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章 柔唇娇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古代女人珍视贞洁更甚生命,楚素秋为了张霈竟然肯做如此牺牲,他的心中涌起一股愿意为她做任何事的豪情。



    心情兴奋的张霈虽然闭着眼睛,可是楚素秋的一切动作,神态,他都了然于胸。



    张霈知道楚素秋的内心一定充满了挣扎,可是当她十指开始套弄张霈巨大的分身时,那如潮的快感却让他非常享受。



    楚素秋玉脸含羞,纤细修长的十根玉指在最初的颤抖之后,已经渐渐稳定下来,她不时微抬臻首看向张霈,仿佛害怕他突然张开眼睛。



    享受着楚素秋的特殊服务,第一次经历这种事的张霈不断滑动喉结,偷偷的咽着口水,心中开始比较美女温柔服侍和自己动手的不同。



    靠!根本没法比,如果硬要做比较的话,那就是武学上后天之境和先天之境的区别,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



    楚素秋虽然知道张霈身中淫毒,可是没有想到这淫毒居然如此霸炽,她感到自己手中那滚烫的火柱竟然坚硬如铁。



    “弟弟的身体真是……真是……不知道哪家女子有这福气……如果是自己,那会是怎么样呢……”楚素秋被自己心中涌起的想法吓了一跳,她连忙集中精神,将那可怕的念头压了下去,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做如此淫荡的事情,就算是对自己的丈夫凌战天也未曾有过。



    凌战天和楚素秋亲热完全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他若是心理没有问题怎么会让自己的娇妻为自己做这种事?



    楚素秋的双手柔软滑腻,动作更是无限温柔,心如鹿撞的她似乎是害怕弄疼张霈,手上几乎不敢用力。



    火热终于被一阵清凉覆盖,熊熊欲焰在微微一滞之后,反而更加猛烈的爆发出来,张霈心中叫苦不跌,楚素秋的动作不但轻柔无力,而且极不到位,完全缺乏技巧。



    张霈差一点就想出声抗议了,可是他却不能这样做,楚素秋愿意牺牲自己的“贞洁”替他做这种事,已经使他感激不尽了。不过在心底深处,张霈仍然幻想着楚素秋那双柔若无骨的双手能够更加用力,更加快速……



    好在只要想到楚素秋那美丽诱人的娇俏模样,张霈心理上得到了极大满足,不过这种纯心理上的享受很快升华到对生理享受的追求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张霈发现虽然快感在一点一滴的凝聚,可是却迟迟没有发泄的迹象,于是他开始有意识的配合着楚素秋的动作挺动起来。



    楚素秋被张霈突兀的动作吓了一跳,不过她很快又羞涩的再次动作起来,双手虽然仍然没有什么力量,速度到是加快了不少。



    “啊!”张霈忍不住张口轻吟了一声,虽然身体有快感,不过却远远不够。



    淫毒虽然不象其他毒药一样来势汹汹,可是一旦时间长了,同样会对身体造成严重伤害,楚素秋嫁与凌战天之前也是江湖上有名的侠女,旁门左道的东西也听说过一些,所以她现在非常心急,如果再拖下去,她担心可能会对张霈的身体造成永远性的伤害。



    不过张霈此时的心情却是矛盾的,他一方面希望赶快结束这痛苦不堪的欲火煎熬,另一方面却希望能够继续享受楚素秋的服侍。



    张霈知道象眼下这种机会可说是绝无仅有的,以后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而且楚素秋说不定还会因为这件事情而躲着他,毕竟她现在的所做所为实在是太大胆了。



    不过现在赶快泄身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一直这样拖下去,张霈隐隐感到肯定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以前自己“手洗”的时候,张霈是想方设法的让自己不要那么快发泄出来,甚至在关键时候还要停下来,让积聚的快感退下去,然后在继续动作,而现在身旁有一位脸蛋,身材,气质都属一流的美女愿意为自己无偿服务,他却必须强迫自己尽量放松身体,让自己全身心投入其中,尽快泄身。



    一盏茶时间之后(大概十五分钟)。



    “啊……素秋姐……我好难过……救我……我的身体好难受……”张霈终于忍受不住欲火的煎熬,大声惨叫起来。



    楚素秋望着张霈痛苦的表情,粉脸羞红的咬了咬牙,加大了双手套弄的力道和速度。



    手里握着滚烫的火柱,楚素秋的心湖内正掀起滔天巨浪,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顿。



    看着那高昂的火柱在自己手中时隐时现,此时楚素秋的身体竟然涌起一阵酥麻酸软的感觉。



    楚素秋的动作从最初的生涩和笨拙,到后来的越来越纯熟,并逐渐掌握了一些技巧。看来不管做什么,悟性都是很重要的。



    张霈更是全力配合她的动作,尽量将注意力集中在欲望聚集的那一点,同时脑海中不断展开自己和无数美女共傅巫山,翻云覆雨的美妙画卷。但即使是这样,那高昂依然高昂,完全没有一点缴械的样子,而时间已经过去大半个时辰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无论楚素秋怎么套弄,那高高挺起的火热仿佛在戏弄她一般始终坚硬如初。



    这可把楚素秋折腾的够呛,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舞刀弄枪了,内功在这里似乎也派不上用场,她的双臂很快便没了力气,酸麻难当,于是她只好采用轮换制度,一只手休息一只手工作,然后彼此交换。



    双手互换了多少次连楚素秋自己都记不清了,她跪坐的双腿也已经麻软无力,渐渐失去了知觉,可是张霈那可恶的高昂仍然屹立不倒,这让她多少有些怀疑到底是淫毒真的有这么厉害,还是张霈天赋异秉,本身厉害到如此骇人的地步。



