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章 东溟夫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只见一位明艳动人,有若九天仙女的绝世美女,以其绝美的姿态,面朝张霈盈盈一福。



    张霈仔细的看着眼前女子,她的长发高高梳成马髻,六枝雕凰金钗分插左右,垂下六串晶莹剔透的珍珠配饰,妙曼身段凹凸有致,蛮腰盈盈似不堪一握,玉项修美白皙,肌肤似雪,神态妩媚,恍若神人。



    一双灵眸深邃若明镜幽湖,明艳照人,实在是勾得人三魂悠悠,七魄荡荡。



    她身穿罗衣不知是用何物织成,随着她轻盈优雅的玉步仙姿,一段嫩藕般雪白的小臂露了出来,自罗裙下也能看见她雪白的足踝。



    最使人迷醉的还是她成熟女人特有的妖娆丰姿,张霈仿佛置身仙境。



    只见漫天遮日的黄沙之下,晚烈日炎炎,绿意盈盈,似有似无的花香,虚无飘渺的歌谣。



    一望无际的沙漠之中,突兀地走来一个绝妙的女子,盈盈地对你痴笑,举手间仙姿妩媚,顾盼间风情万种。仿佛整个天地世界瞬间荡然无存,空气中弥漫着近乎于原始的诱惑气息。



    张霈看得心动沉迷,双眼迷离,哪还知人间何世。



    “累张公子久候了。”接着一把娇滴滴,仿若天籁的女声在耳旁响起。



    “姐姐真漂亮。”谁也没有想到张霈开口第一句话就如此直接而不加掩饰的赞颂对方的美丽,真不知该说他真情流露,还是色胆包。



    美人微微一愕,神色不变,似不以为许,意态慵闲地走到张霈身旁的一张长榻上,散发着浓郁芳香的娇躯轻轻盈盈的坐了下去。



    虽然未着鞋袜,但是那无瑕的纤足却是片尘不染,白皙的令人眩目。



    幽兰般淡雅怡人的体香淡淡的飘入鼻端,张霈心中欲望猛的腾起,只想将眼前美女压在身下,在她无与伦比的玉体上寻幽探秘。



    “敢问公子姓名,是何方人氏?”美人黑白分明,似蒙上了一层迷雾的动人眸子上下打量着张霈,清脆悦耳的声音已传入了耳内。



    此时正近距离细看美女的张霈发现,此女简直是人间极品,绝对是男人床上的恩物。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乖乖不得了,张霈心中暗忖古人所说的倾国倾城,红颜祸水想来就是这级别了,绝对是自己有生以来见过的第一美女。



    张霈一时间看得神为之夺,露出色授魂与的神情,仿若身在云端,不知人间几何,忘了回答。



    “公子……”见张霈如此反应,眼前美女也不着恼,继续问道。



    心中一凛,张霈终于回过神来,暗道自己对女色还真是没有一点抵抗能力。



    张霈急忙收起色心,连声道歉:“在下失态了,望切莫见怪。”



    这种情形美女似已见得多了,张霈不是第一个,相信也不是最后一个,只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对这个初次见面的人会摘下面纱,让他一睹自己真容。



    美女微笑介绍道:“妾身姓单,公子称呼我东溟夫人好了。”



    张霈身躯一震,虽然掩饰的极好,但仍然骗不过东溟夫人的秀眸。



    单这个姓氏原本就稀少,她现在又自称东溟夫人,难怪飘香号和流球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张霈现在若是还不知道对方身份,那简直可以跳海喂鲨鱼了。



    竟然是流球岛东溟派的人,但是张霈对东溟派的记忆只停留在隋末唐初的时期,宋元两朝并不了解,难道经过了如此长的时间,这个帮派仍然存在?



