轻向着尚仁德走来。



    她们黑亮的秀发高高盘起,露出修长白皙的玉颈,全身上下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纱衣。



    一块小巧的宝石点缀在平坦小腹之上香脐,散发着妖艳淫糜的微茫。下身未着寸缕,只靠身上过臀的单薄纱衣勉强遮住大腿根部,走动间春光大泄。



    两队乐师手中拿着各种乐器紧随其后,同时还人送上美酒美食。



    这场面虽然还比不上商纣王的酒池肉林,但是也相去不远,男人的天堂也不过如此。



    平日里尚仁德都会与众女调情一番,在行云雨之事,但是今日他却没有这个闲情,面对眼前莺莺燕燕、软语娇音的无数娇娆,他仰头将一包白色的粉末混着美酒咽进肚子,接着虎呼一声,向最近的一个美女扑去。



    在外间透过西洋镜将永乐大殿中的一切都看在眼里,李顺眼中闪动着熠熠的光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博尔塔拉资讯  湖州旅游  桐城学习  湖州旅游  天门时尚  长沙娱乐  安阳资讯  重庆学校  淮北地图  淮北地图  泰州地图  恩施学校  泸州学校  抚顺学习  嘉峪关旅游  黑河地图  盘锦学习  商洛学习  辽源地图  佳木斯论坛  张家口时尚  咸阳论坛  张家口时尚  伊犁论坛  恩施学校  襄樊旅游  连云港旅游  迪庆旅游  廊坊时尚  安阳资讯  淮安新闻  大庆论坛  娄底资讯  西安娱乐  佳木斯论坛  七台河时尚  湘潭学习  中山时尚  临沂资讯  襄樊学校  贵港资讯  昭通时尚  西安新闻  汕尾论坛  深圳学习  七台河地图  广安学习  重庆学校  松原地图  阜新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