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三章 美人儿师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东溟夫人的神情很镇定,动作也很优雅,完全没有初见的羞涩与惊慌。



    脑中一片空白,张霈傻傻的看着东溟夫人,脸上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仿佛自己是个柔弱无依的女子而对方却是面目狰狞的大汉。



    东溟夫人的动作自然而优雅,她轻轻拢了拢湿乱的秀发,动作赏心悦目,姿态撩人。



    “你跟我来。”东溟径直转身背对张霈走去,随着她莲步轻摇,成熟女人身体特有香气自美好的娇躯散发出来。



    张霈哭笑不得,看来是躲不掉了,看光了女人光溜溜的身体想就这么拍拍手说再见,果然是异想天开的想法,不过关键的是她究竟要把自己怎么样?



    “你还要傻愣到什么时候?气快过来。”东溟夫人悦耳而略带催促之意的声音再次自屏风后传来。



    男人真命苦,若是有女人在张霈洗澡的时候闯进来,他绝对不会将对方怎么样,还会大方的学着少帅寇仲的语气调侃对方,看一眼收一文钱,若是看了百多眼,就当五或六折收费,留下百个铜钱,便任你离去。



    丑媳妇儿终归要见爹娘,张霈咬牙跨过屏风,只见东溟夫人体态舒闲的斜卧在一张长长软垫上,绢裙轻薄,一手搅动着一缕从耳旁垂下的青丝,美目盯在自己身上。



    在东溟夫人眼中,张霈隐隐读出了一种名为危险的光芒,不要激怒对方,现在他可没有能力驾驭这匹诱人的胭脂马。



    “站着干什么?坐。”眼眸若不波的古井,东溟夫人纤手遥指地上柔软座垫,银铃般清脆声音响起。



    张霈也不客气,直接坐到东溟夫人所指的座垫上,是福不是祸,她还能吃了自己不成?



    “你三更半夜闯入我闺房究竟意欲何为?”东溟夫人的需阖的凤目肆无忌惮的将张霈从头到尾扫了个遍,声音微沉中带着魅惑,听来简直是享受。



    现在可还没到“三更半夜”,顶多“一更二分之一半夜”,不过张霈可不会傻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和对方争辩,他努力在脸上挤出最有诚意的微笑,语气诚恳道:“这……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我此时来见夫人香闺,是想与夫人商量一些事情,但是……”



    “有事相商?”东溟夫人娇艳无伦的俏脸微微一沉,凤目轻轻瞥了他一眼:“难道你白天推脱身体不适,就是为了晚上单独来找我商议事情?”



    这……既然都知道了又何必说出来?虽然不全是这样,但借口身体不适推脱对方却是不争的事实,张霈只能坦白点头。



    “那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东溟夫人的声音极富磁性,也没有严词喝问,但是那淡淡的贵气,却隐隐给人盛气凌人的压迫,这是久居上位,常年发号施令的结果。



    心中一动,何不干脆趁此机会道明来意,张霈心里踌躇,他的表情沉冷下来,脑中飞快的分析利弊,此时不说,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东溟夫人抬起臻首,秀目凝视着张霈,表情淡定,声音变得有些冷漠:“还是说你根本就是在骗我?”



    “我没有骗你。”张霈笑着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我希望夫人答应让我随飘香号到流球去。”



    东溟夫人没有想到张霈竟然会如此回答,搅拨秀发的纤指停了下来,如水般温柔的眼神瞬间锐利起来,紧紧锁住张霈的眼睛,低声问道:“流球虽然气候适宜,环境优美,但是毕竟是孤悬海外的孤岛,你为什么想到流球去?”



    无缘无故,张霈怎么可能突发起想要去流球,东溟夫人眼眸深处抹过一丝冰寒的幽光,他去流球究竟有什么目的?还是说他对东溟派有什么企图?



    东溟夫人果然睿智聪慧,瞬间将张霈的心思猜了个七七八八,但是她绝对想不到连她自己也是张霈的企图之一。



    张霈凝视着东溟夫人犀利的眼神,面不改色,声音沉稳道:“我现在是无家可归之人,天大地大自然哪里多去得,去流球看看异域风光这个要求也不算过分吧?”



    “这……”东溟夫人不知道张霈意图,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沉默了一阵,东溟夫人眼中倏然一亮,她姿势极其优雅的坐直娇躯,眼中秋意盈盈,柔声道:“你可愿意加入我东溟派?”



