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五章 美女左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张霈即将重温刚才湖中那份柔软与甘甜的时候,女子娇躯忽然微微轻颤起来了,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一声轻呻,她竟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那是怎样一双足以让任何人深深迷醉的眼睛,纯洁、无暇、清澈、仿若山溪清流,连漫天星辰都在她双眼面前失去了光芒。



    女子似已忘记了刚才湖中遇险的一幕,她茫然的眨动着眼睛,看着正以一副关切目光,注视着自己的陌生男子。其实是道貌岸然的张霈将色心隐藏的比较深而已,典型大尾巴狼。



    张霈正襟危坐,眼睛看着远处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这人好生无礼,与人说话居然连看都不看人家?难道他以为自己是女子就能够轻贱自己,女子心中微微暗怒,不过立刻清醒过来,她意识到自己身上除了贴身之物以外竟然未着寸屡,于是张口欲呼。



    “啊……来……”女子的声音还没有完全喊出口,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堵了结结实实。



    张霈一见女子如此激烈的反应便知要坏事,他立刻俯下身,伸手捂住她的嘴,以免她乱呼,若是引来其他人事情可就尴尬了。



    “你要干什么?”女子奋力挣扎,眼中流露出责问的意思,不过奇异的是此刻她眼中竟然没有一丝害怕的神情。



    张霈的身体紧紧压住女子娇柔滑腻的身躯,透着火热气息的大手捂在她的芳唇上。



    慌乱中,美丽动人的女子感到张霈的一只坏手好死不死的正压在自己饱满的胸脯上,这一次她清澈如水的双眸中终于露出娇羞害怕的恐惧神色。



    女子娇媚的粉脸胀红如血,纤细柔腻的胴体在张霈身体的重压下,越来越酥麻无力,她剧烈地挣扎反抗,眼中流露出不屈的悲愤。



    张霈无奈之下只能将脑袋凑到女子的耳朵,低声说道:“你别叫,我不是坏人。我可以放开你,但是你不要叫,明白吗?明白了你就把眼睛闭起来。”



    听了张霈的话,女子美丽的双目果然含羞紧闭,同时身体不在反抗挣扎,僵硬的身体也渐渐软了下来。



    张霈依言退开,看着女子羞涩的睁开眼睛,张口想要为自己辩解,可是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傻愣在那里。



    女子猛的拾起地上衣裙,挡在自己身前,掩住外泄的春光。



    “你这个淫贼想要怎么样?”终于女子打破沉默,可是一听她的话,张霈立刻就傻了。



    张霈曾经被人骂过白痴、笨蛋、二百五、混蛋、神经病……估计比这个时代的人都多,可是却从来没有被人骂过淫贼。



    虽然张霈以前有当淫贼的志向,现在有当淫贼的本钱,可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相关规定,思想犯罪并不构成犯罪。



    “淫——贼!”张霈拉长声音,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仿佛是为了确认女子口中的淫贼是不是自己。



    看着张霈认真的古怪模样,女子“哧”的一声,笑了出来,可是立刻意识到她的失态,自己怎么能够在一个淫贼面前如此轻佻?女子再次板起脸来,不过先前尴尬的紧张气氛已经一扫而空。



    “你看我象淫贼吗?”张霈一脸严肃的问道:“你仔细看看,凭我这身材相貌用得着去当那三更天起,五更天睡的淫贼吗?”



    女子认真的审视着对方,然后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不过似乎又不是很确定,接着再次微微的点了点可爱的小脑袋。那娇憨的神情看的张霈眼睛都直了。



    “恩,你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吧!”张霈看着女子眼睛警惕的目光,说完这句话以后他立即背转身去,表示自己不会偷看。



