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五章 奇法练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霈虽然拥有过耳(目)不忘的超绝记忆,但是他对于人体各处穴位筋脉完全不懂,若说张霈这大专毕业后连工作都找不到人,精通医学脉理,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我……这……”张霈看着眼前美赛天仙的单婉儿,脸红红的,嘟嚷半天也没有说不一句完整的话。



    单婉儿一双美眸看着张霈,将他不知如何开口的尴尬表情瞧在眼里,秀眉微蹙,轻声道:“有什么问题吗?”



    半晌后,张霈才鼓足勇气,低声道:“我……我……不识得筋脉穴位,这功夫根本无从练起。”



    一直巧笑嫣然的单婉儿瞬间石化,她怎么也想不到,刚才还一个劲自夸自己聪慧无比,根骨绝佳,如此良材美质是所有师傅梦想中最完美的徒弟人选,现在居然说连人体穴位脉络都不识,这……这也太扯蛋了。



    看着一脸傻笑望着自己的张说霈,单婉儿有一种想要直接晕过去的冲动。



    好不容易消化了张霈所说的震撼性十足的消息,单婉儿抬头问道:“你真的不知道人体奇经八脉具体位置在哪里?”



    张霈连忙笑容可掬的点头,他已经完全恢复自信,安慰自己只是没有机会学而已,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人体周身有五十二个单穴,三百个双穴、五十个经外奇穴,共七百二十个穴位,其中一百零八个要害穴,又分七十二常穴和三十六死穴,一时半会儿要掌握这些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张霈一直相信办法总会有的,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单婉儿美丽的凤目突然亮了起来,笑道:“嗯,有办法了。”



    没有不懂装懂果然是明智的选择,张霈立刻高兴道:“姑姑,真是神通广大,这么一会儿就有解决的办法了,我对你的景仰犹如……”



    “油嘴滑舌。”单婉儿纤臂一招,柔声道:“到姑姑这儿来。”



    张霈嘿嘿一笑,马上闭口不言,毫不迟疑的走到单婉儿身前,他灼灼的目光,深深望着她的美眸,却没有说话。



    单婉儿没来由的感到芳心一颤,避开张霈火辣的目光,暗忖自己今天是怎么了,竟然不断在一个毛头小子面前进退失据。



    低头之后,单婉儿旋又想起自己师傅的身份,遂高高抬起秀丽无双的臻首,与那令她心乱如麻的目光对视在一起。



    由于坐姿的关系,单婉儿稣胸高高耸起,张霈的目光自然就转移了目标,毫无顾忌的在那诱人处行注目礼,仿佛发现新大陆般,驻扎在那里,不愿离开。



    张霈知道来日方长,这可是急不来的,于是在狠狠流连一番之后,他收回了那色狼般放浪的目光,微笑问道:“请姑姑传我修炼之法。”



    单婉儿也恢复圣洁高贵的样子,脸上带着淡淡笑容说道:“你坐在姑姑身前位置,然后把右手伸出来。”



    张霈从容一笑,大咧咧的在单婉儿身前坐了下来,然后伸出自己的右手。



    单婉儿也伸出纤手,两根修长白皙的玉指搭在张霈腕上,一副大夫把脉问诊的姿势。



    看着单婉儿那光滑细腻的手指搭在自己腕上,张霈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这可是他们值得纪念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张霈心中暗爽,细细感受着这难得的肌肤相亲,冰凉柔软,仿佛一股沁人心脾的甘泉凝露缓缓流入心田,他感到整个人都发酥发麻了。



    突然手腕一热,张霈只觉自己右手小臂不住抖动,似有什么东西突破皮肤突入进来。



    一道热流从单婉儿体内顺着玉指传入张霈手腕,热流顺着经脉,迂回曲折仿若用灵性一般沿腕顺臂而上,到达臂弯,流经整条臂,在全身绕行一圈后,最终归于丹田,渺无声息。



    “姑姑带你练习几次,你用心记下那些穴位的名称和位置。”单婉儿一边默运神功,一边言笑晏晏地缓缓念道:“太渊穴、肩井穴、膻中穴、鸠尾穴、巨阙穴、神阙穴、气海穴、关元穴、中极穴……”



    热流顺着奇经八脉每流过一处,单婉儿便依次念出那里的穴位名称,同时相应的穴道便微微一热,如此三遍之后,她方才收回劲力,轻笑着问道:“你可记住了。”