    皓齿微露,东溟夫人轻言浅笑:“公子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明明已经从韩宁芷那里知道了张霈姓什名谁,但东溟夫人似不希望张霈知道这点。



    张霈不知对方心意,面上不露丝毫破绽,微笑道:“在下张霈,只是一名微不足道的江湖小子。”



    东溟夫人镇定自若,淡淡道:“公子似乎不像中原人氏?”



    张霈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将自己的在翟雨时面前胡诌的内容重复了一遍,东溟夫人安静的听着,不置可否,给人一种捉摸不定的奇异感觉。



    东溟夫人望着张霈,蹙起黛眉道:“东溟派已久未在江湖走动,可是看公子的样子似乎听说我派?”



    果然瞒不过对方,张霈淡淡道:“不敢隐瞒夫人,家祖在隋朝瓦岗军中曾任先锋大将,后来归顺唐皇三子李世明,在他天策府帐下听令行事,所以在下的确听说过一些关于东溟派的事情,只是刚才骤然听说夫人姓单,又自称东溟夫人,一时间不敢确信而已。”



    打人的功夫还不怎么显山露水,不过张霈骗人的功夫却已经是如火纯青了。



    东溟夫人露出恍然神色,轻声道:“不知公子对我东溟派了解多少?”



    “东溟派位于一座叫琉球的大海岛上,派内以女性为主,派内分男女两系,女以单为姓,男则姓尚。”张霈整理了一下思路,挑出了那些敏感的不能说的内容,恭敬的回答道:“根据先祖的记诉,东溟派是以打造贩卖兵器为营,江湖上有名的神兵利器有多件都是出自贵派。”



    张霈装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半晌后才恍然道:“贵派每三年会到中原一行,接受各大帮派的武器订单。”



    东溟夫人动容道:“没有想到公子竟然对我东溟派如此了解,我派虽以武器经营为生,但开唐盛世,天下太平,这生意也就被搁下了,之后又因为一场突发的变故,我派其实已经很久没有踏足中原了。”



    张霈脸上露出震惊之色,心中想到,我还知道你们东溟派女系有四大护法仙子,男系亦有护派四将,而每年春分时分你们会到沿海郡县挑选少男到琉球去,男子若归入东溟派,也要改名姓尚。



    至于东溟派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东溟夫人没有说,张霈自然也无从得知。



    东溟夫人似乎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眼中交织各种复杂的情绪,张霈则趁机贪婪的欣赏她碧月羞花的娇颜。



    不论倚门斜靠,或是正襟端坐,东溟夫人身上似乎都蕴藏着一团难以掩饰的火焰。



    柳眉修长,灵眸顾盼流离,她精致的五官散发着诗一般细雅的风韵,那白皙的皮肤散播着一种耀眼的光彩,每一分、每一寸,闪耀着一种不经一触的挑逗。



    张霈最初还只是偷偷欣赏,但是越看越是情难自禁,最后则是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起来。



    东溟夫人的美,不是一幅单纯而呆板的画卷,不是一团精致而零乱的丛花,欣赏她的美,就是细细品味那种躯体所无法包藏的诱人。那种顾盼之间惊世绝代的风情,像一根鲜红诡异的长羽,时时挑弄勾撩,令人血脉贲张,欲言又止。



    我要她,我要得到这个女人,不管付出任何代价我都要得到这个女人。张霈心中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涌起如此大的渴望。



    直到门外响起轻轻地敲门声,东溟夫人才回过神来,看着眼睛正落在自己耸挺的酥胸的张霈,俏脸飞过一屡红霞。



    其实以东溟夫人的养气功夫,根本不可能在张霈面前失态,东溟派《素女玄心功》最重涵气养息,虽然比不上慈航静斋《剑典》剑心通明,不动如岳的境界,但放在江湖上也是少有的奇功绝艺。



    张霈身上有种特质,说话行事都透着真诚,仿佛天性使然,即使他举止轻浮,言行孟浪,也让人不愿着恼重责。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东溟夫人轻声咳嗽一下,柔声道:“妾身怠慢公子了。”