    女子皓齿紧咬芳唇,眼睛注视着张霈的背影,仿佛担心他随时可能转过身来,纤手颤抖着将罗裙春衫一件件覆盖在自己完美的身躯上。



    一个女孩子穿衣服的时候却要一直盯着一个男人的背影,女子想到此处不由俏脸微红,耳根发烫,芳心暗羞。



    “你可以转过来了。”女子穿好衣服以后,身心似乎都感到安全了很多,而且张霈果然没有偷看她,这使得她放心不少。



    张霈闻言以后转过身去,看到女子仍然注视着自己,不过眼中警惕的神色似已减退了不少。



    女子坐在柔软的草地上,乌黑发亮的长发瀑布般披散在背后,虽然衣服是干的,可是女子的身体却是湿淋淋的,套在身上的裙衫紧紧地贴在身上,根本就遮掩不住那绝美身躯凹凸的曲线,反而更增一种隐秘的诱惑。



    “你是什么人?”女子再次开口询问,声音清脆悦耳。



    没有理会女子的发问,张霈淡淡道:“你三更半夜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看见张霈不答反问,女子心中虽然气恼,大声道:“我来这里干你什么事?”



    女子在半年前在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天然成型的小湖泊,这里不但环境优美,而且水质甘甜清幽,所以每当她有空闲的时候,都会来这里游泳。可是白天来的话,她又担心被人看见,所以只有乘着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来。但是一个女儿家,这些事情又怎么能够告诉一个陌生男子。



    张霈语气咄咄:“你半夜来游泳本来是不干我的事情,可是我把你从湖中救起来了,你却一点感激的话也不说一句,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



    “是你救了我?”女子眼前猛然一亮,“对了,我想起来了……蛇……有蛇……”



    张霈挪隅道:“现在你知道我不是淫贼了?”



    “小女子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女子俏脸胀得通红,连修长白皙的玉颈都羞红了,起身欲拜,可是身体却没有力气站不起来。



    “你的腿似乎受伤了?”张霈眼尖,看着女子身体一软坐倒地上,知道她的脚受了伤。



    直到现在张霈也搞不清楚应该怎么面对这个美丽的女子,这是他们两人首次相见,而且前前后后加起来还不超过半个时辰,可是偏偏他们在慌乱中又发生了亲密关系,至少对张霈而言,眼前这貌美女子的身体已经被他彻底的了解了一番。



    “没事。”女子还想再次站起身来。



    没有想到女子的身体刚刚勉强站起,脚踝处传来一股剧痛,身子立刻一软,张霈心中一动,闪电般伸手扶住她再次软倒的身体。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忍受痛楚的样子,张霈心中竟然涌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觉,他大声喝道:“现在是逞强的时候吗?”



    女子一双圆溜溜地美目注视在张霈身上,耳中听着他略显霸道的责问,心底涌起一股异样感觉。



    扶着女子轻慢地坐了下来,张霈不知道她的伤势到底如何,关切道:“你感觉怎么样了?身体要不要紧?”



    “我好象被蛇咬了。”因为刚才的误会和尴尬,女子几乎忘记了自己在湖中曾被蛇咬过这件事,可是现在想起却立刻觉得伤口处钻心般疼痛。



    张霈急忙俯下身探查,虽然这个动作略嫌卤莽,可是想到眼前的男子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女子双手微微掀起秀裙,露出半截如锦似缎的玉腿来。



    此时张霈也收起色心,凝神看着女子左边小腿处有两个浅浅的牙印,她果然被蛇咬了。



    看着女子如玉般光洁的纤细小腿上蛇口留下的印记,张霈暗忖原来又碰见一条淫蛇,难怪她在女水会一副春心大动的模样,一点就着。



    张霈很不负责任的将原本自己身上的错误,归咎到那条做了案,潜逃无踪的蛇身上。



    沉凝半晌,张霈信誓旦旦的断言道:“这条蛇可能有毒,不然你不会那么难受?”



    一听自己中了蛇毒,女子慌了:“这可怎么办?”



