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七章 依君做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之所以有的女人被称为尤物就是这个原因,张霈仅仅是看着萧雅兰意态慵懒,玉颊霞烧,秀发披肩的诱人模样,刚刚发泄过的身体几乎又有了反应。



    这男人好色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无度那就不好了,酒色伤身无形,这种毒药最是难防。



    张霈强压下欲火,翻身下榻,转过身去,深深吸了口气,平荡了一下滂湃的心绪。



    “让奴服侍公子。”风情万种地了横了张霈一眼,萧雅兰挣扎着想要爬起身来。



    张霈见萧雅兰要起来,担心她身体有碍,于是急忙转身想要止住她动作。



    爱怜的伸手摩挲着萧雅兰光子洁的脸颊,张霈柔声道:“还是让我自己来好了,你好好休息。”



    秀眉蹙起,萧雅兰纤手玉臂扶在张霈腰身,借力撑着身体跪坐起来,接着咬牙一声轻吟,勉力直起身来。



    萧雅兰美目中尽是迷醉神色,动作和风细雨,美人愿意伏侍自己,张霈不忍拂了她的意,甘然受之。



    张霈以前可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不是没有享受过,是根本想都没想过,他一个待业生还能奢望什么美女环绕的生活吗?对美女的幻想也是张霈投身网络,成为写手的一个重要原因。



    心里美滋滋的萧雅兰为张霈穿好衣服以后,发现对方一双色咪咪的眼睛一个劲的盯着自己的身体猛瞧。



    “啊……”一声娇呼,萧雅兰俏脸绯红一片,佳人不敌张霈赤裸裸的目光,急忙转身,手忙脚乱的想要穿衣着裤,但是她的衣裙都在地上,床上什么也没有。



    张霈眼疾手快,强行将她按回床榻,轻轻为她盖好被子,嘱她好好休息。



    萧雅兰美目中异彩连连,声音温温柔柔道:“相公以后有什么打算?”



    张霈略一寻思,眼中精茫爆闪,不答反问:“你可知道,这次流球王从中原请来的黑榜高手到底是什么人?”



    “花营是秘营的一个独立部门,只负责打探情报,潜入刺杀,不参与事件的策划,所以我只知道大概,并不清楚详细计划。”萧雅兰轻轻摇了摇臻首,轻声道:“这件事情是由尚野和流球王计划的,外人知之甚少。”



    心中微微有些失望,虽然挑了秘营的分舵,到头来还是什么情报也没有打探出来,不过能够掳获一个绝世尤物的芳心,更何况她还是阴葵派的人,张霈已经心满意足了。



    张霈知道萧雅兰不会骗自己,她将自己隐秘的身份都告诉了自己,已经表明她完全倾向自己这边了。



    暗叹了一口气,遂将这件事情放到一边,张霈直言不违,道:“现在你还是留在花营,不要暴露与我的关系,有什么消息你通知陈芳,她知道怎么做的。”



    萧雅兰何等聪明,听张霈提到陈芳,立刻联想到他可能是东溟派的人,或者是与东溟派有密切关系之人,难怪他这么关心来的黑榜高手是什么人了,原来是为了护着东溟派,只是东溟派何时出了张霈这么一号人物。



    “快回神了,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张霈知道萧雅兰对自己的身份起疑心,但是却并不在意,笑道:“囡囡,你说为夫这样貌如何?”



    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萧雅兰见张霈眼中那抹浓重的调笑之色,故意板着脸,肃然道:“相公,男人不是只看一张脸的。”



    有人说长的漂亮不能当饭吃。靠!这话是谁说的?长的漂亮的确不能当饭吃,但是长的丑就能当饭出了吗?若是都不能当饭吃,相比之下还是长的漂亮比较好。



    萧雅兰言下之意就是说张霈长的不行了,不过他现在的样子的确是不行,还是很不行那种。



    “好老婆,其实你现在看到的并不是为夫真正的样子。”张霈声音顿了一顿,他现在说话已经越来越喜欢卖关子,吊人胃口了。



    萧雅兰心中并非没有想过张霈靠易容术伪装了身份,但是她仔细观察之下,发现他的脸部皮肤完全看不出什么异样,若是被她这么一瞧之下就识破玄机,薛明玉老早都死了百八十次了。



    张霈炫耀似的说道:“想知道我真正的样子吗?”



    “不想。”尽管心中好奇的要命,但是看张霈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萧雅兰赌气道:“你长的很帅吗?人家才不稀罕呢?”



    “不稀罕?不稀罕就算了,不过下次见面的时候,如果你认不出为夫的话,我可是要家法伺候的。”张霈故意拉长声音,一脸坏笑的说道:“家法就是打你的……你的小屁屁哦!”