    看见张霈一直不泄身,楚素秋心里很担心他的身体是否受得了,可是除了继续动作之外,她又想不到任何其他的办法。



    随着时间的推移,张霈那活力十足的火山依然没有爆发的意思,可是楚素秋的身体却已经酥软无力,心底仿佛有股热潮在蠢蠢欲动。



    “素秋姐……你快走……快离开这里……我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张霈的体温升到了一个可怕的高度,额头更是已经热的烫手,他感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不受控制,于是张口大声叫嚷起来。



    看见张霈几乎被欲火折磨得神智不清了,楚素秋心如刀绞,但是张霈即使是在无意识的时候,仍然不愿意伤害她,叫喊着让她离开,这让她心底一暖。



    “我到底应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这样痛不欲生?不……决不……”心中狂呼的楚素秋眼中闪过一道决绝,她低头看着张霈轻声**:“弟弟,你答应我,等一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也不要睁看眼睛好吗?”



    张霈暗忖至始至终我都按照事前说话的没有睁开眼睛,此时有必要强调这件事吗?



    心中微微一动,张霈立刻明白了楚素秋的想法,不过光是想象一下这个脑海中那突然蹦出来的画面就让他感到全身颤抖。



    “如果战天知道的话……不知道会怎么想……战天啊……是素素实在对不起你……”



    心里虽然在激烈的挣扎着,不过楚素秋地臻首却悄然埋了下去,张霈只觉一股诱热的肉香飘进了鼻端。楚素秋心中最后踌躇了一下,然后豁出一切的闭上了眼睛,伸出香舌在巨大的火龙上轻轻舔了一下。



    “啊……啊……素秋姐……好舒服……”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张霈身体剧烈的抖动起来,他不禁张口轻呼了一声。



    张霈感到得身体欲火最炽的地方突然传来一阵冰凉滑腻的触感,虽然只是昙花一现,转瞬即逝,但前所未有的强猛快感却使他激动不已。



    艰难的迈出了第一步以后,楚素秋心理的不安和彷徨似乎消除了不少,而且张霈的反应又是那么明显,她终于芳唇微分,轻吐香舌……



    初次体验这种销魂滋味的张霈突然感到自己的脑袋整个炸开了,他曾经幻想过有美女为自己吹萧,可是这仅仅是限于幻想。



    张霈感到这强烈的感觉简直比云霄飞车还要刺激,如果不是因为白蛇的淫性是天下淫毒之首,委实霸道无比,他可能已经一泄千里了。



    简单的添抵动作过后,张霈终于迎来了最热血沸腾的一刻,高昂的火柱前端最敏感的地方正被一个温暖的所在缓缓包围,那种温润湿软的醉人触感,实在不是笔墨能够形容的。(作者:主要是我没有试过,不知道各位看官有没有……哦哦哦……)



    “啊!”沉醉在那无与伦比的美妙感觉中,强烈的快感如潮般迅速传遍全身,张霈嘴里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



    楚素秋从来没有做过如此羞人的事,她的动作生涩而笨拙,毫无技巧可言。



    “唔……唔唔……”秀发披散在肩头,一对丰满的**如同汹涌的波涛,丰挺的臀部高高翘起,楚素秋的琼鼻中同样不时溢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娇美的脸庞泛着诱人的嫣红。



    为了尽快让张霈泄身,楚素秋樱红的双唇,灵动的香舌,纤细的玉指同时加入战斗。



    虽然悟性很重要,可是这种事没有经过大量实战是学不来的,楚素秋的动作仍然是一成不变,不知利用发散思维,举一反三,但是这一切对张霈这个处男来说已经是相当刺激了,强烈的快感如同龙卷风般席卷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那已经整整昂扬了近两个多小时的烧火棍终于快到了忍耐的极限。



    张霈突然感到脊椎一麻,一股前所未有的超强快感涌遍全身,在欲念的驱使下,他的身体本能的快速挺动起来。



    楚素秋在猝不及防之下,柔软温润的芳唇被塞的满满的,忍不住呜咽了一声。



    知道张霈即将泄身,为了不功亏一篑,楚素秋不得不尽力张开可爱的小嘴,配合着他的动作。



    “啊……”张霈凝聚的**终于爆发,在楚素秋无法反抗的情况下,一股滚烫的欲望喷薄而出,灌入楚素秋口中。



    由于小嘴被整个堵住,来不及做出反应的楚素秋只能选择无声的吞咽着张霈欲望的洪流,这羞耻不堪的举动使她呼吸急促,粉脸胀红一片。



    楚素秋轻轻地闭上眼睛,默默忍受着张霈强劲的爆发,直到他的身体完全停止颤动。



    当张霈精关大口,元阳尽泄后,楚素秋迅速地捂着嘴背过身去,悄悄伸手拭去嘴角的白色液体。



    “啊!”张霈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抽搐痉挛的四肢瘫软下来,身体无力的躺倒在地上。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临汾新闻  襄樊旅游  许昌学习  益阳资讯  铜川学习  大兴安岭学习  那曲地图  大兴安岭学习  伊犁学校  辽阳旅游  淮北地图  博尔塔拉资讯  那曲地图  阜新地图  临沂资讯  徐州旅游  烟台论坛  阿拉尔地图  廊坊时尚  昭通时尚  济宁新闻  徐州旅游  喀什资讯  潜江地图  黑河地图  临夏新闻  六安论坛  怒江论坛  娄底资讯  大兴安岭论坛  中卫资讯  中山时尚  深圳学习  辽源地图  商洛学习  黄冈旅游  辽阳旅游  商洛论坛  沧州学校  铜川学习  商洛学习  天门时尚  酒泉论坛  黑河地图  思茅新闻  泸州学校  酒泉论坛  大庆论坛  天门时尚  重庆学校