    张霈记忆力惊人,单婉儿所说的穴位他听过一遍便已经记住准确位置,但是热流在身体循环流转,他只觉全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爽,同时他也希望能够和单婉儿多保持一下肌肤接触的亲密状态,于是便摇头谎称并未记住。



    这就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材?看着张霈脸上慵懒的,邪邪的笑容,单婉儿心中气恼,一道冰寒之气取代温暖热流,猛的传入张霈体内。



    眼中闪过一道狡黠之色,单婉儿嘴角露出一丝小女儿家恶作剧般坏坏的笑容,语淡风清道:“既然你还没有记住,那姑姑就在让你体悟一便,你听好了,太渊穴……”



    张霈只觉手腕横纹之挠侧凹陷处,突然一寒,那种感觉,仿如针刺。



    色字头上一把刀,张霈终于明白武功大成之前,最好还是不要招惹比自己厉害的女人,噩梦的列车已经发动,现在喊停似乎已经晚了。



    看着张霈眉头微皱,单婉儿俏美的脸庞越发娇艳动人,两瓣美丽的嘴唇轻轻吐出:“肩井穴。”



    “好痛!来真的?”张霈“哎哟,哎哟”的叫了起来。



    “好徒儿,如果觉得舒服,你就叫出来吧,千万不要不好意思。”单婉儿语气仍然平静,但眼中那越来越浓的喜色却早已以出卖了她,“膻中穴。”



    “姑姑……”张霈开始讨饶了:“我……记……”



    不给张霈说话的机会,单婉儿飞快念道:“鸠尾穴。”



    “啊!不行了……”张霈连忙咬牙道:“姑姑……我记下了,全都记下了。”



    “都记下了?真是难得,不枉姑姑对你的疼爱。”单婉儿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凤目闪动着美丽而危险的冷光,笑道:“温故而知新,姑姑让你在温习一遍,保证你记忆深刻,巨阙穴。”



    单婉儿运气发功摧动寒气加快速度,张霈难过的几乎要吐血了,不过却没有任何办法。



    疼爱!的确是张霈身体好疼,单婉儿好爱这种感觉。



    生活就像**,不能反抗,那就只有接受了。



    当张霈已经放弃抵抗,突然体内那一直匀速旋转的气旋陡然分出一股热气,迎上单腕儿摧鼓的那道令他无比难受的寒流。



    单婉儿轻“咦”一声,自己的心神竟与送入张霈体内的那丝劲力失去了感应,心中微觉诧异,同时再次分出一股气劲,迫了过去。



    张霈虽然不知道是何缘故,但是既然找到了抵御单婉儿摧残和蹂躏的不二法门,当然不会就此放手,反而更加快速的运转体内气旋,逼出更多的热流。



    一寒一热两股劲力轮流在张霈体内争斗不休,单婉儿也暗中叫上了劲,银牙暗咬,不住发功,誓要逼退那恼人的热流。



    张霈体内隐伏起来的异种能似也受到了这外来不速之客的打扰,倏的醒了过来,遇强则强的狂量不但完全消融了单婉儿传来的寒性力量,更是将一道热气反逼回去。



    “这是什么感觉,好奇怪!”发觉张霈体内突然涌来一股极热的暖流冲进自己身体,顺着奇经八脉流遍全身,单婉儿只觉身上陡然涌起了一阵既强烈而又陌生的快慰刺激。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酥麻、酸软、飘飘欲仙……好羞人……好想叫出声来……



    没等单婉儿想明白,那种让她欲仙欲死的快感仿佛一座从沉睡中猛然苏醒的火山,以无坚不摧之势爆发,浸袭她的身心。



    一颗仿如鹿撞的心儿剧烈的跳动起来,酥软的娇躯微微轻颤,圣洁俏美的脸颊上更是燃起一蓬绯红的火焰。



    单婉儿银牙咬碎,宁死也不愿发出那羞人的声音,但在张霈反攻入她体内那股混合了白蛇淫性的热流作用下,她的芳唇中仍溢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妩媚春吟。



    不明所以的张霈看着单婉儿脸上露出似痛苦似快乐的表情,疑惑道:“姑姑,你怎么了……”