    自己浮华的模样被一个绝色美人儿看了去,张霈脸皮再厚也有觉微微有些发烫。



    张霈急忙尴尬道:“是我得罪了姐姐才是真的,我不应该偷看姐姐的身体,但姐姐真是我见过世间最美丽的女子。”



    张霈倒是挺老实的,不过越是老实,东溟夫人越是受不住他火辣的目光,素女玄心功也抵不住这样赤裸裸的话。



    张霈这个名字很陌生,虽然东溟派已经久未在江湖走动,甚至很多人已经遗忘了在大海上还有这么一个门派,但是东溟派在中原大陆一直都有秘密的机构进行情报的收集,这是东溟派的一个秘密。



    而且李世明将大唐境内治理的天下无贼,难道要这一个靠贩卖武器为生的组织喝西北风去?他们当然也有经营其他行业的生意,只是这些都是暗中进行罢了。



    以张霈为避免撞上巨舶时展现出的身手和头脑,这个人根本不可能是一个默默无名之辈,但是如果他真是名动江湖的人物没有道理自己不知道这个人啊?



    难道张霈真的只是一个初出江湖的无名只辈?为何自己在他面前竟会有种进退失踞的感觉,难道是因为素女玄心功与那门玄妙功法并练出了岔子?



    东溟夫人面上虽然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可是心中已经暗暗震惊。



    张霈可不知道眼前的美人儿在想些什么,只见她美目中艳光流转,顾盼生嫣,半晌后张霈才淡淡提醒道:“夫人,似乎门外有人求见?”



    东溟夫人心中一凛,心中越是不在意,却越是着了痕迹,强运素女玄心功排除杂念,接着微微一笑,朱唇微启:“有什么事?”



    一把娇俏的女声答应道:“夫人,膳食已经准备好了。”



    “知道了。”东溟夫人转而望向张霈,语气淡然轻柔道:“公子在海上漂泊一夜肯定饿了,请随妾身入席。”



    民以食为天,还是先添饱肚子再说,但是现在还必须弄清楚一件事情。



    张霈露齿笑道:“夫人,我能不能先去看看我妹妹?”



    东溟夫人也不留拦,微微点头,应允道:“我让春兰替公子引路。”



    说完,素手轻轻拍了两下,木门滑开,张霈最初见过的那名美婢盈立门外,轻声道:“公子请随我来。”



    张霈向东溟夫人高一声罪,随着春兰去了。



    在韩宁芷休息的舱屋外,张霈向春兰谢道:“谢谢姐姐引路了,请姐姐在这里稍等片刻。”



    “公子千万不要再这样唤我了,若是让夫人听见,我是要受责罚的。”东溟夫人不带面纱接见张霈,显然是没有将他当作外人,春兰虽然是得宠的丫头,可是此时也不敢乱了规矩。



    张霈打开舱门,举步而入,接着随手将舱门合上。



    可是当他的目光移到柔软的床榻之上时,整个人立刻傻掉了。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襄樊旅游  白山新闻  重庆学校  迪庆旅游  张家口时尚  海口新闻  三亚论坛  佳木斯论坛  六安论坛  博尔塔拉资讯  大兴安岭学习  安阳资讯  宜昌地图  深圳学习  恩施学校  眉山旅游  湘西旅游  咸阳论坛  伊犁学校  大庆论坛  盘锦学习  大庆论坛  喀什资讯  伊犁论坛  昭通时尚  许昌学习  益阳资讯  临汾新闻  金华娱乐  安阳旅游  商洛论坛  烟台论坛  徐州旅游  临夏新闻  沧州学校  七台河地图  嘉峪关旅游  郑州旅游  四平时尚  海口新闻  那曲地图  淮安新闻  海西论坛  襄樊学校  佳木斯论坛  潍坊资讯  吴忠旅游  怒江论坛  钦州旅游  临汾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