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六章 骇浪惊涛救美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霈和韩宁芷两人保持着尴尬的沉默,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韩宁芷更是将可爱的小脑袋都掩进了锦被。



    “你好好休息,我去看下外面的情况。”最后张霈丢下这么一句话以后就离开了,不过那背影却有着说不出的狼狈。



    海上的风更大了,而阴沉的天空已经无法辩识方向。



    不过“水蛟”号上除了张霈这个“外”人,其他水员都深知目前的危险处境。



    在大自然无可抵御的威力面前,若说不害怕那纯属扯蛋,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你再高的武功也敌不过暴风雨,这个时候经验和智慧比武功更有用。



    众人在谢成就和杨权的指挥步下,紧张而有条不紊的各自行动起来,“水蛟”号摇晃的频率也开始增加。



    怒蛟帮的人虽然不见得人人都有扎实的内功底子,但说到水性,相信江湖上能够胜过他们的还不多,洞庭湖练就了他们坚毅的性格和良好的水性。



    张霈双脚仿佛两柄锋利的锥死死的钉在甲板上,始终保持着身体的重心,任船随着海浪急风摇晃起伏,他的身体却总能通过肌肉细微的震动,调整状态,适应变化。



    一个高达十丈的大浪猛然袭来,粗实的绳索“啪”的一声被绷断,甲板上一个巨大的货箱斜冲着撞碎横栏,被卷进海中。



    看见张霈从船舱里出来,谢成就大声叫道:“张兄弟,你还是回船舱里去吧,这里太危险了。”



    张霈是上官鹰特别关照的关系户,谢成就当然不愿意看见他出什么意外,在暴风雨中,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脸上露出一副自信的神色,张霈淡淡道:“谢大叔,为什么还没有看见海岛的影子,我们的方向会不会……”



    虽然话没说完,可是谢成就却知道他的意思。



    谢成就一边忙着指挥水员,一边苦笑道:“我只能保证最初我们航行的方向绝对没错,但是现在风高浪急,我们是否偏离航道了只有老天才知道。”



    两人正在交谈中,一重巨海浪迎面打来,仿佛一只妖兽般扑在后甲板上,“水蛟”号船首被高高抬起,又被一重紧接而至的巨浪狠狠拍落,船舱里和甲板上没有固定的物件纷纷四处滚动。



    张霈伸手拉了谢成就一把,堪堪让过一个从他身旁滑过的巨大货箱。



    “谢大叔,还是让我留在这里帮忙吧!”张霈虽然没有任何航海的经验,不过他相信自己的反应和身手绝对能够弥补经验的不足。



    现在大家是真的同在一条船上,同生同死,谢成就咬牙点头道:“好,不过要注意不要被浪卷到海中去了。”



    狂风夹杂着暴雨劈头盖脸的打下来,“水蛟”号随波逐流,不停的向着前方未知的方向颠簸前行。



    张霈第一次踏上“水蛟”号的时候惊叹于它匪夷所思的高大船身,不过在汪洋大海中,它便只是沧海一粟。



    “小心。”张霈话刚说完,一个大浪猛的袭来,虽然众人都身摇脚晃,不过却没人摔倒。



    张霈虽然有心帮忙,不过却是不知道应该干什么,好在不懂就问一向是他最大的优点:“谢大叔,我能够做些什么?”



    谢成就看了张霈一眼,沉声道:“你去帮杨权。”



    杨权此时正主舵手身旁,眉头紧锁,锐目不断寻戈着狂暴急乱的海面,虽然不知道具体的航道路线,可是能够通过水流大致判断方向。



    见张霈走到自己身边,杨权抬头问道:“怎么了?”



    张霈直接道:“有什么我可以帮忙吗?”



    “你?”杨权思忖了一阵,他和谢成就怀着同样的想法,但是转念又想到他的武功,终于还是点头道:“在暴风雨中只要稍有差池就会送了性命,我希望你能够尽最大努力救助那些失手的兄弟。”



    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若是没有敏锐的判断和适时出手的勇气,别说救人,连自己也会被搭进去。



    但张霈却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下来,这同样原于他对自己自信,男人可以没有容貌身世,没有钱财权势,但绝对不能没有尊严与自信。



    “轰隆隆!”天空炸响一道惊雷,雨越来越大,还在甲板上的人都已衣衫尽湿,再被冰寒刺骨的海风一吹,湿透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凉飕飕的,这滋味绝不好受。



