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章 妾名雅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霈动作行云流水,杀起人来仿佛斩瓜切菜般容易,那些蒙面人终于清醒的意识到与这人形凶器近身搏斗,简直与送死没有区别,于是纷纷回身后撤。



    拉开距离以后,对方开始用暗青子和长兵器向张霈身上招呼。



    张霈没有练过少林金钟罩,铁布衫之类的外家横练功夫,但他一身强猛罡气却是无人可敌,虽还没达到金刚不坏,水火不侵的地步,对付眼前的小场面却也够了。



    张霈双眼中暴射出骇人的神光,仰天暴喝一声,略显单薄的身体却散发着无穷无尽的威压,层层刚猛无匹的爆炽气劲四溢而出。



    杀气,如同实质的杀气笼罩四野,院落中所种的乔木,满树的树叶都被这凛冽的杀气震落。



    张霈身形犹如怒蛟破海,手马中井中月再次出鞘,刀走如龙,势无挡。



    手起刀落,肢裂体分,鲜血飞溅。



    井中八法到了张霈手中,少了一分灵动飘逸,多一丝杀伐孽气。



    侥幸活下来的人无不胆寒,他们何时见过如此凶狠的刀法,斗志全失,仓惶四散。



    “哪里走?”张霈暴吼一声,井中月发出一声震颤鸣响,砍、劈、削、斩,顷刻间将所有人杀的干干净净。



    就在这时,一个黑衣老者和一个白衣女子慢慢自大宅之外行来。



    老者满脸皱纹,但是眼中神光隐隐,气沉势敛,太阳穴高高隆起,步履不快不慢,稳健有力,一看就是高手。



    白衣女子踏着雅致迷人的碎步,走在老者身后,那女子蒙着脸看不见容貌,不过年岁绝对不大,双眼勾魂摄魄,秋意盈盈,一她身上穿着薄纱长裙,发束金环,腰缠玉带,足踏小蛮靴。



    张霈目光如电,目不转睛的盯在女子身上,透过长裙可以看出对方生就一副火爆身材,丰胸惊耸,蛮腰一握,肥臀挺翘,遮在裙中若隐若现,撩人心欲。



    对院落中地狱般的场景看都不看一眼,两人径直走到张霈面前三丈处站定。



    老者沙哑着嗓子问道:“小兄弟好大的本事,竟然将我手下全部杀尽。”



    张霈学着对方语气,哑着嗓子说道:“老头子好大的口气,不过你的手下可不怎么样。”



    说话时,他还向老者身后的女子使劲的眨着眼睛,完全不将老者的问话当一回事,张霈对女人的永远比其他事情积极。



    刚才一直没有出手,站在边上看着张霈将众人屠尽的员外突然奔到老者身后,跪在地上狠声道:“陈长老,你要为兄弟们报仇啊!”



    陈长老不紧不慢,眼睛看着自己枯瘦如材的右手,冷冷道:“田万钟,刚才你干什么去了?”



    “我……”田万钟期期艾艾,半晌说不出话来,他原本是打算趁手下围攻张霈的时候,自己再找机会施以偷袭。



    但是张霈武功之高远远超乎想象,心怯之下,对方没有杀他已是谢天谢地,他哪里还敢向张霈这杀神出手。



    女子动人的眼波移到田万钟身上,脸上露出一丝让人迷醉人的笑容,仿佛一股吹进心坎的暖风。



    田万钟心中凛然,眼中满是惧意,好象站在自己身旁的不是一个绝色美人,而是洪荒猛兽。



    女子眼中满是鄙夷神色,声音冰冷道:“贪生怕死,简直丢尽了秘营的脸。”



    男人若是让女人小觑了,那还是男人吗?张霈暗道这小美人看来还是带刺的玫瑰。



    陈长老闷哼一声,也不回头,直接反手一爪,只听一阵犀利刺耳的指风掠过,接着倏然无声。



    田万钟脸上露出一种惊诧,恐怖的神色,脑袋赫然被陈长老五指插出五个窟窿,汩汩流出鲜红的血和雪白的脑浆。



    这是什么武功?如此残忍,如此熟悉。



    张霈心中一惊,脱口而出:“九阴白骨爪。”



    陈长老和女子脸色倏然一变,同时惊呼道:“你怎么知道?”



