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四章 作茧自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霈最近的小日子过的相当舒怀惬意,虽然略显平静了些,可是他却喜欢这种平静。



    但是没有人知道这平静能够持续多久?没有人知道。



    左诗对张霈的态度俨然是妻子对待自己丈夫,说话声音温温柔柔,行事又总是那么体贴,虽然并没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但是相对于没有任何进展的楚素秋,张霈已经相当满足了。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白驹过隙,一去不返。



    张霈一生中时间过最的最慢的日子可能就是坐在教室里,咬着笔头考试,暗骂出题老师是猪头的时候。



    日落月升,日子在幸福中很快过去了一个月,张霈即将离开怒蛟岛,而当他再次回来的时候已是物事人非。



    布置古色古香的偏厅里,一张雕花梨木八角桌上,摆放着几盘精雅的菜式。



    “诗儿,你烧的菜真好吃,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张霈赞不决口,吃相更是不敢恭维。



    “真的有那么好吃吗?”左诗皱了皱可爱的瑶鼻,眼中满是隐藏不住的笑意:“好吃你就多吃一点。”



    张霈连连点头,手中筷子频频出动,仿佛三天三夜没有吃过东西一样。



    左诗俏脸笑意盈盈,声音温柔:“你慢点吃,又没有人和你抢……慢点慢点,小心被噎着……”



    在这个女性没有权利的王权时代,男人就是家天,所以当丈夫去世的噩耗传来的时候,左诗原本以为自己这一生已经没有希望了,可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么一个男人闯进自己的心里,为她带来欢乐与温馨。



    左诗心中淌血的伤口随着时间的消逝已经慢慢愈合,她的心不在封沉紧闭,而是向着张霈敞开。



    张霈不但对左诗千依百顺,宝贝的不得了,对雯雯更是好的没话说,他每天都会抱着小雯雯讲故事,虽然只有两岁的雯雯连话都不会说,可是张霈却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教她说话。



    看着可爱的雯雯咿咿学语、蹒跚迈步,左诗终于将一切烦恼都抛之脑后,她要迎接新的生活与生命。



    人的声音真的可以传到千里之外吗?女子真的能够不依附男人独立生活吗?难道《一千零一夜》真的有一千零一个故事?左诗越是和张霈相处,越是被他与众不同的言行吸引,他真和其他人不一样,说话做事透着发自内心的随和与自然。



    《白雪公主》、《睡美人》、《灰姑娘》,他怎么知道这么多美丽动人的故事?张霈虽然肚子里没有多少墨水,舞文弄墨的造诣难蹬大雅之堂,可是随便说两件后世的事情出来,却也能够达到哄左诗开心的目的。



    热情、体贴、关怀、温暖,冰山在融化,左诗的敞开的心房渐渐被张霈的身影占满,而她自己却深在局中,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其实自己已经对张霈暗生情素。



    看着左诗双手撑住下颌,轻轻的支在桌上,艳若桃李的庸懒模样,张霈心中满是幸福的感觉:“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



    这倒不是张霈刻意说好话讨好左诗,以前张霈都是在学校食堂用餐,食物的品质可以归纳成:质量差、份量少、价钱高,而毕业以后张霈的生活更是穷困潦倒,沦落到每天吃泡面过活,现在天天能够享用左诗下厨烧的菜肴,这简直就是天堂。



    楚素秋虽然也烧得一手好菜,可是比起左诗来却也要差上三分,毕竟楚素秋是江湖侠女半途专职的,而左诗却是小家碧玉,自幼便开始学习针线女工,烧饭做菜。



    男人总是摆脱不了色字当头的思考方式,讨老婆的标准更是众口一词——美女。而且总是幻想着有天突然有个仙女拽住他,宣布要和自己双宿双飞,百年好合,把其他人羡慕得无地自容。



    美女看着虽然赏心悦目,但是美女能够当饭吃吗?不能,于是男人不但贪恋女人的美貌,更奢望着女人能够贤良淑德地亲近庖厨,相夫教子。最后的结果却是落入了迂腐的传统窠臼,老婆的标准:出得厅堂,入得厨房。