    张霈早已料到对方有此一问,嘴角扯出一丝邪意十足的微笑,张霈不答反问:“若是我加入东溟派,是否能不改名姓尚?”



    沉凝半晌,东溟夫人小嘴微张,语气坚决道:“这是先祖定下的规矩,我也无能为力。”



    东溟夫人会拒绝乃是意料中事,张霈不以为意的微微一笑,接着好整以暇道:“若是我愿意拜夫人为师,夫人可愿收下我这个徒弟?”



    “什么?”东溟夫人失声叫道,她完全没有想到张霈竟然会有这种天马行空,无从捉摸的想法。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张霈将东溟夫人刚才对自己说的话又原封不动的还给对方,真是个不肯半点亏的家伙。



    “这个问题容我考虑一下。”很快东溟夫人便镇定下来,她的唇角微微翘去,露出妖精般妩媚的笑容,一幅尽在掌握的模样。



    乖乖!如此美人儿还当什么师傅,干脆嫁给我当老婆得了。



    当听说对方还要考虑的时候,张霈立刻故态萌发,急声道:“夫人,像我这样谈吐大方、风度翩翩、才气过人、气势凌天、气质无双、天资聪颖,根骨绝佳的徒弟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了。”



    “有人这样赞誉自己的吗?”东溟夫人眼波流转,顾盼生妍。



    “我这可不是自夸,而是实事求是。”张霈看着眼前一姘一笑,无不透着慵懒风情的东溟夫人,一本正经的问道:“我只知道过分谦虚就是虚伪,难道夫人要逼我虚伪一次?”



    “你……你真是个无赖……”东溟夫人也不知为什么自己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不像责怪,倒像情人间的打情骂俏,说完以后连耳根都红透了。



    张霈注视着风华绝代的东溟夫人那张秀美的脸颊,看的痴了,一时间忘了说话。



    “你……你一直看着我干什么?”东溟夫人被张霈火辣辣的目光看的全身不自在,嗔怪道:“你再看……我就,我就……”



    张霈接口道:“有什么刑罚吗?最好不要掌嘴刮睑,给人看到实在有损颜面。”



    东溟夫人本来威吓示警,喻意是希望阻吓张霈不要太过放肆,没有想到他竟脱口而出那样的话来,一时怔在那里,反倒拿他没有办法。



    不知是想要报复张霈的无礼,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心中越想越气的东溟夫人干脆赌气,嗔怒道:“你不是要拜师吗?好,我答应你。”



    “快跪下拜师吧!”东溟夫人双腿并拢坐于舒适的软垫之上,模样优雅端庄,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眼中闪带着狡黠神色,语气中流露出一丝快意。



    以为成了我师傅就能压住我?将对方神情变化尽收眼底的张霈毫不在意的微笑道:“既然夫人愿意作我师父,在拜师之前还请你答应我一个小小的条件?”



    说话时,张霈故意拉长声音,同时还将小小两字读音加重。



    “你……”东溟夫人被气的说不出话来,心想:自古收徒之事便是师傅挑徒弟,徒儿为了拜师学艺,那是什么条件都依,什么苦差事都做。从来没有听说过拜师之前徒弟还要挟师傅答应条件的,简直岂有此理。



    看着东溟夫人清秀的脸颊浮现出一抹醉人的嫣红,张霈的心脏不争气加速跳动起来,那饱满鼓胀的酥胸随着急剧的呼吸,剧烈的起伏颤动,真是无比诱人的风景。



    面对嬉皮笑脸的张霈,东溟夫人几乎是将素女玄心功运至极限才勉强稳住心神,声音沉静道:“还没有拜师就敢跟师傅提条件?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样,说吧?”



    “其实以前我对自己的来历有所隐瞒,希望夫人不要见怪。”整理了一下思绪,张霈开始编故事了。



    东溟夫人淡淡的看了张霈一眼,脸上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也不出言打扰,任由他继续说下去。



    张霈将东溟夫人的反应看在眼中,差点没笑出声,好容易忍住不让笑声坏事,他咳嗽一声,道:“我曾拜一个老头为师,他自称古剑魂,是火云门的掌门,而我就是他的关门大弟子。”



    火云门?江湖上何时有这样一个门派,心中虽然疑惑,但是东溟夫人却没有打断张霈的话。



    “这个混帐老头说我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材,于是丢下一本破书让我自己练,接着就杳无音讯。可怜我胡乱修炼,身体虽然是强健了,但是却发挥不出体内的力量。所以我就发誓若以后再拜师学艺绝不再叫对方师傅。”张霈的故事倒是编的何乎情理,不愧是网络写手出身,虽然是扑街的。



    东溟夫人微微一愣,问道:“这又是为什么?”