    张霈对九阴白骨爪再熟悉不过了,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这个不起眼的地方,遇见了会使九阴白骨爪的人,也就是说,此人练过《九阴真经》。



    徽宗皇帝于政和年间,遍搜普天下道家之书,共五四八一卷,称为“万寿道藏”。



    负责雕刻的黄裳,一卷一卷地细心校读,最终悟得书中道理,无师自通,成为一位武学高手。



    后来西域波斯胡人创立的“明教”来中土传教,徽宗皇帝只信道教,对这些“邪魔外道”自是没有好颜色,便下旨,要黄裳派兵去剿灭他们。



    黄裳兵败且寡不敌众,败下阵来,但是他也一口气杀了对方多名高手,后来对方寻仇,将他家里的父母妻儿杀了个干干净净。



    黄裳在一处穷荒绝地,苦练四十载,终于神功大成,不料出山报仇的时候,那些仇人却已经全都死光了……



    最后他将自己一生所学写成了上下两卷书,这便是《九阴真经》。



    虽然比不上能够使人破碎虚空的四大奇书,但是能与之相提并论,扬名天下的就只有《九阳神功》了。



    此书所载武功奇幻神妙,忽在天下出现,学武之人你争我夺,为之丧生的英雄好汉数以百计。



    想到《九阴真经》,张霈突然眼前一亮,这种好东西怎么能够错过?



    张霈决定诈对方一诈,他清了清嗓子,脸上摆出酷酷的表情,冷笑道:“九阴白骨爪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速成功夫罢了?”



    九阴白骨爪其实并非速成功夫,只是因为它有速成的捷径,常人又多懒于勤修苦练,所以才落了下乘。



    短时间功力提升数倍的诱惑,习武之人又怎能抵挡得住。



    若是真肯静下心来,抛开用活人练功这阴毒的法子,循序渐近,九阴白骨爪的威力绝对比龙爪手,鹰爪功之类的功夫强大许多。



    但是有近路谁愿意走远路?



    陈长老脸色阴晴不定,白衣女子因为蒙了面纱,看不见表情,但是眼中变换不定的眼神却暴露了她的内心的想法。



    沉默,寒风肃飒,四周一副风雨欲来的样子。



    陈长老指着张霈,一字一句喝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识得九阴百骨爪?难道你在别处见人使过?”



    他一连问出三个问题,张霈却笑而不答,双眼不住在陈长老身旁的女子身上转悠。



    女子身材高挑,酥胸丰挺,细小腰际下的玉臀浑圆,简直是丰乳肥臀这完美的诠释,美中不足的对方带着面纱,张霈不能看见她的容貌。



    但是光凭她这副祸国殃民的身材,张霈便断定她的容貌必不一般,否则不是老天爷瞎眼了吗?



    这个女人我要了,张霈暗自下定决心,若是这个女人长的对得起自己的眼睛,他就决定将他收入私房。



    陈长老怒哼一声,心火狂烧,眼看就要动手,张霈慢悠悠,有气无力的说道:“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虚胜实,不足胜有余。”



    《九阴真经》张霈就知道开篇这么一句,还是刚才努力问候了一阵金庸先生才想起来的。



    陈长老这次是彻底呆住了,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子不但能够一语叫破九阴白骨爪,竟然还知道《九阴真经》的口诀。



    女子心中同样震惊,但是却要镇定许多,她美眸笑意盈盈的望着张霈,不堪一握的纤腰摇摆间更是美得让人心颤。



    素手轻轻按在胸口,女子芳唇微起,黄莺妙语:“敢问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眼睛死死瞪着对方丰满的胸脯,张霈微笑着说道:“我姓吾,字老公。这位姑娘如何称呼?”



    女子不疑有他,大方道:“吾先生,妾身萧雅兰,秘营下属花营总管。”



    陈长老暗村流球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位少年高手,“吾老公”这名字,他突然明白过来,怒喝道:“无耻小人。”



    萧雅兰此时似也明白过来,眼前这人难道是登徒浪子,宵小之徒?



    眼难怪萧雅兰认为张霈是色狼,他的样子实在容易让人产生这种错觉。



    自打萧雅兰进宅以后,张霈有一大半的时间盯着她的胸看,另外一小半时间流连在被微风吹而紧贴在身上的美妙曲线。



    陈长老眼中精茫暴闪,尖声喝道:“交出《九阴真经》,饶你不死。”



    由于心下激动,陈长老的声音不再沙哑,宛如破锣一般,刺耳难听。



    张霈一愣,旋又释然,《九阴真经》分上下两卷,九阴白骨爪和催心掌之类的速成功夫全部在下卷中,看来对方并没有学过上卷武功。



    事情并非向张霈想的那样,其中原由,暂时按下不表。



    贪心真是一个坏习惯,特别是在你敌人面前暴露你贪心的想法。



    张霈看都不看陈长老一眼,对着萧雅兰笑道:“萧姑娘年芳几何啊?嫁人没有?”