    但是现代社会里,美丽的女人却很少愿意这样做,尤其是那些有些姿色的,比如张霈的前女友就什么家务都不会做,唯一会的菜式就是蛋抄饭,饭抄蛋。



    一旦出了厅堂,想要她们回到厨房的可能性就极小,即使回去了,也没有几个乐意给臭男人服务的。



    某些缺乏供养能力又走了狗屎运的男人,请回一尊天仙,然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仙女在烟熏火燎中变成黄脸婆,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天理不容。



    另一个严重的问题是:即使没有天仙容貌,现在的女人们还有智慧和知识。别说厅堂,就是登上万人讲堂,也不过是小菜一碟。



    这样的女人更是视传统为大粪,凭什么在那么多人面前高谈阔论,意气风发之后,还要洗衣服做饭?又用不着男人供养,说不定心情好了,还能养个男人。



    所以张霈现在是幸福的,左诗完全符合贤妻良母的标准,即使以最挑剔的眼光,仍然没法否定她是最适合的娇妻人选。



    张霈用高瞻远瞩的伟大战略性眼光看问题,知道自己以后老婆肯定不会少,于是乎狠狠的敲诈了薛明玉一笔,虽然不知道具体数目有多少,可是相信绝对够他挥霍一生了。



    张霈发现自己现在是越来越喜欢左诗了,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若是有谁要是伤害了她,张霈就算是用牙齿咬也要咬死对方。



    从头到尾左诗都没有动筷子,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张霈风卷残云般扫荡着桌上的菜肴,声音柔柔道:“你真的那么喜欢我做的东西?”



    “喜欢,太喜欢了,一辈子都喜欢。”张霈一个劲的点头,声音含糊不清:“等清泉流溪酿出来以后我就更喜欢了,到时候我们将酒楼开遍大江南北,每天限量发售,谗死那些酒鬼。”



    这人真是的,说着说着就没谱了。左诗心中甜蜜,俏脸上笑意盈盈。



    晚饭过后,张霈又陪着雯雯玩耍,这哄孩子的事情他以前还真没做过,可是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就闭着眼睛做了。



    左诗现在的身份是张霈的准媳妇儿,雯雯就是他张霈的宝贝女儿,他当然是呵护倍至,疼爱有加。



    洞庭湖边,风景怡人,景色秀丽。



    张霈将雯雯抗在肩膀上,雯雯的小手在他头上又扯又抓,呵呵直乐。



    不过这难得的安宁日子终于被打破了,正在此时一个蓝衣侍卫突然叫住了张霈,并告之他上官鹰有要事相告。



    无事不登三宝殿,张霈暗忖上官鹰找自己干什么,难道又想邀我加入怒蛟帮?



    要想出人头地无外忽五条途径:经商,入士,参军,黑道,白道。



    商人在古代没有什么地位,张霈是肯定不会选的,就连他毛笔都握不好想要入士也是不可能,参军打仗虽然不惧,可是却要四处征讨,黑道现在又太危险了,一旦上了怒蛟帮的船,要想下来可就千难万难了,而要时常面对白道那些虚伪的人,张霈又实在做不来。



    不过似乎还有一条途径——黑榜。



    多想无益,去了就知道了,张霈答应一声,将雯雯送回左诗处。



    一路无话,张霈与蓝衣侍卫一同向着上官鹰住处走去。



    上官鹰的住处离凌战天的屋子不远,不过和左诗的家却是一北一南,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



    渐渐行近,道路两旁密集的建筑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疏落有致的精巧房舍,这里住的都是怒蛟帮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混黑道比的是实力,你比别人强,当然能住最大的房子,吃最好的菜,喝最烈的酒,睡最漂亮的女人,没人有异议,因为这就是黑暗世界的法则——强者为尊。