    “你……大色狼,尽爱说这些下流话。”萧雅兰碎了一口,红晕袭上粉颊,美目媚的能滴出水来。



    “下流!”张霈看着萧雅兰羞不可仰的娇俏模样,笑道:“嘿嘿,不知道刚才是谁的什么一个劲的往下流……”



    “你……不准说,大坏蛋,你怎么能这样编排人家。”面对张霈这么赤裸裸的污言秽语,萧雅兰感到也有些吃不消了。



    “嘿嘿,老婆大人赎罪,是我说错了。”张霈急忙请罪,但是语气中却半点歉意也欠奉。



    萧雅兰气呼呼的说道:“说!你哪里错了?”



    张霈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笑眯眯的望着萧雅兰,故作疑惑道:“对啊!我哪里错了。”



    “你……”说到斗嘴萧雅兰又怎么是张霈的对手,立时被他气的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了!”张霈用力一拍自己的脑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刚才我说囡囡的屁股是小屁屁,可是这屁屁却一点也不小啊!”



    说完,张霈闪电般伸手在萧雅兰香臀上用力拍了一掌。



    “啊!”萧雅兰一声娇呼,她是真的抵不住张霈的淫词浪调了,羞的将臻首再次掩进锦被,不敢看他。



    张霈不在打扰她,转身离开房间,让她好好休息。



    当银月高悬的时候,张霈才端着一碗粥推门进来,吃了一顿旖旎温馨的“晚餐”。



    两人分食了一碗白粥之后,一席白衣武士服的张霈才搂着萧雅兰纤细的腰身向大宅外走去。



    迈出大门,张霈压低嗓子,用只有萧雅兰才能听见的声音问道:“好老婆,我们现在应该怎么走?”



    “出城以后,东北方向大概一里之外的一处险林里埋伏着花营的人。”萧雅兰轻声答道:“这是以防万一的手段,每当我落脚到一个地方,都会事先安排人手埋伏在附近,若是没有即使联系,她们就知道我出事了,在发生紧急情况的时候也可以设法将敌人引到埋伏圈里去。”



    花营当然是美女如云的地方,花营出来的人肯定也是美女,张霈想当然的这样认为,毕竟有时候长的漂亮的女人比武功高强的女人要可怕的多。



    “若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我就将你那些漂亮手下全部留下。”张霈一脸的坏笑,脑袋里转悠着“龌龊”的念头。



    萧雅兰纤细的柔夷寻着张霈虎腰处某个柔软的部位,狠狠的蹂躏着,同时脸上带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温柔道:“你可不要小看她们,这次我带出来的虽然只是些花奴,但是这些人可都是我亲自训练出来的。”



    女人怎么都爱这招,张霈暗忖看来要赶紧练成金刚不坏之身才行。



    “连你我都摆平了,这些丫头片子更是不在话下?”张霈霸气冲霄,摆出仿佛天下第一高手的派头,傲然道:“少爷我神枪霸王,岂会怕她们?”



    “你不是用刀的吗?”萧雅兰满脸疑惑,眼中冒着小星星,语气中充满崇拜,急声道:“你的刀法真厉害,我从来没见过这样变化莫测的刀法。”



    “刀法是死的,厉害的不是刀法,而是刀意。”张霈眼中露出狡黠神色,极端神秘小心的说道:“其实我最擅长的枪法。”



    张霈枪法的确不差,CS中沙漠之鹰爆头率超过百分之七十,一枪在手,匪警低头。



    “枪法?”如此天马行空,全无破绽可寻的刀法竟然还是他最擅长的,萧雅兰越来越发觉张霈的深不可测了,她激动道:“有机会我一定要见识一下。”



    张霈反问道:“你不是已经见识过了吗?”



    “见识过了。”萧雅兰一愕,没有明白他意思。



    张霈肯定的点点头,坚定道:“刚才在床上,我不是枪枪杀的你死去活来吗?”



    “大色狼,你怎么讲这么下流的话?”萧雅兰差点没让张霈的话气晕过去。



    女人真是没一句真话,尽管心里欢喜的要死,脸上却还是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嘴里明明让你不要说轻薄话,动手动脚,但是一旦男人变成正人君子,规规矩矩,她又怪你不解风情。



    “囡囡,你这可是把你老公往火坑里推啊!”张霈揽着萧雅兰柳腰的大手一紧,将她圈入自己怀中,轻笑道:“嘿嘿,就让我们夫妻二人好好演出双簧。”



    两人有说有笑,来到埋伏着花营杀手的树林,此地四下无人,只有夜空中一轮弯月映着繁星点点。



    月黑风高杀人夜。



    萧雅兰粉脸煞白,血色全无,脚步阑珊,身子软软的靠在张霈身上,被他半扶半抱着。



    井中月心法果然玄妙,张霈心如平湖,方圆数十丈范围内的一切均了然而胸,十个若有若无呼吸从前左右三个方向传来,



    张霈悄然与萧雅兰对视一眼,接着露出一个邪气十足的笑容,道:“小美人,让我们好好亲热一下。”