    “好个狂妄的小子。”陈长老是秘营客卿,在秘营中位高权重,何时受过这种轻慢,他猛然向着张霈攻出一爪。



    看似随意的一抓,却是考虑的空间以及搭配出手的时间,爪影翻飞,封住张霈周围躲闪的空间。



    张霈好整以暇,当陈长老五指攻到自己身前时,一道炽烈黄茫突然暴闪,仿若来自天外银河。



    一直默运井中月心法的张霈对于陈长老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当然不会被他骤下杀手所乘。



    萧雅兰见张霈出手不凡,武功厉害,手中兵器也古怪的紧,心中暗自盘算着应该如何将这贪花之人留下。



    张霈看准时机,一招迫退陈长老,霸猛无双,整个人的形象也从色狼升级为有些本事的色狼。



    一刀之后,张霈也不追击,反手将井中月抗在肩膀上,脸上带着莫名的微笑,淡淡道:“萧小姐若是能够回答在下一些问题,我便将自己所知道的《九阴真经》传授给你。”



    陈长老看了萧雅兰一眼,没有说话,暗忖占便宜的总是女人。



    刚才张霈的话里已经点明只是传授知道的部分,也就是《九阴真经》并未在他身上,这种神功典籍谁又会放在身上,到处招摇?



    刚才一试张霈武功,陈长老没有必胜把握,即使拼着受伤将对方擒下,拷问起来也多费功夫,所以打消了强行动手抢夺秘籍的打算。



    其实说了这么多,归根结底就是,非不愿也,实不能也。



    眼中媚光流转,萧雅兰娇声问道:“吾公子,你想知道什么事情?”



    其实陈长老的顾虑张霈也有,他同样担心浪费时间,错过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鱼儿上钩了,张霈心中冷笑:“听说有黑榜高手即将光临流球岛,我想知道对方什么时候来?”



    陈长老冷冰冰的绷着脸,神色木然,沉声道:“小兄弟,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利益驱动一切,为了得到张霈的《九阴真经》,陈长老对他的称呼已经从小子变成了小兄弟。



    张霈打了一个哈欠,详怒道:“年轻人说话,老头子不要插嘴。”



    陈长老脸色铁青,眼睛仿佛两把利刀狠狠盯在张霈身上,一副是可忍孰无可忍的样子。那样子就像是对着自己杀父仇人,食其肉,寝其皮,而犹不解吾狠。



    “萧姑娘,在下刚刚出道江湖,师傅命我挑战黑榜高手,现在机会送上门来,我当然不会放过。”张霈胡编乱造,吹牛不打草稿,不负责任道:“这消息是我师傅告诉我的,我师傅古剑魂可是天下一等一的高手。”



    张霈扯出一个师傅,也就表示他身后有师门支撑,若是他所言非虚,对方动手的时候将有所顾及,毕竟一个超级高手是谁也不愿意得罪的。



    萧雅兰看了陈长老一眼,轻声说道:“他们半月后即到。”



    他们?张霈心中一惊,难道还来了两人不成?这玩笑可开大了,流球王到底许了对方什么好处,竟然请动两大黑榜高手。



    张霈心中一急,直直问道:“不知来的是黑榜哪位高手?”



    萧雅兰说道:“吾公子,这个问题妾身就不知道了。”



    见张霈不说说话,只是盯着陈长老,萧雅兰又说道:“陈长老是秘营客卿,并不参与计划的部署,他也是不知道的。”



    “不知道就算了。”张霈摇了摇手,转身欲走。



    陈长老傻眼了,没有想到这样对方就想离开,他急道:“小兄弟,你说要传我《九阴真经》的?”



    “我只说传萧姑娘,什么时候说要传你了?”张霈半转身体,话音一转,微笑道:“而且我并没有说什么时候传,在什么地方传?”



    “你……”以陈长老的沉稳老辣,也不禁被张霈的话气个半死,若非真气充盈,可能真会被他气晕过去。



    “吾公子,那你准备何时?”萧雅兰蛮腰微扭,酥胸轻颤,声音一顿继续道:“何地传授妾身《九阴真经》?”



    张霈强忍笑意,故作沉凝道:“时间到是什么时候都行,但是地点嘛……我这人有个坏毛病,喜欢在床上教人功夫。”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金昌论坛  湘西旅游  沧州学校  中山时尚  中山时尚  安阳资讯  钦州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吴忠旅游  黔南地图  桐城学习  天门时尚  娄底资讯  铜川学习  怒江论坛  铜川学习  淮北地图  三亚论坛  泸州学校  乌海旅游  白山新闻  湖州旅游  金华娱乐  大兴安岭论坛  酒泉论坛  白山新闻  郑州地图  北海资讯  烟台论坛  许昌学习  伊犁学校  三明时尚  连云港旅游  商洛论坛  辽阳旅游  广安学习  中卫资讯  十堰论坛  咸阳论坛  南通时尚  张家口时尚  大丰地图  辽源地图  廊坊时尚  恩施学校  合肥学习  辽源地图  海口新闻  诸城旅游  德宏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