    穿过一条幽静的人工大道,尽头处赫然是一座气势磅礴的豪宅,大宅被一个清幽的园林环绕在中间。



    朱漆大门之外,分别镇着两尊威武石狮。



    石阶上八名带剑侍卫分列两旁,寻常人只看这等声势,已够胆寒心怯。



    在一位管家的引领下,张霈进入了大宅,只见宅内奇花异草,鸟语花香,亭台楼阁,山石水榭,布局精妙,气氛雅致。



    管家前面带路,张霈昂首阔步来到一处娴静的屋子,落坐之后,一位长相清秀的婢女则奉上香茗。



    管家婢女先后离去,留下张霈一人独自坐在屋中。



    张霈闲来无事,举目四顾,欣赏屋中摆设。



    屋中铺着柔软的真丝地毯,上绣云纹,图案逼真,色彩清雅,墙上挂着帛画,大都是山水丹青,不过在正对大门的方向却挂着一副色彩鲜艳的女人画像。



    云状发髻,凤钗横插,眉若远山,瑶鼻樱口,耳坠玄黄,肌肤欺霜赛雪,素裙柔滑轻薄,配合着她撩人体态流露出的绝美仙姿和成熟性感的风情使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尤物,此女定是男人床上的恩宠。



    张霈知道这个女人一定是上官鹰的原配夫人乾虹青,果然是我见尤怜的绝色佳人,难怪上官鹰被她迷的晕头转向,辨不清真伪,险些断送了怒蛟帮基业。



    若是以后有机会,嘻嘻……



    张霈正在想象中将乾虹青压在身下肆意征挞的景象,屋外脚步声响起,他赶忙收敛心神,回复冷俊神情。



    雕花木门“吱”的一声轻轻打开,回过神来的张霈抬头望去,只见上官鹰推门而入,龙行虎步般向他走来。



    张霈神情傲然自若,起身施礼:“上官帮主。”



    发现上官鹰脸有蕴色,张霈急忙改口:“小弟一时糊涂,大哥莫怪。”



    上官鹰颜色稍雯,露出一丝笑容:“今天找你来是有一件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你。”



    虽然知道无事献殷勤,必是有所图谋,可是张霈仍然心中大奇,上官鹰口中的好消息到底是什么。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张霈也不例外。



    有什么重要的消息要上官鹰亲自告诉自己,难道说浪翻云将凌战天救回来了?可是这和他张霈有什么关系,他现在可还不是怒蛟帮的人。



    门开,婢女为上官鹰奉茶,又姗姗而去。



    上官鹰和张霈分宾主落坐。



    张霈被上官鹰的故作神秘搞糊涂了,心中惊疑不定,他并不掩饰自己眼中的疑惑。



    上官鹰端起茶水轻抿了一口,一股清香自口中蔓延自全身各处,疲劳一扫而空。



    放下茶杯,上官鹰一字一句道:“你的父母已经找到了。”



    张霈一时间愣在那里,只知道反射性点头。



    “福建分舵传来消息,上月那里漂来一艘海船,虽然船身已经残损的很严重,好在并没有人员伤亡。”上官鹰继续道:“我派人仔细询问过当地渔民,发现那艘被海浪卷来的船只与你所描述的海船十分相似,你的父母都平安无事。”



    不是吧!天下竟然真有这么巧的事情?看来老天爷要玩一个人,那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言的。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大兴安岭学校  盘锦学习  吴忠旅游  怒江论坛  长沙娱乐  临沧新闻  安阳旅游  西安新闻  松原时尚  大庆论坛  宜昌地图  连云港旅游  临夏新闻  中山时尚  佳木斯论坛  抚顺学习  六安论坛  吴忠旅游  嘉峪关旅游  重庆学校  襄樊旅游  中卫资讯  乌海旅游  安阳资讯  南通时尚  金华娱乐  桂林学校  重庆学校  宜昌地图  咸阳论坛  沧州学校  三亚论坛  海口新闻  商洛论坛  白山新闻  临沂资讯  深圳学习  娄底资讯  连云港旅游  辽源地图  泰州地图  泰州地图  郑州旅游  郑州旅游  张家口时尚  七台河地图  十堰论坛  三明时尚  钦州学习  四平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