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六章 亲密接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哪有人这样介绍自己的,一点也正经,居然说自己是小混混?”左诗再次被张霈逗得娇俏出声音,在她记忆中除了自己的夫君以外还没有和任何一个男人这样说笑过。



    古代人极度注重礼法,就连夫妻间当着其他人都不会轻易说笑,叔伯父辈更是不可能。



    眼中露出痴迷神色,张霈忍不住道:“你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



    “哼!没有想到你居然是个油腔滑调的人,难怪说自己是小混混。”左诗气呼呼地嗔道,心里却感到一阵莫名的失落。



    张霈心中暗叫糟糕,左诗现在还是有夫君的人,自己如此模样在她眼中简直与流氓无异,看来生不逢时,果子还没有成熟,现在还不是摘采的时候。



    “清泉流溪酿制的怎么样了?”张霈看见左诗的反应心中立刻凉了半截,然后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抛出一个急剧吸引力的话题,想要转移左诗的注意力。



    左诗的小手掩住自己柔软的樱唇,美丽的眼睛猛睁怒瞪,以张霈的厚脸皮仍被看的俊脸微红,不用说张霈也知道她想问自己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张霈心中一喜一忧,喜的是终于成功分散了左诗的注意力,忧的是担心她继续追问下去,他总不能告诉对方是从黄易大大的书里看来到的吧!



    张霈突然想到,如果自己把三年后的事情告诉左诗,她的夫君是不是就不会在“抱天揽月楼”一役中死在黑榜十大高手谈应手的手中。



    这个想法把张霈自己都吓了一跳,不过转念一想,历史是不会因为一个人而改变的。



    既然张霈能够回到明朝,那表示《寻秦记》里记载的一切也是真的,历史是不会改变的,即使发生了改变,最终仍然会被修正。



    天知道会不会因为自己的胡说八道,老天再打个雷,闪个电,从现代劈个人过来把他干掉。张霈整个脑袋乱作一团。



    “你是不是认识我夫君?”正当张霈努力的胡乱编造合理解释的时候,左诗仰着可爱的小脑袋帮他寻找借口。



    “你真厉害,这也被你猜中了。”张霈心中暗忖我可不认识那个短命鬼,反正今天发生的事情左诗是不可能对任何人提起的,所以也不怕她回去查寻对质。



    “我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不要告诉别人,没有想到日防夜防家贼难。”脸上升起一抹红霞,左诗吐了吐舌头,俏丽的样子让张霈神游天外。



    不过这个话题揭过之后,尴尬的气氛终于一扫而空,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他们也决定要回去了。



    张霈低头声音关切的问道:“你的腿还要不要紧?能够走下山吗?”



    “这……可以……”左诗犹豫了一下,仍然坚持自己走。



    两人结伴而而行,向着山下走去。



    张霈走在前面,尽量选择比较好走的道理,而左诗低垂着螓首跟在后面。



    山路难行,特别是夜间的山道更是如此,地面满是残枝落叶,加上夜间的露珠雾水所带来的湿气,走起路来更需加倍小心。



    左诗的脚原本就还没有好,走起路来一阵阵疼痛,可是她谨守男女授受不亲的礼法,没有向出声向张霈寻求帮助,但是没走多久,突然膝盖一软,脚踝扭了一下。



    一声娇呼自张霈身后传来,脚步不稳的左诗由于身体已经失去重心,娇躯向着前方的张霈撞去。



    刚转过身的张霈立刻感觉香风拂面,一股淡淡的幽香飘入自己鼻端,然后一个娇柔的身体猛的撞入怀中。



    在左诗的惊叫声中,他们两人搂作一团,继续去势为尽的向着山下跌落。



    为了不让左诗受伤,张霈将她紧紧搂在自己怀里,用自己的身体垫在下面,任由身体向下滑落,当身体撞到路边一棵大树才停了下来。



    张霈被左诗压在下面,只感到脑袋一阵晕眩,而左诗也不好过,虽然身体没有受伤,可是一路颠簸已经让她吃不消了。



    两个摔的七荤八素的人紧紧抱在一起,左诗小脸苍白,呼吸急促,气喘吁吁,后怕不已。



    当左诗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他们现在的姿势简直暧昧到了极点。



    左诗娇弱的身躯整个被张霈搂在怀里,更羞人的是她柔弱无骨的双臂还紧紧环抱着对方的脖子,鼻尖几乎都贴在一起去了。



    左诗一颗芳心“砰砰砰砰”的跳个不休,在她柔软的芳唇上甚至还残留着温暖的触感,难道说……虽然这纯属意外,可是俏脸通红的左诗不敢在想下去,只觉全身一阵火热。



    如果说在湖泊中的接触是不能避免的意外,那么现在这样却实在是让人觉得羞怯,左诗挣扎着想从张霈怀里站起身来,可是她的手臂因为环抱着张霈的脖子而被他的后颈死死压在下面,根本没法挣脱。