    这种事情单婉儿怎么说的出口,自从几年前丈夫过世以后,一直独居的单婉儿就没有和任何男人发生过关系,虽然没有为亡夫守节的想法,但是由于并没有自己心仪中意的男子,所以若是真有生理需要的话,单婉儿往往也是与春兰、夏菏、秋菊、冬梅几个贴身俏婢虚凤假凰一番。



    粉脸绯红,呼吸急促,芳心纷乱,视线模糊,单婉儿运起素女玄心功抵御着在体内狂火的欲焰,勉强张口,颤声道:“我……我没事……”



    趁着与张霈说话的时候,单婉儿轻轻哼出一丝诱人的呻吟,然后低下臻首不敢看他。



    整个事情的始作俑者完全被蒙在鼓里,张霈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内力竟然还有催情的功效,这绝对有深入开发的必要。



    随着敏感的身体传来越来越难以忍受的快感,单婉儿整个身心都酥了,似乎有无数羽毛在她身上挑弄勾撩,让她全身上下难忍难耐。



    张霈终于注意到了单婉儿的变化,虽然不知明原因,但是他的眼睛却趁机大吃豆腐,饱餐秀色。



    比起楚素秋的丰腴身材,左诗的玲珑身段,单婉儿那艳绝人寰的身躯只能用魔鬼曲线来形容,配上她一副高高在上的华贵气质,宛如宠妃贵妇,光艳出尘,全无半分烟火气息。



    如云秀发和沐浴后散发着淡淡光泽的柔嫩肌肤,飘溢出一丝似麝非麝偏又让人深深迷醉的诱人幽香,一席秾纤合度的白色薄锦纱衣,衬得她春意昂然的脸颊,更是妩媚动人。



    若是有如此美女相伴,真是少活十年也甘愿,张霈心中暗忖朱元璋虽然贵为九五之尊,但是后宫三千佳丽能与单婉儿比肩的可能也只有陈玉真一人。



    单婉儿没有在江湖走动,否则江湖十大美人里可能又要再添一美。



    此时,俏脸羞涩万分的单婉儿已经不堪那剧烈的刺激,一只雪白纤手慢慢滑向下身裙摆,但当她不经意瞥到站在自己身前的张霈时,玉手却生生停在空中,誓问她怎么能在有旁人在侧的时候,做出如此失德的事情?



    呼吸越来越急促,单婉儿的神志都快要崩溃了,她是多么希望能够释放心底的欲望,追寻那极致的快感,可是现在张霈这个新收的徒弟就在自己面前,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下去,否则她这个师傅颜面何存。



    没过多久,单婉儿全身酥麻难当,身体一阵剧烈的悸动,香汗淋漓,她刚才的一番沐浴是白费了。



    “放……放开我……”明明是自己的手搭在对方的手腕上,但是俏脸绯红的单婉儿却让张霈放开她,此时她的忍耐力已经到极限了,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张霈微微一愣,不过很快便依言收回手臂,单婉儿立刻感到身上的酥麻感觉退散了不少,不过她的身体也软软的瘫靠在软榻上。



    之后,单婉儿随意交代两句,便打发张霈离开,嘱他回去休息。



    结果张霈整个晚上根本睡不着,脑子里翻来覆去的不是手三阴经、足三阳经,就是任脉、冲脉、阴跷脉、阴维脉……



    最后当迷迷糊糊的张霈终于有了睡意的时候,风情万种的单婉儿那诱人的俏颜又不住自脑海中浮现,其间交错着酥胸,翘臀,各种春意盈盈的场景……



    今夜注定无眠。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中卫资讯  临沧新闻  汕尾论坛  泰州地图  阜新地图  郑州地图  宜昌地图  张家口时尚  乌海旅游  安阳旅游  佳木斯论坛  阿拉尔地图  襄樊学校  七台河时尚  深圳学习  伊犁论坛  松原时尚  大丰地图  博尔塔拉资讯  昭通时尚  中山时尚  四平时尚  深圳学习  海西论坛  诸城旅游  阜新地图  金昌论坛  桐城学习  大兴安岭学校  海口新闻  黑河地图  安阳资讯  铜川学习  白山新闻  湘潭学习  金华娱乐  德宏时尚  郑州地图  益阳资讯  思茅新闻  钦州学习  淮北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重庆学校  廊坊时尚  西安娱乐  恩施学校  喀什资讯  十堰论坛  乌海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