    暴风雨的可怕绝对比看美国大片来得刺激,此时张霈深深体会到这一点,虽然不是自己甘愿的。



    雨越下越大,接连不断的翻天巨浪,凶猛的拍击着船身,仿佛不堪忍受海浪无情的蹂躏一般,船身发出痛苦的呻吟,只是这细微的声音迅速被淹没在响彻天地的电闪雷鸣中。



    “把帆降下来,保持平常三分一的速度。”空中响起谢成就粗暴的声音,这个时候,没人能心平气和的行事和说话。



    听到命令的怒蛟帮众没有任何耽搁,依令而行,要在暴风雨中活命,所有人必须毫不犹豫的在第一时间执行指令。



    松开绳索,船帆降落一大半,张霈感到船行速度明显减慢,虽然船身的摇晃也减少了一些,但是这样何时才能蹬岛靠岸。



    风在吼,雨在啸,船身在摇晃。



    视线已经模糊,张霈已经是靠着灵锐的感觉来判断事物。



    一个二十丈高的惊天巨浪仿若海底猛然窜出的无间妖魔般,张牙舞爪的扑上甲板,掌船的舵手身躯猛然一晃,松开了紧握的船舵,好在他为人还算机敏,虽然身体被摔了出去,可是双手却死死抓住船沿的栏杆。



    全神贯注观察海面水流变化的杨权眼明手快的抓住船舵,重新掌握“水蛟”号的控制权,同一时间只听“啪!”的一声,栏杆抵受不住肆虐的风浪,被折断卷向海中。



    电光火石之间,张霈随手扯过一根粗实的绳索,身形已经猛的向着舵手落水的方向冲去,将绳索捆绑在自己腰间,张霈奔到栏杆断裂处,纵身一跃,大手一挥,绳索的另一头灵蛇般缠向落水舵手的腰身。



    但是由于冲力过大,船身又不住摇晃,发力狂奔的张霈哪里停的下来,竟然和那名落水舵手一起被一个袭来的巨浪卷向大海深处。



    张霈心中一惊,他***,刚才脑袋一热,学雷锋逞英雄把自己也搭进去了,现在身在空中无法借力提气,这无缝无隙的船身连个抓的地方都没有。



    千钧一发之际,张霈左手猛然发力,将落在大海中的舵手拉向自己,同时右手捏掌成刀,出手如电,掌若利刃,一声大喝:“破!”



    手刀轻易撕裂厚实的船身,化刀为掌,张霈的右手死死扣进船身,同时左手将那名自海中拉起的舵手紧紧挟在腋下。



    一丝殷红的血液顺着碎裂的木屑渗出,不过很快就消失在风雨中,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看见张霈和舵手都有惊无险,杨权和谢成就心中高兴,同时又各自震惊,这“水蛟”号的甲板可不是寻常之物,乃是百年以上的铁桦树。



    树皮呈暗红色或接近黑色,上面密布着白色斑点,坚硬度比橡树硬三倍,甚至比普通的钢硬都要强一倍,是世界上最硬的木材。



    若非神兵利器,寻常刀剑劈砍难伤,谁知张霈手上功夫如此骇人,而且他也曾以掌头硬悍戚长征快刀,看他年纪轻轻,也不知道这武功是怎么练的。



    谢成就艰难的走到断裂的栏杆处,将张霈和那舵手拉了起来,张霈的手指血淋淋的一片,不过好在没有伤到骨头,只是一些皮外伤。



    “谢大叔,还没看见小岛的影子吗?”张霈将已经昏厥的舵手交给谢成就,随手扯破衣衫缠裹在自己手上,做着简单的包扎处理。



    谢成就摇头苦笑道:“我们的速度已经慢下来了,而且大家的力气也耗的差不多了,能不能平安就只能靠老天了。”



    “不好了。”舱底隐隐传来水手的声音,“船侧被暗礁开了一道口子,开始渗水了。”



    有暗礁说明这里附近肯定有海岛,可是没有想到屋漏又逢连夜雨,居然在这个时候触礁渗水。



    “将船帆落了,除了舵手其他人全部进船舱去,想办法将裂缝堵住。”谢成就果断的下令,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必要加速了,只要大致方向不错,很快就能够被海浪送海岛上,但前提是船能够坚持到那一刻。



    “糟了。”张霈突然想到,韩宁芷还在底舱,刚才一时情急,竟然将她忘了。



    担心韩宁芷会发生什么意外,张霈想都没想,立刻向着船舱奔去,在暴风雨中竟然还敢在甲板上用轻功奔走,果然是不知者无畏啊!