    无计可施之下,左诗只能用自己娇软的身体来回扭动借以脱出张霈的怀抱,可是张霈的手却一直紧紧地抱着她,仿佛仍然怕她受到伤害似的。



    由于张霈亲密无间的拥抱,所以左诗越是扭动腰身挣扎,张霈越是能够借着彼此身体的摩擦感受着与她丰盈的肉体全面性接触的销魂感觉。



    看着左诗霞烧双颊,小嘴不住地喘着粗气,凤眼迷离,羞涩**的妩媚模样,张霈完全没想过要把左诗放开。



    “你……你还不放开我……”左诗发现张霈睁着眼睛看着她,芳心羞恼不已,身体却软软的没有办法站起来。



    “哦!哦!”张霈害怕左诗来脸嫩生气,连忙松开手说道:“左姑娘,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着如梦初醒般惊慌失措的张霈,左诗虽然芳心暗恼不过还是决定原谅他,毕竟是自己不小心在先,如果不是张霈,她可能会摔的更惨。



    左诗咬着银牙,忍着脚上的痛楚站起身来,可是当她直起那盈盈一握的柳腰时,映入张霈眼中的却是让他热血贲张的景象。



    左诗的罗裙被路边支出的树枝木茬扯出老大一条口子,春光大泄,顺着两截白花花的丰腴而又修长的大腿向上望去,边沿系着红色细绳的亵裤全都被张霈尽收眼底。



    “啊!”左诗一声惊呼,急忙蹲下身子,掩住自己外泄的春光,可是现在她的罗裙仿佛开叉开到大腿根部的唐装旗袍,使得张霈看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现在可不是亵渎佳人的时候,张霈赶紧脱下自己的衣服替她挡住身体,然后手忙脚乱的把她了扶起来,让她背靠着一棵古树坐着。



    张霈仔细的观察着左诗受伤的脚踝,看来这脚扭的可不轻,居然一下子功夫,她秀巧的脚踝就整个肿了起来。



    左诗皱着眉头,揉搓着伤处,脸上露出的痛楚神情使得张霈心都碎了。



    张霈声音焦急的问道:“左姑娘,你不要紧吧?脚是不是很痛?这都怪我不好,你还能继续走吗?”



    左诗秀眉紧蹙,倔强的咬着银牙点了点头,然后撑着身旁的一颗大树勉强站起身来,她拖着受伤的脚踝,艰难的迈着步子,继续行走。



    没走两步,左诗又一声惊呼,剧烈的疼痛使得她身体突然软瘫下去,近在咫尺的张霈当然不会看着她再倒在自己面前。



    身形一展,张霈抢身将左诗搂在怀里,心疼地说道:“左姑娘,你不要再逞强了,这样受伤害的只能是你自己。”



    其实张霈还有一句话没有说,那就是看着你受痛苦,比我自己受伤还要疼痛一千倍一万倍。



    左诗从来没有和一个陌生的异性男子如此贴近,可是仔细想来,她心中似乎并不着恼对方,只是男女有别,不愿失了礼数。



    张霈脸上满是疼惜的神情:“你的脚看来是不能再走了,不如我背你下山?”



    左诗看着自己红肿的脚踝,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都走不动了,只能满脸羞涩地说道:“多谢张公子。”