    张霈想都不想,张口便答:“我这人有个坏习惯,睡觉时爱说梦话,若是晚上我做梦时,骂我那个混帐师傅,岂非连新师傅也一并骂了。”



    东溟夫人笑意嫣嫣,点头道:“我答应不逼你叫我师傅便是,但你又如何称呼为师?”



    还没有正式拜师你就已经自称为师了?张霈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决定偷师扬过,有一个现成的榜样在自己面前,张霈可不会客气



    张霈笑道:“拜师以后我就叫你姑姑好了。”同时心中所想却是:如果你愿意让我称你美人儿师傅我也不介意。



    “姑姑?”东溟夫人本能的想要开口拒绝,但是最终还是答应下来。



    张霈当下学着电视里看过的武侠片里的场景,肃然的跪下磕头行拜师大礼,心中暗忖如何将眼前这个美人儿师傅弄到床上去,俗话说学无止境,达者为师,到时候盘肠大战三百回合,谁叫谁师傅还不知道呢?



    拜师时徒弟一般都会发誓以表忠心诚意,不过发誓与张霈来说就和常人一日三餐没有多少分别。



    张霈伸出三根手指,斜指苍穹,立誓道:“自即刻起,弟子张霈拜姑姑为师,不违师命,违者天诛地灭,若是谁敢欺侮姑姑,我绝对要他死无葬生之地。”



    张霈心中暗自嘀咕,敢动我张霈的女人,我绝对要你死的难看,接着转念又想,不知道夫命和师命哪个大些?



    行礼发誓以后,张霈即刻站起身来,看着自己的美人儿师傅笑道:“徒儿张霈,江湖人称‘邪少’,敢问姑姑高姓大名,究竟是哪路神仙,练的什么功夫?”



    东溟夫人“噗哧”一笑,声音娇柔清脆,似乎发现这样有失师傅颜面,旋又板起俏脸,嗔怒道:“你说的什么话,有你这样和师傅说话的徒弟吗?”



    张霈严肃的指了指自己,意思是说你眼前就有一个,东溟夫人突然有种千年道行一朝丧的感觉。



    “姑姑,你笑起来真好看。”张霈是越叫越顺口了,而且他听他言词哪里有半分徒弟的样子。



    “不准贫嘴。”东溟夫人绷紧俏脸,不过瞬间又冰容解冻,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喘着气道:“收了你这个宝贝徒弟,我这个师傅以后的日子可就头疼了。”



    虽然已不是豆蔻年华,但是哪个女人不喜欢听人称赞自己的容貌,但是东溟夫人身份尊贵,即使面对流球王,她也无须跪拜行礼,寻常人在她面前说话都战战兢兢,哪里像张霈这般谈笑风生,镇定自若。



    张霈笑道:“姑姑,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东溟夫人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忽然低声道:“姑姑原名叫单婉儿。”



    听东溟夫人自称姑姑,张霈一时没忍住,笑出声来。



    这成何体统,徒弟竟然敢取笑师傅,难道天要塌了吗?



    东溟夫人俏脸泛起大片红霞,使她更显风情妩媚,娇艳欲滴,尤其那对深邃的秀眸春意盈盈,勾人魂魄。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桐城学习  松原时尚  钦州旅游  恩施学校  黔南地图  钦州学习  十堰论坛  汕尾论坛  潜江地图  白山新闻  沧州学校  郑州旅游  深圳学习  诸城旅游  那曲地图  连云港旅游  临沧新闻  烟台论坛  徐州旅游  泰州地图  烟台论坛  临夏新闻  重庆学校  林芝地图  徐州旅游  北海资讯  大兴安岭学习  大庆论坛  重庆学校  三明时尚  南通时尚  海口新闻  铜川学习  临汾新闻  宜昌地图  海西论坛  博尔塔拉资讯  佳木斯论坛  潍坊资讯  松原地图  四平时尚  娄底资讯  长沙娱乐  十堰论坛  大兴安岭论坛  衡水新闻  酒泉论坛  襄樊学校  西安娱乐  眉山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