    张霈立刻危言耸听,夸大其词:“现在不知道咬你的是什么蛇,所以不晓得毒性厉不厉害,但是如果就这么拖着,这条腿可能就废了。”



    其实咬伤女子那条蛇根本没有毒,被毒蛇咬过的伤口会肿胀发青,流出恶臭的浓汁,怎么可能还象现在这样光洁无暇,张霈说起谎话来倒是有板有眼,不动声色。



    听说后果居然如此严重,女子声音带着哭腔:“这……这可怎么办……”



    张霈心中暗笑,面色严肃的说道:“姑娘不用担心,只要把毒吸出来就好了”



    说完,张霈也不等对方答应,立刻抬起女子受伤的小腿,俯下身将嘴凑了过去。



    女子心中慌乱,玉腿轻轻一抽,可是却没有**,想到对方正在帮自己疗伤驱毒,于是脸色羞涩的闭起眼睛,不再挣扎。



    张霈手中握着女子光滑的小腿,感受着那细腻的肌肤,嘴里使劲的允吸着伤口,仿佛是在享受甘纯的美酒。



    玉腿被一个陌生男子抱在怀中,一股异样感觉从伤口处传来,女子能够感受到张霈的舌头在添弄着自己的伤口,同时女子被他灼热的鼻息弄的全身酥麻难当,仿佛一团火在心里烧。



    戏演的差不多了,张霈虽然万分不舍,可是仍然不得不放开女子的腿,然后退到一边。



    “刚才在下孟浪之处,还请姑娘原谅。现在你的腿已经没事了,大概过几天就能够完全康复。”张霈看着双眼紧闭的女子,柔声安慰道:“牙印也会消失,保证不会留下任何伤痕。”



    女子听到张霈语气肯定,立刻睁开眼睛将信将疑道:“这是真的吗?”



    “虽然我不懂医术,可是却从电视里也学到不少东西,刚才吸毒的过程使得新陈代谢加快,伤口一定会很快愈合的,我保证你的腿仍然还是那么美丽。”张霈神闲气定,这可是增加美女印象分的大好时机。



    “那可真是谢谢你了。”女子虽然不明白张霈在说些什么,可是那意思她是明白了。



    知道自己过几天就没事了,女子终于放下心来,嫣然含羞道:“妾身左诗,敢问恩公高姓?”



    古代女子主动询问男人姓名是一件很不合礼法的事,可是左诗虽然不是江湖中人,可是毕竟身在怒蛟帮,可算半个武林中人。江湖儿女自是不拘小节。



    “你就是左诗!”张霈心中震惊,其实他心中原本早已隐隐有些察觉,否则也不会做出帮她吸毒的事情。



    左诗疑惑道:“恩公认识我。”



    看着眼前这三年之后,即将成为寡妇的俊俏佳人,张霈微笑道:“没有。不过左诗却是个好名字,你的名字很好看。”



    一听张霈没头没脑的话,左诗不禁失声笑道:“从来没有人见过有人说我名字好看的,你说话可真风趣。”



    张霈发挥胡坎的天赋,大肆鼓吹道:“名字只是一种代表,表示对人的称位,当你叫一个人的名字的时候,脑海中自然会浮现出他的音容笑貌,所以我才说你的名字好看。”



    左诗的一举一动,或坐或站无不婉约动人,风情万种,散发着巨大的诱惑力,于是张霈更是鼓起三寸之舌,不断“拐弯抹角”的赞赏她的美丽。



    左诗的美丽无庸置疑,在上官鹰的夫人乾虹青被迫离开怒蛟岛以后,她就当之无愧的成为岛上第一美人,而此时张霈在这个美丽女人的心上已经留在了重重的一笔。



    想到佳人已经自报姓名,于是张霈正色道:“我叫张霈,怒蛟帮的小混混,你以后不要再叫我恩公了。”——



    PS:第十六章亲密接触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泰州地图  合肥学习  郑州地图  黄冈旅游  眉山旅游  三亚论坛  济宁新闻  汕尾论坛  徐州旅游  天门时尚  思茅新闻  郑州旅游  辽源地图  三明时尚  喀什资讯  桂林学校  怒江论坛  大兴安岭论坛  吴忠旅游  赤峰新闻  西安新闻  黑河地图  烟台论坛  十堰论坛  临夏新闻  眉山旅游  重庆学校  贵港资讯  大兴安岭学习  恩施学校  临沧新闻  湖州旅游  海西论坛  湘潭学习  乌海旅游  中卫资讯  淮北地图  佳木斯论坛  南通时尚  嘉峪关旅游  北海资讯  湘潭学习  安阳资讯  钦州学习  潜江地图  连云港旅游  海口新闻  海西论坛  咸阳论坛  乌海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