    说完脸上羞意更盛,艳若桃花,螓首深深地垂了下去,仿佛要将她美丽的小脑袋埋进高耸的胸脯。



    张霈立刻在她身前蹲了下来,左诗双手搭在张霈宽阔的肩膀上,身体小心翼翼地俯了下去,趴在他背上



    当左诗的身体接触到张霈的后背上时,他清楚的感受到对方饱满的胸脯带来的压力。



    由于左诗的罗裙已经被扯破,虽然张霈的长衫遮住了外泄的春光,可是他的大手却紧紧架着左诗浑圆的大腿,入手处滑腻如脂,肉感十足。



    双方刚一接触,张霈的身体立刻很不老实的起了某种变化,在脑垂体分泌的激素刺激下,他心底最真实的渴望,以极度不雅的状态表现出来。



    为了怕左诗发现自己正处在极度兴奋的状态中,张霈只好尽量的弯着腰走路,这样倒是让左诗省力不少。



    左诗身材清瘦,张霈背起来一点也感觉不到重量,可以因为心情紧张,主要是生理上的问题得不到解决,所有他的额头渐渐渗出了汗水。



    听着张霈逐渐加粗的呼吸,左诗关心的问道:“我是不是很重?”



    张霈尴尬道:“这个……不重……主要是我这人自小身体就弱,当年在学校里的时候,1500米从来没有及格,整天被老师骂,丢脸死了。”



    瞧这话说的,把人家左诗妹妹唬的一愣愣的,疑惑道:“学校是什么地方?你说话可真怪,我记得你还说过什么电视?”



    “学校?”张霈打着哈哈,改口道:“学校就是私塾的意思,不过在我的家乡大家都叫它学校。”



    左诗似乎来了兴趣,继续问道:“张公子是什么哪里人?为什么我总感到你和我见过的其他人不一样?”



    小妮子感觉到挺准,张霈突然板着脸说道:“左姑娘,你能不能不要一直张公子张公子的叫我,我听着心里实在是别扭的慌。”



    左诗娇声笑道:“那我叫你什么?”



    “Husband(丈夫),Spouse(爱人),Dear(亲爱的),Sweetheart(甜心)……”张霈一口说了七八个单词,不过心底最想听的还是左诗叫自己老公。



    左诗为难道:“如此古怪拗口的称呼我可学不来,难道你们那里的人都这样叫你?”



    都这样叫我不是乱套了,张霈汕汕道:“左姑娘,刚才我是开玩笑的,你叫我张大哥好了。”



    左诗答应道:“既然我叫你张大哥,那你就叫我小诗好了,不然直接叫我名字也行。”



    小诗这名字不错,我喜欢。张霈点头应允,心中却惬笑不已,我不但要叫你名字,以后还要叫你娘子。



    虽然长路漫漫,可是张霈并不觉得孤单,他突然想到曾经看过一本《大明星爱上我》的书,里面有一段说的是男主角唐迁背着脚踝受伤的大明星许舒在雪地里行走,而许舒就趴在唐迁背上唱歌给他听。



    此情此景是多么的相似。靠!如果老子有机会回去,一定写本《覆雨翻云逐艳曲》。



    在一些穿越文里面,张霈看见那些主角利用自己的倒版后世的文采倾倒无数佳人,他自问没有这个本事,不过好在打小嗓子还不错,于是他开始轻声哼唱一首自己非常喜欢的英文歌曲。



    “hidingfromtherainandsnow藏身于雨雪之中



    tryingtoforgetbutiwontletgo努力忘记,但我怎能就这样离去



    lookingatacrowdedstreet看着熙熙攘攘的街道



    listeningtomyownheartbeat却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somanypeople这么多的人



    allaroundtheworld在世界上



    tellmewheredoifind请告诉我在哪里可以找到



    someonelikeyougirl像你一样的女孩



    takemetoyourheart将我留存心间



    takemetoyoursoul与你的灵魂相伴



    givemeyourhandbeforeimold给我你的手,在我老去之前……”



    在洁白的月光下,一个拉得老长的背影,向着山下行去。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海西论坛  西安新闻  郑州地图  临沂资讯  铜川学习  安阳资讯  黔南地图  临汾新闻  七台河时尚  中卫资讯  博尔塔拉资讯  林芝地图  临沧新闻  大兴安岭学习  中山时尚  白山新闻  许昌学习  许昌学习  金昌论坛  松原地图  阿拉尔地图  烟台论坛  喀什资讯  合肥学习  黄冈旅游  阜新地图  张家口时尚  大兴安岭论坛  汕尾论坛  湖州旅游  泰州地图  盘锦学习  辽源地图  那曲地图  眉山旅游  黑河地图  乌海旅游  昭通时尚  辽阳旅游  临沧新闻  潍坊资讯  襄樊学校  南通时尚  安阳旅游  大兴安岭学校  商洛学习  十堰论坛  郑州旅游  烟台论坛  德宏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