    萧雅兰面无血色,脸上表情冷漠,看着一脸淫邪的张霈,冷冷道:“你这个该死的淫贼,有本事就杀了我。”



    话完,勉力推开张霈,但是脚步却一个踉跄,几乎站都站不稳了。



    张霈不以为意,十足流氓模样,道:“我就是喜欢有个性的女人。”



    萧雅兰用“凶狠”的目光狠狠的瞪着张霈一眼,纤细的手臂倏然在腰间一抹,一汪森然秋水划出诡秘的轨迹,朝张霈眉心刺去。



    张霈手握井中月,出手如风,刀出如电。



    井中月瞬间破开漫天耀眼剑光,直接劈砍在萧雅兰软剑上,迸出电火弧光,软剑毫不着力,弯如残月,将张霈强大的力道泄去大半。



    张霈这一刀连内力都没有用,完全是肉体肌肉的爆发力,但是萧雅兰在泄去大半劲道后仍然朝后接连推了三四步才止住身子。



    四下埋伏的人仍然没有出手的意思,张霈知道这些人仍然在等适当的出手机会,自己已经尽量露出身上的破绽了,可是对方似乎视而不见。



    张霈所谓的破绽,就是自己故意暴露出来的死门,这可是练武之人对敌时拼命守护防御的部位,哪里有像他这样完全不在意,不当一回事的,他奇怪的举动怎么看怎么像诱敌的手段。再说连花营总管都不是对手,她们更是不敢贸然出手。



    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演技有多失败的张霈再次挥动井中月朝萧雅兰砍去,刀法平平,除了势大力沉外没有任何可取之处。



    萧雅兰脸色苍白,但是握剑的手却越来越稳,滔滔如潮般轻灵的剑浪不断向张霈周身各处穴道袭去。



    “铿!”刀剑交击,沉重的刀锋将软剑荡开,萧雅兰惊愕的看着井中月后发先至,刹那间抵在她光洁白皙的颈项上。



    张霈知道萧雅兰处子初破,担心她伤势有碍,遂决定换个方法逼对方出手。



    夜风温柔如水,轻轻拂在面上,令人精神一振。



    萧雅兰眼神冰冷,不过美目深处那抹浓的化不开的爱意却逃不过张霈的眼睛,由于她背对树林,所以两人眉来眼去也不怕埋伏在附近的人看见。



    萧雅兰高傲的扬起白洁的玉颈,狠声道:“无耻的淫贼,有本事就不要用迷药这种下三滥的东西。”



    果然是夫妻二人档,夫唱妇随,萧雅兰的话是说给埋伏在附近的人听的。



    既然张霈是靠迷药战胜擒住萧雅兰的,那武功想来也有限的紧,众花奴纷纷握紧了手中的兵刃。



    张霈伸手点中萧雅兰穴道,然后潇洒的回刀入鞘,淫笑道:“我的确是靠迷药放翻了你们,但是这可不是一般的迷药,这是我师门炼制的天下第一迷药——悲酥清风。”



    死了这么多人,还陪上了一个秘营客卿,萧雅兰回去可能会有人前来盘查,为了帮她避祸脱罪,张霈立刻将莫须有的迷药提升到天下第一的高度,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何连陈长老这种高手都死在他手中,至于“悲酥清风”这名字倒版自哪里,相信大家都不会陌生。



    穴道受制,萧雅兰浑身动弹不得,只能大声悲呼道:“淫贼,你辱我清白,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张霈淫邪道:“小美人,我的确是个淫贼,现在我就准备淫你了。”



    女人最厉害的武器就是身体,萧雅兰平日就是这样教导手下花奴的,所以她们仍然在等。



    她们受的训练包括在男人高潮时无声的杀死对方,现在萧雅兰并没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所以她们也未急着出手。



    这些冷血的杀手在等一个可以杀死张霈的机会,在他忍不住侵犯萧雅兰身体的时候。



    “嘶啦”一声锦裂帛碎的声音响起,张霈一把撕开萧雅兰的衣服,锦绸裙衫立时化成飞絮,无声飘落。



    佳人娇媚,玉体横程,构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湘西旅游  桂林学校  迪庆旅游  徐州旅游  吴忠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廊坊时尚  深圳学习  黑河地图  许昌学习  辽阳旅游  泸州学校  泰州地图  博尔塔拉资讯  金昌论坛  郑州地图  咸阳论坛  那曲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三明时尚  思茅新闻  襄樊学校  湘潭学习  益阳资讯  乌海旅游  十堰论坛  许昌学习  西安娱乐  济宁新闻  商洛学习  林芝地图  张家口时尚  盘锦学习  七台河地图  黄冈旅游  松原地图  沧州学校  怒江论坛  连云港旅游  金华娱乐  淮安新闻  中卫资讯  烟台论坛  思茅新闻  临沂资讯  迪庆旅游  松原时尚  伊犁学校  西安娱乐  昭通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