    张霈冲到船舱处,发现船员们都已经退到了倒数第二层的船舱,不过唯独不见韩宁芷的身影。



    “水蛟”号的设计很独特,若是发生漏水的紧急情况,可以通过封闭通道达到阻拦海水侵袭的目的,这相当于现代某些高级船只才有的特殊设计,难怪郑和能够无惊无险的七下西洋,明朝的造船技术已经远超当时任何世界上国家。



    “那个小姑娘怎么样了?”张霈拉开舱底的隔板,发现水大概已淹没到腰身位置。



    “木门被东西堵住了,在水中无法运气发力,我们没有办法破门救人,而且水渗的太快了。”一个船员一边用木盆排水,一边回答道。



    张霈心中大急,不过也没有责怪他们,毕竟不能为了救一个人而搭上全船人的性命。



    “如果在水完全淹没底层之前我还没有回来,你们就不用等了,直接封闭隔板船舱。”虽然理解,但是张霈却没有顾及许多,他从打开的隔板一跃而下,逆流向着韩宁芷的房间游去。



    怒蛟帮众甲:“真是一条好汉。”



    怒蛟帮众乙:“英雄出少年。”



    所以船舱中的怒蛟帮众同时点头附和,但是如果他们知道张霈下去救人的时候脑中想的是自己一床三姐妹的大计时,不知他们会作何想。



    舱底黑灯瞎活的什么也看不见,张霈是第一次蹬船,对这里的结构很不熟悉,只能凭记忆中的方向前进。



    眼见海水越渗越高,不过张霈总算是没有找错位置,成功到达韩宁芷所在船舱。



    木门果然被什么东西卡住了,难怪那些船员没有办法,以张霈的力气都打不开,再加上时间紧迫,他们能有办法弄开才怪。



    张霈估计是海浪摇晃船身移动了屋子里那巨大木柜,这才将门挡住,那柜子虽然不是铁桦树,但也是上等的楠木,这坚硬程度也不一般。



    已经没有时间在耗下去了,张霈深吸口气,缓缓呼出,鼻息滚烫炽热,来回几次,感受着空气在自己内府中顺着血管筋脉流遍全身,丹田处的气旋急剧旋转扩张,骤然间,弹性极佳的肌肉坚硬若铁。



    松开包裹在手上的布条,张霈劲贯双脚,立马沉腰,右拳紧握,在手臂缓缓向后移动的过程中,体内气旋分出一股劲道注入拳头,力量在无声中汇集凝聚。



    闭住口鼻呼吸,张霈眼中猛然神光大放,拳上竟然带着淡淡的赤茫,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没有耽搁,张霈吐气发声,暴雷悍岳,右拳仿若一道凛冽狂飙,破开水的阻力,发出连绵不绝的低沉声响,狠狠轰在木门上。



    无声无响,拳头与木门接触的时候居然没有发出连一点声音,不过以张霈的攻击点为中心,绽开了一朵美丽妖艳的血花,一道道龟裂的细痕交织在一起,仿佛一张支离破碎的蜘蛛网,血再次被海水淹没。



    “砰!”接着是一声极度压抑的沉闷声响,高大的楠木衣柜承受不住张霈巨大的轰击力道,猛的整个弹飞撞击在船壁上,木门上则只是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



    看着鲜血淋漓的伤口,张霈暗忖以后有机会还是弄柄覆雨剑,飞翼剑什么的带在身上。



    来不及关心自己的伤势,张霈猛的推开木门,入眼的是一张梨花带雨的俏脸。



    韩宁芷无助的站在床上,海水已经淹没到大腿位置,船身被暗礁破开的裂缝正在她的房间,难怪没有办法堵住破洞补救,木门被卡死,韩宁芷出不去,外面的人也不能进来修补船身。



    “张大哥……救我……呜……救救我……”看见张霈之后,韩宁芷哭的更厉害了,不过却是喜极而泣。



    “宁儿,不要害怕,我来了。”张霈游到韩宁芷身边,她仿佛乳燕归巢般投入他的怀中。



    好在韩宁芷没有出事,张霈抱着她就准备离开,谁想那原本不是很大的裂缝因为刚才被楠木衣柜狠狠的撞了一下,竟然猛的暴裂而开。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嘉峪关旅游  淮北地图  诸城旅游  阜新地图  铜川学习  西安新闻  中山时尚  烟台论坛  桂林学校  娄底资讯  吴忠旅游  三亚论坛  中山时尚  黄冈旅游  咸阳论坛  烟台论坛  那曲地图  徐州旅游  大丰地图  桐城学习  林芝地图  大兴安岭学习  徐州旅游  辽阳旅游  潍坊资讯  黔南地图  襄樊学校  临沂资讯  恩施学校  乌海旅游  伊犁学校  松原时尚  海口新闻  临沂资讯  淮安新闻  郑州地图  汕尾论坛  益阳资讯  张家口时尚  思茅新闻  汕尾论坛  广安学习  林芝地图  安阳旅游  济宁新闻  松原地图  衡水新闻  海西论坛  盘锦学习  金昌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